无忧书城
返回 我在回忆里等你目录

第三十一章

所属书籍: 我在回忆里等你

  正和三皮喝酒猜拳的吴江看到返回后如丢了魂般的司徒玦有些吃惊,刚问罢:“你怎么了,小婉回去了吗?”接着就看到晚她几步一同走进来的两个人。

  大概他也没料到这两人会同时出现,吓了一跳,偷偷看了一眼司徒玦,坐在角落里可劲吃东西的小根也困惑地放下了手里的零食。

  “哎呀,起云,少城,我还以为你们不给面子了,坐,快坐啊……对了,怎么那么巧……”回过神来的吴江心不在焉地尽着主人的本分。

  姚起云把距离最近的那个沙发上的空位让给了身边的谭少城,自己却还站着。

  “也不是凑巧。”姚起云一边脱外套,一边不疾不徐道:“我刚出门,就接到少城打来的电话,说是搭错了公车,不知道怎么倒回来,正好我在车上,问了她的位置,反正离得也不是很远,就让司机绕个路顺便捎她一程。对了,她一开始先是给你打了几个电话,估计这里太吵了,你也没听见。我来晚了吗,不好意思啊。”

  谭少城红着脸补充道:“我一向路痴,多亏了起云。”

  吴江当然知道惜字如金的姚起云肯花费那么一段话来说明他和谭少城一块出现的原因,并不是解释给自己听的。他赶紧翻出手机看上面的通话记录,随即长长地“哦”了一声。

  “对对,少城是给我打电话了,没听见,抱歉抱歉!”说着恨不得把通话记录都贴在司徒玦的眼前。

  “没听见一个电话你瞎开心什么?怕你的曲小婉找你麻烦?”司徒玦没好气地挥开他杵在自己跟前的手。

  吴江也不避讳,笑呵呵地说:“我们家的醋一直没你家的酸。”

  谭少城听到曲小婉的名字时,视线在吴江身上停顿了片刻,面上倒没什么,笑着跟认识的人打招呼。

  吴江眼尖地看到姚起云仍站在一旁,似乎专注看着屏幕上变幻的歌词,他伸出脚用力地踢了三皮一下,坐在司徒玦身边的三皮弹了起来。

  “三皮你走来走去干什么?起云,这还有个位置,要不你坐过来?”吴江喊道。

  姚起云犹豫了一会,见三皮悻悻地去上厕所,也不再客套,缓缓坐到了司徒玦身边。

  他们已经几天没有正经说过话了,以前也常闹别扭,鲜少超过二十四小时。

  司徒玦玩着手机上的贪食蛇游戏,姚起云跟周围的人也闹不到一块,和吴江寒暄的话都说完了,再也找不到更好的话题,眼观鼻鼻观心地坐了一会,水喝了大半杯,这才侧过脸去低声问他身畔的人。

  “你为什么不等我一块来?”

  司徒玦开始没听见似地不搭理他,这让姚起云有些尴尬,好在过一会,她算是开了尊口,头也不抬地道:“你说了要来吗?”

  “我也没说不来吧。”

  “你爱来不来。反正我是认得路的,也用不着你。”司徒玦烦闷地合上手机,那条笨蛇老是吞到自己的尾巴。

  吴江“陪”三皮上了一趟厕所回来,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幕,司徒玦百无聊赖地东张西望,就是不看自己左侧的人,而姚起云也冷着脸,都闷声不吭地僵持着。

  这两个人的脾气倔起来都不是什么善茬,吴江也一点办法没有,坐下来给自己倒了杯啤酒,正好看到闲在一旁的扑克牌,心血来潮地拆开,对司徒玦说:“傻坐着干什么,咱们找点乐子,谁输了谁喝酒。”

  司徒玦欣然点头,刚洗了一遍牌,姚起云便在旁浇冷水。“吴江,她那点酒量你不知道?她哪能喝呀,输了也只有耍赖皮。”

  吴江还没吱声,司徒玦就火了。“有你什么事啊,你哪只眼睛看我耍赖皮了。”

  姚起云笑笑,一付大家心知肚明的表情。

  吴江见状,顺势把姚起云拖进战局,“玩玩罢了,要不你也一块?你们俩一伙,我呢就跟三皮,咱们玩牌,哪边输了就喝一杯。她不行,不还有你吗?再说我酒量还不是一塌糊涂,难得今天朋友都在,开心就好。”

  三皮乐颠颠地坐过来,“好啊,这个我在行。”

  姚起云没说话,只看了司徒玦一眼,司徒玦却掉转身子对吴江说:“要玩也是我俩在同一边,谁都不用嫌弃谁。”

  吴江又挠了挠头。“呃……”

  “到底怎么玩?”三皮一脸的莫名其妙。

  司徒玦见姚起云没表态,站起来就打算招呼别的朋友,姚起云这时才抓起扑克,对三皮说道:“随便吧,怎么玩都行。”

  三皮一开始是劲头十足,不过三把之后,就觉出了不对劲,连忙借口尿遁。

  “这才喝了多少,三皮,我劝你赶紧去做个全面的泌尿系统检查。”吴江损道。

  三皮干笑着撤退,临到了门口才嘀咕,“谁愿做冤大头才应该去做一个智商测试。”

  四个人的游戏缺了一角,想要继续,总得找个人顶上,吴江于是去叫小根。

  小根正局促地与谭少城不知聊着什么,听明白了吴江的意图,忙走过来,摆着双手说自己不会。

  吴江大呼扫兴。这时,随着小根一块近前的谭少城腼腆地插了一句,“我倒是会一点,虽然玩得不好,不过你们要是不介意的话我倒可以顶上一阵,实在不济,至少我能帮喝点酒。”

  吴江有些意外,便用眼神询问着司徒玦的意思,司徒玦嘴角含笑,不置可否。

  “那……坐吧,输的也不一定是你们。”吴江对谭少城说。

  “输也没什么,我习惯了。”谭少城微微一笑。与她的模样一般,她说话的时候也总是柔细温婉的,鲜有咄咄逼人的锋芒,即使这时话里若有所指,也不过是一些淡淡的自嘲。吴江的眼神开始有些尴尬地游离。

  然而游戏既然已经开始,便只能继续。事实上每回输的依然是姚起云那一方。姚起云也不似不会玩,他仿佛对司徒玦的招数和叫牌习惯了如指掌,可他自己的叫法却总是匪夷所思。输了之后他也没怎么让谭少城代劳,几轮下来自己喝了不少。倒是谭少城看不下去,总争着为他分担一些。

  “你看看,这是什么精神?争先恐后的,不知道的还以为谁输了就罚谁没酒喝。”司徒玦对吴江惊叹道。

  吴江咂嘴,“一边倒也没劲,我都口渴了。”

  他的愿望很快成为了现实,姚起云喝的太急,酒劲上来后,即便他控制得很好,还是掩不住有些恍惚,不怎么会玩的谭少城成了主力,一不留神,吴江和司徒玦就败下阵来。

  “早等着这杯酒了。”吴江笑着主动给自己倒酒,一边对司徒玦开着玩笑:“你要跟我争着喝吗?”

  司徒玦嗤之以鼻,“争什么?”她用一个空杯为吴江分了一半,“正好咱俩干一杯,恭喜你又老了一岁。”

  吴江当然没有意见,两人正要干杯,斜靠在沙发上闭了一会眼睛的姚起云一把扯住司徒玦,难以置信地说:“开什么玩笑,你真的喝?”

  “别那么紧张,大不了我送她回去。”吴江还是笑嘻嘻的。

  “她喝不了那个。”姚起云似乎一点也没觉得好笑。“司徒玦,人贵有自知之明,何必逞强让人看笑话。”

  司徒玦酒量是极差,她自己也知道,所以平时能不喝就不喝,不过今天是吴江生日,又着实是心中不快,不过是小半杯啤酒,自忖还是可以应付的。姚起云反对也就罢了,可是他说话实在尖刻,让人火冒三丈。

  “我看‘人贵有自知之明’这句话送给你更合适,你以为你是谁?”司徒玦当即反唇相讥。

  姚起云被这一句话堵着,脸色相当难看。

  “司徒,你别这样。”谭少城打起了圆场,“我看起云他也是为了你好,他宁可自己输也不想你喝,他怎么对你,难道你看不出来?”

  司徒玦就像今晚第一次发现了谭少城存在一般恍然道:“对啊,我怎么看不出来,看来我们都瞎了,就你心如明镜,那真得谢谢你提醒,没你还真不行。”

  谭少城大窘,红着脸讷讷地说:“你是不是为起云今天跟我一块来的事不高兴,我看你误会了。你真要不高兴,就冲我来行吗,不关他事的。”她说着夺下了司徒玦手里那半杯酒,“这酒我来喝,当我向你说对不起。”

  司徒玦惊骇地笑了一声,简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吴江赶紧在一旁拍了拍她,示意她不要急躁。今天是吴江的生日,正因为如此,从谭少城一出现开始,不管心中有多厌恶,司徒玦都告诫自己,别由着性子,有什么事留到过后再说。可不知道为什么,谭少城偏要事事都要搅合进来。司徒玦按捺着,干脆撇开脸去,眼不见为净。

  谭少城仰头就要喝,姚起云也焦头烂额地出言劝止,“别……这事跟你没关系!”

  “其实,我也是想借这杯酒跟司徒说声谢谢。”谭少城轻声对司徒玦道:“那笔钱,我心里有数……谢谢了。”

  酒杯里,白色的浮沫仿佛一个虚幻的光环。司徒玦冷冷道:“那这杯酒就更没有必要喝了,你用不着感谢我,因为我现在挺后悔的,那笔钱用来干什么不好,我偏拿它买了个教训。”

  “你胡说什么呀!”姚起云压低声音对司徒玦道。

  谭少城一时间只知道怔怔地端着杯,良久才吐出一句,“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

  “你心里明白!”四周已有一些的朋友感觉到这边的不对劲,纷纷看了过来。司徒玦起身示意谭少城:“别搅了别人的兴致,有话外面说。”

  谭少城放下杯,随她走了出去。“时间黑洞”在小店的一隅,并不太殷勤的服务员也没在外边候着,走道尽头的杂物间门口更是冷清。

  “现在你可以告诉我,你刚才那些话是什么意思了?”许多时候,谭少城都是习惯性地略微含着胸,眼睛看着低处,可这时她平视着司徒玦,那张原本苍白娟秀的脸在幽蓝色的灯光下有如一个萧瑟的透明面具,嘴角也紧紧地绷着,就好像绷着她仅存的一点尊严。“我实在不明白,你为什么会这么讨厌我?”

  司徒玦说:“因为我最讨厌脸上带笑,背后一刀的人!有什么你明着来啊,何必阴魂不散地暗地里使那些损招。”

  “我还是听不明白你的意思。是,我为奖学金的事求过你,可该得的你也得到了,钱我一定会还你的!”[size=5][/size][/size]

  圆圆2009-11-2215:01

  [size=5]这时,不放心的姚起云和吴江也跟了出来,后头还有与她俩都熟稔的三皮和小根。

  话说到这份上,司徒玦也不愿再陪她云里雾里地打太极。

  “你就装吧!”她指着走过来的姚起云,恨声对谭少城道:“你敢说不是你在背后挑拨离间,不是你故意在他面前提起我去找邹晋的事?”

  “行了阿玦,我说了跟她没关系。你现在就跟我一块回家。”姚起云拽着司徒玦就要走。

  司徒玦甩开了他的手,“你还护着她?那件事除了我,就只有吴江、小根知道。好了,反正大家都在,你不妨说出来,如果不是她从小根那套来了话就转到你那里嚼舌根,那又是谁,是他,还是他!”她逐个指着吴江和小根求证道。

  “既然你也承认那是事实,追究到底是谁说出来的又有什么意义?我不想为了这件事再吵下去了。”姚起云说。

  “当然有意义,如果是他们告诉你的,那我无话可说了,只能怪自己眼瞎。如果是谭少城,我就要让她知道这样有多卑鄙下作!”

  谭少城眼中已有了泪意,她必须把话说得很慢,才能让哽咽声没有那么明显。“我知道了,你是说你为了小根一个人去找邹教授的事。小根是跟我说过,可是凭这个你就能一口咬定是我说的?你有什么证据?司徒玦,你可以看不起我,但不能一脚把人踩死了!难道只有你是美玉,别人都是墙上的破瓦?”

  站在自己对面的女孩,泪水在眼眶打转,她的脸上满是酸楚和愤然,看上去是那么楚楚可怜,让人很难对她恨得起来。司徒玦只能去想,就是这样一张让人怜惜的面孔,永远出现在她身边每一个令人不快的时刻,也是这张面孔,纯良下藏着数不尽的心机和大大小小的谎言,她可以没有目的地去说一些无谓的谎言,她可以为了一个奖学金使出灰色的手段去哀求她的对手,她可以这头在吴江那里落了空,转身就以更伤人的态度对待小根,她还可以一边拿姚起云对她的善意当做和司徒玦谈判的筹码,一边却在明知司徒玦在场的情况下,有意无意地和姚起云双双出现。诚然,她贫困,她可怜,司徒玦也不知道把自己换做她,会不会做得比她更好。她唯有感激父母给她的一切,正因为如此,她不必如谭少城一般被不幸消磨得连善良都无暇顾及。玉和瓦的际遇,难道仅仅是先天的质地决定的?

  想到“玉和瓦”,司徒玦凭空一个激灵。她从未自诩是“玉”,然而从谭少城那里听到的这个比喻却并不陌生……她忽然记起了有谁也说过类似的话,正是这现实让她不敢再相信巧合。

  “你敢说你没有去找过邹晋?”司徒玦忽然问谭少城道。

  她原本只是试探,心中一点底都没有,要是谭少城茫然,她就当自己没有说过。然而,谭少城那一瞬间的惊讶和慌张甚至压倒了伤心委屈。

  这个转折实在是让司徒玦始料未及,她原本对谭少城的目的还有过不解,到底是为吴江,还是为姚起云,仰或只是为了单纯地跟她过不去?现在看来,这些大概都不是关键,也只有她这样的傻瓜把这些东西看得无比重要,在谭少城心里,也许没有什么可以和前途相比拟。

  “原来是为了保研的事。”司徒玦恍然道,吴江和姚起云则面露困惑。

  司徒玦脸上的嘲弄刺伤了谭少城,她再度把腰挺得笔直,“我找过他又怎么样,我不像你,毕业后即使什么都不做,家里也会把你安排得好好地,我没有这样一个好爸爸,只能靠我自己,考研就是我唯一的出路,想做邹教授的研究生有什么错?未必因为你也希望考到他门下,那个位子就注定是你的,别人的努力就成了笑话?”

  “努力?”司徒玦笑得更具讽刺意味,“随你怎么‘努力’。你想做他的研究生没人拦着你,可你怎么就会以为跟我过不去,让我退出竞争,那个位置就属于你?”

  谭少城说:“我不知道你说什么,但不到最后我不会放弃。”

  司徒玦咬牙,“你不承认也罢,那天树后面鬼鬼祟祟的人就是你吧。我告诉你,越是像你这样阴暗卑鄙的,越别想轻易得偿所愿!”

  谭少城的眼泪终于决堤,“司徒玦,你不要欺人太甚了!”

  “笑话……”司徒玦还不解气,终于被姚起云的喝声打断,“够了没有,还要我说多少遍你才肯信,那件事不是她说的,是……”

  “是我。”这个平静的声音,令司徒玦愣了片刻才想起转身。

  说话的人竟是站在是非圈最外层的三皮。

  “你?”司徒玦疑惑地看着三皮。

  三皮烦躁地来回走了几步,“是我让起云不要告诉你是我说的,怕你不高兴。其实我没恶意,只不过想提醒一下起云,邹晋不是什么好人。我不知道你们那么介意。呃……抱歉,还有少城也是,对不起啦。可我就是不明白,你们干嘛挖空心思往他那里钻?”

  “你怎么会知道那天晚上的事?”三皮不是她们学院的,跟邹晋也从未听说有过交集,司徒玦实在是没有办法将他和这件事联系起来。

  三皮说:“你别问了,司徒,反正你知道不是少城就好了,大家都是朋友,何必闹这么僵,一个误会罢了。”

  小根也赶紧在这个时候开口:“原来你们是为了那件事吵。司徒,是我没跟你说清楚,我的确跟少城提起过,可那都是几天以后的事了,那时她才从家里回来。”

  司徒玦犹如一脚踏空,心里乱糟糟地,许多个声音在她耳边响成一片,可她却觉得恍惚。她求助似地看向吴江,吴江一脸低头咳了几声,为难地点了点头。

  这下好了,她认定毫无疑问的一个卑鄙小人,竟然只是蒙冤代人受过的,一腔怒火燃到尽头,倒把自己烧成了灰,到头来她才是那个终极恶人,无理取闹,含血喷人,徒让大家看了笑话。纵使她多讨厌谭少城,多盼着就是她干的,然而事实摆在眼前不容置疑——她冤枉了谭少城。

  谭少城还是沉默着,眼泪无声地在脸上纵横。

  “去,跟人道个歉。”姚起云在发呆的司徒玦耳边催促道。司徒玦深吸了口气,生硬地把头转到一边,满脸的犟意。

  他叹了口气,自己走到谭少城跟前。“少城,对不起,我代司徒玦向你道歉了。其实这事都是我的错,要是我早对她说明白,也不会弄成这样了,真的是对不起。”

  谭少城木然看了司徒玦两眼。

  “不必了。”

  她说完快步冲回包厢去拿自己的东西,一行人等也呼啦啦地跟了进去。

  司徒玦身边忽然变得很安静,她悄悄躲到大厅最角落的一个空位置上坐下,其实,也不能说是“躲”,因为这时也没人把注意力放在她的身上,这样也好,她得一个人独自喘口气。

  她在角落里陆陆续续看着熟悉的身影离开,终于,大家似乎都散了。有人坐到了她的对面,照例拍了拍她的肩膀。

  “对不起,今晚还是把你的生日聚会给搅了。”

  司徒玦听见自己的声音,也觉得有几分陌生。她也不是不会道歉的,但是同样的“对不起”三个字,她却没法子在谭少城面前说出来。

  吴江赶苍蝇似的挥手,“说这些话干什么?你没事吧,要我说,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别往心里去,回去睡一觉就忘了吧。走,我们回去。”

  司徒玦摇头,“我觉得心里有东西压得我喘不过来。你先回吧,没准吴叔叔和陈阿姨还在家等你切蛋糕,我一个人坐会。”

  “大家都走了,我哪能丢下你呀。我妈知道了不揍我才怪。”

  那句“大家都走了”让司徒玦心里更是一窒,她很是艰难地问道:“他……他也走了?”

  “唔,好像是送谭少城回去了。你别往闹心的地方想,你啊,倔脾气,总得有个人出面代你收拾收拾局面吧。”

  “你也走吧,这一带我熟,待会我自己回去。”司徒玦闷了一会就开始赶吴江回家,吴江先是不肯,见她态度认真且坚决,只得妥协,再三叮咛后,留她一个人静静。

  司徒玦也不知道自己坐了多久,店里很多乱七八糟的钟,可她不想去看时间。没有时间的概念,人就不会觉得那么孤独。服务生阿源给她面前的水续了三次,渐渐地,大厅的客人也稀了。

  她枕着自己的手臂趴在桌子上,因为知道她是参加吴江的生日聚会来了,又跟起云在一起,这么晚了,居然连妈妈也没有来过一个电话。

  他把她送到了哪里?

  时间的背面只剩下她一个人。

  司徒玦被身边的低语惊醒,才知道自己竟然就这么趴着睡了一觉。她睁开眼睛,看到就坐在自己对面和阿源交谈了几句的姚起云,开始觉得这是个梦。

  “我是不是很过分?”她就这么趴在那里,看着梦里不再跟她斗气的姚起云。

  “是。”很典型的姚起云式回答。

  “那你就不要理我了。”

  “好。”

  “既然这样,你还不走?”

  “就走。”

  可说了就走的他好半天都没有动一下。

  司徒玦嘟囔道:“又是说一套做一套。”

  姚起云说:“我说的都是清醒的时候做的事。”

  “那现在呢?”

  “今晚喝了点酒,那些都不算。”

  他俯身去吻她,果然还有啤酒的淡淡苦涩味道。司徒玦想,她酒量不好,这点也足够让她醉了。于是她也站起来不管不顾地抱着姚起云,紧紧环着他的背,感觉到他的手在她背上轻抚。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等着你?”

  他说:“你说呢。司徒玦,我喜欢你睡着时的样子。”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古董杂货店1作者:匪我思存 2云中歌 大汉情缘(桐华) 3佳期如梦之海上繁花作者:匪我思存 4水晶鞋作者:匪我思存 5第二部 光芒纪·斑斓作者:侧侧轻寒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