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我在回忆里等你目录

第三十七章

所属书籍: 我在回忆里等你

  天究竟是什么时候暗下来的也说不清,刚打开电脑的时候明明是午后,司徒玦鞋也没脱地歪倒在床沿,思维是处于某种超载之后的空洞,就好像懵过去了一般。直到敲门声惊动了她,弹坐起来才发觉房间里一团漆黑,只有处于待机状态的显示器那里闪烁着一丁点幽蓝的光。

  敲门声愈发急促而沉重,犹如战前的鼓点。司徒玦下意识地过去开门,外面站着的是姚姑姑,一只手还悬在半空。如今的姚姑姑虽与司徒玦的关系也没有变得亲近,但自从受过几次教训,到底是知道要客气些,往日里就算催着吃饭,也不至于这般蛮横地敲门,司徒玦有些诧异。

  “敲了那么一阵你也没听见?”姚姑姑说,“你爸妈回来了,让你赶紧下楼去。”

  司徒玦的心猛然一缩,这时已见到她那急性子的父亲出现在楼梯口,还来不及看清脸色,只觉得眼睛一花,顿时整个人的身体都失去了重心,半边头脸都是钝钝的,另外半边的脑袋则在斜摔着倒下时重重磕在了门框的棱角上。她当时竟也没觉得很痛,就是头晕,睁开眼也看不清,柚木色的旧地板,堪堪支撑着她的门框,立在一旁的别人的脚,都以一种诡异的角度旋转着。

  司徒久安部队出身,据说当年练就一身扎实的拳脚功夫,并深深引以为荣,家人和朋友大多在茶余饭后欣赏过他单手劈砖的余兴演出,总是赢得一片叫好。年过不惑之后这种表演渐渐少了,一是薛少萍看腻了不许他再折腾自己,另外司徒玦暗暗揣测他也不怎么劈得动了,她就曾发现他在某次豪气干云之后偷偷地往手上摸药酒。司徒玦对父亲这种蛮力的炫耀颇不以为然,却从来没有想到,那只狠狠劈下的手有朝一日会招呼到她的身上。他已不如年轻时有力,但一个箭步冲过来教训自己的亲生女儿应该绰绰有余,那记耳光与其说是煽过来的,不如说是“砸”过来更确切些。

  司徒玦恍惚中记起了那些在她父亲手中铿然断裂的砖块,或许这一下打死了她也不稀奇吧。她听到了妈妈尖锐的哭喊,“你动什么手啊,明明答应过我有事好好说!”

  “我就是太听你的,什么都好好说,舍不得动她一根手指头,才养出这么一个好女儿,我现在只后悔教育得太迟了!”

  即使看不见父亲的脸,司徒玦也可以想象出那双因为愤怒而睁大了的眼睛,像是可以冒出火来。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坏事传千里,她知道这一刻早晚会来,没料到这么快,连喘息的余地也没有。这样也好,省却了等待的恐惧。

  她抬起头,正好看到那再度扬起的手,妈妈的急乱的脚步声还隔着距离,她自己根本没有办法立刻站起来,又一下的皮肉之痛已不能幸免,她愣愣地,竟连闭眼这最后一点自我保护的方式都忘记了。

  这一次,意料中劈头盖脸的“教育”并没有落实,司徒久安的手被人生生拦住,几秒过后薛少萍已扑倒女儿身边,一声惊呼,半抱半搀地将司徒玦扶了起来。

  “她不是你生的?就算她杀人放火,你也不至于下这样的重手。亏你也下得了手!你打死她事情就解决了?”薛少萍的声音里也再无往日的从容优雅。

  “打死她正好眼不见为净。否则她真以为,长大了,有主意了,什么事都敢做了,什么事都做得出来了。”

  司徒玦这才看清拖着气急败坏的司徒久安的不是别人,正是姚起云。以这样的方式咋然与他的视线迎上不可谓不百感交集,然而很快她的感激和欣慰被更深的惊慌所取代,因为从他的神情里,她可以读出一种意味:别说是打,他根本连碰都不想喷到她。

  薛少萍用手背拭女儿的脸,叫喊着指使姚姑姑去拿纱布,司徒玦在妈妈的手上看到了血渍,自己胡乱地在脸上擦了一把,湿哒哒的,触目惊心的红。

  她现在的样子一定很丑陋,连说出的第一句话都是口齿不清的含糊。

  “死刑之前都还有审讯画押,你连问都没有问过我一句就下手?”她以同样的愤怒回应司徒久安,即使整个人还是站得摇摇晃晃的。从某种程度上而言,他们父女又是如此相似。

  “你还敢说什么?要狡辩还是再说一次那些丑事来气死我?我的脸都被你丢尽了,要不是今天我凑巧约了高教授谈事情,我还不知道我养得出你这样的畜牲!”

  司徒玦恍然大悟地点头,她说呢,怎么事情来得那么突然,原来是高教授,难怪是这样“凑巧”。

  “他说你就信?我是你女儿,我说的你就不信?”

  “人家高教授根本就没有说什么,只是劝我想开点。我跟你妈傻瓜一样还乐呵呵地以为你有出息了,给司徒家长脸了。原来外面有成千上万嘴都在笑话我们,别人的手都戳着我的脊梁骨来了。照片都寄到了公司,人家受害人要上访,这事没完!我说你怎么就贱到这种地步,这二十几年家里欠过你什么?你要跟那个……那个年纪和我差不多的流氓……亏他还是专家教授,我都说不出口!我恨不得和你妈从来就没生过你!”

  司徒久安说道激动处,又禁不住要冲上前去,姚起云一言不发地再度拦住。

  “你说啊,你为什么要做那种事?”薛少萍也心痛不已地流着眼泪看向司徒玦。

  “你们都想不通我为什么要这么做,我更想不通。”司徒玦反手拉住妈妈的手,这才哭了出来,“我没做过,妈,你相信我,我没做过让你们丢脸的事。我是去过邹晋家,但我是为同学的事去求情,连家门都没进,那些照片根本就是在故意误导。他调换成绩的事从头到尾都没有告诉过我,我也是后来才听说的呀!”

  薛少萍摇头道:“你……你和他之间什么都没有,人家一个教授,又是做领导的人,凭什么无缘无故冒那么大风险给你好处,不惜给无辜的人使绊子,又怎么会有人大费周章地嫁祸你,你倒是说说看?”

  “整个事情都是谭少城和邹晋的学生刘之肃策划地,他们早合计好了,还有高鹤年一定也脱不了关系!他们这种人为了达到目的,什么事都做得出来的。尤其是谭少城,我知道她一直恨我,她一直等着这样一个机会……”

  这话一出来,司徒玦才觉出自己辩词的薄弱和孤立无援,就连姚起云都皱眉看向了另外一边,妈妈的神情里更是毫无赞同。

  “你说姓谭的那个女孩子恨你,这些都是别人故意陷害你,人家穷得爸爸死了都没钱下葬,故意丢了奖学金,故意让成绩被调换来害你?如果不是高教授看不过去拉了她一把,这女孩子估计连保研的名额都丢了,你想让我相信,她愿意这样仅仅是为了冤枉你?”薛少萍难以置信地说道。

  “她是不是故意,我现在不敢判断,这里面还有刘之肃和邹晋的矛盾,高鹤年和邹晋之间一定也有问题。调换成绩的事是邹晋做的,他是对我有非分之想,但我跟他没有半点瓜葛,谭少城他们只不过抓住了成绩的把柄大做文章……”

  薛少萍没有等到司徒玦说完,就重重叹了口气,“你跟他没有半点瓜葛?司徒玦,苍蝇不叮没缝的蛋,我自问对你从小的教育都没有半点松懈,我怎么告诉你的你忘了?人活着,穷和富都不重要,最重要不能丢了自己的人格?我什么时候教过你用不正当的手段来牟取不属于你的东西?这样看,你连一个穷山村出来的姑娘都不如,至少人家活得比你有尊严,你太令我失望了!”

  “这都是你溺爱的结果!”司徒久安冷哼道。

  “到了这种地步争这些还有什么用?最要紧是怎样把事情处理好,不能让那个女孩子再闹下去,我们理亏在先,再不想办法,只怕越来越不能收拾……”

  “别人要是肯因为一点利诱就罢休的话,根本就不会有现在的事!”

  ……

  他们开始争执。

  司徒玦的心也开始慢慢地凉透。

  她终于认清了一个事实,没有人相信她,没有人愿意听她的说辞。就连她最亲的人也是如此。

  想到最亲的人,司徒玦一个激灵。

  她迎着恨不得再给她几耳光的父亲,上前几步,对着如日暮的雕像一般隐藏自己存在感的姚起云,她看着他,带着期盼,如同抓住最后一根稻草。

  “你说,你相信我,你知道我不会那么做!”

  她不在乎自己的举措在父母看来有多么突兀,别人可以不相信,但他应该把一切看在眼里。她或许骄纵,或许任性,然而这些年,这些年她心里除了他可曾有过别人?

  姚起云怔了一会,缓缓地垂下了眼睑。

  他说:“我不知道。”

  司徒玦爆发了,“你说一个理由,你给我一个理由,就当为我解释,我为什么要那么做,我为了什么?!”她捕捉着姚起云的眼睛,疯了一般竭斯底里。

  他的嘴角浮现出一种酸涩难明的苦笑。

  “我说过我不知道。阿玦,或许你就是太要强,你不能接受你输给了一个什么都不如你的人。又或者你只是习惯了无所顾忌,你从不怕爱你的人受到伤害。”

  “谁爱我?”司徒玦喃喃自语,“就这样爱我?”

  她绕过他们,朝楼下走,一阵风地险先撞翻总算慢腾腾的找出了消毒纱布的姚姑姑。姚起云在门口前追上了她。

  “你不要像个小孩子一样,你能有本事走出去就不回来?”

  “我死在外面都不关你的事,真不知道我怎么就会跟你这样的人在一起,你除了送我一个透心凉,还能给我什么?给我滚开。”司徒玦怒不可挡。

  姚起云说:“你说得没错,我什么都给不了你。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司徒玦坐在吴家楼下的长凳上。她不能走得太远了,即使天黑了下来,现在这副样子,脸上既是伤,又是血,说不定还有泪痕,像个游街的怪物。

  吴江匆匆赶到,见到她那副模样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谁打的?”她不肯答,他也多半可以猜到,“你爸?他们知道了?”

  他二话不说拽着司徒玦去了最近的一所社区医院对伤口做了一番处理,消毒水清洗伤口的时候,司徒玦才意识到是那样的疼,之前竟没觉得,兴许是更强烈的感觉掩盖了它。不用看镜子也知道半边脸肿成了什么样子,头很沉,磕到门的部位不能喷,一碰就情不自禁地发出“嘶嘶”声,像受伤的蛇。

  社区医院的值班医生在对她进行过大致的伤情闻讯和检查后,建议还是到大医院做个头部检查,以确定有无脑震荡的可能。司徒玦拒绝了,她对吴江说:“如果真赶上了脑震荡,我会不会失忆,那也是桩美事。”

  吴江气道:“变傻子的可能性更大。”

  司徒玦笑了起来。“你知道我为什么给你打电话?我饿得厉害,什么都没吃,身上半毛钱也没有。”

  她说的是实情。再痛苦都无法战胜饥饿感,活人的悲哀。

  吴江无可奈何地把她领出医院,想了想,便说道:“我约了人,正好要赶过去,你也一起来吧,顺便吃点东西。”

  司徒玦一手把医院里带出来的冰袋压在脸上,“约了谁?”

  吴江低头走路,没有作声。

  “哦……”司徒玦若有所思,“你早说啊,给我些零钱,我不打扰你们。”

  吴江站住了,双手插在裤袋里,将脚边的一片枯叶踢进人行道旁的灌木丛。

  “我原本是不打算去的,不过既然出来了,想了想,避着也不是办法。司徒,你跟我一块去,也算帮我个忙。我现在脑子很乱,不知道怎么单独面对她。”

  “你真糊涂还是假糊涂,她卷进的那些事里我也有份。你别绕着不说,随便你怎么看我,无所谓了。”司徒玦怅怅地说。

  “你不一样。”

  司徒玦说不清吴江嘴里的“不一样”是因为她至少没有在不雅照中露了正脸,下贱程度略轻,还是因为她不是他的爱人,所以他并没有那么在乎。

  她问:“如果我告诉你,我没有跟邹晋发生过关系,更没有让他帮我做任何事,你信不信?”

  吴江犹豫了一下,还是点了点头,“我信。”

  作为朋友,吴江会选择说好听的让她没有那么狼狈,这早在司徒玦意料之中,但是听到他的回答时,她还是有些许动容。

  “就算你嘴上说说而已,我也挺感激,真的。除了你,恐怕也没人会这么说了。”

  “我当然相信,司徒,我知道你是什么样的人,就像我知道小婉是什么样的人。”

  为什么人总是对自己的所爱的人要求更为苛刻,更难以谅解?难道是因为在乎,所以残忍?司徒玦想到了姚起云转身那一刻的背影,心如刀割。

  “我不是为她辩解,但是她跟邹晋都是过去的事,她现在……”

  “我知道。”吴江的反应令司徒玦意外。

  “猜到和亲眼看到是不一样的!”吴江走了几步,司徒玦没见过天塌下来都满不在乎的他这么焦躁不安,“我看到那些照片之后给她打过一个电话,我问她,那些照片是不是邹晋逼她拍的。她说不,没有人逼过她,她是自愿的。她为什么就不能帮帮我骗骗自己?我不停地对自己说,她现在是爱我的,只爱我,可是我闭上眼睛,那些照片就在我眼前,我记得他的手落在的每个位置,我受不了……再说,这件事闹大了,我怎么带她回家?说服爸妈接受我要娶一个比我年纪大的女人,这个我有把握,但是我怎么让他们接受未来的儿媳和自己的导师,一个有妇之夫厮混了那么久,还拍了照片让满世界的人都有眼福欣赏?”

  “你要跟她断了?”

  吴江茫然地摆头,“不知道,所以我觉得我该好好想想,最起码现在我过不了心里那一关。”

  曲小婉坐在闹市区一间西式简餐店靠窗的位置,已经过了晚饭的时间,餐厅里人不多,透亮的灯光将她对比得很是单薄。

  她一直在看店里的杂志,直到吴江出现在她视线中,才看了看自己的表,说道:“你来了,我等了你正好三小时。”她说这话时并无埋怨,只是微笑着告诉他一个事实。

  “对不起,我有点事。”吴江低声道。

  “干嘛对不起,我自己愿意等,跟你有什么关系,我反正也不知道要去哪里。”她仔细打量了一番司徒玦,问道:“你的脸怎么了,最近流行鼻青脸肿的样子?”

  司徒玦哼哼两声当做回应,她已经适应了曲小婉不讨人喜欢的直白和尖刻。在此之前,她几乎以为对方把自己当做了空气。

  她飞快地为自己点了些能填饱肚子的东西,本还想问问另外两人要不要吃点什么,不过看他们的样子似乎都没有那个心思,她也就不在反客为主地多此一举。迫不及待地等来了吃的,就埋头苦干,吞咽咀嚼间牵动了伤口也毫不在乎。

  吴江和曲小婉说的多是不咸不淡的对白,大概都怕一不留神就扯落了蔽体的最后一件衣裳,虽然这衣裳早已千疮百孔。曲小婉的谈兴明显要浓一些,她的话比司徒玦印象中的每一次都多,兴致勃勃说着等他的三个小时里透过玻璃窗看到的趣事,路人平淡的一点小滑稽都要笑上许久。

  司徒玦刚吃好不久,就听到吴江对曲小婉说:“回去吧,坐了那么久,你也累了。”

  “不会啊,我一点也没觉得累。”曲小婉笑道。可就连司徒玦也不忍心细看她眼里的血丝。她歪着头想了想,像个孩子一般雀跃地提议,“要不我们去看电影?上次你说喜欢那部!”

  “下次吧。”

  “去吧,就今天。”她无比自然地伸出手,带着一丝娇态,亲昵地想要去抓住吴江放在桌上的手。然而,在她即将触到的那一瞬间,吴江的手却不落痕迹地往后一缩。

  他随之召唤服务员结账,然后站了起来。

  “回去好好睡一觉行吗?我最近都比较忙,好一些的时候……到时我再给你电话吧。”

  前一刻的笑意还凝固在曲小婉的嘴角,她微笑着,微笑着,渐渐笑成了一种通晓和理解。那只落空了的手也徐徐收回,藏在了桌下。

  “好。”她对吴江说。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风月不相关作者:白鹭成双 2我的八次奇妙人生作者:葡萄 3长街行作者:王小鹰 4长相思作者:桐华 5沉香如屑作者:苏寞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