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我在回忆里等你目录

第四十章

所属书籍: 我在回忆里等你

  为了让司徒玦安分下来,再也做不出“丢人现眼”的事,司徒久安夫妇使出了最后的狠招,断了她一切经济来源,停了手机,收起了她所有的证件,不再让她轻易踏出门口一步。他们甚至在自家大门安装了一把内外都需要钥匙的双开锁,当然,钥匙家里的人都有,唯独“忘了”给她一把。司徒久安夫妇不在家的时候,姚起云就接过了狱卒的职责,他是那样的尽忠职守,整个假期,几乎都没有擅离岗位。

  司徒玦发呆的时候就会想,他未免也付出了太大的牺牲,把刚刚爱火萌芽的恋人搁在一旁,就这么守着她这个再没有话可说的人,这是多么地不容易。难道他真打算这样过一辈子,他们这么关着她究竟意欲何为?关到她死了对邹晋的心?关到她野性褪尽,安安分分地嫁给司徒家的乘龙快婿?每当想到这里,她都笑了。

  姚姑姑的晚娘面孔看多了倒也没什么,如果一定要选择单独和这家里的一个人面对面地相处,司徒玦宁愿选她。她的絮絮叨叨虽然大多是风凉话,但至少还可以解闷。真要说起来,那段与世隔绝的日子过得没有想象中那么慢,昏昏然,明天又换成另外一个明天。她事后回想,除了窗帘外黑下去又亮起来的光线,什么都没记住。真正的弹指一挥间。

  只有吴江给她打过电话,别人的电话司徒久安夫妇和姚起云可以搪塞过去,一句她不在,打来的人也无可奈何。但吴家毕竟和司徒家太熟识了,吴江又不是轻易好打发的,如果他要打电话,早上司徒玦“不在”,下午他会再打,下午“不在”,晚上继续,实在不行,他就要过来“看看”。到了最后他的电话成了司徒玦唯一被默许的与外界的联系。

  他们通话的时候,也不是没有察觉过分机的电流声。不过两人虽是好朋友,这时也没有太多的话题,司徒玦并未向他倾诉自己的现状,吴江也不在这件事上多说多问。无边无际聊得最多的还是从前的事,小时候的乐趣,散得天各一方的伙伴。

  阿周在外地据说打算做点小生意,光是办个执照都跑得他心灰了大半,好在是托人给顺利办下来了。

  在外地读书的美美毕业了要回来发展,过几日的飞机,说是要吴江准点去接她,否则就跟他没完。

  “哦,挺好的。”司徒玦听了只是笑笑。挂了电话,日子还是死水无澜。

  夏日的午后最难耐,一刻也没有歇过的蝉鸣叫得人心片刻都静不下来。姚起云靠坐在书桌前看翻着手里的书,这个假期他就这样啃下了许多本大部头。看了一章,他又顿住去听楼上的动静,起初还听到她晃来晃去的脚步声,这时想必是睡下了。司徒叔叔和薛阿姨都在公司,姑姑也该在午睡。

  昨天冰箱里所有的冰块都已经用完了,虽然他提醒了姑姑好几次,但是家里喜欢往水里加了冰块喝的只有司徒玦,姑姑不是忘了,就是往制冰格里加的是龙头里接出来的生水。他想了想,觉得还是应该自己去看看。

  姚起云夹好书签,站起来时手里的书险些碰倒了台灯。司徒玦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出现在他半掩着的房门口。

  因为有一段时间没去修剪的缘故,司徒玦的头发又长了一些,好像是刚醒来似的,由得它垂在肩上。她一付在家时最常见的打扮,松松的旧T恤,运动短裤下是直溜溜的腿。明明开着冷气,她脸上却泛着红潮,几根湿了的头发贴在脖子上,又像是刚刚经历了一场忙乱。

  姚起云有些疑惑了,保持着站起来的姿势,没有下一步动作。

  司徒玦推开门走了进来,左右看了看,问道:“你要出去?”

  她问得信口而来,姚起云却不知道该回答她什么好。他几乎有一个世纪没有和司徒玦直接地对话,乃至于听到她的声音都觉得有种异样的感觉。如果说开始只是疑惑,那么这时他心中已是警铃大作。这段时间以来,她太安分了,也太静,这样的司徒玦令他害怕,而这害怕不是让他想要撤退,而是茫然得等待某种东西的来临。

  他的沉默应对并没有给司徒玦造成任何的影响,她竟然对他笑了起来,“是去会谭少城吗?这么久都不见,该想她了吧?”

  这并不是一个让人愉悦的话题。姚起云冷冷道:“这跟你有什么关系?”

  “真过意不去,坏了你的好事。”

  “那我接受你的歉意。”他依旧报以冷淡的回答。

  司徒玦扫了一眼他手上的书,“修身养性?这不像我认识的姚起云,是不是……”她拖长声音,笑容暧昧,“是不是谭少城不合你习惯了的重口味?”

  姚起云皱眉,忍耐着她的放肆,可司徒玦已经站在了房内,顺手从后面关上了门,同时把一根手指竖在唇边,示意他噤声。“嘘,我们别吵醒了那老妖怪。”

  这话是司徒玦以前常说的,连贼兮兮的神态都和过去一摸一样,姚起云的理智在提醒他,他们早已不复从前的样子,可记忆一幕幕宛在眼前,他都不敢相信他们曾经有过那样好的时光。

  “你在她面前就这样端着?累不累?有没有跟她说过你喜欢这样……这样?”

  姚起云身体后仰,试图回避蛇一样缠上来的司徒玦,然而抗拒的手总落不到正确的地方。

  “你这算什么意思?”他义正词严。

  再度这么近地端凝司徒玦的脸,淡淡的几粒雀斑散布在鼻子一侧的腮边,姚起云闭着眼也可以描绘出它们,那时她总笑着在他怀里喘气,说:“你就不怕把它们含化了?”

  他还曾自私地想,化不化都无所谓,即使她长满了麻子和疤痕,没有这一张魅惑人心的脸,也许在他看来,快乐会更轻易一些。

  司徒玦呼吸他变得急促的呼吸,消融姚起云从来就不曾坚决过的抗拒。

  “你还是和以前没有什么区别。”

  接来下的所有节奏都驾轻就熟,两具契合的身体,过去已经操练过无数遍。

  当姚起云不再掩饰他的投入和快乐,司徒玦别着身体去吻他的脸,她的唇在他耳畔流连,“‘好女孩’看没看到过你现在的样子?没关系的,没关系,不过是下午,闲着也是闲着,你愧疚的话可以闭上眼,把我的身体想象出一张她的脸。”

  姚起云僵了一僵,却没有退却,眼前仿佛可以勾勒出青春娇娆的身躯和中年男人缠绕着的画面,一如那些龌龊不堪的照片。这些想象每一次都可以逼到他发狂,他把司徒玦的身体用力按得更低,每一下都像是让她痛苦。

  “闲着也是闲着?”他咬着牙,“司徒玦,你妈妈没说错,你就这么贱?”

  司徒玦低声呼痛,又像最缠绵的呻吟。她说:“对,我就是这么贱,你看不起我,也没从我身上滚远一点,你不是一样的下贱?你不就喜欢这样的下贱?”

  姚起云已经放弃了思考,最激烈的碰撞,他没有一点的怜惜,最好她被揉碎在这一刻,吞进肚子里,和他一起化成灰,那才彻底地属于他,再没有别的男人留下的痕迹。

  他自己也没意识到,在最癫狂的时候,他其实最是软弱,每一寸都贴着,绝望想要把她留在怀里唯恐这“下贱”的快乐终结。他疑心这是梦,害怕她又一次先于他清醒过来,便任由自己口不择言。

  “怎么样,我比那个老男人要好么?”

  司徒玦那时几乎说不出连贯的一句话,喘息着,回过头让他看见她的笑脸。

  “你……你连他一根手指头都比不上。”

  她话音落下,强烈感觉到缠在他指尖的发丝被抽紧,头皮火辣辣地,身体的某一部分好像不在属于她自己,连灵魂都如同被激荡出体外。可是这部分灵魂是完整而牢靠的,欣慰地看着他身下的那个人强忍着,到最后也没让眼泪留下来。

  当一切归于平静,姚起云松开了司徒玦的头发,嫌恶地推了她一把,从她汗流浃背的身躯上抽离,把她丢在那里,独自走进了浴室。他是那样洁癖的一个人,这时毫无意外地因为方才鬼迷心窍的错误而感觉污秽,但愿一场彻底的清洗可以帮到他。

  水声响起的第一秒,司徒玦用最快的速度套上了衣服,她发疯一样地翻找着他散落的衣裤,还有他的抽屉。那串钥匙拿在手里的时候,身上所有的疼痛,比疼痛更甚之的羞耻感,还有那滴来不及落下的眼泪都有了回报。这房间窗户的铁枝果不其然被焊得极牢,司徒玦赤脚一路飞奔上楼,哪怕她父母回家之后误以为遭遇了最粗暴的洗劫也在所不惜,她总算顺利找到了证件。昨晚一夜未眠,最简单的行李已整理停当,虽然没人会进入她的房间,司徒玦还是怕露出马脚,小心翼翼藏在衣柜里,现在,她把那个小小的行李箱拎在了手中,如同脑海里演练过千百遍的那样跑下了楼,终于触到了横亘在大门上的那把锁。

  她试到第二把钥匙,手心已全被汗濡湿,第三把钥匙在锁孔边缘打滑。就在这时,姚姑姑的房间门被打开,还没从午睡中彻底清醒过来的中年妇人愣愣的注视着惊慌失措的司徒玦。

  下一秒,姚姑姑就会大声地呼喊。

  绝望如海啸扑腾着司徒玦,她低声哀求着对方,那是沉入海底前最后一线生机。

  “让我走吧,姑姑。我走后这个家什么都会是他的,他再也不用跟我搅在一起,你以后可以放心了……让我走,求你了!”

  姚姑姑张着嘴,过了一会,她揉着眼睛,木然退了一步,悄悄地,重新关上了那扇门。

  第三把钥匙成功地转动了锁孔,司徒玦一脚踏在门外的水泥地,劈头盖脸的阳光让她恍若隔世。跑出了十几米,吴家的那辆车果然在马路一侧静静地候着,瘦得脸颊都凹陷下去了的吴江从车里冲出来接应她,第一时间把鼓鼓囊囊地一叠东西塞到了她怀里。

  司徒玦不顾自己一身的狼狈汗污,用力地拥抱了她最好的朋友,吴江松开她,看到她凌乱不堪的仪容,什么也没说,只流露出了一丝难过的神情。

  “走吧,要走就赶紧地。”

  姚起云拿了几年的驾照,没有试过违章的滋味,然而如果可以,他会撞碎每一盏红灯。他早该想到以司徒玦的性子,甘愿如此伏低,连哼都不哼一声,甚至迎合地竭力去取悦他,再激怒他,不可能只是午后闲得发慌的一次“犯贱”,而他竟然在花洒的冷水中浇了那么久,使得发昏的头脑冷却下来,然后才觉察出心底最深处的那阵恐慌从何而来。他顾不上擦干身上的水,随手抓起一件衣服套在身上就追了出去,然而等待他的只有洞开的大门和门外耀眼的阳光。

  她一个人断然成不了事,必定有人接应,那个人如果不是邹晋,就只能是吴江。姚起云驱车追出了好一段路,果然在堵塞得最严重的那个必经路口远远地看到了吴家那辆银灰色的座驾。他尾随着那辆车,一路追赶着出了市区,眼看就要上了机场高速,没想到的是,收费站出口不远,那辆车竟开始减速,最后在他的迎头赶超下靠边停了下来。

  姚起云扑上去拉吴家的车门,车窗被缓缓摇下,坐在驾驶座的吴江心情不错地和他打了个招呼,“真巧啊,你也有空出来兜一圈?”

  副驾驶座空空如也,车里除了吴江再没了别人。姚起云克制住想要强行打开别人车后盖的疯狂,他明白了,从一开始,司徒玦就没打算坐吴江的车离开。她什么都想好了,防着他,算计着他,结果只为了逃离他。可他却做好了相看两相厌的准备,管她做过什么,只要她还在,那怕从此是怨侣,也是打了死结分不开的一生。他在薛阿姨的精明算计下点头说愿意的那一瞬间的确是屈服于贪念,那贪念无关恩情和前尘,而是不问对错的永远把她留在身边。

  他像被魇住了一般,意识醒了,身体没醒,每一个细胞都在呐喊挣扎,实际上一丝也动弹不得,连呼吸都逐渐变得吃力。

  “她在哪?”这句话原是质问,临出了口,只余下哀恳。“告诉我她要去哪里!”

  吴江一句话也没说,只是用一种轻蔑的怜悯静静看着姚起云,看着他惊惶地在原地转了几圈之后开始流泪,看着他沿着自己的车门边缘慢慢地蹲坐在滚烫的柏油公路上。

  吴江既然肯停下车来,就意味着司徒玦的逃脱已成定局,他知道了,姚起云自然也知道。吴江也不急着离开,就这么留在车里,与车外的那个男人一道怔怔地,看太阳从最盛的顶端逐渐西沉,从几乎不能逼视的炫目,落幕为无可奈何的昏黄。

  司徒玦下了直奔相邻城市的出租车,吴江已经为她付了全额的车费。一个半小时后,她将从这所陌生的机场出发前往南方的一所海滨城市,再从那里找到接洽的人,奔赴东南亚的一个小国,辗转开始她未知的旅程。吴江塞给她的那个纸袋里装着的,是邹晋为她准备的东西,里面除了必要的身份证明、联系方式、机票、船票、部分现金,还有一张7.5万美元的银行卡。这些东西将在未来的一段岁月里成为她的所有。

  司徒玦在卫生间里给自己换了套可以见人的衣裳,洗去了满脸的汗水和尘埃,在镜子里,她看到了一张惊魂未定的脸。来时路上一路狂奔,脑子里除了走,容不下别的念头,如今逃出生天,她才回过神来,她逃的都是谁?一个个都是她至亲至爱的人呀,她竟觉得回头只有噩梦。司徒玦这时才悲从心来,撑在大理石的洗手台旁痛哭了一场。

  通过安检门时,司徒玦在机场工作人员的示意下转身接受检查,忽然看到了邹晋。他悄然站在几十米开外,仿佛想要做一个挥别的姿态,手举到一半,又放了下来。

  到头来送她这一程的只有他而已。

  “好了,你可以走了。”工作人员提醒道。

  司徒玦头也不回地离开。

  她从没有一个人搭乘过夜机,透过候机室的巨幅玻璃,可以看到黑暗而空旷的停机坪上星星点点的光,这些光比她熟悉的城市灯火要显得寥落,不知道下一个落脚的地方会是怎么样,等待在前方的不是她的起始站,也不是终点。

  登机前,按照一早的约定,司徒玦用临时在机场购买的手机SIM卡给吴江打了个报平安的电话。吴江确定她一切平安之后,犹豫了一会,电话里传来了另一个人的声音,是姚起云。

  她以为他会气急败坏,可事实上,他却像一个方寸大乱的孩子,绝望地说着不是借口的借口,做着努力也没用的努力。无计可施之后动用了最后的无赖。

  他哑着声音说:“司徒玦,你要走先把那个手镯留下来,你说过它是属于姚太太的,除非你把它摘了,当面还给我,否则你不能就这样走了……”

  那个手镯戴在司徒玦手上许久,习惯得她几乎忘了它的存在,他明知道已经摘不下来。好几次争吵,她都当着姚起云的面去撸,还没折腾几下,已然重修旧好。那时她竟以为自己是天生注定的姚太太。

  “你在哪,你等我,我马上赶过去。听见没有,镯子一天没摘下来,你就不能走!”

  司徒玦站在人声沸腾的候机厅里微微一笑,她举起手,用尽全力把手腕磕在了不锈钢的座椅扶手上。

  姚起云在电话那头听到了玉碎的铿声。

  “姚起云,不如我们最后打个赌,我赌你不幸福!”

  这是她留给他的最后一句话。

  然后,就是七年。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假日暖洋洋作者:梵鸢 2深海里的光作者:夜女三更 3花月正春风作者:匪我思存 4来不及说我爱你(碧甃沉)作者:匪我思存 5洋房里的猫先生(嗨,你的锅铲)作者:映漾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