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我在回忆里等你目录

第二十七章

所属书籍: 我在回忆里等你

  晚上早早地结束了自习,司徒玦和姚起云跑到“时间的背后”喝东西,这间店的位置既不靠近学校,也离家有一段距离,位置还隐蔽,反倒成了他们约会常去的地方,很得司徒玦喜欢。

  一路上,她已经把下午发生的事跟起云说得差不多了,只不过略去了谭少城把离他远一点当做谈判条件这一细节。坐定了之后,司徒玦还来了个结语,“反正是够疯狂的,天底下真的什么人都有。”

  姚起云朝那已经熟悉了的长脸服务生笑了笑,当做打招呼。继而摸了摸司徒玦放在桌上的手,一如安抚她有些激动的情绪。

  “那只能说,你生活的世界太单纯了。”他说道:“说实话,我并不认同谭少城的做法,可是我能够理解她。穷困比你想象中要可怕得多,它完全可以消磨掉很多东西,就好像一块非常贫瘠的土地不可能养活一朵娇贵的花。尊严和道德,她未必没有,也不是不需要,只不过那得是在她生活有最起码的保障之后的。她家里的事我也听说过一些,她爸在一个矿上打临工,出了事,虽说是工伤,矿主翻脸不认,又有什么办法,大四的学费她还欠着呢,学校可以让她缓一缓,可总得吃饭吧,家里是指望不上了,还等着她救济呢……有时候人就是这样,太美好的东西在天上,明知跳起来也够不着,那只能死了心往低处寻找,下面的污泥里埋着能让自己生存下去的东西,再恶心也得去捞,谁还会在乎手是不是干净,底线也会一降再降。”

  司徒玦闻言,怔怔地,良久没有作声。

  “我……我没想过这些。你觉得我做错了,我不应该拒绝她吗?”她停顿了好一会,才困惑地对姚起云说道。

  姚起云摇头。“你没错。不过,阿玦,你真的从来没有考虑过她的提议?你并不需要那个奖学金来证明自己。”

  “我知道你的意思。反正申请表是要不回来了,她要是在考试中胜过我,那是她的本事,我无话可说,但我不会故意考砸的。这跟奖学金没有关系,而是原则问题。你要说我没同情心也没办法。”司徒玦梗着脖子说。

  姚起云笑了起来,也许他也根本没认为自己可以在这件事上说服她。她有她的一套基准,虽然有时候让人头痛,然而这也正是她的可爱之处。向着她认为正确地方向一条路走到黑,不知道回头的司徒玦,固执起来让人无可奈何的司徒玦,不也是他喜欢着的司徒玦吗。

  “你说你后来撞上了邹晋,那他有没有说什么?”姚起云又问。

  司徒玦耸耸肩,“我也以为他会说点什么来着,结果他什么都没说。说不定人家教授只是不小心在车里打了个盹,被我们惊扰了。”

  “你以为人人都跟你一样,什么都写在脸上?”姚起云说,他低头喝了一会东西,才又说道:“据说邹晋这个人很是严苛,性格也难捉摸,他自己带的学生都有点怕他。”

  “邹晋那是什么人啊,我们学院第一号杀手,人称‘邹阎王’,可怕是可怕,但还不是大把人都前赴后继地送上阴罗地府去求着看阎王的脸色,没办法,人家的学术成就在哪里摆着,谁让跟着他有前途?”司徒玦笑道。

  “曲小婉跟着他从硕士到博士,据说他对这女弟子倒是不薄。”姚起云并不习惯说别人的不是,然而事关司徒玦,才不得不提,当然,他听到的传闻远比这更不堪入耳,只不过那是道听途说,他又知道司徒玦对邹晋颇为推崇,所以说得很是审慎。

  司徒玦却一下子听出了他话里的话,不以为然道:“那些闲话都是三皮说的吧,那家伙想考邹晋的研究生,结果没考上,就整天编排别人的不是,别以为我不知道他对曲小婉那点龌龊心思,整个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我最不爱听这些,姚起云,‘据说’那两个字要是可靠,我都不知道交了多少个男朋友了。”

  “好了,我也就随口一说。你看你,急成什么样子。”姚起云没有与她再争论下去。

  司徒玦也没有骗姚起云,那天的邹晋的确什么都没说,虽然站在他的位置,即使说点什么也未必是没有立场的。不过不久后司徒玦在院办再次巧遇邹晋,刚沉着连将他的一个博士生训得一佛出世二佛生天的邹晋竟然很是和蔼地对司徒玦展颜一笑,“司徒玦,我们又见面了。”

  司徒玦看着那个垂头丧气从她身边走开的师兄,如果她没记错,这“倒霉的博士生”正好跟三皮住同一个宿舍。她带着点尴尬和同情,受宠若惊地远远向邹晋行了个礼,“邹教授,不不,邹院长好。”

  邹晋一听,竟然乐了。“怎么,你又不是我的研究生,那么怕我做什么?”

  司徒玦挠了挠头,实在按捺不住心底的好奇,便大着胆子回道:“没有办法,传闻太惊悚了。我想,做您的弟子,除了要有足够的幸运,还要具备一定的抵抗力才行。”

  “你漏了一点没说,那就是真材实料的本领,我痛恨庸才。”看来邹晋并没有计较司徒玦说的话,想了想又说道:大概是我做人比较失败,我在学术上一向严苛,对自己也是如此,容不下一丝差池和疏忽,所以也希望我的弟子能以更高的标准来要求自己,我把他们看成自己人,平时也少了一些顾忌,再加上有时候恨铁不成钢,一不小心就成了阎王。连你这样的小女孩子都听说了。”

  司徒玦干笑两声。

  邹晋微微一笑,“不过我自认为对待女士还是挺有风度的,这个你可以放心。”

  早听说邹晋年轻时是帅哥一枚,如今年岁渐增,看来还是魅力不减,更添沉稳和儒雅,面对他的笑容,司徒玦也得承认很是赏心悦目。能让院内外那么多女生一致推崇,当然不是浪得虚名的。

  “我又不是邹院长的弟子,想不放心也难。”她打了个哈哈,带着点小小的狡猾。

  “怎么,你想考我的研究生?”邹晋挑眉问道。

  司徒玦自然不肯放过机会,立刻大蛇随棍上:“整个药学院谁不想,就怕邹院长不肯收。”

  邹晋似笑非笑地不置可否,只是在嘴里重复了几遍她的名字。

  “司徒玦……金寒玦离,玉缺为玦,有点意思,不过我觉得用来做你的名字并不妥当。”

  说话间,他已经走到司徒玦身畔,与她并肩而立。司徒玦忽然想起姚起云说过的话,还有那些隐约的传闻,她虽不信,却也不由自主地退了两步,与他拉开了少许距离。

  “我不懂您的意思。”

  “你不应该有个那个‘缺口’,在我看来,你是一块再好不过的料子,连璞玉都不是,只能说混若天成。”

  换做别人说出这样直截了当地赞美,只怕会让司徒玦肉麻地打个哆嗦,然而邹晋不,他的眼神和他的话语一样坦荡而真诚,仿佛他说的是“一加一等于二”这样再浅显普通不过的事实。

  饶是如此司徒玦还是脸一红,结结巴巴地说了再见,朝门外落荒而逃。

  她在电梯间遇到了那个倒霉的师兄,那戴眼镜的男生从厚厚的镜片里打量了她一眼,哼哼唧唧地唱道:“遂令天下父母心,不重生男重生女啊……”

  寒假结束后,大伙儿回到学校,上学期的成绩也出来了。司徒玦的综合成绩还是比谭少城多了七分,排在第二,而谭少城则屈居第五。三月底,随着找工作的大潮掀起,“傅学程奖学金”花落谁家也最终揭晓,司徒玦无可争议地成了最后的赢家。起初司徒玦还想着,不知道这个时候谭少城会如何对待,谁知那段时间几次上大课都没有见到她的影子,略一打听,才知道她请了一周的假,说是回老家去了。

  虽说司徒玦不缺这个钱,可毕竟是靠努力挣来的荣誉,要说不高兴,那是假的,然而奖金踏踏实实地领到了手中,她却觉得出乎意料地沉,没来由地就想起了一句老话:这世上雪里送炭的少,锦上添花的却多。按说这话跟她眼前的情况完全是风马牛不相及,不能对号入座,可她心里毕竟是多了一桩事。夜里,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她就不由自主地想,要是谭少城没有为生活所困,既不用风里来雨里去地做家教,又跟她有一样的学习环境和基础,这场较劲的结果还会如此吗。再说,如果谭少城有心思有余力去参加社团活动,或者担任学生干部,即使成绩略逊于她,也未必不能拿下这个奖学金。越是这样想,司徒玦越发现自己心里并没有绝对的胜算。也许她并不比谭少城聪明,她多的只是衣食无忧的幸运。

  反复地思量了一夜,第二天,司徒玦找到了吴江,把奖金一并给了他,心烦意乱地说是让他代为交给谭少城,只要别说这钱的来处,怎么办都行,反正吴江好人也做惯了,不多这一次。她想赢,也赢了,不如干脆把坏人做到底。

  吴江平时也是个够义气的爽快朋友,按理这个忙是断不会不帮的。但是这一回,他接过钱,一听是给谭少城的,就立刻如见烫手山芋般推回去给了司徒玦。

  “我说姑奶奶,我已经一身的火星子,你就别再把我往火坑里推了。”

  司徒玦不解,自然要问个究竟,吴江好不容易逮到一个人大吐苦水,当即打开了话匣子。

  这件事,其实还得从司徒玦片刻不离身的那个玉镯子说起。

  把那块石料给司徒玦的人是吴江,那又是谁把石料给的吴江呢。看到吴江挠腮的模样,答案呼之欲出,那就是总盼着把自己最好的东西送到吴江面前的谭少城。

  谭少城送给吴江的翡翠原石一共是两块。吴江早就听人说起过关于“赌石”的趣闻,第一眼看到的时候就非常感兴趣,可是这东西的价值很难说,指不定是个贵重玩意,跟以前她送的那些山货什么的不可同日而语,起初他也不敢收下。谭少城没想到什么都不缺的吴江会对这东西眼前一亮,心里满是喜悦,至于吴江说要给她钱,把那原石买下来,她哪里会肯,直说这东西是她那在边境的矿上干活的父亲捡的,她也用不着,吴江喜欢就好,然后也不等他拒绝,放下东西就跑。

  就这样,吴江“恭敬不如从命”地笑纳了这份礼物,他可没有独自私吞,心想以小婉的性子,必定也会觉得这东西有意思,于是挑了一块大的送给曲小婉,而另一块则很有义气地送给了同样热衷各种古怪东西的司徒玦。

  哪知道人算不如天算,他原本是一番好心,结果却统统打了水漂。曲小婉那一块剖开之后是成色尚可的粉绿糯种翡翠,略作加工,也是件不错的器物。孰料曲小婉在得知这东西是谭少城送给吴江,吴江再转送自己的以后,当即面露不快,冷笑了一声,就把那石头扔到了一边。任吴江百般解释,她也只说自己受不起这样拐了弯的人情。

  吴江得了个教训,在司徒玦面前绝口不提石头的来历,两人兴冲冲的去找了行家鉴定,结果却得知这剩下的一块材质是玉里最下等的,换而言之,也就是行家嘴里的“砖头料”,最后落得个败兴而归,司徒玦回去之后就把石头扔进了垃圾桶。吴江大呼冤枉,末了,在校园里偶遇谭少城,还得诚心诚意向她道谢,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本来这事也算画上了一个句号。可是吴江无意间发现小根不知道为什么,就像缺水的黄瓜一样蔫了下来,整日里长吁短叹地。吴江还以为他是为了找工作的事伤脑筋,便找了个时间,约他到学校周边的小馆子喝酒谈心,顺便尽尽朋友的义务,开导开导他。不喝也就罢了,然而三杯啤酒下肚,小根就对吴江坦白了自己的满腔愁肠。原来打大一入学的时候起,小根就一直对谭少城报有好感。在他眼里,谭少城有和他相似的出身背景,说得上同病相怜,可是却远比他聪明,人也长得很是娟秀,就像一只山沟里飞出来的金凤凰,小根在她面前自惭形秽,也只敢偷偷地喜欢,为她鞍前马后也满心欢喜,从无怨言。可是,这一次,他明知谭少城家里出了事,她又与渴望的奖学金失之交臂,看着她黯然的样子,小根只能恨自己没本事,除了干着急,一点忙也帮不上。最要命的是,从谭少城手里抢走奖学金的人是司徒玦,司徒是小根的好朋友,小根不会说她的坏话,这下子,就连在少城面前跟她一块同仇敌忾也办不到。

  吴江对小根埋藏在心底的这段苦恋的确有些意外,不过重点不是这个,而是在小根醉后断断续续地倾诉中,他忽然听出来了一件事,那就是小根曾经鼓起勇气把他从家乡带来,并且一直很宝贝的两块原石送给了谭少城,当然,谭少城收下了石头,却没有收下小根的一番心意。也就是说,谭少城撒了个谎,那两块石头的主人也不是她,而是暗地里喜欢着她的小根。

  就这样,这两块块疯狂的石头在一群心思难明的年轻人手中一路辗转,小根送给了谭少城,谭少城送给了吴江,吴江送给了曲小婉和司徒玦,司徒玦扔掉,被姚起云捡了回来,最后又送给了司徒玦。

  吴江弄清楚了这来龙去脉,顿时觉得“感情”这两个字,着实太需要脑细胞。他本来已经有些过意不去,再加上小根临倒下之前,还知道拍着他的肩膀说,他是知道少城喜欢的人是吴江的,不过他更清楚自己无论哪方面都没法跟吴江相提并论,也不敢有半点嫉妒,只不过明知道吴江不会看上少城,少城现在又那么难过,他只盼着她累的时候,能发觉世界上还有一个默默盼望着她好的人,虽然这个人很没用。

  看着醉后仍掩不住怅然的小根,吴江心中的愧疚不免加深了。待到酒醒之后,他就鼓励着小根大胆地向谭少城表白,现在正是她最需要人安慰的时候,等她回过头,就会发现真正对她好的人是谁这样,说不定小根的真情流露会将她打动。这样以来,还真了却了吴江的一番心事。

  小根当时只知道羞涩地笑,什么话也没说。很快,当天吴江从实习的医院下晚班出来,却在大门处遇到了不知在寒夜的风中等了他多久的谭少城。

  本来那一天吴江是约了曲小婉的,不知道为什么,小婉最近情绪起伏有些古怪,两人在一起的时候,她总是喜怒无常,动不动脾气就发作了,可她偏又离不得吴江,吴江希望她自己静一静,她却非要时时刻刻见着他才安心,吴江又是无奈,又是心疼,唯有小心翼翼地哄着。

  这时见到谭少城,看着她冻得哆嗦,两眼通红的样子,吴江那句“赶时间”的说辞怎么也没法说出口,只得提出有什么事找个避风的地方再慢慢说。

  他邀请她到附属医院附近的一个小咖啡厅里坐坐,将近走到的时候,谭少城又止步于门口,吴江问她为什么,她说苦笑着说里面的消费不低,不用浪费钱了。

  吴江当时二话没说就把她拉了进去。坐定后,谭少城连打了好几个喷嚏。

  “你这是何必呢,有事找我,可以打个电话。”吴江一边给她递纸巾一边说。

  谭少城一直低着头,捂着一杯热水暖手。她说:“有些事,我想还是当面说得清楚一些。”

  她这么说了,但是吴江许久都没有等到她即将要说出来的话,有些意外地看向她的脸,却发现她的眼神仿佛牢牢地锁在了他的身上,那双眼睛里的期盼、渴望、乞求……还有一些辨不清的东西让平日里什么都无甚所谓的吴江也有些震惊。在过去,单独相处的时候,谭少城的目光也曾在他身上流连,但总是在他对视的时候惊慌地回避。

  “你别这样吓唬我,少城,我们都是朋友,有什么就直说吧。”吴江说。

  谭少城牵动嘴唇笑了笑,“我真的是你朋友吗,我以为司徒玦那样的人才是你的朋友……

  吴江也笑道:“司徒当然是我的好朋友,好哥们,不过这个没有必要做比较,朋友可以有很多种。”

  “那我是那一种?”谭少城大概是意识到自己的激动有些唐突,用力绞着她那细细的手,吴江看着都觉得疼。

  “小根下午来找了我……”

  吴江开始有些明白了,他只是没有想到小根这家伙的动作如此之快。他点了点头,静静等着谭少城往下说。

  她的声音越来越低,吴江需要竖起耳朵才能听清。

  “……他说他希望我做她女朋友。”就连她白皙的脖子上都泛起了红晕。

  吴江让服务员换掉了她手里那杯凉了下来的水。“小根是个好人,这样不是挺好吗?”他说。

  “你真的觉得这样很好,这就是你的心里话?”

  谭少城脸上受伤的表情令吴江有些不忍,他并不愿意伤害这个本来就境况让人唏嘘的女孩,可是到了这关口,他也不得不把话说明白了。他同情她,可也仅仅是同情而已,虽然她的期望会让他看起来有些残忍。

  “当然是真心话,小根对你的心思我们都看在眼里,他终于肯说出来了,我替你们高兴。”

  “这么说,你之前就知道他会来跟我说那些?”

  谭少城颤抖的嘴唇和苍白的指节,让吴江有一种她下一秒就会烟消云散的错觉。

  他迟疑地摊开手,“这有什么不对吗,你们都是我的朋友,我理应为你们高兴。”

  “我想我懂你的意思了。”谭少城缓缓站了起来,明明泪水在她眼眶打转,她却用了全身的力气不让它掉下来,“对,我想我早该懂了,我怎么可能不懂呢?”她反复喃喃地说着。

  “你还好吧?”吴江有些担忧。

  “我感冒了,感冒了就是这样。”谭少城竟然还笑了笑,然后放下了手里的杯子,“真可惜,浪费了你的祝福。我顺便也跟你辞个行,我爸的病情恶化了,我要请假回老家一段时间。还有,谢谢你的这杯水。”

  吴江叫住了她。“如果让你难过,我很抱歉,少城。”他随即从钱包里掏出了所有的钱,除了留足买单所需外,统统递到了谭少城手里。

  “这些你先拿去,有什么我帮得上的,你可以直说。”

  他的手在半空中僵了很久,谭少城才慢慢地接过了那些钱。

  她临走时说:“谢谢你,你真是个太好的朋友了。可你帮得了我一次两次,却帮不了我一辈子对吗?”

  吴江告诉司徒玦:“我想她转身的时候还是哭了。”

  司徒玦听完了这前前后后发生的事,咂舌道,“这真是够糟糕的。”

  “不,这不是最糟糕的。”吴江叹了口气,一字一句地说:“我不知道少城后来是怎么拒绝小根的,只知道小根没有参加第二天的补考。他之前已经重修了两门,这下子,恐怕他要留级了。”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帝皇书 上卷作者:星零 2赠我予白作者:小八老爷 3轻易放火作者:墨宝非宝 4不负如来不负卿作者:小春 5美人逆鳞作者:莲沐初光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