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我在回忆里等你目录

第二十三章

所属书籍: 我在回忆里等你

  姚起云把扑敏药和水递到司徒玦面前时,她的脸和胳膊上添了几条指甲划破的血痕,很明显她没有把姚起云的话听进耳朵里去,让他看了后又是气恼又是心疼。

  药是服下去了,可药效一时半会也起不了作用,司徒玦爱漂亮,非到万不得已又打死不肯出门看医生。皮疹遍布身上各个角落,挠又不让挠,况且挠了也不管用,那痒意竟像是在骨头里,让人烧心烧肺地直欲抓狂,哪里还心平气和得起来。

  好在家里有薛少萍这样资深的药剂师,各种常备药品都很是齐全,姚起云听着她一连串叽叽咕咕的埋怨,也不吭声,打开一瓶薄荷膏,顺着她裸露在衣服外的肌肤一路涂抹。

  偏偏司徒玦的手又开始不听使唤,他抓着左手抹药,她那右手便悄悄地探向了受灾最严重的脖子。姚起云也不记得自己到底跟她说过了多少次,再挠下去非伤了不可,她这样屡教屡犯的任性,令本来心里就不太好受的他也失去了耐心,二话不说就把那只不听话的手重重拍了下去。

  “哎哟。”司徒玦手一缩,本来就憋在心中的一腔无名火气顿时找到了宣泄处。因为这突如其来的过敏症状而暂时抛到脑后的旧恨新仇顿时涌上心间,如果她没记错,他们根本就没有和好。她还没想通该如何原谅他那天说的一番让人心凉透的话,这家伙居然反客为主地先给了她一顿教训。

  “你干嘛打我,我还没找你算账呢。”她恶狠狠地说道。

  姚起云头都不抬地说:“谁让你管不住自己,我是为你好。”

  殊不知司徒玦如今最听不得他这样自作主张的话,仿佛一句“为你好”,就可以把他认为对的决定强加在她身上,从来不问她的感受,就连那天的决裂,竟然也打着为她着想的旗号。

  她气不打一处来,嗤笑了一声,“我用得着你费心?你是我的谁?”

  姚起云正极力想回避那一天的不愉快,司徒玦的反击一语中的地打在了他的软肋上,塞得他无以应对,只能唯有沉默。

  其实司徒玦也并非全无察觉他这段时间以来有心补救的姿态,可她要的不是这样消极而犹豫的弥合之心,他一天不肯收回那时说的话,她就始终不能释怀。她见姚起云依旧把自己的一只手搁在他膝盖上不肯放下,便将手一抽,“你不是很有自知之明吗?说什么我是你养不起的一块玉,既然这样,你就应该离我远一点,小心碰碎了你赔不起。”

  “好,随你便,你最好挠得自己跟癞皮狗一样,到时别说是什么玉,就连你今天扔掉的那块废石料都不如,看谁还稀罕你!”姚起云也在她的咄咄逼人下变得刻薄了起来。

  司徒玦哪里听得了这样的话,大怒之下抓着刚被他捡回来的那只玩偶熊就朝他砸了过去。这一下正好砸在姚起云拿着薄荷膏的手上,那装着薄荷膏的小罐脱手而出,掉落在地板上,滴溜溜地滚到了墙根。

  家里能够暂时对付皮疹的外用药只此一罐,别无分号,姚起云又气又急,连忙起身去捡,好在并没有泼洒沾污,尚可以继续使用。

  他刚站起来,就看到盘腿坐在床上的司徒玦故意看着他,示威一般使劲挠着自己的手臂。

  “司徒玦,你再挠试试看。”他的耐心也被推倒了悬崖边缘,单凭一口气强忍着,摇摇欲坠。

  司徒玦想当然是挠得更用力了,她手下的皮肤痒得让她丝毫意识不到疼痛,只有那一抓一道的血痕让人触目惊心,而姚起云心疼的眼神奇异地给了她抚慰,他都说过两人就这么算了,又何必这付样子?她这么想着,手里的动作不但没停,反而更充满了挑衅,好像在说:“我偏要挠,你又能拿我怎么样?”

  姚起云确实从来都不敢拿她怎么样,两人自打相识起数不清有过多少次磨擦,不管是出于哪一种原因,关键的时候他总让着她。这一次司徒玦似乎也没有猜错,他在盛怒中别开了面孔,拒绝让视线触碰到她。吸气,呼气,吸气,呼气……仿佛这样真的能换来“海阔天空”。

  司徒玦嘲弄地笑了,嘴角刚扬起,冷不防却见姚起云一个箭步上前,钳住她停不下来的手,就势往后一拧。她对这个突如其来的变故毫无心理防备,在他的力度之下身不由己向右侧倾斜,他也不理会,由得她扑倒。司徒玦还来不及发出声音,脸很快就吻上了亲爱的枕头,双臂被他单手反剪在背后。

  她在枕头上徒劳而含糊地发出了几个单音节,艰难掉转头部,才找到一个畅快呼吸的角度,惊魂未定地叫道:“你不想活了?我数到三,你再不拉我起来……”

  “你爱怎么数就怎么数,说了让你别挠了,这回长记性了吧。”姚起云恨恨的声音从她的后上方传来。

  司徒玦哪里见识过这样的场面,平时的刁钻娇蛮全吓得抛到了脑后,情急之下,只得威胁道:“你再这样我要告诉我妈了!”那语气那神情,就跟幼儿园受到欺负急于找家长告状的小朋友无异。

  姚起云也在她看不见的地方抽搐了一下嘴角。

  “别动,涂了东西就不会感觉那么痒,你刚才吃的药也会慢慢起作用,然后你就可以去找你妈了。”他这才不疾不徐地接着把薄荷膏往她另外半截胳膊的皮疹上涂。

  司徒玦挣扎了几下未果,于是便换了种方式。她认输似地颓然说道:“行了,别闹了。我不挠了还不行吗,你拧得我胳膊都快断了,让我坐起来再说。”

  她没有听到他搭腔,过了一会,感觉自己手上的力道松了松,心中一喜,全力一挣,扭身就朝他踹了一脚,“看你欺负我!”

  谁知那一挣并没有得逞,踢出去的脚更是扑了个空,姚起云将她往下一按,手抓得更牢了,原本并没有感觉到疼的司徒玦皱了皱眉头,他怕她的脚再添乱,索性跪坐在床畔,用自己的膝盖牢牢抵住她。

  “司徒玦,我都佩服你了,你用这一招的时候从来没有守过一次信用,居然还以为别人跟你一样傻。”

  他说着,已经一路抹到了她的腮边,司徒玦心中不忿,哪里肯乖乖地吃了这个眼前亏,趁他的手凑近唇边,张嘴就是一口,好在姚起云早防着她,闪避得还算及时,堪堪被她的牙蹭到指尖,他是没什么事,反而司徒玦被他手上薄荷膏的味道呛得五官皱成一团。

  姚起云终于被逗笑了,“你爱吃这个的话好商量,我可以多喂你几口。”

  她在那股辛辣的味道中说不出话来,自知如今落在劣势,他也没有恶意,便没有再继续无谓地斗气,装死一般趴在那里任人宰割,由着他把那玩意抹遍她身上所有看得见且布满疹子的地方。

  事实上,只要她肯静下心来,那种蚀骨的痒反倒没有那么激烈,况且他的手所到之处,带来了薄荷膏粘稠而冰凉的触感,一阵麻麻的刺痛之后,绷紧的皮肤和神经随之一道舒缓了下来。

  “怎么样,知道不挠也不会死了吧,看你还不知好歹。”姚起云起身旋紧薄荷膏的瓶盖,两手都已离开司徒玦的身体,她竟然一时间也没有动弹。

  “好一点了没有?”他用手顺了顺她的马尾。司徒玦埋在枕上的头微微摇了摇。

  姚起云露出狐疑的表情,“涂了药也没用?不可能吧?”他思忖了片刻,惊道:“难道过敏症状不止体表的荨麻疹?你有没有觉得呼吸困难?说话呀,你别吓唬我。”

  司徒玦咬牙,有气无力地望向他。“呼吸你的头。就算你涂的是仙丹妙药马上有效,问题是还有一大片地方没有抹到呢。”她说着便把自己T恤的领子往后拉了拉,脖子下的肩、颈、背俨然是重灾区。

  先前姚起云并非完全没有想到这个问题,只是两人过去再亲密,毕竟仍有要避嫌的地方,他哪里敢贸贸然上下其手。

  “你自己能行吗?”他把刚合上的药膏递过去给她。

  “废话,我自己能行还用得着跟你说。”

  “要不我去叫我姑姑……”姚起云试探着问道。

  司徒玦侧身怒道:“我会要她碰我?”她说着瞥了颇感为难的姚起云一眼,毫不留情地说道:“你装什么啊,你现在半个身子还压在我身上,怎么就没想到礼义廉耻?”

  姚起云被她一句话堵得无地自容,简直没有什么话是她说不出来的。他拍了一下她的肩,“你再胡说……别动。”

  司徒玦身上是一件她在家中惯常穿的长T恤,领口并不太深,姚起云试着把它往后拉得更下,又担心扯坏了衣服,只得伸手将衣服的下摆撩了起来,果然在刚才看不见的地方,疹子分布得更触目惊心,尤其……是内衣勒到的位置,不但是发红,甚至微微地肿了起来,他略拨开她肩胛处的肩带,便看到那下面的皮肤上印着一条轨迹鲜明的痕迹,竟如同烙上去的一般。

  姚起云一手挑起细细的肩带,一手蘸着药膏顺着那个痕迹往下,再往下。终究还是不太得心应手,偏偏那些位置红肿得让他看了都觉得痛痒难耐,也难怪她之前趴在那里一脸难受的表情。他决定解开那些阻碍他的扣绊时,并没有说什么,只是把手停顿在那里片刻,见她也不出一声,便当做是接受了她沉默的应允。在这个过程中他们都很有默契地没有说话,因为彼此都清楚言语只会让这一幕演变得更加的暧昧和尴尬。

  他的手放得很缓慢,一遍过后,还疑心有疏漏的地方,又精益求精,从头再来。不知到底为什么,喉咙不合时宜地添乱,莫名的干痒,然而他竭力地克制着,不敢咳出声来,仿佛眼前有一个巨大的七彩肥皂泡,任何轻微地响动都会让它碎于无形。

  司徒玦露在枕畔的侧脸也在疹子或者别的说不清的东西熏染之下灿若红霞,她觉得正常人都应该在那样高烫的热度下被灼烧得昏死过去,然而她却清醒着,以至于异常灵敏地感受到他指尖每一个轻微地触动。他带来的凉意落在她赤裸的背,就像大雨降临赤地,最极致的冷与热交融,不是彼此湮灭,而是蒸腾出迷蒙的烟雾……

  就在这时,数道急促而短暂的叩门声,让两个年轻人顿时从“灰飞烟灭”中惊醒,然而来不及让他们作出反应,没有顾得上反锁的房门被人从外面开启,带着几分不安的姚姑姑站在门口,手里还端着几块冰镇过的湿毛巾。

  姚姑姑之前并没有想过司徒玦会出现过敏症状,害怕事情闹得更大,思前想后,便想来看看有什么可以帮忙挽救的,不期然却看到了让她瞠目结舌的一幕:她的好侄子半跪半坐在司徒家大小姐的床上,而这个房间的主人则在他身下衣衫半解,从她的角度只看得到一整片光裸的背。

  姚姑姑再这方面是个再传统不过的妇人,见状甚至不敢驻足多看一眼,连连退了两步,别开脸去。她都替那两个没脸没皮的年轻人羞得满脸通红,尤其是其中一个还是她引以为荣的至亲之人。

  姚起云和司徒玦都在这一惊变之下立刻翻身坐了起来,姚起云飞快地替司徒玦拉下衣服,跳下床就要走出门外当着姑姑的面把话说清楚,司徒玦却拖住了他。

  她先他一步走到门口,看着仍不肯把脸转过来的姚姑姑,脸上虽红晕未消,说话却不肯有半点含糊。

  “姑姑,下次敲门还是不要那么着急为好,省得大家脸上都不好看。”

  “你们简直是,简直是……起云,你……唉……”姚姑姑涨红着脸,怎么都说不出口。

  “跟你说我们没干什么,估计你也是不会信的。既然这样,姑姑,那就按我们说好了的,大家相安无事,你就当什么都没看见,这样对谁都好。”

  司徒玦故意在那个“谁”字上咬字重了些,接着竟不理会门外人的反应关上了门,顺道还落了锁。

  她背过身来,看着已经走到她身边的姚起云,他的脸上满是焦虑。

  “阿玦,你……”

  司徒玦轻声说道:“那是你姑姑,你不知道,她打心眼认为我是非勾引你不可的,就算你解释,难道她会接受?别傻了,关系到你,她不敢在我爸妈面前嚼舌根的。”

  “问题是这样对你不好。”姚起云依旧眉心紧锁。

  “我都不怕,要你瞎操什么心?”

  司徒玦咬着下唇瞪了他一眼。

  “姚起云……”

  “嗯?”

  “你不觉得我们白昼宣淫的罪名横竖是背定了吗?”

  “叫你别胡说!”

  “你难道真的没有那么想过?”

  “……”

  “既然这样,不如……”

  “什么?”

  “把罪名坐实。”

  姚起云在极度的压抑和紧张之中,一手撑在了门页上,低头看着口出惊人之语的司徒玦,许久都没有说话。

  司徒玦挺直了背,他的手还记得上面美好的弧度。

  他听到自己喉间发出的轻微响动。司徒玦做事总是这样无法无天,随心所欲,他一向比谁都清楚,而他要做的就是绝不能在她最疯狂的时候陪她疯下去。所以他必须拒绝。

  然而司徒玦又一次把话抢在了他的前面。她说:“姚起云,不如我们打个赌。”

  “赌什么?”纵使前方如同杜莎美的诱惑,他有心拒绝,却不想错过。

  “赌你敢不敢豁出去爱我?”

  ……

  姑姑拖着的脚步声已经渐远,司徒玦的心跳伴着一种更急促的声音盘旋在他耳边,许久之后姚起云才惊觉那是自己的喘息。

  阿玦的身上布满了薄荷油的气息,可这号称提神醒脑的圣物而今却让人头昏目眩。姚起云很快也尝到了那种辛辣呛喉的味道,从舌尖一路蔓延至感官深处,逼得人想要落泪,他一边紧紧皱眉,一边找着落点,舍不得离弃。

  她逐渐恢复赤裸的背抵在微凉的门上,“咯咯”地笑着,附在他耳边,将他曾经说过的话反赠于他。

  “你爱吃这个的话好商量,我也可以多喂你几口。”

  姚起云的反应是直接回报以行动,密不可分的唇齿纠缠,谁也躲不开那刺激的味觉。

  她说她痒得厉害,越是情动的时候,血液急速流转,那些发红的痕迹愈发在她的躯体上灼灼盛开。他不让她挠,却身体力行地帮助着她。

  阿玦在他逼近时用一种要命的姿态充满了善意地提醒:“姚起云,你说过的,我们都没有错,只是不应该摆在一起。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不如就趁着,趁着……”

  他在她身上重重的咬了一口,“谁说还来得及?”

  他们在这个关口反倒絮絮叨叨地说着许多无关紧要的话,仿佛这样,就可以让两张同样紧张而生涩的面孔看起来没有那么可笑。

  最后阿玦的指甲陷在他胳膊的皮肉里面,艰难地开口,“姚起云,我能不能再问一个问题?你舒服吗?”

  起云缓了缓,用云雾氤氲的眼神看着自己终于与自己密不可分的这个人。“还好,你呢?”

  她先前的张狂和一往无前的决心荡然无存,拖着哭腔说了句:“我就觉得疼。”

  “我怎么记得你刚才还直说痒。”

  “问题是我痒的不是那里!”

  那痒的感觉或许已以更疯狂的速度传递到了他的身上,一直延伸到他的魂魄深处,蠢蠢欲动。那才是挠不到的蚀骨销魂,只能靠着两具年轻的身躯最原始的碰触和厮磨。

  又一阵脚步声在耳边越来越清晰,急促而稳健,那是从公司回来换衣服的薛少萍。在这种时候,继续是一种煎熬,抽身却足以要了人的命。司徒玦在她走近时一口咬住了姚起云匆匆捂在自己唇上的手,随着妈妈开门关门的声音,微微扭动着身体,而他的感官也在门里门外强烈的刺激下很快到达极致,大脑瞬间炸得空白一片,然后一切都静止了下来,可是谁都没有动。

  薛少萍很快换好了衣服,她经过女儿房间的时候有短暂的停顿,一门之隔的两人连呼吸都屏住,只余心跳在不由自主地狂奔。

  “姚大姐,司徒玦她们在不在家?”

  姚起云和司徒玦对望了一眼,两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仿佛煎熬了半个世纪,他们都听到楼下厨房传来了姚姑姑的应答,“起云没有回来,司徒玦好像也跟吴江出去了。”

  “那好吧,今晚我和司徒玦她爸爸都不回来吃饭了。”

  薛少萍的声音伴随着脚步消失在楼下。姚起云这才松了口气,伸手摸了摸司徒玦汗湿的头发。

  “你害怕吗?”司徒玦像只小猫一样在他手下蹭了蹭。

  姚起云沉默,然后还是诚实地点点头。

  她还不罢休,看着他的眼睛追问道:“难道你现在就不怕做一个偷走我爸妈宝贝的小偷?你不担心弄碎了它,也不怕终日诚惶诚恐?”

  姚起云拥进了她。“怕,所以我就把它吞进肚子里。”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11处特工皇妃作者:潇湘冬儿 2帝皇书 上卷作者:星零 3霍乱时期的爱情作者:加西亚·马尔克斯 4独身女人作者:亦舒 5蜜汁炖鱿鱼作者:墨宝非宝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