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我在回忆里等你目录

第十七章

所属书籍: 我在回忆里等你

  也是从吴江嘴里,司徒玦第一次听说了那个女孩的名字。

  她叫谭少城。

  很难想象一个看上去娇小怯弱的女孩子却有着如此刚硬而男性化的名字,强烈的反差让人很印象深刻,反正司徒玦想不记住都难。

  虽说在河边出了点小意外,但谭少城还是把司徒玦的那件衣服清洗干净了,待到伤口包扎好,她没听高年级领队的劝说,略略休息了一下,便跛着受伤的脚,一瘸一拐地把衣服小心晾晒在司徒玦几人所在小营地附近的树上。

  她个子不够高,低矮的树枝又大多细弱难以承重,尝试了好几次,湿衣服都摇摇欲坠的,她只能咬着牙踮起脚尖往更高处挂。离她最近的姚起云本想持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态度保持缄默,见到这一幕也看不下去了,走到她身边,一言不发地接过衣服,轻松地把它摊在了一个牢靠的枝桠上。

  谭少城感激不已,就差没给他鞠个躬。姚起云不过是举手之劳,在对方这样的客气谦恭下不由得也有些尴尬,正好这时跟吴江玩军棋的司徒玦看了过来,谭少城转向她,怯怯地依旧说着“对不起”。无奈司徒玦不吃这套,给了个白眼,继续跟吴江下棋。

  得不到谅解的谭少城在司徒玦的态度之下,脸上也有几分讪讪的,而对她态度还算友善的姚起云也不是热情殷勤的主,见没自己什么事了,就坐到一边,默默收拾着背包里的东西。

  这时,围观司徒玦和吴江下棋的小根肚子发出了几声响亮的空鸣,他憨厚的一张脸顿时通红,结结巴巴地说,“要不……我们把剩下的菜放进锅里炒炒,应付一下肚子?”

  谭少城这才知道他们几个竟然还没有吃东西,先前的几个小意外,彻底的摧毁了司徒玦洗手作羹汤的热情,其他人的用餐计划也被搁置了。此时别的组已经进入了洗锅刷碗的阶段,谭少城所在的那一组也不例外。

  她连声说:“都怪我,让你们没吃上饭。饿着肚子怎么行,要不我给你们做吧,很快的。”

  吴江看了一眼她还缠着纱布的脚,“不用了,你现在是伤员,好好休息一下吧,别管我们,实在不行还有我呢,再怎么说我的蛋炒饭也是一绝啊。”

  司徒玦“扑哧”笑出声来,“你那蛋炒饭还是炭烧口味的。”

  谭少城低头查看他们的剩余野炊材料,饭是煮好了,还有一些蔬菜和几个鸡蛋。她把锅端起来,小根和姚起云都上前阻止,说还是自己来吧。

  “别跟我争行吗,让我心里好过些。你们本来早就应该吃上东西了,确实也是我不好。”谭少城羞惭地笑了笑,“再说我伤的是脚,又不是手,现在没事了。放心吧,我做饭很快的。”

  她蹒跚地避过他们的手,端着锅走到简易灶台边,姚起云不再说话,小根则赶紧跟过去帮忙。

  司徒玦拍手笑道“还真是因祸得福啊。”

  谭少城似乎没有听见,自顾忙着。她手脚着实麻利,显然是平时也做惯了这些事情,生火、切菜、入锅一气呵成。她干活时的模样远比待人接物时自信得多,一直有些沮丧的脸上也露出了一丝丝怡然的笑容。二十多分钟过后,大家都闻到了菜香,简单的两菜一汤已经将近完成。

  想是为了弥补自己误撞司徒玦的鲁莽,谭少城也做了一个番茄炒蛋,不过水准跟司徒玦相比就高下立现,看上去就让人很有食欲,小根肚子的哀鸣更响亮了。

  她招呼大家赶紧趁热吃,姚起云客气地道谢,就连吴江都没骨气地吸了吸鼻子,然后草草地输给了司徒玦,兴冲冲地过去“检查”谭少城的劳动成果。

  只有司徒玦还在埋头摆弄她的棋子,谭少城红着脸叫了她一声:“司徒,吃饭吧。”

  姚起云装了一碗饭菜,走到她身边,蹲下来,把碗凑到她前面。

  “行了,大小姐,气够了没有,吃饱了才有精力继续发脾气。”

  司徒玦没好气地把他手里的碗推到一边,“我看到你已经饱了,祝你们用餐愉快。”

  她说完起身就走,在一旁吃饭的吴江见姚起云没有动,赶紧往嘴里拨了几大口饭,含糊地叫道:“司徒你去哪,我跟你一块去。”说完一边急着把嘴里的东西往下咽,一边追了出去。

  姚起云也站了起来,看了一眼惶惶然不知所措的谭少城。

  “我是不是又做错了什么?对不起,可我没有恶意的。”她说。

  姚起云用筷子挑拣着碗里的葱头,忽然才想起,司徒玦都不打算吃了,干嘛自己还习惯性地要去掉她最不喜欢吃的东西。`

  他笑笑对谭少城说道:“她就是这个脾气,我替她跟你道歉,你别往心里去。”

  另一边,吴江在小树林的边缘追上了司徒玦,他拍着胸口说道:“刚吃饱就跑一百米,我得了盲肠炎就找你算账。”

  “吃吃吃,你就知道吃,小心消化不良,吃不了兜着走。”司徒玦扯了一片树叶,火大地对吴江说:“你这见食忘义的家伙,立场太不坚定了。”

  吴江笑着道:“我是:酒肉穿肠过,义气心中留。你也是的,何必跟自己过不去呢?不值得。”

  “饿死我也不吃她的东西。你们都说我不讲道理也罢,我就是不喜欢她,更犯不着领她这个情。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姚起云那个死家伙,气死我了……”

  “气什么,走,我来的时候看到林子里边有很多鸟,我们去看看。”吴江拍了拍司徒玦的肩膀,从衣服口袋里掏出一块巧克力给她,“这可是我的珍藏,哥哥对你好吧?”

  司徒玦做呕吐状,两人兴致勃勃地去林中寻鸟,兜了好大一个圈子,吴江说的稀有品种没见着,麻雀倒是有不少。

  吴江做了个简易弹弓,作势要打鸟。

  司徒玦一把拦住他,“积点德吧,人家小鸟是成双成对的,你小心报应。”

  “我才不怕,我福大命大活可以到九十岁。”

  “那就罚你孤寡到长命百岁。”

  “你敢咒我?”吴江龇牙咧嘴,司徒玦早已笑着溜出去很远。

  两人从林子里出来的时候,已是日暮时分,活动大本营中央已经开始了好多种趣味活动,吴江眼尖,远远地看见姚起云站在谜语栏前,而站在他身边的女孩子不是谭少城又是谁?姚起云手里捏着一张谜语的纸条,低头不知说了句什么,谭少城浅浅一笑。

  没等司徒玦作出反应,吴江赶紧拉着她往相反方向走。

  “还记不记得我说有很神秘的东西要给你看?”他看到另一个被人围着的小圈子,眼睛一亮地说。

  司徒玦半信半疑,“是不是真的,骗我的话你就惨了。”

  两人挤到人群的前沿,原来是一个小型的歌会。跟司徒玦同车前来那个高年级男生正抱着把吉他吼着崔健的《一无所有》,虽说五音不全,但凭着卖力投入也博得了一片掌声。

  男生唱完,环顾了一眼围观的师弟师妹们,“有谁要来两下的……不要都那么拘谨嘛,来来来,特别是男孩子,要有点胆量……”

  正嚷嚷着,他的吉他被人从一侧取了去。

  “三皮,我倒记得你做新生时的样子也未必很有胆量啊。”那人轻描淡写的说道,然后施施然坐到了圈子中央的高凳上,自在地调了调琴弦,没有多余的开场白,简单的前奏过后,就自顾唱了起来。

  很显然,这人的分量是镇得住那个叫“三皮”的高年级男生的,三皮也不敢再咋咋呼呼,老实站在一旁充当观众。

  她唱得并不高亢,甚至有几分漫不经心,最初的几句几乎被观众的声浪淹没了,但是很快地,像是被她的歌声感染,从最靠近中心的一圈人群开始渐渐安静下来,她的低吟浅唱才变得清晰。

  “夕阳余晖在天际,两三袭白云浮移,

  晚风伴暮色沉寂,轻舟翩翩晃孤影,

  两岸山薄雾轻凝,牧笛正吹送归曲。

  我拄黎边行,望这潺潺流浔,

  能否载我离愁东去?

  钟鼓寒山鸣,阵阵传静寂,

  如来可曾知我归去?”

  司徒玦对音律说不上精通,小时候最恨妈妈逼她弹钢琴,初中的时候倒是自学过一段时间的吉它,最后也半途而废了,不过她得承认,眼前自弹自唱的那人是她亲眼见到的活人里(电视上的明星不算)吉它弹得最行云流水的一个,这首歌她没有听过,从调子来看应该是首老歌,很是动听,在这夏日小岛上,说不出的应景,还有几分浅浅的惆怅,唱歌的人声音里也有一种小情调,很是妥帖,不知不觉就唱到了人心里。

  “神秘的东西在哪里,不许忽悠我。”饶是被那首歌吸引,司徒玦的仍然没有放弃她的好奇,用手捅了捅站在一旁屏息静气的吴江。

  “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吴江笑嘻嘻地说。

  “什么啊?”司徒玦一头雾水,过了几秒,脑中灵光一现,顿时长长地“哦……”了一声。

  吴江赶紧示意她打住。

  “怎么样?”他压低声音问道,一向满不在乎的脸上竟然都现出了几分赧意。

  司徒玦见状更有拍案惊奇之感,要知道她认识吴江十几年,自问自己是世界上最了解他的人之一。她跟吴江关系之所以那么铁,除了家庭渊源和气味相投,更重要的是吴江的性格里有一种“无可无不可”的随意。司徒玦常说吴江骨子里很得道家“旷达无为”的精髓,他喜欢很多东西,但同时又把所有东西都看得很淡,得到了高兴,失去也不悲伤,鲜有什么值得他挂心计较。这脾气跟司徒玦的倔强较真天然互补,所以从小到大他们都没有红过脸。而他把竟把一个人神秘地放在了心里,更特意在好友面前隆重推出,这是司徒玦从来没有意料到的事情。

  司徒玦不禁更专注地打量那个抱着吉它的女生。那女生谈不上顶顶漂亮,但是眉清目朗,气质文秀,说不清是不是因为瘦的缘故,整个人有一种薄而清的味道,像被水冲刷地无比洁净的青花瓷,不过举手投足之间透露出几分孤高,这让刚看完《红楼梦》的司徒玦没来由地想起了书里面的妙玉,感觉她就是一个“啖肉食腥膻,视绮罗俗厌”的人物,一不留神在她跟前就“俗”了。

  司徒玦附在吴江耳边窃语:“原来你喜欢这种小文青调调,不过,你受得了人家那‘格调’吗?”

  果然,吴江立刻就回赠了她一个字:“俗!”他也不在司徒玦面前掩饰,直截了当地说:“哥们我就好这一口,怎么样,我眼光不错吧。”

  “太作了!”司徒玦故意皱眉说道,不过很快就笑着挽起吴江的手臂,“看在我们未来的吴大医生喜欢的份上,怎么都好。”

  她是真心为好朋友而喜悦,连吴江都动了凡心,这小岛忽然变得就像桃花岛似的旖旎。“对了,人家对你什么态度?你还没说她叫什么呢?是你同学?看起来不像新生啊?”

  “司徒玦,你怎么有那么多问题?还有,注意影响,让人家误会了可不好。”吴江笑着抽出自己的手,不过嘴上那么说,紧接着却喜滋滋地在司徒玦耳边说道:“她叫曲小婉,当然不是新生菜鸟,你们系研一的,我和她在图书馆认识,至于她对我,当然是喜欢的,不过没有那么轻易表露出来罢了。”

  “她研一的,那不是比你大好几岁!”司徒玦惊呼,躲开吴江想要捂住她嘴巴的手,“哦哦,姐弟恋……还说什么别人没表露,估计在她眼里你就是一菜鸟!”

  看着吴江被点破之后气结的样子,司徒玦乐了,“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用得着我的地方,千万别客气啊,要不,我去替你跟她说说?”

  吴江眼看她一副马上就要冲上前去撮合的表情,顿觉不妙,连拖带求,“姑奶奶,我们去看看别的地方有什么好玩的。”

  夜色降临之后,活动组用租来的发电机在岛上的树梢挂了几盏大功率照明灯,场地中央则燃起了熊熊的篝火,虽然说不上灯火通明,但充斥着年轻人的小岛上自有一种青春的热烈气息在空气中飘荡着。四处嬉闹、各自为政的人们都回到了大本营,挤挤攘攘地围在一起,篝火晚会正式开始。

  吴江和司徒玦找位置想要坐下来,早已就位的小根看到了他们,赶紧用力招着手让他们过去,司徒玦正待上前,又看到了还在有一句没一句聊着的姚起云和谭少城,便朝小根摇了摇头,另找了个地方安身。期间她也看到姚起云欲言又止的表情,心中还生着他的气,便故意不理会。

  主持活动的又是那个被叫做“三皮”的男生,原来他是吴江的同班同学,本名叫邵波。邵波签大名的时候那个“波”字分得很开,咋一看过去就像是“邵三皮”,所以大家都直呼他“三皮”。因为性格活跃,三皮在学校不少团体都混都有一点职位,这种热闹的场合更少不了他。

  三皮号召大家安静下来之后,便提出先做一个游戏热热身,这个游戏就叫做“结对子”。规则为十个男生十个女生一块在划定的圆圈里游走,另一人在场外击鼓,鼓声随机停止的那一瞬间,游戏者要立即拉起离自己最近一个人的手,而另一人必须为异性,即“结对子”成功,如有人不幸落单,便要淘汰,淘汰者必须当众表演一个节目才能下场。人越少,圈子就划得越小。

  三皮果然是“娱乐之神”,深知这种喧闹又带点小暧昧的游戏最能让这个年纪的少男少女精神振奋,果然,他话音刚落,整个场面都沸腾了起来,不过在场的都是新生居多,彼此又陌生,大多数人都显得比较羞涩,面皮很薄,跃跃欲试却又在观望,所以雷声大雨点小,敢于主动登场的人并不多。

  吴江还在觉得好笑,司徒玦忽然用力拍着他的手,这才发现曲小婉笑着被三皮强拖到了圆圈里,率先成为了参加者。既然师兄师姐起了带头作用,很快两个胆大的男生也冲了上去。

  “走,去把那个三皮挤掉。”司徒玦当机立断的把吴江往前推,被吴江拉着一块走了出去,她倒也无所谓,既来之则安之,反正好玩。

  二十个人很快凑齐了,在击鼓者宣布准备开始的时候,一直替吴江关注着曲小婉的司徒玦才发现那二十人里竟然还有自己再熟悉不过的身影。

  姚起云竟然也会参加这种嬉闹的活动,还真是见鬼了,司徒玦捡自己掉下的眼珠子时,这才露出一个恍然又不屑的表情,原来随他一块来的还有那个阴魂不散的谭少城。真难为她如此敬业,跛着一只脚都要上。

  游戏开始了,因为参加者的站位是随机的,大家在并不宽裕的圈子里转啊转,谁也不知道转到哪里的时候鼓声会终止。第一回合,鼓声刚落,司徒玦就被一个黝黑高壮的男生紧紧拉着,姚起云牵起一个圆脸女生的手,司徒玦正纳闷谭少城怎么不见了,视线扫到吴江,顿时忍俊不禁,原来是吴江拉住了谭少城。

  这一回合立刻就有一男一女在不同的角落落了单,这一男一女也很大方,两人一合计,给大家跳了段简单的华尔兹,便安心下场成了观众。

  第二回合开始前,司徒玦没有忘记这次游戏的目的,推着吴江穿过挤满人的小圆圈往曲小婉那里走,她目送吴江在急促的鼓点中朝着曲小婉越靠越近,暗中为他鼓着劲。

  这一次的鼓声响了很久,停顿时更显得突然,周遭安静的那一瞬间,吴江闪电般挤开三皮,成功拉住了曲小婉,而司徒玦转到哪里就跟到哪里的那个高壮男生照旧又准确无误地朝她伸出手。

  然而就在那男生触到司徒玦的瞬间,司徒玦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剧烈的倾斜了一下,胳膊从另外一个方向被人用力一拽,她险些站立不稳,接着另一股力道保持平衡后,透过挤挤挨挨的人缝,这才看清远远探过来把她拽得手疼不已的人竟然是离她并不算近的姚起云,而就站在他身畔的谭少城则一脸尴尬和茫然地独自站在那里。

  谭少城当然也是怎么都想不通,明明前几分钟,姚起云和司徒玦还赌着气,两人老死不相往来的样子。而先前她和姚起云闲聊,各自说起童年在乡下的趣事,彼此感觉颇为投缘的时候,也曾试探着问过司徒玦是不是他的女朋友,他当时就断然否认了。怎么到了关键的时刻,姚起云居然弃离他最近的她于不顾,转而去寻找那个他嘴里也不认可的任性大小姐,更何况在这个游戏里司徒玦还一直避着他,故意站得离他远远地。

  维持秩序的工作人员过来察看这一回合的战况,看到司徒玦的时候,大家都笑了起来,原来她维持平衡的方法是两只手被不同的人从不同的方向拉扯着,两股力道像是要把她撕成两半。

  “这个算什么回事?”工作人员也有些犹豫了,游戏规则是要求每个“对子”里只能有两个人。于是他只能征询当事人司徒玦:“是谁先拉住你的?”

  司徒玦给了他一个无语问苍天的表情。

  好在那个高壮的男生还有几分竞赛精神,纵使姚起云是横插过来的,但是他得承认自己慢了半秒。他松开了手,示意自己被淘汰了。姚起云拽住司徒玦的力道却没有来得及收回,司徒玦当下脚步不稳,撞到了站在自己和姚起云之间的一对男女身上,连连说着抱歉。

  除了那个男生之外,谭少城也毫无疑问也要出局。

  男生很快地当众背诵了一首诗歌,慷慨激扬地赢得了满堂彩。轮到谭少城的时候,她整个人红得像一个番茄,绞着手站在众人目光的焦点,越紧张脑子里就越是一片空白。她大概是从小到大也没有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表演节目,起初上来参加游戏,已经是壮着胆子,没料到这一出更难以应对。

  她期期艾艾地,头几乎要贴在胸口,观众们等不及了,纷纷在下面催促着。工作人员便给她出主意,说:“你就随便唱首歌吧。”

  谭少城深吸了几口气,鼓起勇气,用蚊子“哼哼”般的音量唱了起来,由于太过拘谨,她连词都记不住,磕磕巴巴的,司徒玦听了好一会才明白,原来她唱的是邓丽君的《小城故事》。

  当她唱到歌里的“唱一唱,说一说,小城故事真不错……”的时候,也不知道是因为紧张还是乡音的缘故,给唱成了“上一上,做一做,小城故事真不错……”听见的人都憋着笑,只有一个人不管不顾地笑弯了腰。

  那个人就是曲小婉。想来在她这样的行家看来,如此水准的表演有足以让她捧腹的理由。她朗声叫住了工作人员,淡淡说道:“行了,别为难小姑娘了,再让她唱下去,邓丽君会哭的。”

  这话说完,人群中传来一阵哄笑。而谭少城就在这此起彼伏的笑声里,孤独而慌张地站在人们视线的中央。她惶惶然地揪紧了自己的裤腿,忽然意识到身上的寒酸或许让自己此刻看起来更像一个可怜的猴子,眼中含着泪,全身都在发抖。在眼泪掉下来之前,她匆匆回望了一眼,泪光中,她看到了双手紧握的姚起云、司徒玦,还有曲小婉清高如许的笑颜和吴江略带歉意的眼神。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我的印钞机女友作者:时镜 2初次爱你,为时不晚作者:准拟佳期 3我的八次奇妙人生作者:葡萄 4莫负寒夏作者:丁墨 5陌上人如玉(古代小清新)作者:御井烹香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