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我在回忆里等你目录

第九章

所属书籍: 我在回忆里等你

  次日,吴江在上学必经的路上等着司徒玦,一见她就问昨晚究竟出了什么状况,毕竟失约从来就不是她司徒玦的风格。

  司徒玦自然是对着好友大吐苦水,把家里新来了牛鬼蛇神以及那家伙的虚伪卑鄙反复无常描绘得淋漓尽致。

  吴江听着只觉得新鲜,末了还有几分好笑。他笑嘻嘻地逗着司徒玦,“你说你爸是什么意思,会不会趁早物色了一个‘童养婿’,免得你以后嫁不出去。”

  这话一说完,他撒腿就跑,柳眉倒竖的司徒玦整整追了他大半条街。

  看样子,司徒短期内要不回她的房间已成定局,在二楼父母的眼皮底下,溜出去已成奢望,晚上的活动她是无缘参加了。还是吴江体谅她,大方地把自己捉来的蟋蟀拿出来任她挑选,还招呼着各位玩伴把斗蟋蟀的时间尽可能地改在了放学的午后。他们一伙儿也都觉得,缺了司徒总好像少了点什么,于是那段时间,司徒玦放学后被“老师拖堂”的次数便多了起来。

  那日黄昏,离家一站路程的街心公园里,周围下棋乘凉的老爷爷老太太们都听到了那帮头碰头围在一块的半大孩子的呼声,正是斗蟋蟀正酣的吴江、司徒玦一伙。

  吴江既然愿意把自己辛苦捉来的战利品与司徒玦分享,司徒玦也丝毫不跟他见外,下手就挑了吴江最为宝贝的那只“黑头将军”。吴江大为心痛,但也无可奈何,最后不但在司徒手下败北,更是眼睁睁看着那只原本属于自己的蟋蟀在司徒手下大发神威,势如破竹地连赢数家,未逢敌手。

  一块玩儿的都是住在附近,一个学校的同学,大多数都是从小就认识的,玩这个虽然就图个开心,但也挂了点“彩头”,无非是赢的人可以享有不用做值日、有人为自己跑跑腿或者抄抄作业等小福利。

  司徒玦这几日初尝跟姚起云同在一个屋檐下的滋味,因着那天他使着损招的变卦,害她在爸妈面前狠狠地吃了一顿排头,她从此就越看他越不顺眼,可是爸爸总护着他,妈妈又不许她胡闹,姚起云平时做事更是谨小慎微,很难让人抓到把柄,司徒玦一时间除了冷眼,也不能拿他怎么样,所以心里总觉得憋屈。

  这次赛场大胜,司徒玦才难得地高兴了一回,大扫心中浊气。一群伙伴中又只得她一个女孩子,大家都喜她活泼大方,平素里就是众星捧月,见她郁郁不乐了几天,都在吴江使着的眼色下心领神会地或大作惨败扼腕状,或大夸她的“黑头将军”威不可当。司徒玦也很是承情,笑得眉飞色舞,大大开怀。

  正高兴时,忽然她的双肩包被人从后面轻轻拉扯了一下,她愕然回头,笑容立马就跌了下来,如同见到瘟神。

  那瘟神看起来还是有些拘谨,却也没有在司徒玦那写着“邪灵退散”的眼光中退却,瞄也不瞄其他人,只是面无表情地对她说了句:“司徒玦,你妈叫你回家吃饭。”

  司徒玦抬头一看,太阳已经快要沉到高楼的背后,光顾着开心,忘了时间过得飞快,都误了家里的饭点。可是那句话经姚起云那家伙的嘴里不死不活地说出去,包括吴江在内,其他人都一付憋着笑的表情。

  司徒玦一窘,顿时觉得丢脸丢到姥姥家了。本来还想着赶紧回去,这时却哪了肯让他顺心如意。一甩头回到原先的姿势,招呼着其他人,“愣什么啊,吴江,你刚才不是说不服吗,我们再来一回!”

  吴江还来不及应答,那个声音再一次在司徒玦身后传来。

  “司徒玦,你妈叫你回家吃饭。”

  他连声音都没有明显的起伏,也没有因为司徒玦的态度而恼怒,漠然地,例行公事地重复着,仿佛他生来就只会说这句话。

  “你有完没完?”司徒玦恼了,拽回自己的背包就说道:“我自己知道路回去,用不着你来叫。”

  “薛阿姨都把饭做好了,大家都在等着你。”

  司徒玦还记得他那天的可恶,本想说几句更难听的话羞辱羞辱他,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毕竟忍住了,只说道:“我的事跟你没关系,没看到我忙着?”

  僵持中,吴江收起了他的“败兵残将”,拍着司徒玦的肩膀说:“不比了,今天你赢了,我肚子饿得厉害,下次再找你算账。”

  大家也纷纷附和,收拾东西各自都散了。

  走过姚起云身边的时候,吴江想起那天自己开司徒玦的玩笑,不由得又朝她挤了挤眼睛,回头却发现那个司徒嘴里的“小人”似乎也在用眼睛打量着自己。这还是吴江第一次跟姚起云打照面,心想,两家平时也有来往,自己跟司徒那么熟,以后少不了有接触,便主动笑了笑,权当打招呼。

  姚起云恰好在这个时候略低下了头,司徒玦对他印象更坏,斜了他一眼,几步赶上吴江。“等等我,我跟你一快走,‘黑头将军’今晚就放你家。”

  被抛在身后的姚起云不紧不慢地跟在她几步开外的距离,看着她手里当宝贝似的拎着的小竹篓。

  “司徒玦,你吃饭都忘了就是为了玩这个?”

  司徒玦侧身睥睨着他,“你有什么意见?”

  姚起云还是错开她的眼神,低头踢着路边的碎石子,“小孩子才玩这个。”

  “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司徒玦轻哼了一声。

  “不骗你,我们那的孩子几岁的时候都玩腻了,再说,你们这水泥夹缝中能捉到什么好的?”他语气倒是诚恳,但这话对于刚靠着“黑头将军”横扫众人的司徒玦来说无异于一种嘲笑。

  虽然明知道他有可能是故意挑衅,可司徒玦如何咽得下这口气,她举高了自己手里的小竹笼,“有本事别光耍嘴皮子,你真这么厉害,就去找几只好的来跟我斗啊。”

  姚起云说:“我不是这个意思,你刚开始玩,我赢你也胜之不武。快回去吧,要不司徒叔叔和薛阿姨要生气了。”

  这下司徒玦彻底被激怒了,索性站定了抛下话来:“你尽管赢我,我给你机会。明天放学还是在这里,你要是真赢了我,我就服了你!”

  吴江看看沉默不语的姚起云,又看看怒发冲冠的司徒玦,一边试图轻轻推着她离开,一边劝道:“得了得了,好端端地上什么火呀,走吧。”

  司徒玦被他推着往前走了几步,却仍没有罢休,回头指着姚起云道:“你记住啊,明天谁不来谁是缩头乌龟。”

  回去之后,司徒玦照例是对姚起云冷冷淡淡地,吃完饭就上了楼,她听见姚起云似乎跟她爸爸说起他想出去走走。明显区别对待的司徒久安一点也没犹豫地就答应了,只嘱咐他对附近还不是很熟,别去得太远。

  等到关门的声音传来,司徒玦立马冲下楼给吴江家里打了个电话,叮嘱他晚上一定要喂好她的“黑头将军”,千万不能出了差错,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

  第二天,也许是从吴江那得到了风声,一放学,在“老地方”等着观战的人比昨天更多。吴江也没有辜负司徒的交代,“黑头将军”被伺候得好好地,在小笼子里一付生龙活虎、跃跃欲试的模样。

  姚起云比预期中来得晚一些,就在司徒玦的伙伴们纷纷断定他不过是过过嘴瘾,临场退缩了的时候,他才不疾不徐地从司徒家的方向走来。近了依旧是沉默寡言的样子,丝毫没有跟周围的人交谈的打算,既看不出好战,也不觉得慌张。

  司徒玦也不说废话,问他准备好了没有,得到肯定的答复便摆开了架势。

  姚起云用来装蟋蟀的小泥罐灰不溜秋,难看得掉渣,等到两人的“爱将”被拨到斗盆里之后,司徒玦才发现,姚起云昨天晚上耽误到快十一点才回家,结果落得被她妈妈薛少萍也说了几句的下场,就是为了一只毫不起眼的小蟋蟀,尤其在善鸣又好斗的“黑头将军”面前,足足小了一个尺寸,一落地就紧赶着往盆沿缩。

  司徒玦从来信奉要比就比个光明正大,心服口服,看了他弄来的那“东西”,不由得也心生怀疑。

  “你就用这个跟我比?”

  姚起云不看她,蹲了下来,“够了。”

  这简直就是含蓄地不把她放在眼里。司徒玦咬了咬唇,心说,待会看你怎么狂。

  这时已经有人在提醒:“开始了,开始了。”

  她低头,发现果然两支蟋蟀开始用触角相互接触,过了一会便振翅鸣叫,露出两颗大牙,缠斗在一块。她赶紧也蹲在一旁,周围的人围成了一个密不透风的小圈子,时不时传来压低了的助威声和惊叫声。

  “黑头将军”一如昨日勇猛,有一种豁出去不回头的劲道,姚起云的灰家伙从却一味的周旋闪躲,如此几分钟下来,司徒玦已经看到姚起云簇紧的眉头,心里大大称快。就是要让他知道,说大话也要分场合,不是所有的乌龟都是忍者,也不是每个低调的都是高手。

  那只小蟋蟀屡屡打着圈闪躲,“黑头将军”似乎也有些不耐了,跟着对方连转了几个圈子,围观的人已经发出了嘘声。就在这时,小蟋蟀不知怎么地就转到了“黑头将军”身后一个相当有力的位置,狡猾地发威,卷动着触须,头顶、脚踢,下下都是要害。

  原本老神在在冷眼旁观的司徒玦也觉得不对了,暗暗攥紧了手,手心里全是汗。姚起云还是那个死样子,就连眉头都没有松懈下来。

  几番回合下来,有如蟋蟀版的绝地大反击,原本还占有上风的“黑头将军”眼看着在小蟋蟀出其不意、毫无风度的阴狠招数下渐显败象。司徒玦眼睁睁地看着,满腔着急也没有倾泻处,恨不能代替蟋蟀,自己直接上场跟姚起云厮打一场。

  十分钟刚过,“黑头将军”终于垂头丧气败下阵来,起初跟它的主人一样要死不活的小蟋蟀已然换了副嘴脸,仰头挺胸,趾高气扬。小小的斗盆里,胜负已定。

  一片静默之中,司徒玦双唇紧抿,一张漂亮的脸蛋上写着气恼、不甘,还有沮丧,却仍然强自按奈着心中的恨意,站起来,扬起下巴对姚起云冷冷地说了句:“好,你赢了。”

  姚起云不说话,小心地又把那只蟋蟀装回了他那不起眼的泥罐中。

  以前司徒玦也不是没有输过,不过一笑了之,并不是一个输不起的人,这付较真的模样吴江也是头一回见到。姚起云虽是闷葫芦的样子,可怎么看就怎么觉得他和司徒之间暗潮汹涌,气场不对。

  吴江当然是一心维护自己的好友,俯身替司徒收起遍体鳞伤的“黑头将军”,笑着说道:“其实这么比也不公平,司徒你的蟋蟀昨天已经打了好几场,再厉害的家伙也经不起这车轮战啊。”

  “没错,没错,我看见‘黑头将军’昨天脚上就有伤。”

  “是啊,这结果不能算数。”

  围观的都是司徒的朋友,你一言我一句地说着。

  姚起云把拿着蟋蟀罐子的手背在身后,任凭他们怎么说,全不争辩,嘴角甚至还有一丝难以察觉的笑意。他看着司徒玦,好像在等待着她的反应。

  司徒玦垂下的手依旧紧紧握拳,她怕自己一冲动真的会给他两下,说不定可以把他的脸打得更讨喜一些。

  可是这样也不能改变眼前的事实。

  “嗨,别说了,‘黑头’昨天和今天都是好好的。输了就是输了。”

  她接过吴江递过来的笼子,转身就把战败的“黑头将军”放归在草丛里。

  蟋蟀只能战败一次,从此就会彻底丧失斗志,留着也没有意思了,不如放它一条生路。但是人输了比赛,却不能输了人品。尤其在小人面前,她不想自己看起来跟他一样。

  回家的路上,吴江逗了司徒玦好几次,司徒玦只说“别闹了”,终究是笑不出来。晚上闭着门在房间里做功课,耳机的声音被她开到最大,好好地默写着单词,忽然就转变为泄愤的乱涂乱画,直到一张草稿面目全非,才觉得心里好受些。

  本来胜败是兵家常事,也许她只是恨自己输在姚起云那样讨厌且让她不齿的人手里。

  想着从街心公园回来之后,家里开饭之前,洗手的司徒玦在厨房门口和走进走出给薛少萍打下手的姚起云擦身而过,她径直朝前走,姚起云却很主动地侧身为她让位,两人近在咫尺的时候,她分明听到谦卑、勤劳又懂事的好孩子在她耳边轻轻说了句。

  “阿玦,你服了吗?”

  她狠狠地看了他一眼。爸妈都在场呢,尤其是爸爸就坐在附近,随时有可能逮到她“欺负”他的证据。好汉不吃眼前亏,司徒玦吃饭的时候,每一块肉都想象是从姚起云身上咬下来了,那顿饭吃得特别香,几乎就撑着了自己。结果不明就里的薛少萍还惊讶地说了句,“看来起云今天第一次下厨就很对你的胃口啊。”

  司徒玦闻言,差一点升起了冲到厕所去抠喉咙的欲望。

  想到这里,刚平复了一些的司徒玦仰头躺倒在床上,抱着头痛苦地在被子上扭动着身体,嘴里无声地呐喊着:“神啊,把他带走吧。”

  神是耳背的,常常曲解人们的意思,把黑的听成白的。所以,他不但没有把姚起云带走,反倒立即把那家伙送了过来。因为司徒玦终于透过音乐的嘶吼,听到了持久的敲门声。

  来的人不是她的爸妈。妈妈象征性地敲一会,就会推门而入,爸爸则会直接跳过敲门这一过程,在门口大喊一声:“司徒玦,你出来。”

  那么,来的只能是她最不想见到的那个人。

  司徒玦用枕头捂住头,希望他识趣一点主动意识到自己的不受欢迎,可是,也许世界上再也没有比他更有恒心的人了,那不轻不重的敲门声还在继续着,甚至节奏都没有因为不耐而加快哪怕一点点。

  假如她永远不理会,假如也不会惊动爸妈,他会不会敲到天荒地老?

  司徒玦想着,忽然心生几分恐怖的感觉。

  她翻身跳下床,用力拉开了门。

  门的另一面果然是姚起云,司徒玦突如其来的应门想必让他有几分意外。

  他看着一身绝对居家打扮的司徒玦,松垮垮的T恤,还有露出整条长腿的运动短裤,扎好的头发毛茸茸的,赤着脚,面色却不甚友好。

  “你睡了?”他迟疑地问道。

  “你知道我睡了,所以才故意来敲门?”

  “当然不是,今天白天的事……我不想弄得不愉快。”

  “如果你是为了那件事,好吧,我服你了,你满意了吗?”她说。

  姚起云的手扶在门框上,说:“其实你在挑选蟋蟀的时候可以更有技巧一些,比如说……”

  司徒玦没有让他继续说下去,用一种忍无可忍的语气说道:“我已经说了我承认不如你,那我不玩了总行吧,为什么你还要在这件事上纠缠,难道在我面前炫耀才能让你的胜利感更持久一些?”

  姚起云又低下了头,似乎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他手指划过木制门框那并不平滑的表面,仿佛忽然想起自己还有另一只背在身后的手。

  他把那只手伸向了司徒玦,上面握着的俨然是今天用来装蟋蟀的那个泥罐子。

  “这个给你吧,长得虽然不起眼,但是会比你今天那只大的能打。”

  他说得快而含糊。

  司徒玦却听清了,她同时听清的还有透过小罐子发出来的蟋蟀鸣叫。

  那只当众挫败了她的蟋蟀。

  “你什么意思?”司徒玦问。

  如果换作后来更了解司徒玦的姚起云,他会在这个时候及时打住,然后离开;又或者,他在一开始就根本不会用这样一个绝对愚蠢的方式试图跟她和解,而实质上则是挑战她忍耐力的极限。

  因为后来的他再清楚不过,司徒玦怎样骄傲的一个人。她会给予可怜的人最大的友善和同情,却绝对不能接受别人认为她可怜;同样,她可以接受自己技不如人的落败,却对本不该属于她的施舍深恶痛绝。

  她要么不要,要么就是绝对的纯粹。

  而后来的他爱着这样的司徒玦,也恨着这样的司徒玦。

  “说了这是给你的,你还可以用它来赢很多场。”只可惜后来永远是后来,当时的姚起云固执地不肯放下他的手。

  司徒玦求证似的问:“你真的给我?”

  姚起云轻轻点头。

  她单手接过,几步走到窗前,推开玻璃就把装着蟋蟀的整个罐子用力扔了出去。那个灰色的泥罐呈抛物线最后消失在视线中,发出一声闷响。

  “你既然给我了,怎么处置就是我的事了。”

  司徒玦拍着手上并不存在的灰尘,终于露出了一个笑容,回到门口,当着他的面就要把门关上。

  姚起云努力织就的心平气和的面具也被击碎,他像没有看到即将合上的门,探过手就钳住司徒玦的胳膊,眼里除了愠色,还有深深的不解。

  他唯恐惊动了司徒久安夫妇,压低了声音:“既然是一家人了,为什么我们不能好好共处?”

  司徒玦恼怒之中到底也还记得分寸,眼看就要轧上他手臂的门险险收住。

  “一家人?”她嗤笑,“你真会给自己脸上抹金,谁跟你是一家?”

  姚起云急促呼吸着,脸色彻底地冷了下来,更显得略带阴沉的一双眼睛寒潭似的。他这才发现,原来司徒玦想要羞辱他是一件再轻易不过的事,只消一句话,苦苦经营起来的那点自信和向往就变得比什么都可笑。

  “我数到三,你再不收回你的手,我就让我爸妈过来看你在干什么!”司徒玦一字一句地警告道。

  她用不着数到三,话音刚落,姚起云手上的力度已经在慢慢消退。

  司徒玦猛地侧身,甩开了他的钳制,就像甩开了一件脏东西,然后嫌恶地闭上了门。

  姚起云在并不沉重的关门声里良久回不过神,他下意识地在裤腿上用力擦了擦自己手,再缓缓摊开,然后开始绝望。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司宫令作者:米兰Lady 2第一部 光芒纪·微光作者:侧侧轻寒 3将军在上我在下作者:橘花散里 4我的忧郁小姐作者:陈果 5彼岸花作者:安妮宝贝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