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我在回忆里等你目录

第七章

所属书籍: 我在回忆里等你

  司徒玦看过很多的穿越小说,小说里说不清是倒霉还是幸运的女主角总是一不留神就跨越千年的时光,遇见了命中注定的王子。她很喜欢这样的桥段的故事,一如她酷爱在结束实验室的工作之后回到住处,用最烈性的白兰地兑上黑啤,边喝边歪在沙发上看肥皂剧――当然,陪伴她的还有助于睡眠的小药丸。

  在司徒玦看来,那些夸张到匪夷所思的情节本来就不是用来让人相信的,它存在的唯一意义就是给足够惨淡的现实中增添几分自娱自乐的幻想色彩。

  不过,司徒玦对摔一跤回到某个王朝并不感兴趣,她是如此热爱现代文明,以至于停了电就觉得不能生活。少女时期的她常常想,如果一个人真的可以穿越时空,她只希望偷偷到未来看一看成年后自己会牵着谁的手。后来这样的幻想也破灭了,因为在人生最灰暗的日子里,她闭上眼,盼望着自己能够跳过那一段时光,避开悲伤。然而每次醒来,睁开眼,天亮了,一切依然照旧,该面对的她没有一次逃得过去。如果冥冥之中真有主宰时空和命运的神存在,那么这神连当初一个女孩那么虔诚的祈盼都置若罔闻,可见她是真的没有那种命。于是她转而去想,如果不能去到未来,那么可以回到过去也是好的。

  如果可以回到过去,她会做什么呢?

  或许她真的应该去告诉当年拼命咬着牙依然尝到泪水咸味的司徒玦,记住,他也会有这一天。

  或许她还应该陪在离家那天的司徒玦身边,让独自提着行李站在诺大机场的她看起来没有那么茫然和孤单,当那时的司徒玦轻轻把手机抛进候机室的垃圾箱,最后一眼回望来时的路的时候,安慰她:用不着一辈子来释怀,很快,也许只消几年的光阴,一切终将过去。

  又或者,她最应该回到最初,在尚且来不及开始的时候,对青春懵懂的司徒玦说:离那个人远远的,一定一定不要爱上他。

  然而,如果命运自有它的轨迹,人最大的幸运和所有勇气的来源不就是在开头的时候无法预知结局吗?

  一起看看最初的司徒玦和姚起云是什么样子吧。

  那时的司徒玦其实是个在心理上相当晚熟的孩子,也许所有在幸福的家庭和父母的呵护下长大的孩子都是这样。十五岁的时候,她刚上高一,同龄的女孩子对曰本偶像剧和漫画迷恋得要命,从那时就开始同班的美美已经偷偷摸摸地交了第一个男朋友,而司徒玦还是像从小那样呼朋引伴,畅游嬉戏,对所谓花季雨季的迷茫和苦恼一无所知。

  她也喜欢从美美那收刮来的《天是红河岸》,红极一时的《东京爱情故事》每集都看,可是对于她而言,看过也就看过了,那都是别人的故事,连感慨都无从寻觅,男孩子热衷的《七龙珠》和《城市猎人》她同样手不释卷。走在校园里、马路上,长着青春痘的男孩子投过来的目光她并非毫无察觉,只觉得好笑。

  吴江还是和小时候那样跟她同进同出,几乎天天混在一块,他大她一岁,两人的妈妈在同一个医院药房上班,她爸爸那时做着不大不小的生意,他爸爸则做着不大不小的官。家里离得也不远,大家知根知底、年龄相当、家世匹配、气味相投。盛夏的天气里他们常常在离两家都不远的树荫下,书包丢在脚边,西瓜各人一半,背靠着背毫无形象地啃,知了懒洋洋地在头顶嘶鸣。

  吴江总是借故把西瓜子粘在她脸上,然后夸奖说:“司徒你的雀斑放大了才好看。”又或是“哟,长了颗痔就跟媒婆似的。”

  司徒玦的反应通常是抹抹脸,一脚把吴江踹地上。

  两人打打闹闹,期间多少肢体接触,可谁都不会觉得脸红。至于美好的恋爱,她跟所有女孩子一样有过向往,不过她总觉得那是很遥远很遥远的事情。

  可以说,司徒玦的整个童年乃至半个青春期都是无忧无虑地从日历上滑过,直至遇见姚起云。如果说青春代表者烦恼、困扰、猜疑和难以名状的苦闷,那完全可以说,是姚起云的出现拉开了司徒玦青春的序幕。虽然这开端完全与爱无关。

  姚起云被带到她跟前的那一天,从来就身体健康、活蹦乱跳的司徒玦诡异地第一次受到大姨妈的折磨。以往她从无这方面的担忧,每个月那几天都是平安无事,什么毛病都没有,要不是妈妈薛少萍总在耳边念叨,她甚至完全不用为了这个在体育课上请假。可是唯独这一次,从早上醒来发觉床单弄脏了一小块开始,她就下腹冷不丁地冷痛,腰酸背痛腿抽筋,额头冒着虚汗,她觉得自己一定是快要死了,可身为药剂师的妈妈只是淡定地扔给她益母草冲剂加乌鸡白凤丸。

  后来司徒玦也想过,自己虽然不待见姚起云,但是把这一桩罪名也强加到他头上会不会稍有“不厚道”的嫌疑,但是她仔细又思考了很久,才发觉这个问题和他之间并非毫无联系。至少正因为他,痛经发生的前一天晚上,她才没有睡好觉,因为她那恩爱和美的父母鲜见地关着门争执了一晚上。

  事情是从前一天午饭的餐桌上,司徒久安郑重对妻女宣布的一个决定开始的。

  司徒久安是生意人,他是改革开放后最早投入医药经营行业的弄潮儿之一,也收获了不少的回报。但是除了这个身份,他更忘记不了的是自己的戎伍出身。作为他唯一的女儿,司徒玦对父亲的忆苦思甜早已听得耳朵出茧子。他是苦孩子,17岁从山区老家参军到部队,凭借着聪明和勤奋,在部队稳扎稳打十几年,混到了个团级干部,然后光荣退伍,“很有骨气”地拒绝了地方形如鸡肋的工作安排,靠着那点退伍金白手起家,拥有了自己的事业,然后娶了薛少萍这个收过良好教育的城里妻子,再生了司徒玦这样一个典型的城里姑娘。

  司徒玦后来浸淫在天涯这一“全球华人的网上家园”,看过了无数帖子,最后断定她老爹就是个不折不扣的凤凰男。好在凤凰男司徒久安老家人丁单薄,少了很多这方面的纠纷,和妻子感情也一直很好。唯一让妻女略有些受不了的是他对“战友之情”的眷恋。

  说起来司徒久安从军多年,一场像样的仗也没打过,可是一块当兵的战友和部下在他心里的分量相当之重。在退伍的同僚中,他混得不算差,所以每每战友有困难,对方还没开口,他已经热情地伸出了援助之手。

  多年以来,就连司徒玦也不记得家里来过多少爸爸的“战友叔叔”,家里又曾多少次在财力物力上帮助过爸爸的老朋友,久安堂从创建之初又收容过多少爸爸的旧部下。幸而妈妈薛少萍不是一个小气的女人,她了解丈夫,通常也不予计较,实在看不下去的时候最多叨念两句,而司徒玦从小受父母教导要重情重义、仗义疏财,更不把这些事放在心上,所以才免去了许多摩擦。

  然而,真正矛盾起源于司徒久安那天在饭桌上沉重地提起了他当兵时一个最好的朋友和部下。他这个部下是个老实人,按司徒久安的话来说,是个说得少,做得多,再好不过的兵,可是这样的人在军营这个同样复杂的小社会中也未必受到重视,在司徒久安的提携之下,好不容易混到了副排长,结果还是退伍,分到一个效益不好的小工厂,最后企业倒闭,索性回老家务农,娶妻生子,日子过得很是艰难。

  这一直是司徒久安心中的一桩憾事,他始终觉得好友没能谋得一份更好的前程,也有自己的责任,所以总想着在经济上能够给予这个好友一定的帮助。偏偏这个姓姚的朋友又是个要强的脾气(后来司徒玦总结,臭脾气和别扭出自遗传,根深蒂固,难以撼动),司徒久安去看望他,他欢迎,可是不管怎么变着法子给他钱,他也不肯收,哪怕他们一家在乡下的日子已经拮据到让人难过的地步。

  久安堂逐渐发展起来后,司徒久安不止一次邀请他一块到公司来打拼,这个朋友仍拒绝了,他说他知道自己对做生意和交际毫无天分,不愿意拖司徒久安的后腿,增加别人的负担,只有种地才是他的擅长的事,就这样清贫过一辈子也认了。

  本来,认了也就认了,各人有各人的命,那也是没有法子的事。偏偏长期的辛苦和恶劣的生活环境让司徒久安这个姓姚的朋友身体每况日下,开始不适的时候总拖着忍着,在他儿子发现后一再要求下才去到镇上的医院检查,已然是肝癌晚期,回天乏力。等到司徒久安照常打电话去“叙旧”时,那朋友原本就苦寒的家里已经因为这个注定医不好的病而砸锅卖铁,一无所有,妻子也再忍受不了这日子,号称外出打工,从此断了音讯,下落全无,只有一个儿子辍了学日日守在病床边。

  司徒久安当时就联系了市里最好的肿瘤医院,下定决心要把老战友接出来接受最好的治疗,结果还是晚了一步,只赶上送朋友最后一程,心中悲痛遗憾万分,好一阵都不见笑颜。薛少萍很是好言相劝了几回,司徒玦那段时间也不敢在父亲面前胡闹触了霉头。司徒久安这天在饭桌上显得精神一振,还是老友去世后的头一回,司徒玦母女起初以为他终于缓过了这口气,心里一松,谁知道他却提出,打算把老友留下的遗孤从乡下带出来,代为抚养照顾。

  司徒玦听着父亲滔滔不绝地说着那男孩的凄凉身世和聪明孝顺懂事勤劳等等美德,惊讶得菜都忘了挟。她并不是没有同情心的人,每次父亲说起那个可怜的姚叔叔时,司徒玦也是有些难过的,但是那样的生活和那样的人毕竟离她太过遥远,像报纸上看到的故事,而那故事里某个悲惨的角色居然要加入到她的家庭,跟她一块生活,这未免有些匪夷所思了。

  薛少萍的反应要更大一些,她静静地听丈夫说完,直到他提到学校已经联系好,明天就专程开车去把那孩子接上来,她才明白,丈夫告诉她这样一件事情,并非与她商量,而是已经作出了决定,知会她们这个事实。

  这让脾气不错且一直尊重丈夫的薛少萍当着孩子的面重重搁下了碗。她可以接受丈夫多年来一再地把战友之情看得无比重要,也可以接受他为了一个好友的逝去而郁郁寡欢,在她看来,一个好男人应当如此,然而司徒久安无视她作为一个妻子的感受,甚至没有任何商量就决定把别人的孩子领会家里抚养,不管那孩子有多好,多可怜,都让她无比愤怒且抗拒。

  面对妻子的怒火和反对,司徒久安既是意料之中,也非常无奈,也许他之所以到了最后关头才告知妻子和女儿,正是因为害怕她们的反对会让自己心生犹豫,而送别老姚的那天,那个男孩从始至终的沉默和懂事,还有那早熟中透出绝望眼神,他怎么也不会忘记。从那时起他已经在朋友的新坟前发誓会把那孩子当成自己亲生儿子一般抚养长大,不让老友再留一丝遗憾。

  “你知道家里忽然多了一个人意味着什么吗?那孩子已经十六岁了,不是六岁、六个月,我们要怎么跟他相处,她对于我和女儿来说就是个陌生人,这是我的家,不是孤儿院!”薛少萍愤而对司徒久安说道。

  当时司徒久安避开了妻子的话锋,转而对有一下没一下夹着菜的司徒玦说道:“怎么能说是陌生人呢,女儿,姚叔叔你不是认识吗?还有那个小哥哥,你也是见过的……”见女儿一副茫然的样子,司徒久安皱眉道:“你不是跟我一块去过姚叔叔家,那个小哥哥还跟你吃过饭说过话的,怎么就忘了?”

  其实,司徒玦此刻脸上的表情并非回忆,而是被父亲那句理直气壮的“小哥哥”肉麻得胃里有些不适,在努力调整中。

  她看过大量的偶像剧、台湾言情小说、曰本漫画,诸如她目前很有可能面临的处境拿到电视剧里或者漫画小说里,就是一个超级浪漫的桥段。比较有代表性的就是多田薰的漫画《一吻定情》。司徒玦受不了琴子,但还是蛮喜欢入江植树的。看漫画的时候不是没有想过家里忽然多了一个这样的同龄帅哥,日日同在一个屋檐下,多么让人想入非非。

  可是,可是!这样的情节只存在于故事里是有道理的,因为发生在现实中太奇怪了。就像妈妈说的,家里多了个陌生人,而且是朝夕相处的陌生人,是谁都有些难以消化。尤其那个“小哥哥”(想到这里的时候,她终于吃不下了,放弃了锲而不舍的筷子)完全让她没有任何幻想的空间。

  爸爸嘴里的“姚叔叔”她是见过,而且不止一次,但前几次都在她十岁以前,最近的一回去到姚叔叔家,也不是最近,那应该是差不多两年前,她初二的时候,正赶上放暑假,爸爸领着好几个战友去探望姚叔叔,非要带着她,说是让她体验一下农村生活,好知道珍稀眼前拥有的优越条件,改掉骄纵的小毛病。

  谁知道司徒玦跟着车到了乡下之后,就像放归森林的鸟儿一样乐得到处乱飞。她天性活泼好动,平时虽跟着吴江胡天胡地的玩耍,但是父母在身边,况且在城市里连块空旷些的绿地都稀罕,所以总觉得拘着。乡下的好山好水让她简直乐不思蜀,对什么都好奇,什么都觉得有趣。司徒久安忙着跟老友喝酒叙旧,司徒玦形式性地叫了几个叔叔,姓张姓李姓姚,谁是谁也分得不是很仔细,然后就跟着村里的小伙伴玩去了,直到那天晚上不知道吃坏了什么,忽然上吐下泻地闹了毛病,薛少萍得知后心急如焚,司徒久安才不得不连夜将她送了回去,事后还颇责备了她一番,说是吃不得一丁点的苦,被她妈妈纵得太娇贵了,让司徒玦很是委屈。

  司徒玦努力回想那次在乡下的经历,她记得姚叔叔家门前不远的池塘,记得和几个比她小一点的孩子一块生窖烤红薯的香味,记得到处啄着谷粒的芦花鸡,就是对爸爸所说的这个姓姚的“小哥哥”全无印象。

  薛少萍一直宠着女儿,于是司徒久安也试图在女儿这里打开缺口,见司徒玦没有说话,便道:“家里就你一个孩子,多个亲人,多个哥哥不也挺好的?有个伴,也有人管着你,你也不用整天在外边野了。”

  殊不知司徒久安这话实在说得不甚得人心,司徒玦喜欢的东西很多,唯独不喜欢有人管着,爸妈尚且罢了,一个“外人”凭什么?她避开爸爸“充满期待”的眼神,也不敢看妈妈发红的眼睛。事实上,她就是觉得怪怪的,更深刻的愤怒和伤心倒也无从谈起。她最不缺的就是玩伴,哪里会差家里那一个,好在她也不是个自寻烦恼的人,心想,自己说什么其实都没用,爸爸看起来已经决定了,惹不起还躲不起吗?

  于是哼哼唧唧几声,就谎称自己吃饱了肚子疼,匆匆逃离现场,把烂摊子抛在了脑后。

  那天晚上,司徒玦半夜口渴起来喝水,听到父母的房间还有细碎的谈话声传来,心中好奇,便蹑手蹑脚上楼察看动静。隔着关闭的房门,她仍能从妈妈刻意压低了的声音里听出愤怒的意味。

  司徒玦不敢凑得太近,只有零碎的只字片语传进她耳里。

  薛少萍说:“……你说再多道理也没用,我不是没有同情之心,可就算那孩子父母都没了,家里总有亲戚可以帮忙照顾吧,你供他上学没有问题,何必非得往家里带……司徒久安,我还不知道你,你嘴里不说,心里对我生了个女儿遗憾着呢,现在白捡了个儿子,巴不得当个宝似的留在身边……你就是老脑筋,泥古不化……”

  然后司徒久安又是一番解释,无非责任道义,或者那孩子如何懂事云云。

  司徒玦靠在门边的墙上,心里好一阵不是滋味。她想,说不定爸爸真的是从骨子里脱不了中国男人养儿防老的固执观念,他虽然从未在她们母女面前表露过想要个儿子的想法,可是打小他把司徒玦高高举起抱在怀里的时候,就会边用胡子扎着司徒玦,边开着玩笑,说:“我们这是替别人家里养的媳妇,看来我跟你妈都是做外公外婆的命,久安堂迟早也是别人家的。”

  这么多年听下来,司徒玦总当这是戏言,如今听妈妈这么一点破,不由得有些愤愤不平。男孩子又怎么样,她从小到大哪一点输给过男孩?莫非今后爸爸真的会对一个不是亲生的男孩比对亲女儿还好?她甩了甩头,为未知的事情担忧是最愚蠢的事,天塌下来,她还有妈妈呢。

  她又偷偷摸摸地溜回自己的房间,一夜多梦,衣衫单薄地听壁角也许着了凉,落下了后遗症,恰逢大姨妈光临,于是一早就浑身不自在。~

  谁知道事情还没完,刚吃了妈妈给她的药,爸爸就在出门前通知她,赶紧收拾收拾房间,搬到二楼,把原本的房间腾出来,让给即将到来的“姚哥哥”。

  司徒玦当场就跳了起来,火冒三丈,大加抗议,坚决反对。无奈司徒久安在这件事上表现得相当之铁腕,毫不犹豫驳回了女儿的抗议,没得商量,不搬也得搬。司徒玦哭丧着脸求助妈妈,却从妈妈的沉默中看出来了,昨夜父母整整一宿的争执之后也许达成了某种共识,至少一向以家庭和夫妻感情为重的妈妈在这件事上作出了妥协。

  司徒玦回到房间,心情跌到谷底。她的房间在一楼,而爸妈住在二楼,家里只有这两个房间是配备独立卫生间的,她理解父母要求她搬到二楼,是因为姓姚的那个男孩初来乍到,希望给他个相对独立的空间,而且二楼的房间紧邻司徒久安夫妇的主卧,司徒玦怎么说都是亲生女儿,住在那里会更方便一些。然而理解归理解,她不愿意挪窝自然也有苦衷,可这苦衷实在是不能对父母坦白。

  且不说住了十几年的一楼卧室充满了感情和回忆,那房间里还有数不清的只有司徒玦本人知道的小机关和小暗格,藏着她各种不欲为父母所知的玩意,最最要命的是一旦搬走,她唯一的逃生之门和快乐之门也将被断绝了。

  司徒玦房间里有一扇面朝社区绿地的窗户,出于安全的考虑,大人们早就在窗户上安装了防盗网。那防盗网是老式的结构,由一根根铁枝垂直地镶嵌在窗棂上,看起来再牢固不过了。不过司徒玦在两年多前发现其中的一根铁枝因为时间久远的缘故已经有所松动,再加上她刻意的摇晃和拉扯,竟然可以从某个角度将其抽出,于是那窗户上的铁枝少了一根,便多出一个缺口,完全可供身形瘦削,灵活得像猫一样的司徒玦自由进出。

  自从司徒玦从生理上跨入少女时期开始,司徒久安夫妇对这个从小在周遭野惯了的女儿严加管束,给她划了许多条条框框,比如说,晚上如果不是有特殊的事,过了八点以后就不能再出门去玩了。发现了窗户的秘密后,司徒玦有如重获新生。先是好几次晚上在家做作业,妈妈敲门问她要不要吃点什么,她以被打扰为由发了几次小脾气,后来薛少萍也不常在看电视的时候理会她了。于是只要外边有好玩的,只要吴江他们在窗外给个轻微的暗号,司徒玦就会锁上房门,假装闭门苦读或关灯睡觉,然后溜之大吉,玩够了再偷偷摸回来。

  她平素虽贪玩,但也知道分寸,总不敢去得太久,加上一贯小心,所以长期以来这个秘密竟从未被父母察觉。如今搬到二楼,离了这个房间这扇窗,在父母眼皮底下过日子,还有什么乐趣可言。

  那天恰逢周末,家里谁都不用上班上学。为了给那个即将到来的男孩准备日常生活的东西,薛少萍似乎有忙不完的事情,哪里顾得上司徒玦,搬房间的重担就这么落在了司徒玦一个人的肩上。她顶着腰酸背痛,一边依依不舍地收拾,一边在心里强烈腹诽那个打破她原有生活轨迹的不速之客。直到下午快吃晚饭的时候,才基本收拾停当。房间腾出来了,妈妈还给他换上了新买的床单,那个卧室就要打上别人的烙印了。

  司徒玦还想在那扇窗前做最后的默哀,司徒久安已经领着一个灰不溜秋的身影从外边走进了屋子。司徒玦站在妈妈身后,一块迎接那一大一小两个男人,听着爸爸充满感情地为她们做着介绍。

  那个叫“摇起晕”,不,应该是姚起云的十六岁男孩既瘦且高,因为身形单薄的缘故,更显得手长脚长,他站在那里,试图微笑,但浑身上下透露出来的局促和羞涩却骗不了人。四人回到了饭桌上,司徒玦正好坐在他对面,她毫不掩饰对这个侵略者的好奇,不顾妈妈轻咳的暗示,肆无忌惮地打量着他。

  姚起云穿着一身崭新但是明显过于宽大的运动服,从上面硕大的品牌logo来看,想必出自她那个品味泛泛的老爸的手笔。他脸颊非常瘦削,泛着一种不健康的蜡黄,头发是新剪过的,也是一点光泽都没有,除了牙齿略有一些地包天以外,那张脸也不至于丑得人神共愤,可是略深的眼眶却配着微微下扬的眼角,这使他五官上最标致的一个部位也透着阴沉,这恰是一心向阳的司徒玦最不喜欢的特质。

  在司徒久安的一再催促下,他终于拿起了筷子,握筷子的手黑瘦而指节突出,指甲苍白,可指甲缝里还有隐隐的黑垢。

  “吃菜啊,起云,这以后就是你的家了,不要客气。”司徒久安频繁给姚起云夹菜,在他的目光之下,姚起云似乎也不好意思一直埋首扒饭,便第一次在餐桌上伸出筷子,挟了一个据说是薛阿姨拿手好菜的红烧藕丸子。

  在这个过程中,偏偏司徒玦灼灼的目光让他无所适从,浑身不自在,一紧张之下手脚都不听话,浑圆的丸子从筷子上掉落,滴溜溜地一路从餐桌滚落在地板上。

  姚起云顿时满脸胀红,放下筷子立刻就要俯身去捡,司徒久安一把按住了他,连说“别捡,别捡,不要紧的,咱们继续吃饭。”

  那藕丸子一路滚过圆桌下的地板,停在了司徒玦的脚边,她怕自己不小心踩到,便一声不吭地抽出张纸巾去捡,弯下腰的时候她不小心看到了姚起云的脚,差点没忍住笑。

  她那粗心的老爹啊,给了姚起云一套新装备,偏偏忘记武装到脚。穿着一身怎么看怎么别扭的新衣服的姚起云,脚上却是一双底子都快磨破,鞋面起毛,分辨不出本来颜色的回力鞋。

  也许是敏感地察觉到了司徒玦可能看到的东西,姚起云轻轻收回了自己的脚,好像这样就可以逃离她的视线。司徒玦在桌子底下做了个鬼脸,若无其事的直起腰来,她不确定自己脸上是否有一丝没藏好的笑容,只知道餐桌旁的姚起云看起来更窘迫了,眼睛都不知道该看哪里好,手脚也不知道往哪放。

  司徒久安也不是傻瓜,虽然不知道毛病出在哪里,但是首先就拿他那古灵精怪的女儿开刀,皱着眉责备道:“司徒玦,吃饭就吃饭,你哪来那么多小动作,平时是怎么教你的。”

  司徒玦大为委屈,她承认自己对这个姚起云不算太有好感,但已经把那点心思很小心地收起来了,她并不是个轻视贫穷的人,最起码这个男孩子看起来明显比她更介意这一点。#

  “你说话分不分青红皂白,女儿好心捡起来,她有什么错?你就是这样教育孩子的?”不等司徒玦为自己分辨,薛少萍已经不冷不热地冒出这样一句话,末了,她又看了差点把头埋进晚饭里的姚起云,放柔了声音,说道:“继续吃啊,起云,是不是我做的菜你吃不惯?”

  姚起云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没有……阿姨,真的没有。”

  他使劲吃饭的样子让司徒玦都觉得既别扭,又可怜。原本对他的一点小小愤怒也在这可怜之下淡化了一些。

  “不习惯以后也会慢慢习惯的,我们已经是一家人了,还有很多需要磨合的地方,这些都是小问题。”司徒久安拍了拍姚起云的肩膀。薛少萍依旧选择了沉默。

  饭后,薛少萍在厨房里收拾,司徒玦照例在一楼的沙发上边吃苹果边看电视里放的《棒球英豪》。姚起云走近厨房,貌似要给薛少萍帮忙,薛少萍当然说不用,可那男孩要求洗碗的决心相当之坚定,两人客气推辞的时候打碎了一个碟子,最后薛少萍败下阵来,由得他去,自己擦干了手在一帮指导。

  司徒久安在客厅里抽烟,转来转去,又开始挑司徒玦的毛病,说什么娇气啊,十指不沾阳春水啊,不爱劳动啊,怎么不学习学习人家起云啊,起云这孩子真不错啊,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啊……balabala……数落得司徒玦好不容易等到的达也对小南表露真情的情节也看不专心。只得翻了个白眼,回了句:“他现在是需要表现的时候,我怎么好跟他抢,那你又得说我不懂事了。”

  “你本来就没人家懂事。”司徒久安一时语塞,只得这么说道。

  谁知司徒玦不干了,“嗖”地扔下抱枕站起来,“我怎么不懂事了,是妈妈不让我洗碗的,再说我除了不洗碗,我让你们操什么心了我?”

  这话说得倒也没错,别人嘴里谁不夸司徒家的这个女儿漂亮又懂事,司徒玦自己也争气,从小德育体美从没丢过父母的脸,她这么一说,司徒久安似乎也觉得自己是把心里的焦躁转嫁到女儿的身上了。

  “你再好,跟起云多多学习总没错。”他也是个硬皮气,再软化也只得这样一句。

  司徒玦说:“我跟他是两回事,别老拿我跟他比。”说完一扭头,就冲回自己的房间,到了房门口才想起这房间已经不属于她了,这才又蹬蹬蹬地上了楼。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佳期如梦之海上繁花作者:匪我思存 2一生一世,美人骨作者:墨宝非宝 3余生请多指教作者:柏林石匠 4风月不相关作者:白鹭成双 5将军这样不得体作者:棠粒儿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