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我在回忆里等你目录

第二十一章

所属书籍: 我在回忆里等你

  姚起云帮姑姑的忙一块收拾聚会的残局到夜深,期间司徒玦也不好去找他开诚布公地“谈心”。竖着耳朵听到楼下没了动静,才给他发了条短信:“你别听我妈他们说那些有的没的。”

  等了许久,他才回了一句话:“没事。累了,快睡吧,晚安。”

  司徒玦看着这条言简意赅的短信,既是不安,更有着深深的失望。

  其实她宁愿姚起云流露出不满,甚至跟她闹别扭都好。他若质疑,她愿意解释,甚至把心剖出来给他看都可以。又或是他有情绪,更不要紧,那至少意味着他在乎她。可他偏不,他用这样一种平静无澜的退避打消了她所有急于剖白的冲动。

  接来下几天,姚起云依旧是这个样子,一言一行毫无异样,硬是半点生气的影子都没有,不管在家还是两人独处,对待司徒玦也仍是一如往常关照有加,就连早上多带一分早餐给她都没有忘记,仿佛那天晚上的“普通聚会”真的与他全无关系。

  然而,即使他的人皮面具骗得了全世界的人,又怎么能够瞒得过司徒玦?司徒玦太了解姚起云了,她就像寄居在他面具下血肉里的一只小虫子,天长日久地潜伏,轻易洞悉他的矜持不安和口是心非。他越装作全无芥蒂,天下太平,就越表示他心里有事。

  那些日子里,她故意在一些生活小事上跟他对着干,有心使着小绊子来挑衅他。换做过去,他要不就会跟她斗嘴,要不私下里会给她点“小小惩戒”,要不就索性纵容她,两人笑笑闹闹也就过了。可如今他一直在忍,一直在退,不管她多过分,多烦人,他都在她面前保持了最大程度的友善和谦让,这让司徒玦体会到难以名状的疏远和陌生。

  他“忙”的理由越来越多,不能跟她待在一起的理由越来越充分,考试、实验、论文……反正让人无法抗议,反正……看起来都比陪在她身边更重要。这时吴江已经还清了欠司徒玦的债务,司徒玦却骗姚起云说,自己饭卡里没钱,要等他一块吃午餐。他听说之后竟然悄悄地把自己的饭卡和足够一周花费的钱放到了她房间的梳妆台上。

  司徒玦从看到饭卡的那一刻就已经被他逼疯了,忍无可忍无须再忍,她抓起那张饭卡就直奔临床医学院,把正在做病理学实验的姚起云从实验室里揪了出来。姚起云又何尝不清楚她的脾气,他若不乖乖出来单独把话说清楚,她就有可能当着整个实验室所有人的面把她要说的每一个字说完。

  他们走到实验楼后门的假山处站住了。

  姚起云摇了摇头,“你的急脾气啊,有什么事不能回家说?”

  司徒玦不跟他打太极。“少来这一套,姚起云,你这虚伪的家伙,心里有什么不舒服你说啊,在我面前装什么?”

  他苦笑着坐到了假山的石砌围栏上,“阿玦,你这是干什么?我没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你这话从何说起!”

  “你骗人!”

  “我算是开了眼界,难道你盼着我心里不舒服才高兴,这算什么道理?”

  司徒玦双眼喷火,“好,你当着我的面对天发誓,说你一点也不介意那天的事。”

  “发誓是最不需要成本的事,又有什么难,我说了你就能当真?”姚起云不以为然。

  “是,你说了我就当真,如果你连誓言都有假,那就真的是我看错了你,罚我瞎了双眼。”

  她等着他说,可是他到底是没有,思虑再三,只低头缓缓道:“你又何必说这些话来逼我。就算我心里有什么不舒服,那有意义吗?”

  司徒玦难以置信地说:“我跟吴江就是好朋友,他对我没那心思,我对他更没有。别人可以误会,难道连你也不知道?”

  “我当然知道。”姚起云语气依旧平平淡淡,“不止我,可能就连你妈都知道,误解的恐怕只有吴江的父母……阿玦,我不是生你的气,你没错,我要是迁怒你就太不是东西了。不过,你妈是何等精细的人,那天的一番话,她完全可以关上门私底下跟你说,可她为什么偏偏当着大家的面说了出来,你还不明白吗,她那是说给我听的。她怕我还不够警醒,再给我打一次预防针,她要我彻底死了那条心,我跟你之间是不可能的,哪怕一点苗头也不可以。”

  司徒玦闻言也一时无声,妈妈为人处事的方式和态度她知道,只消她往深处想一想,就会发现起云说的极有可能是实情。他比她更清醒的觉察到这一点,不是因为她傻,而是因为他的处境逼得他必须更为敏感。

  “我妈是我妈,我们别管她。”司徒玦坐到姚起云的身边,迫切地看着他。

  “我也想不管。你不知道,有时我会自我安慰,把你妈想象成一个坏人,处处从中作梗,这样我会有几秒钟好受一些。但事实上你妈一点都不坏,我看得出来,一开始她并不赞成我来到你们家,之所以后来没有说什么,那是因为她顾及到你爸爸的感受,这些年她对我已经很客气很宽容了,我很感激她。而且那天她说的话是对的,阿玦,如果我有一个女儿像你一样,我也会作出跟你妈一样的选择,我会衷心地盼着她找一个健全和睦、门当户对的家庭,嫁一个像吴江那样跟你般配又合得来的丈夫,安安稳稳地过一辈子,而不是一个一无所有寄人篱下,每一分钱每一口饭都是靠你们家给的穷小子。”

  “可是我愿意跟你在一起,我觉得这样很好啊。”司徒玦带着哭腔说道。

  “问题是我觉得这样不好!”姚起云没有任何停顿地接过了她的话,他从没有过的尖锐语气震惊了司徒玦,“阿玦,你就像一块昂贵无比的玉,很通透,也很美好,让人爱不释手。是,我心动了,我是个俗人,看到好的东西就克制不住占有它的贪念。但我不敢把它捧在手心,因为我怕它会碎,怕我没办法找到一个地方安放它,珍藏它,更怕所有的人,包括我自己都认为我不配拥有它。即使我可以排除万难把它留在身边,也只会日日惶恐,我觉得自己像一个小偷。”

  “你偷什么了,难道我做不了自己的主?”

  司徒玦盈盈的泪光背后全是期盼。他渴望着的女孩,拥有最坦荡的赤子之心,起云毫不怀疑只要自己这刻点头,她会随自己去海角天涯。然而海角天涯在哪里?它难道会比现实的灰色浪潮更无边无际?

  “你是做得了自己的主,可是我行吗?你爸妈对我的恩我一辈子都还不完,你不觉得他们养大了我,我再罔顾他们的意愿盗走他们最珍视的宝贝,比小偷更无耻吗?太好不是玉的错,患得患失也不是穷人的错,错只错在它们不应该摆在一起。以前的事都怪我,不如就趁着,趁着……”

  他尝试了几次都没有办法把那句话说下去,司徒玦代替他说完。

  “趁你还没有那么爱我,趁你还没把那句话说出口,趁你还没做出什么必须负责任的事,我们就这么算了是吗?”

  姚起云艰难地移开视线,不敢直视她的灰心和眼泪。她说出了他咬牙一千遍也没办法说出口的话,的确也是他想要表达的,可为什么听起来却那么让人胆战心惊。

  他一再地告诫自己,没有不痛的割舍,你是对的,是对的,她也会好好地!

  “姚起云,你别用冠冕堂皇的话来掩饰你是一个胆小鬼,你是配不上我,不是因为你养不起一块玉,而是你连争取的勇气都没有,只会躲在你乌龟壳里自艾自怜。如果你一直这样,没资格拥有任何好的东西,一辈子都注定是穷人,从内到外都穷。我祝你一无所有自卑到老!”

  司徒玦擦干眼泪甩手而去,直到她的背影彻底消失,姚起云才发觉自己的双手交握得那么紧,好像稍一松懈,它就会脱离大脑的胁制,去拉住她,去挽留她。他脱下橡胶手套,狠狠地甩在假山上,过了一会,又缓缓将它们捡了回来,深深呼吸,回到实验室,把该做的事情一丝不苟地做完。

  姚起云没有猜错,司徒玦当然会“好好地”,她从来就不是一个遇到不开心的事就关上门以泪洗面的人。她有数不清的朋友,大把的活动,赴不完的约会。一时的眼泪瞬间就会被她快乐天性蒸发得无影无踪。

  她高高兴兴出门,回家后照旧在饭桌上讲笑话,跟父母撒娇斗气,空闲的时候跟同学煲电话到夜深,周末还没起床,就会有女生约她一块去逛街。她的课程安排跟姚起云完全相左,明明大家都还是常泡在图书馆,但偌大的一栋楼,哪里有那么容易偶遇。起云忽然意识到,其实司徒玦并没有刻意改变,好像她一直以来都是这么生活的,只不过从前她总有办法挤出时间,安排机会,才让他感觉她无所不在。

  寂寞的人从来就是他而不是司徒玦,她的“缠人”只不过是在迁就他的冷清。

  晚上睡觉前,再没有人给他发来一条一条的短信,只为说一些无聊的话。他以前觉得烦且好笑,现在睡不着的时候他反复摆弄着手机,总疑心它先于自己受不了这安静而死了过去。

  吃饭的时候,他再不用为她稀奇古怪的挤眉弄眼而担惊受怕,自然也不会有人鬼鬼祟祟再去踢他的脚。有一次,他察觉有足尖在他小腿处轻触了一下,就好像小石子坠入死寂的水面,不由自主地荡漾,然而当他心一动,看向神态如常的司徒玦,很快却听到了一句“对不起”,原来是司徒叔叔的二郎腿翘得太高。

  只要父母不在家吃饭,司徒玦就一概在外解决用餐问题,她才用不着看任何人的脸色,姑姑再煮她不爱吃的菜,又能耐她何?至于手头没钱,需要赞助更是个笑话,不管吴江再怎么借,她只要在双亲面前撒娇说看上了一件漂亮衣服,司徒叔叔和薛阿姨再数落,又怎么会舍得不给她钱?

  还有……他专心看书时,她点水蜻蜓一般嬉戏的吻,空调坏了的时候她满头大汗的恶作剧拥抱,絮絮叨叨的甜蜜斗嘴,这些都将不会再有了,即使重演,那个对象也不会再是他。

  大二结束的那个暑假很快到来,姚起云在司徒久安的安排下进入久安堂实习。司徒玦才不肯受这个罪,她说人一辈子至少要工作三十年,以后有的是操劳的机会,何必急于现在。

  刚开始接触公司的事务,简直毫无头绪,等到姚起云适应下来,再也按捺不住想跟阿玦再好好谈谈,虽然连具体谈什么他都不知道,可就是有种慌不择路的冲动。就如同人在极渴的时候臆想着一杯水,即使你告诉它水里有穿肠剧毒,他也会叫嚣着想要把它喝个底朝天,只要它出现在自己面前。

  等到他下定决心去敲她的门,却得知她接受了小根的邀请,跟一大帮同学到小根山区的家里去玩,这一走,就去了八天。

  司徒玦回来时带了一背包山里的玩意,这些姚起云不稀罕,她也不打算跟他分享,要找也得找个志同道合的。吴江出入司徒家变得频繁了,好几回,姚起云从公司回到家,就看到他们两人并在一块研究装蟋蟀的漂亮竹笼,头都快碰到了一起。他回到自己的房间眼不见为净,枯坐看书许久,忍不住再开门出来,惊觉他们转战到了她楼上的房间,竟然有一两次还关着门。

  姑姑私下里都说,现在的年轻人太不像话了。姚起云讨厌听这些,郁郁地走开不肯接腔,可就连司徒叔叔在家目睹这一切,居然还能在客厅里镇定自若地看报纸,仿佛根本没有什么“不合时宜”的事在眼皮底下发生。

  起云只得想着法子去敲她的门。

  “阿玦,吃饭了。”

  “阿玦,你妈问你要不要下来喝汤?”

  “阿玦,昨晚上的报纸在不在你那里?”

  “阿玦,把你的快译通借我用一下。”

  起初她还冷淡地敷衍他,到了最后,连开门的打算都没有,全当他是透明的,他泥塑一样站在门外,偶尔会听到他们压低了的笑闹声。

  谁不爱惜自己的尊严?姚起云尤其如此,一如鸟儿爱惜它唯一蔽体的羽毛。可如果躯壳里面都空了,他要羽毛来做什么?

  他也想,吴江跟她就是“哥们”,是好朋友,断不会生出情愫。然而他凭什么下这样的定论,房间里的两人,风华正茂,郎才女貌,怎么就不能忽然对彼此动了心?即使他们心中都曾经住着别人,可谁又知道过去会不会只是一时头脑发昏的迷恋。

  起云希望跟司徒玦划清界限,彼此保全的时候,用过“迷恋”这一论据,而今他害怕这个词,当她激情退去清醒过来,他却还困在里面走不出去,这个认知让他手脚发凉。他知道自己现在看起来贱得很,怪不得她看不起,可人最大的劣根性不就在于坚信并且不懈地去追求自己认为正确的一个结果,实现了之后却发现那结果远非自己所能够承受。

  姚姑姑也看出了侄子和司徒玦关系的转变,以及他低至谷底的低潮。起云和司徒玦从未在任何人面前承认过他们的关系,姚姑姑当然也不例外,可她不是傻子,他们装着样子瞒过了精明却忙碌的薛少萍,却不怎么屑于在她这个做保姆的半老太太面前掩饰。司徒玦在姚姑姑看来就是个完全没有定性的富家女,或许还有些轻佻,起云傻乎乎的跳进她的迷魂阵,才是着实让姑姑心疼又不值的。

  司徒久安也出去之后,楼下就剩下了姑姑和黯然伤神却强作掩饰的姚起云。姚姑姑走进侄子的房间,替他拖地,只见他面无表情坐在那里,拿着本字典翻来掉去。姑姑见状拄着拖把,回头掩上了房门。

  “你看看你这丢了魂的样子。司徒玦那丫头除了一张脸长得好看,还有什么值得你这样?”

  “姑姑,你说这些干嘛?”姚起云皱眉道。他甚至都不再否认和辩解了。

  姚姑姑坐在他的床沿,“起云,你吃了很多苦,好不容易有了今天,就更应该珍惜,不能任凭自己胡思乱想。大道理姑姑不会说,但是我要告诉你,戏文里大家闺秀夜半三更私会穷书生的段子是编出来糊弄人的,你不要做这样的梦,真正的正经好女子不会这样,假如你真的遇到过,也不要忘了,她今天夜里来找你,明天就有可能睡在别人身边。”

  姚起云全身的血气都往上涌,扔下手里的东西就站了起来,他看了一眼门外,怕惊动楼上的人,这才压低了声音,一字一句地说:“姑姑,你说我怎么样都行,但她不是这样的人,有些话不能随便乱说。”

  “好,我不乱说,就当她是个好孩子。齐大非偶的道理我这个乡下人都懂,你读了那么多书难道会不知道?那天她妈妈的话你也听见了,起云,你很聪明,不会听不出她话里有话。你们真要混在一起,瞒不了多久的。她妈妈知道你们的事之后会怎样对你,你想过没有?司徒玦是人家的亲闺女,再怎么错都是她身上的一块肉,你呢,你在这个家算什么?他们若是一狠心,眨眼间你就会一无所有,什么都不是,你大学才念了两年,根基都没打好,难道想回到从前的日子?”姑姑眼里是一览无余的忧虑。

  姚起云冷冷道:“司徒叔叔他们两口子对我怎么样我比谁都清楚。我会报答司徒家的,做牛做马都可以,等我毕业了,我会做我能做的一切,让他们安享晚年,同样,我也会好好对待阿玦。”

  姑姑也一声冷笑,同是一家人,血脉相连,她讥诮地表情与姚起云何其相似。“这么说,你还真像她妈说的那样,一门心思要做别人家的上门女婿?我们姚家是穷,没给你什么,可你别忘了,你爸一辈子要强,到死都没丢了做人的骨气,你呢,娶个有钱人家的小姐,好日子是过上了,可他们全家都会一辈子都会踩在你头上,你出不得声,因为你有的都是别人施舍给你的,你为他们家做到死,功劳也不归你,还有司徒玦那个脾气,你想做老婆奴,做她脚边一条服服帖帖的哈巴狗?”

  “够了,别说了。”

  “你怕听,可你现在太需要一付猛药了。起云,等你学业有成,大把好前程等着你,你会是一个好医生,完全可以独立谋生,另立门户。报答他们家有很多种方式,何必把一辈子都搭进去,整天看人眼色过活?”

  “我说过我听够了。”起云全身都在发抖,他忽然觉得阿玦说的话没有错,自己都认定没人看得起自己,才真的是一辈子翻不了身的穷人。真正有尊严的人是不会日日把“尊严”两个字挂在嘴边的,他们不需要用“出人头地”、“要强争气”这些东西编织一件堂皇的外衣来包裹自己,因为他们从未觉得自己缺失过它。

  “起云啊,姑姑是为了谁……”

  “我知道你为我好。我心里有数。”他硬起心肠,不去看苦口婆心的姑姑,直到她叹息着离开。

  他们都不知道,这一番话还有一个听众,那就是故意不理会姚起云,却又禁不住吴江怂恿,偷偷摸摸溜下来下来看他窘样的司徒玦。她赶在姚姑姑走出来之前窜进厨房,装作在冰箱里翻找水果,然后拿起两个冻柿子上了楼。经过客厅时,她回头看了一眼卖力擦玻璃的那个背影。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彼岸花作者:安妮宝贝 2当时明月在作者:匪我思存 3初次爱你,为时不晚作者:准拟佳期 4华胥引(唐七公子) 5云中歌2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