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我在回忆里等你目录

第三十三章

所属书籍: 我在回忆里等你

  保研是如预期般顺利通过了,但结果却大出司徒玦意料。邹晋对她的青眼有加使她一度又成为了身边同学的话题,毕竟能跟着一个非常牛的导师,这本身也是一件很牛的事,何况邹晋选择研究生是出了名的苛刻。

  有意思的是,大多数人在谈论这件事的时候,并没有带着很深的意外之情,因为如果邹晋必须会接纳一名学生的话,无论从台面上有目共睹的成绩优势,还是背地里对某人喜好捕风捉影的猜度,好像除了司徒玦,也再没有更天经地义的人选。

  自我解嘲的人会说:“谁让爹妈没给张好脸蛋?”

  有人不以为然地揭底:“给你张一摸一样的脸,你能有人家那成绩?”

  “指不定家里出了不少力呢,投胎可是门学问。”自认为更通晓世情的人则这么总结。

  然而,不管有多少人这么想,大家多数已习惯司徒玦本来就是个理应站在浪尖上受人瞩目的角色。人们总是爱与自己大约相当的人比较,司徒玦却得到了命运太多的眷顾,比自己站得高许多的人摘到了无论自己跳多久都够不到的桃,这羡慕里也就带着一丝丝认命的默许。加之与她接触过的人都还觉得她为人不错,至于关于教授私生活的传闻,也仅是传闻而已,做不得真。一时间,司徒玦就是一个幸运儿。

  没有人知道,这个本该好好毕业前悠闲时光的幸运儿,此时却陷入了一种前所未有的不安。她发现自己也很难向起云解释为什么最终还是成了邹晋的研究生,任她百般试图证明这不是自己的本意,姚起云也只是说了句:“算了,随便你吧。”薛少萍对于女儿考入行业内最出类拔萃的专家门下很是感到欣慰,整日念叨着应该阖家邀请邹教授吃顿晚饭,这才是该有的礼数,司徒久安张扬的喜悦更是让司徒玦无法消受,她简直无法想象爸爸在每一个客户面前“不经意”提起女儿保研成绩第一名的场景。

  一个人静下来的时候她常常会想起高教授那和蔼可亲又意味深长的笑脸,还有邹晋电话里的那番话。有些东西像藏在窗帘背后的鬼魅,她隐约可以察觉到什么,却不敢一个箭步上前掀开帘子,只能相信那是一阵风罢了。

  那几天,司徒玦总做一些光怪陆离的梦,醒过来之后心烦意乱,但又记不得梦里的情节,唯有一次好像平地里一脚踏空,整个身子都不由自主地剧烈一抖,耳边传来尖锐无比的笑声,过了几秒她才意识到不过是自己的手机来电铃声。她揉着眼睛,发现已日上三竿,家里人上课的上课,上班的上班,除了自己,就只剩下姚姑姑。

  这是她眼前最讨厌看到的来电,对方正是邹晋。昨天下午她去等姚起云一块回家的时候,邹晋就曾打过一次电话。当时司徒玦就已经下了如果换不了导师宁可放弃继续念下去,也不做邹晋研究生的决心,不想跟他再有瓜葛,便没有接这个电话。姚起云看了她一眼,司徒玦本想主动说点什么,但人家压根没问,她若急着解释,未免显得刻意,于是索性沉默,当做什么都没发生,没想到这一沉默,就是一路无言。

  离家还远的时候,姚起云还是会牵着司徒玦的手,每逢过马路,他都会小心翼翼地护着她,司徒玦甚至不怀疑假如有一辆失控的车略过,他一定愿意用自己的身体来做她的盾牌,但是,她却不能假装没有发现,两人相对沉默的时间越来越多。有时她会故意说个笑话或自爆糗事来冲淡这让人喘不过气来的冷场,结果发现不但不好笑,反倒让自己像个小丑。等到他提起兴致试图回应,她却已然意兴阑珊,连情绪都错位。

  很难去追溯这一切是从哪里开始的,邹晋的事也许是个诱因,也许问题从更早的时候就开始了,早到什么时候,说不定是一开始。司徒玦可以察觉到他的小心,因为她也是一样,一路走来,他们有过太多争吵,太多问题,太多阻碍,反反复复,离离合合,能够牵手走到今天实属不易,再也经不起折腾了。就像身上长的小疖子,反复地挠,反复地结痂,最后绑住双手发誓再也不去触碰它,却发现它终究愈合不成一块平滑的肌肤。

  “你到底有完没完?”司徒玦接听电话时愤怒到声音都变了腔调,她把和姚起云之间所有的不快都迁怒到电话另一端的人身上。

  邹晋似乎并不意外,他说:“对不起。我知道你现在不想听我的电话,可有些事我必须现在告诉你。”

  司徒玦忍无可忍地说道:“我说过一万遍,我对你们那些事不感兴趣,为什么非要把我扯进来,跟我有什么关系?”

  “我以为我可以把事情处理好,不让你卷进来,但是现在……对不起。”

  这是短短的几句对话里邹晋第二次说对不起,而他并不是个谦卑的人,司徒玦心中那种不详的预感愈演愈烈,她似乎嗅到了他竭力平静说出的每个字后面的风暴的气息。

  她心中的愤懑不耐悄然退潮,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极度不安的平静。

  “你说,到底发生了什么?”

  邹晋隔了好一会才开口,他好像在思索应该从哪里说起。

  “我带的一个博士生,不是小婉,是个男孩子,你知道吧,刘之肃。”

  “我认识他。”司徒玦眼前马上浮现了那个师兄的身影,白净的面庞,高个子,习惯性地微微佝偻着背。同是一个学院的学生,难免有些印象,这个师兄曾经为邹晋代过不少本科班的课,再说他还是三皮的舍友。司徒玦记得一次等电梯的时候,他幽幽地唱着那句“不重生男重生女”,想也是若有所指。

  “我带了他快四年,他在别的学校读的硕士,刚认识他的时候,他聪明、勤奋,有强烈的求知欲和上进心,我很是欣赏,所以破格收下了他。”邹晋说得很慢,像是在回忆,也像在斟词酌句地试图表达地更清楚,心急如焚的司徒玦竟也没有打断他。

  “我说过的,我对我的学生一向严格,说严苛也不为过,这点我承认。之肃跟在我身边这几年,没少挨训,可是我一直把他当自己人。我要求他延期毕业,是因为我不希望看到他继续散漫下去,越来越浮躁,更不能忍受我的学生用投机取巧的方式来做学问,他既然叫我一声老师,我就有责任教好他。我万万没有想到他会记恨,我……我是那么相信他!”

  司徒玦小心翼翼地问:“他做了什么?”

  邹晋的沉痛惋惜开始转变为迟疑,似乎到了嘴边的话又有太多难以启齿的理由。

  “之肃不但是我的学生,也是我的助手,我的电脑,文档、各种数据资料旭东都经他的手整理,就连我的住处他也经常出入,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存了那份心,处处有意收集对我不利的证据。最近,他正式跟我撕破了脸,不但要求我同意他毕业,还提出要我在即将在期刊上发表的几篇学术论文上都署上他的名字—当然,还有钱的问题。”邹晋冷笑一声:“他认为我获得的几个成果奖他都居功甚伟,却只分得了皮毛。事实上呢,他只善于做那些最基本的资料整理工作,那些工作,就算我聘请一个勤工俭学的本科生也未必做得不如他。他竟然还认为是我亏待了他,扬言如果不答应他的要求,不,应该说是敲诈,就要把我的私生活对外公开。”“私生活?”司徒玦的声音里难掩一丝鄙夷,“既然他敲诈,你可以报警啊,身正不怕影子斜。”

  邹晋长长地叹了口气,“你说得对,我的确‘身不正’,这才授人以柄。只牵涉到我也就罢了,但是有些事一旦抖开,就会有无辜的人被卷进来,这是我最不愿看到的。”

  “既然这样,你打算满足他的要求?”

  “他知道我不敢不答应,难怪中国有句老话说:光脚的不怕穿鞋的。他也算是个聪明人,要是把心思放到科研上,何至于会有今天的局面。现在最棘手的问题是,就算我肯妥协,事情也没有那么简单。之肃他知道的东西太多,而且他还找来了另外一个人,而这个人……与你有关,这就是我急着给你打电话的原因。”

  司徒玦一惊,头皮开始发麻。“谁?”

  “相信你并不陌生,谭少城。”

  “她?关她什么事?又怎么会涉及到我?”司徒玦狐疑不已。

  “刘之肃告诉她,这次校内保研笔试成绩有问题。”

  司徒玦很难不想到自己笔试那天的失常和最后成绩的出人意料,但她宁愿相信自己是错的。

  “什么问题?”

  “有人在最后阅卷的时候做了手脚,整个学院只有一个人可以办得到,你应该已经猜到是谁。之肃在整理试卷的时候发现了不对。”

  “事实上他是冤枉你的对吗?”司徒玦惶恐地像个走失的孩子。

  邹晋沉默半晌,终于下定决心开口。

  “那次你考得不理想,最多也是勉强进入十人面试的大名单,高鹤年那帮人知道我看重你,你的面试分我知道不会太高。是我把你和谭少城的分数对调的,这件事我已经处理好了,原本是不会有问题的,想不到之肃他竟然会偷偷拍下原始试卷的照片。你就像我年轻的时候一样好胜,我知道你想赢,所以只想帮你一把……”

  “不不不,我跟你不一样,我怎么可能像你一样,你是你,我是我!”司徒玦语无伦次地反复说着,握着手机的掌心全是汗水。她可以接受她败了,但是不是这样的方式,不可以是这样!

  “所以我要跟你说对不起,是我的私心和糊涂害了你,把你卷了进来。现在谭少城知道真相后情绪很激动,我恐怕她不肯轻易罢休。另外,她还要求重核本学年傅学程奖学金的评定。”

  “那就让她去啊,她不就是咽不下那口气吗,让她尽管去,我有什么好怕的!”司徒玦大声说道。她不知道自己的动静是否惊动了楼下的姚姑姑,可她现在管不了这些

  然而邹晋的回答只有一句话。

  “不能让她重核。”

  司徒玦五雷轰顶。后面不管邹晋还说了什么,都已不再重要。

  “……你听我说,那次如果不是你,也轮不到她,可是她非要抓住这件事不放……我跟他们谈过,这件事与你无关,责任全在我,有什么条件就跟我提……”

  像是被人猛然一把将头按入水中,司徒玦在一片失真的茫然中,感觉自己跟整个真实的世界都隔了一层,没有呼吸,没有呼喊,除了肺里钝钝的坠痛感,就是眼前一串又一串荒谬的水泡。他的声音也有一种梦境般的虚浮感,好像飘在水面上,一时近,一时远。

  她曾经想,别人怎么样生活她不管,但她可以管住自己,人活着,总有些东西是值得坚信并坚守的。如今她知道,自己又何尝靠得住。就像一片树叶,无论它在枝头上如何抖擞着自己,只消一阵污浊的风,卷落到淤泥中,谁在乎它过去式怎么样,又从哪里而来?

  “她要我怎么样。”她究竟还是找回了自己的声音。

  “她要见你。”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彼岸花作者:安妮宝贝 2我的忧郁小姐作者:陈果 3爱情的开关作者:匪我思存 4迷雾围城(人生若如初相见)作者:匪我思存 5一厘米的阳光作者:墨宝非宝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