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我在回忆里等你目录

第十三章

所属书籍: 我在回忆里等你

  光凭恨意是不足以杀死一个人的,否则司徒玦早已将姚起云力斩于足下无数回。她说,如果姚起云告状,她会恨死他,其实说白了,也就是自知不能拿他怎么样,过过嘴瘾罢了。

  姚起云怕什么,他刀枪不如,水火不侵,软硬不吃,不怕暴力也不喜美色(在这里,暴力和美色都均指司徒玦自己),属于那种“抽刀断水水更流”的妖孽。除了小心翼翼地害怕在司徒久安夫妇面前犯错,他再没有别的弱点。可要在爸妈面前抓到他的把柄谈何容易,他在司徒久安夫妇心中就是好小孩的典范,是映照出司徒玦所有小毛病的一个参照物。即使司徒玦并不服气,可仍然不得不承认,自己也没什么对付他的好办法。

  她等着妈妈为了连泉的事找她算账,就算爸爸知道后把她涮成小肥羊也认了,唯一担心的就是连累连泉,以司徒久安的脾气,冲到学校揪出“勾引”他女儿的罪魁祸首教训一顿,也不是没有可能的事情。

  司徒玦横下一条心迎接暴风雨的洗礼,可等了好几天,却一点风声也没感觉到。她这才疑心专职打小报告的姚起云这一次闭上了他的嘴。然而,前思后想,也找不出足以让姚起云放她一马的理由。难道是那天她的气势压倒了他,无懈可击的姚起云会害怕司徒玦恨他?看来正常人永远无法猜度变态的想法。

  总之,姚起云虽然暂时对司徒玦幽会事件保持了沉默,但却打定主意要阴魂不散地跟她到底。司徒玦则终于可以时不时在晚自习后偷得跟连泉单独相处的四十五分钟,但是,请主意,那个“单独”两个字绝对是要重重地加上双引号的。因为静谧的空间里,除了她和连泉,还有蚊子、蟑螂……和姚起云。

  连泉起初很是不能适应,总觉得无比荒谬,但是谁让他喜欢司徒玦呢,想要接近司徒玦,就必须接受这具有司徒家特色的约会形式。姚起云每天是必须跟着司徒玦一块回家的,否则薛少萍也是会问起究竟出了什么状况。所以无论司徒玦是在教室上万最后一节晚自习也好,下课后找老师讲题也好,放学跟同学去打球也好,跟连泉在一块也好,他都等着她,以他不可思议的忍耐力。

  当司徒玦和连泉一对小情侣趁着夜色你侬我侬的时候,姚起云就在一定的距离外做他自己的事,大多数时候是背他的单词。好在他非常之沉默,如果刻意忽略,他就像安静的一座假山。而司徒玦正打算这样。

  人绝对是很能适应环境的一种动物,因为几次下来,在司徒玦大无畏的影响下,就连一直在姚起云这个超级灯泡的照射下不怎么放得开的连泉也因为那只灯泡燃烧得无声无息,而接受了这一现实。并且逐渐地,当他意识到姚起云只是纯粹为等待而等待,不会做什么出格的事时,沉浸在甜蜜中的他有时会遗忘了姚起云的存在。

  司徒玦更是秉承“气不死姚起云不罢休”的劲头,他要跟着是吧,那就让他跟。姚起云越是在场,她就偏跟连泉黏得更紧,笑得也越是开心,暗暗诅咒他最好看了不该看的东西长针眼。第一次美好的初吻是被姚起云不识相地打断了,但他阻挠了一回,还能永远地杜绝这种事情发生?

  司徒玦第一次触到连泉颤抖的唇时,忍不住偷偷看了一眼姚起云所在的方向。他低头看书的侧脸被路灯镀上了一层幽黄的光,看上去竟比印象中那个阴郁的男孩多了几分柔和。他很久很久没有翻动他的英汉词典,连指尖都没有动一下,直到连泉喘息着将司徒玦紧紧拥在怀里。

  司徒玦多么后悔当时她看过去那一眼,初吻本来应该是最最动人心扉的青涩记忆,而成长之后的她努力回忆那一吻的情景,却只记得路灯下的姚起云。

  这样的日子一直维持到连泉高考的前夕,那是司徒玦和连泉最难舍难分的一段时间,他们之间仿佛有说不完的话题。抛开尴尬的约会场景不提,司徒玦确实是真心喜欢连泉的,对于他即将面临的升学和离去,很是舍不得。而这时的姚起云并没有给他们太多的打扰,除了在他们情话正浓时悄然带上耳塞加强英语听力练习,还有就是眼看时间不早,站起来提醒司徒玦,“再不回去,你自己去跟你妈解释。”

  高考结束的那个晚上,一向阳光开朗的连泉看上去竟有些心事重重,凝视司徒玦的眼神中也多了一些复杂的情愫。司徒玦看出来了,便问他是不是有心事。连泉抚着她的脸庞,说:“我想留下来一直跟你在一起,但是家里却希望我去念北京的大学。如果不出意外,等到通知书下来,我就快要出发了,很长一段时间都会看不到你,我怕等到我回来,你就不再是我的司徒了。”

  司徒玦莞尔一笑,“你对我那么没有信心?”

  “我是对自己没有信心。”

  “这可不像是你说的话。”

  的确,患得患失实在不是平日里神采飞扬的连泉的风格。

  连泉也不好意思地挠了挠自己短短的头发,“想跟你在一起的人那么多,都在我身后虎视眈眈的,我当然会有危机感。”

  “有吗?”司徒玦漫不经心地反问。

  “当然,难道你不知道。”连泉本想继续往下说,却欲言又止地打住了。

  “司徒,我是真的很喜欢你,我现在很后悔听家里的话填的志愿,如果我去了外地上学,你会不会想我……我很想听你说,你也一样喜欢我。”连泉贴着司徒玦的脸,喃喃地说。

  司徒玦红着脸挣了一下,“怪肉麻的。”

  “说不说?”连泉惩罚似地轻啄她的唇,转而化为甜蜜的哀求,“说吧,让我高兴一下。”

  司徒玦拗不过,求饶着说道:“我当然喜欢你,要不我为什么冒着被我爸妈发现的危险跟你在一块?”

  连泉终于笑了,漂亮的一双眼睛光彩熠然。

  “司徒,我真怕你的喜欢不是我说的那种喜欢。”

  他抓紧司徒玦的手,司徒玦随即意识到自己的手心多了一个冷硬的小东西,展看来一看,竟是一只小小的铂金素环戒指。

  “你这是干什么?”

  “你相信我,也等等我,等我们都毕业了,我们就结婚。我是说认真的,司徒,到那是再没有什么能妨碍我们在一起。”

  他们都好似听到了不远处隐约的一声冷笑,但那声音很轻,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尤其是连泉,除了他怀里目瞪口呆看着戒指的司徒玦,他什么也顾不上了。

  司徒玦是真的被吓到了,她跟大多数这个年纪的女孩子一样,向往恋爱,但结婚却是隔着一亿光年的事情。太遥远了,愿到不能想象。那精致冰冷的戒指也因此变得无比烫手。

  她赶紧把戒指没头没脑地往连泉怀里塞,“我不能收,这礼物太贵重了。”其实,重的岂止是礼物,还有男孩沉甸甸的感情。

  连泉在司徒玦的反应下流露出几分挫败的神情,但是仍很好地藏了起来。他自嘲地笑笑,“这戒指是花了我大部分的压岁钱加零花钱买的,不过我以为我们两人之间的关系足以不在乎这些世俗的东西。戒指只是一个心意,是我想把你套在我的身边……其实,我也猜到你不会收下的。”

  司徒玦伸手去抚平连泉眉间的皱褶,他这样的男孩,是不该有忧愁的。

  换作别人做这样的事,只怕她会哈哈大笑,但是换作是连泉,她笑不出来,因为他的每一次呼吸都那么真诚,她可以感觉到这个男孩对她发自内肺腑的喜爱。

  司徒玦心中也生出了几分愧疚,越发紧紧地依偎在连泉的怀里。

  “我不是拒绝,而是以后的事等到以后再说好吗?这戒指你先保存着,如果等到你说的那天到来,我们都长大了,到时你心里还没有别人,说不定我会很开心地收下。”

  “但愿如此。”

  连泉也不再强求,双臂环抱着司徒玦,几乎让她喘不过气来,低下头胡乱地亲吻着他,举手投足之间相比以往的小心翼翼,更多了几分热度,狂热地好像恨不得把司徒嵌进怀里,这样就不用再忍受离别之苦,也没有什么可以把他们分开。

  司徒玦在他这样的攻势下也不由得有几分慌张,然而她也被连泉身上离别的愁绪感染着。这么好的一个男孩子,把最真的感情捧到她面前,她却不知道拿什么回报他,唯有应承着他的吻。

  难舍难分间,连泉咬着司徒玦的耳朵悄悄地说:“姚起云就不能暂时消失一下吗?”

  司徒玦身子一僵,“这个……我可没办法,你管他干什么?”

  “真可以不管吗?”连泉吻到忘情,双唇沿着司徒玦的脖子一路蜿蜒向下。

  “别,我怕痒。”司徒玦轻轻推了他一下。

  这小小的抗拒在连泉烈火燎原的激情之下被自动的忽略了,直到司徒玦感觉到他悄然探入她上衣里的手。司徒玦一个激灵,当即反手抓住了他的手腕,“别这样。”

  可被激情冲昏头脑的年轻男孩那会理会。连泉的另一只手又前赴后继地缠了上来。

  只是连泉也不够了解司徒,她从来不搞欲拒还迎那套,她说不行,就真的是不行。昏暗的光线中,司徒玦已然变了脸,然而在她踹开连泉之前,是耳朵先分辨到一样莫名物体,挟着风声朝他们呼啸而来。

  说“他们”并不确切,因为具体地说来,那东西是冲着连泉来的,而且不偏不倚正中标的物的背部。不明飞行物完成了它的使命,砰然落地,司徒玦一眼就看了出来,那是她用过的一本旧的英汉词典,现在的拥有人正是姚起云。

  姚起云扔词典的那一下着实不轻,连泉被砸到的瞬间脸上露出了痛楚的表情,然而还没等到他主动发作,肇事者已经冲了过来,揪着他后颈的衣领将他从司徒玦身边拖开。

  “下流。”他听到姚起云冷如冰霜的声音。

  姚起云说的话和手里的动作对于任何人来说就是一种绝对的侮辱,在连泉看来更是如此,他用力睁开了姚起云的手,退后两步,怒视着姚起云。而他却发现,先挑起事端的那个人眼里的恨意竟比他有过之而不如。

  “你说谁下流,嘴巴放干净点。”连泉抬起下巴就要往前,被眼前的状况惊呆了的司徒玦拉了他一下。

  姚起云低头拍着自己的手,像是触碰到他都觉得手脏。“这里还有比你跟下流的人吗,你不但是嘴,而且全身上下包括脑子都要放干净点,否则就不是下流,而是禽兽不如。”

  论毒舌,连泉是远不及寡言的姚起云的,而且他更多的时候是个与人为善、家教良好的男孩子。长久以来,姚起云的阴魂不散对他造成了许多困扰,他都忍了,从未恶言相向,然而日积月累,心中对姚起云也并不是没有嫌忌。更何况姚起云是在最敏感的时刻触碰到连泉心中的痛处。平日里绝对不会说出来的话也脱口而出。

  “姚起云,我看更不要脸的人是你吧,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跟着我们打的是什么主意,装作一付卫道士的样子,其实你就是嫉妒,你嫉妒在她身边那个人是我。而我做的不正是你心里想着,却得不到的东西吗?”

  “你胡说!”

  连泉那番话说出口,同样一句反驳,却同时出自另外两个人之口。

  不止姚起云面红耳赤,就连司徒玦脸上也挂不住了。说实话,从幼儿园开始,男生为她大打出手也不是头一回,然而却没有一次像现在那样尴尬,她不但感觉不到虚荣心的满足,反而觉得如芒在背的那个人是自己。

  她息事宁人地拉过连泉,轻轻抚着他的背,“刚才那一下没事吧。你别胡说八道,我们走吧。”

  没想到一向对她百依百顺的连泉却挣开了她的手。“我没胡说,司徒,你当然被蒙在鼓里,但我也是男的,我不会看错,有人假装得了长辈的指示,其实一心一意想做司徒家的女婿呢。”

  他的话赤裸裸地指向姚起云,姚起云气极了反倒平静了下来,“我原谅你胡说八道,因为你这种人,只会以为谁都跟你一样庸俗,吃饱了没事干,就想着怎么花言巧语骗女孩子。本来我不想理你们,不过你说的那些肉麻的话,做的那些无耻的事,实在让我恶心到不行。”

  就连司徒玦也来不及阻止,一向身手矫健的连泉已经一拳打向姚起云的脸,姚起云趔趄了一下,弯着腰,侧身吐了一口带血的唾沫。

  司徒玦顿时重重推了他一把,“你干什么啊。”也管不了那么多,上前就去察看姚起云脸上的伤,可姚起云并不领情,用透出嫌恶的肢体语言避开了她。

  连泉更是愤怒,不解气地指着姚起云的鼻子说道:“我这一拳就是要告诉你,你不过是司徒家养的一条狗,可就算是狗,也是不能随便乱吠的。”

  “连泉你给我住嘴!”

  姚起云冷笑一声,倒没什么反应。被这句话激怒的人是司徒玦。

  连泉说的那些,她不是没有说过,可是她怎么骂姚起云,怎么羞辱姚起云,都是她的事,是她和姚起云之间的战争。她不能忍受这样的话从别人嘴里说出来,就算那个人是连泉,也一样让她大为恼火。

  连泉也呆了几秒。

  “你还护着他?”

  “他是我们家的人,轮不到你来骂他,更轮不到你来动手!”

  “你就愿意他继续像条狗一样跟着你?”

  司徒玦警告的手几乎戳到连泉那张混杂着恼怒、难堪、不甘,还有嫉妒的俊朗面孔。

  “你再说那个狗字试试看!”

  发狠的司徒玦面容娇艳依旧,却使连泉感到全然的陌生。

  “他跟着的是我,不是你,你不愿意,就离我远一点。”

  “这就是你的态度?”连泉强忍着,那双眼睛里竟然有水光闪烁,可他却绝对不能容忍它掉下来。

  司徒玦难过到无以复加,她和她喜欢的男孩,怎么会变成了这个样子。

  “算了连泉,你先走行吗?如果我们都想通了,再通电话吧。”

  连泉一言不发从他们身边走开。

  “等等。”姚起云闷声叫住了他。连泉站住了,却没有回头。

  “够了……”司徒玦怕姚起云不依不饶,拽着他,从牙缝里挤出这两个字。

  姚起云蹲下来,捡起被大家遗忘在地上的那个戒指,轻轻抛向连泉。

  “拿走你的东西。”

  戒指落在草地上,滚了滚,没有发出什么响声。连泉的手悄然捏紧,径直踩过了戒指,大步流星地离去。只剩下有些恍惚的司徒玦和继续沉默的姚起云。

  僵持了一会,司徒玦毫不温柔地去扳姚起云的脸。

  “干什么,别多手多脚。”他依旧抗拒着,也说不出什么好话。

  司徒玦哪里管他,硬生生地把他的脸转了过来,端详着伤处。

  “你以为我想理你?就想看看你被打成了什么猪头样。”

  “你才是猪头,被别人生吞了还不知道。”跟姚起云砸书的那一下等同,连泉下手的这一拳也不轻。姚起云的半边面颊都肿了,说话的时候牵动嘴唇,疼得声音都有些含糊。

  司徒玦以探伤为由重重在他伤口处按了一下。

  “你……”姚起云疼得缩了一下,咬牙瞪了她一眼。

  见没大碍,司徒玦扔开仍拽着的他的手。

  “你活该。”

  “用不着你管,你跟着他滚吧。”

  “我爱走不走你也管不着。没出息的家伙,被人打了都不知道还手。”

  “我不想跟他计较。”姚起云捡起他的词典,爱惜地拍去上面的脏东西。“你以为我打不过他?蠢材才会用动手来解决问题。”

  “蠢材的平方才会扔书。”司徒玦反唇相讥。不过她倒是没有怀疑姚起云的话,他是狗嘴吐不出象牙,但是不爱吹牛。瘦是瘦,并不弱。像他这样从小没妈,后来又没了爸的孩子,又在农村长大,为了不被人欺负,打架是家常便饭。

  “走了,现在已经晚了。”姚起云没好气地在司徒玦肩上推搡了一把。

  司徒玦想起刚才的事,晃着头尖叫一声,顺势坐到了草地上,烦恼地蹬着地上的草。“怎么办,怎么办。连泉肯定不理我了,好端端地,怎么成了这样……你要走就走吧,走吧走吧走吧,就跟我妈说我被狼叼走了。”

  姚起云最恨她耍无赖,她也以为他肯定受不了就走了,谁知过了一会,却感觉到他在自己身边坐了下来。

  “你就是差点被狼叼走了,他那么占你便宜,没见过比你更蠢的人。”他说着风凉话。

  司徒玦想起连泉不安分的手,也有些不快,脸上红红的,嘴不服软。“你不是带着耳塞在看英语吗,居然偷听。再说,我喜欢他,谁占谁便宜还不知道,说了你也不懂。”

  他报以讥诮的笑声。

  司徒玦屈膝,双手托腮,看着天上晦暗难明的几颗星星,惆怅地自言自语:“其实连泉他不坏,我知道他是真的喜欢我,唉……”

  “男生都是视觉动物,他那种喜欢算什么?”姚起云不屑地说。

  司徒玦微微眯着眼睛看向他,“姚起云,你是在变相夸我漂亮?”

  “你倒会逗你自己玩。”他扭开脸去,“我是说你虚有其表,不过这点跟刚才那家伙倒挺配的,只会看表象。”

  “难道你又爱我的灵魂?”司徒玦怒道。

  “你……你简直是口没遮拦。”姚起云受不了地站了起来。“不过我提醒你一句,他想占你便宜的时候什么好听的话都说得出来,什么结婚,一辈子,笑死人了。你要是相信,就更蠢了。”

  “什么好的东西在你嘴里都变了样。那叫承诺,承诺!你懂吗?”

  “不懂承诺意义的人才会轻易许诺,真正重视承诺的人是会害怕誓言的。”姚起云说完,不耐地催道,“起来啦,回去吧。”

  “姚起云,这么有深度的话被你说出来怪怪的。”司徒玦抬头看他,“那你说,你爱一个人,也不会给她承诺吗?”

  她朝姚起云伸出一只手,姚起云翻了个白眼,不情不愿地将她拉了起来。

  “那必须得是我能给得起的时候,我不会承诺未知的事情。承诺是很重的。”

  “有多重?”

  “没你重,司徒玦!你肉都长骨头里了。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将军在上我在下作者:橘花散里 2长相思作者:桐华 3桃花依旧笑春风作者:匪我思存 4温暖的弦作者:安宁 5佳期如梦之海上繁花作者:匪我思存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