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第六十一章

所属书籍: 老板,你听我解释

郁燃利用业余时间,去向一位资深切割师学艺,又买了几块质地普通的白钻原石,练手用。

  试手的效果还不错,可惜切出的成品没有用途,裸钻丢在那浪费,洛冰就转手卖了,一来二去发展起了副业,居然小赚一笔。

  开始对那块红钻下手时,已经到了年底,这一年,制度改革基本完成,蓬莱宫、华峰科技园等项目的圆满推进,帮乾元彻底立稳了专业咨询的招牌,各种新型业务遍地开花。

  王越也完成了他向费云平立下的军令状,一部的增长数据非常漂亮,因为格珲事件,每个事业部的费用控制也异常给力,整个集团欣欣向荣。

  洛冰和郁燃趁春节休了个年假,陪洛川夫妇过到初二,便去意大利度假。

  两人从南玩到北,停留在托斯卡纳时,自己驾驶热气球,在上万英尺的高空俯瞰,蜿蜒的河流、绵延的山丘,以及星罗棋布的古堡与庄园,说不出的壮丽。

  洛冰玩野了,放飞自我,“你知道那个著名的极限运动吗?咱也试试,我不带降落伞直接跳,利用各种姿势增大风阻,减缓下降速度,然后你带着降落伞跳,追上去抓住我,我们共用一个伞落地。”

  “你想都不要想!”

  “以你对角度和速度的判断,99.999%是能抓住我的啊,试试嘛,我想尝尝自由落体的味道。”

  “做梦,万一那0.001%的概率出现了怎么办?”郁燃扣住她后脑勺,“乖,来亲一下,别忘了,坐热气球是为了完成强.吻你的指标。”

  洛冰先下手为强,饿虎扑食一样扑上去,“你记住了,是我强.吻你的,你不让我自由落体,我就让你完不成指标!”

  一路赏景一路闹,热气球在古老的小镇卡提哥利诺降落,苍山白雪,壮美凛冽。

  痛痛快快地滑了一场雪,兴奋之余差点冻僵,一回到酒店,洛冰就换好泳衣,钻进热气腾腾的独立温泉,舒舒服服泡着。

  郁燃穿着长款睡袍,把餐盘端到汤池边,里面有切好的牛排、鹅肝、熏火腿,有各种口味和形状的意大利面,长的圆的、螺丝的空心的,量不大但种类丰富,还有两杯当地酒庄的特色红酒。

  洛冰凑近前来,嘴巴一张,郁燃自然地给她喂了块鹅肝,“只剩一项了,环游世界。接下来这一年,我会慢慢把二部交到薛彦手上,然后辞职,咱去航海旅行,大概一年半时间,路线我都规划好了,游艇也看好了……”

  洛冰惊道:“天哪,我请不到假呀。”

  他准备完成改制,就去某研究所任职,对方一直在给他发橄榄枝,可她,想继续为乾元发光发热,逛个一年半回来,哪还有她的位置?

  郁燃帮她想了解决方案,一定程度上能起到一点作用,“我规划的路线,都是信号塔能覆盖的,我也会用各种设备和技术保证船上的通信,不要紧的事交给部门其他人,要紧的就远程办公。”

  哪能这么理想化?做HR,经常要应对各种突发状况,往往还都需要面对面沟通,洛冰连连摇头,这肯定会误事的。

  她不肯请长假,更不肯辞职,说来说去,最后让郁燃一个人去玩。

  郁燃:“……工作这么重要,老公都可以甩一边?”

  “是啊,一份称心的工作千载难逢,老公还不是信手拈来?”

  郁燃屈指在她头顶敲了下,端起酒杯递到她嘴边,洛冰抿了一口,皱眉道:“这酒是苦的!”

  “怎么会?这种贵腐酒最大的口感就是甜。”

  “就是苦,不信你尝尝?”

  洛冰顺手把郁燃拉进汤池,借着酒的余味吻他,“苦不苦?”

  “甜死了!”

  虽说泉水温度不低,但毕竟是冬天,大理石的池沿略显冰冷,郁燃担心洛冰受凉,微调了下姿势,自己靠在池边,让她面对面跨.坐在自己怀里。

  夜黑风高,独立院落,反正没人打扰,两人放肆地分享着对方的呼.吸和体.温,很快就都有些动.情了,郁燃后知后觉地醒悟,原来小圣贤山庄那一晚,就想这么干了。

  他以手指为梳,从脑后插进洛冰半湿的头发中,让两人额头贴得更紧,“进房间吧?”

  “折腾一整天,你不累啊?”

  “你找弟弟谈恋爱,不就为了体力好么?”

  洛冰咯咯笑着,像八爪鱼般缠在郁燃身上,被他抱去房间,搞得酣畅淋漓又精疲力尽后,满足地睡过去。

  洛冰梦到他们重新回到热气球上,她兴致来了,降落伞一扔,涌身跳下,迎着微风,穿过云层,扑向大地。

  郁燃紧随而下,从背后抱住她,他携带的降落伞缓缓打开,在空中摇摇摆摆,最终安全落到草地上,他们就这么枕着柔软的绿草,晒着和煦的阳光睡过去。

  第二天醒来,已是日上三竿,洛冰迷迷糊糊地穿衣服,“不是说今天开始自驾游,行程很紧凑吗?怎么不早点叫我起床?”

  郁燃抱着笔电,坐在沙发上正忙,闻言,无奈地看向她,“亲爱的,公司出事了,我们的假期得提前结束。”

  清晨六点,也就是北京时间中午十二点,他接到费云平电话。

  去年,王越操作深海集团商业街项目,为了完成业绩指标,措施比较激进,在短短两个月内,卖完了全部商铺,现在出问题了。

  洛冰对业务的钻研并不精深,她不解其意,“全部卖完,有什么不好吗?”

  “这就是商业地产和住宅地产的本质区别了。”

  住宅地产的主要功能是居住,交房后只要没有大的质量问题就行,可商铺的主要功能是盈利,不管自营还是外租,都依赖于当地的人流量,每个项目周边人流量不同,销售模式也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

  处于繁华地带的商业街,人流量有保证,自然是越快卖完越好。

  可深海那条商业街,位于较为偏僻的待开发区,平时很少有人去,买到商铺的业主,开店没生意,出租没人租,都在闹退款,虽然收钱的是深海,可乾元作为营销服务商,也脱不了干系,如今三方纠缠着闹成一团。
  **
  假期机票紧张,他们改签了最近一班飞机,兜兜转转近二十个小时的路程。

  被司机接去公司的路上,见洛冰状态一般,郁燃道:“要不你回家休息吧,反正也在休年假,飞机那么颠,你都没睡好。”

  “没事,待会儿趴在桌上眯一下就行。”

  洛冰打个哈欠,拿出化妆包开始补妆。

  乾元大厦门口,人山人海,几十号人拉着横幅,挡住大门,白色横幅上血红的大字:
  奸商乾元,虚假销售,还我血汗钱!

  临近九点,员工基本都到了,他们没法进去,只能面面相觑,保安们不敢动粗,连劝带求,结果反被对方推推搡搡,闹得不可收拾。

  郁燃推门下车,“你乖乖呆在车上,别下去。”

  洛冰急忙道:“等等,有没有长柄雨伞啊,你带着防身。”

  “不用。”郁燃失笑,他拨开人群,走到横幅前面,“你们堵办公楼做什么?”

  维权许久没说法,业主们早就满肚子怒气,其中一人厉声道:“示.威!一天不退款,我们就示.威一天!”

  “好,示.威许可给我看看?”

  一句把他们问懵了,郁燃点点头,“没许可属于非法集会,那就不用客气了。”

  他看向男性员工聚集的方向,“把他们抬走,扔去马路对面,顺带报警,非法集会严重干扰社会秩序,可以直接判刑了。”

  年轻人们当即冲过来,另一个业主急忙道:“这位老板,就算被抓走拘留,放出来我们还会示.威,问题不解决,大家日子实在没法过啊!”

  “那就请跟我去办公室讨论吧。”

  郁燃目光扫过那条横幅,白布已经因为沾惹灰尘而泛黄了,“如果聚众示.威能解决问题,你们还会迄今都在示.威吗?”

  为首的几个业主对视几眼,默不作声地让开一条路,见郁燃走向大堂接待室,都潮水般哗啦啦地跟上去。
  **
  总裁办公室,费云平坐在自己的办公椅上,郁燃和王越,一人一个单人沙发。

  王越不耐烦道:“买商铺是投资,投资本来就有风险!再说,钱直接打到深海账户,乾元就赚个服务费,凭什么找乾元退款?要我说,再来闹事就报警,警.察会教他们做人的。”

  郁燃脸色铁青,啪的把一堆资料拍到茶几上,“是乾元的置业顾问夸大其词,伪造政府红头文件,造谣那个片区即将开发,业主们才会痛快掏钱,现在你说跟乾元没关系?!”

  那些资料,有当初制作的彩页传单,有置业顾问和业主的聊天记录,置业顾问为了逼定业主,把项目吹得天花乱坠,用以佐证的不乏假资料,这已经是宣传误导,欺诈消费者了。

  费云平一张张翻着,脸色愈发沉重,“不要吵了,告诉我,怎么解决问题。”

  这项目是王越主导的,可他看的,却是郁燃。

  郁燃为了这事,从意大利一路想回中国,“联合甲方,回购部分商铺,重新进行统一规划。”

  商业街运作的关键,不在于怎么销售,而在于布局,主打什么调性?要吸引哪些业态入驻?尤其深海这条商业街,本身位置就比较偏僻,必须引入家具市场、电影院、服装城之类的大型商城来吸引客流,这些客流再带动小商铺的生意,才能形成整体繁荣。

  这手笔太大了,等于乾元替甲方托底,垫资至少几十亿,一旦失败,乾元资金链断裂,整个公司也会彻底崩盘。

  费云平沉吟道:“这项目给你做,你有几成把握?”

  “如果开盘之前就给我,有八成把握,现在……五五开。”郁燃话锋一转,“但是,费总,这是唯一一条路。”

  “不,还有另一条。”

  王越拿出与深海的合同复印件,冷冷道,“我们向深海退还服务费,让深海自己去和业主掰扯,爱退款退款,不退也和乾元没关系。”

  深海集团是初次涉猎商业地产,林总不太懂各种关窍,就和王越签了一揽子营销合同,里面有一条:

  如果乙方失误导致销售节奏出现问题,愿意主动解除合同,并全额退还服务费。

  当时王越是为了取信对方才加的,现在正好可以趁机金蝉脱壳。

  合同条款如此,对方哪怕打官司也打不赢,成本极低,简单利落,费云平道:“好,你去办吧。”

  郁燃豁然起身,“费总!”

  费云平置若罔闻,看向王越,“尽快。”

  王越快步离开,郁燃盯着费云平,“乾元决策失误,却把全部苦果丢给甲方,以后业内的地产商,会怎么看我们?”

  费云平冷静地回望他,片刻后缓缓走过来,一只手按在他肩膀上,“孩子,你还年轻,将来会明白的,公司和人一样,唯有生存下来,才有资格谈面子问题。”

  “给我两个周,我尽量提高成功率……”

  “不要给自己找无谓的麻烦,必要时候就得狠下心,快刀斩乱麻。”费云平微笑,“相信我,我跟你一样,都是为了乾元。”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何以笙箫默作者:顾漫 2骄阳似我作者:顾漫 3龙城三部曲作者:笛安 4临界·爵迹1作者:郭敬明 5南音作者:笛安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