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第二十五章

所属书籍: 老板,你听我解释

也亏她口才出众,两轮谈判,总算拿下了常威。

  常威处事老道,没多久就挑起了担子,洛冰特意观察了一周,见他似乎并无不满,对工作尽心尽力,这才微微放心。

  郁燃因此得以腾出手,又到了月末,职能线的各种分摊表纷至沓来,挤满邮箱。

  工程量不小,他起身准备磨杯咖啡,却发现咖啡豆没了,便给洛冰打了个电话,“你那儿有阿拉比卡种的咖啡豆吗?借我一点。”

  “这还真没有,”洛冰脑袋急转,“如果……你是想提神,我这里有效果很好的茶叶。”
  “也行。”

  洛冰放下听筒,笑意飞出嘴角,她从抽屉里取出个葫芦形状的茶罐送下楼,这茶她存了大半年,嫌味苦不爱喝,偏又舍不得扔,这下正好借花送佛。

  郁燃有些捉摸不透,“真葫芦,还是做成葫芦模样?”

  “真葫芦。马黛茶吸味儿,金属罐装闻起来像刀,陶瓷罐装闻起来像土,葫芦罐纯天然,无异味还保水,茶叶不会受潮。”

  洛冰兴致勃勃地科普,手上利落地煮水涤具,水煮开后任其冷却几分钟,估摸着到了80℃左右才开始冲泡,这样既不会破坏茶叶的营养成分,还能充分释放茶叶的香气。

  金澄澄的茶汤与诗意的水墨杯相得益彰,郁燃端起来吹了两下,尝了一口,然后……拉过垃圾桶,吐了进去。

  “太难喝了,马尿也不过如此吧!”他抽了张纸巾擦嘴,抬眼盯着洛冰,“你是不是故意整我?”

  “那什么,马黛茶属于冬青科,冬青科植物都比较苦。”

  洛冰竭力证明自己并非使坏,“虽然苦,但营养丰富,醒神效果显著,是阿根廷的国宝之一,我妈有学生去萨尔瓦多大学做交换生,专门买来寄给她的,据说梅西都是它的脑残粉!”

  “我喜欢C罗。”

  作为当今足坛两大巨子,这俩人的球迷就跟粽子届的甜咸之争一样,只要报了立场,不用任何铺垫直接开撕,“维C”喝梅西爱的茶多半要被开除粉籍。

  洛冰吐吐舌头,拿起葫芦准备溜,“我去楼下咖啡厅给你买吧。”

  郁燃挑剔的不行,“咖啡厅的咖啡能喝?”

  “那我去找其他同事借一点,你等等哈。”

  “不用了。”最初浓涩的苦味过后,一股清冽爽口的芳香渗出来,沁人心脾,郁燃瞬间释然,身为维C的尊严也不要了,“忽然觉得,味道还不错,多谢。”

  洛冰抿嘴笑着,又把手里的茶葫芦给他放到桌上。

  郁燃喝着奇特的美洲茶,一封一封批邮件,看到张可可发的分摊表时,鼠标一顿。

  公司员工生日福利是面值300元的云琪饼券,由张可可统一采购、派发,然后按月把费用分摊给各个事业部,邮件显示,每人分摊240元,即券面八折。

  可他年前拿到生日券后,才顺路去云琪兑换了几罐坚果,当时店主说乾元是老客户,买券七折优惠……

  一张饼券差额30元,乾元两万员工,合计就是60万缺口!

  他驳回邮件,并抄送给了格珲,“分摊数据与供应商口径不一致,请解释。”
  **
  张可可死死盯着被驳回的邮件,坐立不安,突然座机响了,她吓得一抖,战战兢兢提起听筒。

  十几秒后匆匆起身,膝盖在桌腿上磕得噔一声,临坐到小会议室还锥心的疼,可她心乱如麻,连揉一揉的心情都没有。

  过了会儿,格珲走进来,高大的身形投出一片浓黑的阴影,把她整个人笼罩在里面,“手机呢?”

  张可可不解其意,本能地取出手机递给他,格珲关机后又还回来,她茫然接过,紧张得咽了两口唾沫,“怎么办啊格总?”

  小丫头没见过世面,有点风吹草动就吓得没命了,格珲举重若轻,循循善诱,“云琪给我们的□□,是按几折开的?”

  张可可云里雾里,“按八折啊,不然□□金额不够,我也走不了财务流程。”

  “财务付钱,按几折付?走什么通道?”

  张可可又是一愣,“按八折,走对公通道,直接打进云琪的企业账户。”

  “这不就得了?账务手续齐备,没有任何瑕疵,你怕什么?”

  格珲丢下口径,起身走人,张可可也慢慢镇定下来。

  云琪的财务收到货款后,以原材料采购等名义,洗出那一折的差额,当回扣私下返还,这都是台面下的交易,她一口咬定就是用八折采购的,郁燃没权力查客户的账户,多半也没办法。
  **
  格珲慢悠悠走去郁燃办公室,脸上带着温文尔雅的笑容,“郁总,小张的费用分摊表,有哪里不对么?”

  薛彦刚被郁燃叫进来查这件事,似笑非笑地替他答了,“小张八折买的券,供应商却是七折出的货,格总,你说哪里不对。”

  “如果你说的供应商,是指云琪某分店主的话,那应该是她搞错了。”

  格珲目光清湛,神色坦然,“云琪有专门的商务销售部,负责对接企业大客户,连锁店只负责线下零售,店主并不清楚大客户的合作条款,想必是道听途说,张冠李戴,闹出了乌龙。”

  他把一张名片放到郁燃桌上,“这是云琪的销售经理,我们就是跟他签的合同,你可以打电话确认。另外,我会让小张去财务部把所有原始□□和付款流水找出来,整一份电子版发给你,有问题咱再沟通。”

  一番话滴水不漏,态度也无懈可击,说罢,他客气地欠身致了致意,施施然告辞。

  望着那抹背影消失在门外,郁燃咬牙切齿,“嚣张得很呐!”

  “可他这招棋走错了,他不该出面。”薛彦淡淡道,“本来我们只是怀疑,现在可以坐实了。”

  “他是不得不出面,要敢叫张可可来回话,没准会榨出更多内幕来。员工每人1500元福利额度,单这一项,集团每年就要支出三千多万,其中不知有多少进了这群硕鼠的肚子!”

  “要不,让洛冰去查查?人力资源线能玩的花样,她估计熟透了。”

  薛彦不是激进派,但最近蓬莱宫渐入正轨,抽出手整整内务也无妨,就算不能拿掉硕鼠,把流程梳理一遍也不是坏事。

  郁燃沉吟道:“格珲是她直属上司,别为难她。”

  薛彦一愣,一向自我的郁燃,居然学会了考虑别人的处境?

  他仿佛发现了新大陆,意味深长地盯着郁燃,“不对呵,你以前最爱给她出各种难题,怎么转性了?”

  郁燃以前为难洛冰是为了考验她,如今把她当自己人,自然不会恶意指使,“我来吧,都击鼓宣战了,当然要选择效率最高的方式。”

  “仅仅是这样?”

  薛彦并没有收回视线,颇有些不依不饶的意思,郁燃最开始没搭理,都着手工作了发现他还盯着,实在不耐烦了,“有话直说!”

  “这样也好,洛冰和张可可关系不错,是该避嫌。”

  薛彦脸上挂着诡异的微笑,轻飘飘出去了。
  **
  洛冰并没有察觉他们的动作,理论自修课已经告一段落,她结束了和郁燃的同行,每天自行开车,以便按自己的节奏去楼盘实地调研。

  这天忙完下班,路上接到母亲电话,让她明晚记得带孟诗琪回家吃饭,洛冰奇道:“明天不是周末啊。”

  这孩子,上班上疯魔了?林静方有点恼,“明天是你生日!”

  洛冰哈哈大笑,“好好好,我生日我妈最辛苦,保证完成任务!”

  安抚了小仙女,刚进家门,沙发上的孟诗琪一跃而起,戏法似的捧出一盆玉扇锦递到她面前,“当当当当……生日快乐!”

  宝贝已经长成,罕见的极上斑,玉一样清透鲜亮,在温暖的灯光下泛着淡淡的光泽,洛冰不由得一怔,“好漂亮!”

  “可惜你去年看上的那盆,早被人买走了,我跑了三家花市,就这棵长得最像。”

  洛冰心里百味陈杂,又是感动又是过意不去,“心意我领了,你攒钱也不容易,我把钱……”

  孟诗琪忙道:“姐你再这么见外,我只好搬出去啦!再说我还有积蓄的,你不用担心我。”

  洛冰心里暖融融一片,“好好好,以后要是手头紧就说,姐养着你!”

  她捧着那盆玉扇锦,珍而重之地放到书架上。

  第二天上班,在电梯里意外碰到薛彦,那家伙不知从哪摸出个丝绒小盒,隔空扔给她,“喏,给你的。”

  洛冰一笑接住,“谢啦。”

  不经意一瞥,三楼的按钮暗着,她以为是薛彦忘记按了,正想帮他按亮,薛彦道:“不用,我跟你去六楼,找张可可聊点事。”

  洛冰没多想,确定不需要自己插手后,便跟他挥了挥手道别。

  同事们纷纷送了礼物聊表心意,她办公桌上那一个漂亮的花篮尤其惹眼。

  淡雅素丽的香槟玫瑰为主材,搭配着燃烧如火的红香雪兰,橙与红构成的主色调热烈又明媚,绿色尤加利叶点缀其中,平添几分生动和明快。

  洛冰闻着花香,心情更好了,“谢谢各位美妞和帅哥,都留着肚子,中午我请客。”

  落座后,张晓晨贱兮兮凑过来,八卦道:“女神,花是哪个帅哥送的?有男朋友了?”

  洛冰愣了愣,“不是你们买的么?”

  张晓晨又贱兮兮摇摇头,其他人也是一脸高深莫测又玩味的笑。

  奇怪了,谁还玩神秘惊喜?

  这操作比较像薛彦的作风,可薛彦刚刚才送了枚胸针给她,洛冰疑惑极了,拨开两朵玫瑰花,取出缀在里面的卡片,一看落款,手一抖,卡片又掉了进去。

  眼见张晓晨探头探脑地偷瞄,她一眼瞪过去,等那家伙不情不愿地走远,才胆战心惊地再次捡起卡片,上面简单两行机打字:

  加油吧,洛小冰——From 郁燃!

  这句话像刷屏弹幕一样,在脑海里来回回放,她浑浑噩噩地坐回去,眼睛倒是望着电脑屏幕,可大脑愣是没读取一个字。

  上班带早餐也就罢了,毕竟是他要求我通勤加班的,生日送花,还是玫瑰,什么意思?难道他……

  不不不,不可能,洛冰惊惶又有些甜蜜地想,这太荒唐了。

  一整天都心神不宁,直到晚上陪父母吃完饭,回家躺上床,还在琢磨这件事。

  就小老板那样子,恨不得把工作刻在脑门上,那一窍都是被堵死的吧,怎么可能喜欢我?

  可他最近真的对我不错啊,过年只给我一个人发红包,曲山胜境让我借宿,大半夜还因为担心跑出去找我,再说了我这么美,怎么就不能被喜欢……

  她辗转反侧,难以入眠,忽而卷着被子滚了两圈,吃吃低笑起来。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若春和景明作者:玖月晞 2三重门作者:韩寒 3拜托了班长(森永高中三年二组)作者:小妮子 41988:我想和这个世界谈谈作者:韩寒 5冰上无双作者:真树乃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