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第三十章

所属书籍: 老板,你听我解释

搞掉杨光这个猥琐男,洛冰心情不错,张晓晨却仍旧蔫蔫的。

  洛冰叹气,也没法劝他,张晓晨和张可可情分非比寻常,自己说什么都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这一天,她拿水时路过休息室,隐隐听到张晓晨的声音,介绍自己的工作经验,申明接下来的求职意向……

  这是准备跳槽了,在委托猎头帮忙找下家。洛冰没去打扰,该干啥干啥。

  午饭时,她单独约了张晓晨,“走吧,一起吃饭。”

  张晓晨无精打采地跟她去饭堂,随便打了两个素菜,洛冰问道:“联系到可可了吗?”

  “没有,她恨死公司了,连咱们都躲着。”张晓晨闷闷不乐,“洛姐,我想辞职,留在这里,感觉太……太恶心了。”

  “你以为其他公司就没有恶心的人?”洛冰无奈道,“晓晨,你有多大把握,能找到比这更好的工作机会?”

  张晓晨噤声,埋头扒饭,他资历太浅,从培训专员升主管这一年间,还没做出什么耀眼成绩,自律性又差到极点,若不是洛冰这前师父帮衬着,不知会闯出什么祸来。

  何况,房地产服务行业,也没几家企业比乾元更强,找个更好的饭碗谈何容易?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可可在乾元的事,多半已经传遍了整个行业,她再次求职会很艰难。”洛冰剖析利害,劝道,“如果你真当她是朋友,更应该保住现在的工作,你自身有了抗风险能力,才有余力去帮她。”

  张晓晨一经提醒,恍然大悟。他咬牙点点头,实在不甘心啊,可不甘心又能如何?除了这个,他目前什么都做不了。

  两人默默吃饭,都没再说话,洛冰电话忽然响了,是向晚晴。

  那家伙兴冲冲地说,杨光让猎头牵线,去创辉求职,她故意装出为难的模样,“我毕竟是个年轻女人啊,怎么敢要动不动就性骚扰的男下属呢?”

  杨光的脸当场就绿了,他如今被圈子里当笑话,估计在江城混不下去了,向晚晴高声欢呼,“恭喜郁燃先生,你他娘的可算做了回人!”

  洛冰轻声笑了,可可,你看到了吗?说出来是管用的!
  **
  两人一起回到办公区,不想却被吓一跳。

  她工位附近坐着两个人,陈晓锋左眼乌青,廖启铭鼻血长流,一个比一个狼狈,正乌眼鸡一样瞪着彼此。

  洛冰还没搞清楚状况,他们就争先恐后地站起身告状。

  陈晓锋:“洛经理,我有事情反馈!”
  廖启铭:“冰冰,我要投诉这鳖孙!”

  洛冰好气又好笑,“要不,先去医院瞧瞧?”
  “不去!”

  这回倒是异口同声的,张晓晨迅速翻出培训时的小药箱,要给廖启铭止血消毒,廖启铭骂骂咧咧不肯走,被张晓晨连劝带哄,强行拉去小会议室。

  洛冰把陈晓锋请去另一间会议室,听他连珠炮般倾泻完,又和廖启铭聊了大半小时,他们的讲述都带了一定的主观色彩,她兼听则明,也基本理清了原因。

  廖启铭凭借资历,去年就做到了高级策划经理,但他专业能力一般,犯了好几次低级错误,被郁燃降了一级,去跟其他经理见习,好不容易能保证基础活动不出错,郁燃却为了转型,把基础活动的包袱还给了一部,他没了用武之地,又被调到陈晓锋的团队,从头学前期咨询。

  陈晓锋入职才一年时间,在廖启铭看来,他只是运气好而已,是以很不服气,经常唱反调。

  陈晓锋也是个暴脾气的小伙儿,最初还忍忍,后来就毫不犹豫地怼回去,两人时不时拍着桌子对骂。

  今天廖启铭又对陈晓锋的提案指手画脚,说他的点子不入流,陈晓锋针锋相对,“你入流,你入流你丢了项目来我这里见习?”

  廖启铭被戳中肺管子,一拳就送了他一个青眼窝,陈晓锋失了先机,但胜在年纪轻,体力占优势,登时打得不可开交。

  洛冰心想,弄得这么灰头土脸,的确不能再合作了,然而廖启铭资质平庸,却没出过不可挽回的重大失误,还没到开除的地步。

  她把二部空缺的岗位筛选了一遍,前期咨询线倒是有个编制可以给他。

  廖启铭在前期吃够了亏,嬉皮笑脸地攀关系,“冰冰,有没有后期的策划职位啊?”

  “有,都是基层专员,你愿意的话,马上给你办。”

  廖启铭气不打一处来,“我入职时候岗位内容就是后期策划,现在后期线收缩,非把我往前期调,几个意思?你们这是违法调岗,变相逼我辞职!”

  洛冰静静等他发完脾气,解释道:“第一,合同中约定了公司可以根据实际情况对员工进行岗位调整;

  “第二,公司没有针对你的意思,许多后期同事都转做了前期,而且发展很好,部门随手一抓就是例子。廖经理,新岗位需要适应,的确压力很大,但都是为了长期发展,希望你能理解。”

  呵呵,公司转型是公司的事,凭什么让我们抛弃擅长的工作,从零学习新技能?

  廖启铭烦不胜烦,却也知道确实没有多少后期职位可选,自己玩不转前期咨询,留着也没机会独立做项目,还在这儿干个鸟?

  他一拍桌子,豪气冲天,“行吧,我辞职,不让你为难!”

  这样最好,又不是什么核心人才,洛冰没有挽留,象征性地鼓励几句,把结果通报给了郁燃以及陈晓锋。

  廖启铭也没耽误,很快做完交接,并找郑雨微办了离职手续。
  **
  洛冰原本就在做二部的组织架构改革,被廖启铭的事一提醒,在员工满意度一项上愈发留心。

  调查结果给她吃了颗定心丸,前期线的大家并没有像廖启铭那样扛不住压力,反而接受良好,平均满意度比后期线高了八分。

  她花了一周时间找不同职位的同事聊天,深入了解他们的意见后,之前那大胆的想法逐渐成型,周末做完测算,更是兴奋得满眼冒光——二部的问题可以根治了!

  她等不到周一,直接给郁燃打电话,约他吃工作餐。

  下属主动加班,老板求之不得,郁燃大方地准备犒劳她,“想吃什么,米其林,怀石料理?”

  “那个,我知道附近有一家火锅很不错……”

  “也行,发地址。”

  郁燃讨厌火锅,又油又腻高热量,还破坏食材营养,不过……洛冰想去就去吧。

  这家店位置很隐蔽,面积也不大,生意却很好,大小桌子坐得满满,谈笑声伴随着蒸腾的热气飘在空里,热闹又喧嚣。

  洛冰先到店,点了个菌汤锅炖上,没多久郁燃也到了,一身笔挺的白衬衫,直扣到领口的扣子简直不要太禁欲,袖口还戴着昂贵的蓝宝石袖扣,整个人没有一丝烟火气,与沸腾的小店格格不入。

  大周末的这身行头,多半从项目上刚赶过来,洛冰从锅里舀了两勺汤给他,郁燃不由得质疑,“火锅底汤可以喝?”

  洛冰眨眨眼,“试试看嘛。”

  郁燃将信将疑,尝了小半口,菇鲜美,汤浓郁,还带点淡淡的奶香,回味无穷,他很快又喝了第二口。

  安利卖出去了,洛冰兴味盎然地说:“一般火锅不能喝,除了口感不好,还因为嘌呤太高,但这家底料很素,菌类也没用嘌呤最高的香菇,所以问题不大。他们不知道用的什么秘方,味道又清又鲜,我问了几次都没问出来,好可惜。”

  “问出来又怎样?你连早餐都不会做。”

  “说得好像你会似的。”

  洛冰斜他一眼,一个行李箱都不会整的生活残废,有资格笑话谁?

  “我不会,林姐会,我准备让她来偷师,她这方面有天分,所有食物吃一次就会做。”

  郁燃不喜欢人群,吃饭也绝不会选这种人声鼎沸的地方,所以最初对周遭的喧嚣很不习惯,洛冰东一脚西一脚,漫无目的地闲聊,反而帮他很快适应了环境。

  感觉到热,他单手解开最上面那颗扣子,一抹孤峭的漂亮锁骨依稀可见,原本无懈可击的肃穆与凛然瞬间有了缺口。

  洛冰又想起那一晚,他穿着休闲装,模样乖得不行,几缕碎发垂在额前,叫人看着就想揉一把。

  她抿嘴笑了笑,浅浅的欢喜和骄傲盈满心间,就好像亲手撕碎了那坚不可破的壁垒,把高高在上的他拉到了自己身边。
  **
  祭了五脏庙,洛冰谈起正事。

  前期线为什么满意度更高?主要在于绩效考核的方式。

  前期线直接与甲方对接,考核非常直观,比如从甲方赚了一亿服务费,团队成员分一百万奖金,大家有盼头,有激情。

  后期线比较模糊,一部需要活动,那就策划活动,但活动的考核很主观,说你行你就行,说你不行你就不行,员工能拿到的绩效工资也充满不确定性,所以很多人就像廖启铭那样随便弄,积极性也不高。

  洛冰总结道:“我们可以把一部也当甲方,把后期的营销活动也当商品,明码标价,想要就来买,赚来的钱就是主要考核指标,与奖金直接挂钩……”

  当然,大家属于同一个法人体,不采用买卖方式进行结算,费用分摊就行。

  如此一来,二部摆脱一部的钳制,每个事业部独立核算,混乱的跨部门合作有了衡量标准,员工也会更有斗志。

  郁燃沉吟道:“这样的话,不仅得精准把握二部每一个岗位的职责,还得深入了解一部的业务评价标准,这已经是集团组织架构层面的问题了,你吃得消么?”

  洛冰胸有成竹,“我有谱,你要是觉得可行,我就去准备方案。”

  郁燃斟酌片刻,打开手机邮箱,“给你发份报告,是一位咨询师出的,那位老师对乾元做了全方位的评估诊断,里面包含对所有岗位的深刻分析。这是我研究公司的指路灯,希望对你有所帮助。”

  “好啊。”

  洛冰等了好几分钟,巨大的附件才传送成功,看到文档时轻轻一震,这是她的手笔!

  那些日以继夜的心血被人弃如敝履后,居然在两年后的今天以这种方式得到认可!

  狂喜与心酸涌入心头,她喉头一哽,转而哈哈哈笑出了声。

  提供正常支持而已,需要这么开心?郁燃不解其意,“你笑什么?”

  洛冰抿紧了嘴巴,正襟危坐,眼睛却依旧笑得弯弯的,“咳,法律也没说不准笑嘛。”

  这是在耍赖吧?郁燃一头雾水,也懒得再问,某种意义上,他接受了薛彦的说法,不是所有事都得争出个结果,更何况,她这么调皮起来,居然还……挺可爱的。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为什么精英都是时间控作者:[日] 桦泽紫苑 21988:我想和这个世界谈谈作者:韩寒 3路遥知马力作者:小兑木易 4冰上无双作者:真树乃 5小时代1.0:折纸时代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