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第三十三章

所属书籍: 老板,你听我解释

蓬莱宫顺利拿到预售证,项目特色分明,宣传得当,销售非常火爆,可不等郁燃喘口气,焕文就出了新问题,他破天荒地把洛冰带去项目公司。

  按照庄远鸿的说法,接收机床厂后,他信守承诺,给全部工人都安排了工作,可工人们嫌辛苦,干了没多久就罢工,现在大部分人都白拿基础工资不上岗,吵着要遣散费去做小买卖。

  焕文以前都是粗犷式发展,人力资源管理薄弱,薪酬岗只会算工资发工资,对员工安置一窍不通,他一筹莫展,只能向合作伙伴求助。

  洛冰暗笑,把工人说得这么一无是处,多半是认知失调吧?

  就焕文的商业布局来看,能安排的岗位都比较基层,要么煤矿的开采运输,要么餐饮服务,要么楼盘销使,工人不肯干,除了辛苦外,多半也因为专业跨度太大,以前的技术用不上,所以会产生落差。

  员工安置是人力资源领域的大课题,她以前没做过,跃跃欲试。

  仔细了解了工人诉求后,两人起身告辞,她习惯性地看了看手机,有条孟诗琪的微信,“姐,公司给正式员工和派遣员工发的月饼规格不一样,派遣编制的置业顾问在闹事,你要不要来看看?”

  她最近刚被调到蓬莱宫,知道这项目的重要性,眼见出了问题,赶紧给表姐报信。

  虽说置业顾问归属于一部,但闹大了肯定影响整体销售,洛冰和郁燃一商量,立刻赶过去。

  而此刻的售楼部里,十几个人围成一团,正七嘴八舌地抗议。

  “正式员工的月饼200块,我们的120,凭什么区别对待?”
  “就是!每次节日福利,我们都比正式员工档次低,这公平吗?”
  ……

  “公不公平别问我,问你们派遣公司去!”一道高亢的声音异军突起,是杨惜倩,“你们的工资福利是他们承担的,乾元只是帮忙派发,想伸冤找正主儿!”

  沸腾喧嚣化为嘀嘀咕咕,几秒后,又有人提出异议,“劳动法说,不管正式员工还是派遣员工,工资分配应该同工同酬,同样的岗位职级,同样的劳动报酬,这报酬不仅包括工资,还包括社保和各项福利,你们这么操作是违法的。”

  好啊,跟我谈劳动法,真是弄斧弄到你鲁班老爷家!

  杨惜倩环顾众人,冷冷道:“正式编制是A字头,派遣是B字头,职级天差地别。还有,所谓同工同酬,不是非要薪酬福利的数字完全相同,而是允许在同一区间进行浮动,我们的操作没有任何踩线之处!”

  “法律允许上下浮动,所以正式员工往上浮,我们往下浮,敢说不是剥削我们?”
  “我明天就去江城总工会,问问这种行为到底合不合理!”
  ……

  人群再次沸腾,杨惜倩牙关一咬,厉声道:“没错,我们就是在剥削,我马上打电话,让派遣公司把你们调回去,乾元要不起你们!”

  喧哗戛然而止,蓬莱宫销冠预定,若被发配回去,就再也没有这么好的机会了。

  奖金面前,月饼算什么?好不容易奋起抗议的派遣员工们,悻悻地散了。

  杨惜倩也如劫后余生,满手心的汗水,心中却隐隐腾起一种又心酸又骄傲的感觉,我又帮了你一次,可惜啊,你还是不知道。
  **
  郁燃和洛冰赶到后就打了个酱油,见局势稳住了,便去找地方吃晚饭,郁燃问:“你想吃什么?”

  洛冰笑道:“你呢?你想吃什么,我就想吃什么。”

  郁燃没听出弦外音,找了附近一家口碑不错的苏菜馆。

  洛冰温柔地照顾老板,烫杯子倒茶,熟练极了,提起工人安置的事,又有点发愁,“遣散费之前没有写入收购合同,工人们又难说话,这事有点棘手啊。”

  “更棘手的是,焕文扩张迅速,前段时间又拿了两块地,资金链极其紧张,蓬莱宫又开盘没多久,庄董短期根本拿不出这么多钱。”

  对啊,真愁。洛冰暗叹,双刃剑效应果真无处不在,三支柱模式的人力资源体系,让HR变为战略部门,但也让他们肩上的责任变得更重,传统HR发发工资招招人就行了,她还得替事业部的客户解决人员安置问题。

  没办法,谁让郁燃签的是全包服务合同呢?3个多亿的收入呢,哪能那么容易装进口袋?

  正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服务员引新客人坐下,跟他们就隔了一页屏风,洛冰做个噤声的手势,郁燃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是王越和杨惜倩。

  有同事在,不方便再聊工作细节,他默然不语,一边吃饭,一边见缝插针地用手机批邮件。

  蓬莱宫出其他状况,王越喜闻乐见,可置业顾问闹事是伤他面子,没想到赶来时小姑娘已经震住了场子,他客气地致谢道:“今天有劳你了。”

  杨惜倩蓦然红了脸,支支吾吾地说:“没什么,是我自己愿意的。不管为你……做什么,我都愿意。”

  郁燃听到这句告白,瞬间震惊了,一抬眼正好撞见洛冰同样震惊的脸。

  王越作为当事人,所受到的震撼并不比他俩少,他面容俊朗,仪表非凡,多年职场打拼不仅带给了他财富与地位,也让他拥有常人无法企及的雄迈气度,示爱的女客户和女下属不在少数,可他跟杨惜倩完全不熟,这从何说起?

  他给自己把茶杯续满,不动声色地说:“小杨,我想你应该误会了什么,我们似乎没什么交集,而且我早已有了家室。”

  “有交集的。”杨惜倩满心酸楚,眼泪差点没掉下来,“我六年前进的乾元,最初不是做薪酬,是在一部做风险管控专员……”

  当年的她比现在更青涩,手里握着一部的业务合同章,一板一眼地按规定执行。有位销售总监为了跟人抢项目,着急给合同盖章,她见流程不完备,坚决不通融,后来此人夺标失利,大动雷霆,扬言要踹了她的饭碗。

  她知道胳膊拧不过大腿,也做好了辞职走人的准备,没想到王越支持了她。

  他说:“自己丢项目,自己负责任,把锅甩给小姑娘,还要不要脸?再嚷嚷就给我滚蛋!”

  骂完,还不忘冲她微笑点头,给她安抚和鼓励。

  俊挺的面容,锋利的语调,还有那温柔的微笑,自此镌刻在她心上,在无数个午夜梦回的时候,让她笑,让她哭,让她一颗心充满激情又无比绝望。

  她知道不能再这么下去,必须离开他以免陷得更深,因此在职读了人力资源硕士,用尽全力调岗做薪酬。

  没想到人离得远了,感情却更加汹涌,她几乎是无法自控地想着他,念着他,“我知道这样不对,但我控制不了自己,我只要闭上眼睛就会想起你……”
  **
  这感人至深的剖白,一字不落地飘过来,郁燃最初还和洛冰交换了一个眼神,无言地表示调侃,然而杨惜倩越说越动情,被迫窥私的感觉也实在不好,到后来他尴尬得不行,埋头拿手机刷资讯,当自己不存在。

  洛冰吐吐舌头,也假装若无其事地刷微博,偶尔偷偷看一眼郁燃。

  饭已经吃完了,可郁闷的是不能走,毕竟座位靠里,要出去就得路过隔壁那一桌,幸好王越见杨惜倩太过失态,迅速买单带她离开。他俩也迅速起身,结账走人。

  刚才的事情让空气中还飘动着暧昧,他们暂时都没看对方,心不在焉地低头赶路,结果猝不及防撞到一起。

  洛冰鞋跟高,重心不稳,郁燃条件反射,捞住她的腰想扶一把,谁知业务不熟练,力道没控制好,直把人搂得额头磕到自己下颏上。

  那一刹的触感格外清晰,连带周遭的空气都躁动起来,郁燃松了手,只觉更尴尬了。

  洛冰揉着额头,嘴角抿着笑意,没话找话道:“把你下巴撞歪了没?”

  郁燃白她一眼,“又不是垫的假体,怎么会歪?”

  这一问一答,倒让气氛有所缓解,两人保持着微妙的距离,出了饭店,走向停车场。

  路上有个卖花的小姑娘,欢欢喜喜地迎上来,“哥哥,给姐姐买束花吧,你看,她跟花一样美呀。”

  洛冰精神一抖擞,满心期待,郁燃扫了眼那一捧捧的红玫瑰,想起洛冰说过她喜欢彩虹玫瑰,便道:“不用了,她不喜欢这个。”

  洛冰:“……”

  这回答也太干脆了,连她的表情都懒得看一眼,更不用说琢磨她的心思了。

  洛冰伤心得不行,最近各种明示暗示,可对方依旧无动于衷,大概是真的不来电。

  唉,要不算了吧。她满心丧气地想,何必去强扭一颗味道可能很酸的瓜呢?

  还没恋爱就失恋,洛冰觉得自己也够悲催的。

  周末就是中秋节,她带孟诗琪回家吃了顿团圆饭,林静方又来了,拆着月饼就开始感叹,“明年中秋能多个女婿就好了。咳,闺女,要不,妈给你介绍个人吧?”

  洛川怕女儿又夺门而走,没原则地和稀泥,“这事儿也不急嘛,回头慢……”

  洛冰道:“好,你说说情况吧。”

  洛川愣住,孟诗琪震惊,林静方也没料到她这么配合,三人同时投来目光,洛冰淡定地咬着月饼,静候下文。

  林静方喜出望外,坐去她旁边仔细介绍,“是我们学院韩院长的儿子,比你大几岁,在读EMBA,年入七位数,长相体面,举止斯文,作风端正,洁身自好……”

  洛冰忍不住笑道:“这种绝品还能留给我?女同胞们都很客气啊!”

  林静方嗔道:“说什么反话?你如果不信,就先加微信聊天,要照片,如果你满意他的长相和才学,再见面也不迟。”

  洛冰不加,万一被缠上,还要动手指拉黑,太麻烦了,“你们约好时间地点,我直接去见,合眼缘再加微信,否则吃完就散伙。”

  这方法倒也可行,毕竟知根知底,也不怕对方是骗子,林静方满面春风地去张罗了。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长安乱作者:韩寒 2老板,你听我解释作者:圆光蔚 3杉杉来吃作者:顾漫 4可爱的洪水猛兽作者:韩寒 5青春见习生作者:落木习习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