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无忧书城目录

第二十三章

所属书籍: 老板,你听我解释

周李不负众望,成功说服王越同意职责划分的方案。

  郁燃对这阶段性成果也算满意,薛彦立刻组织大家向一部交接,这不是个小工程,但甩包袱当然越快越好,所以都乐得加班往前赶。

  郁燃活得像个精密仪器,日程严格按照时间表走,每天七点上班雷打不动,蹭车开会的洛冰如今比之前早起一个半小时,为免睡眠不足,晚上也被迫早睡俩小时。

  年纪轻轻的姑娘,作息跟养老似的,两周下来,脚不跛了,气色也越来越好,皮肤滑得像剥壳鸡蛋,吹弹可破。

  向晚晴羡慕得嗷嗷叫,“说,你吃了几百斤猪蹄?”

  “吃个屁啊。”洛冰想起被猪蹄支配的日子就胃收缩,“早睡早起,你也可以。”

  “唉,那我是不用想了,忙啊。”向晚晴闷闷不乐地拿拳头砸抱枕,忽然喜道,“乾元前两年出版的企业传记,引用了一堆古代典故的那本,是你主笔的吧,才女?”

  洛冰点头,一头雾水,“你想干嘛?”
  “耶,得来全不费工夫!”

  创辉也有意机床厂项目,可向晚晴始终没能跟庄远鸿建立联系,没办法,那老头子酷爱儒学,她连话都插不上。

  她凑到洛冰身边,狗腿地笑道:“洛才女,洛老师,我老板最近骂我一身铜臭没文化,我决定先从儒学入手,你给我补补课啊。”

  洛冰也没多想,玩笑道:“我讲课收费很贵的,课时费一节一千。”

  “没问题,上完课再给你包个大红包,你赶紧备课,咱明天开始。”

  教你还需要备课?洛冰举重若轻,闲聊般地讲儒学发展历程,可向晚晴对学术性东西毫无兴趣,连荀子和孟子都分不清,听着听着就喊脑壳疼,突然想起,说邻市的曲山胜境是全国唯一一个儒文化主题体验区,不如寓教于乐。

  洛冰这回察觉到不对了,“你领导让你提高文化素养,你去游玩?”

  “嘿嘿,曲山胜境那不是把儒文化和地产结合起来了嘛,我寻思着趣味性教学总比填鸭式教学效果好。”

  洛冰默然不语,就静静地盯着她,向晚晴眼看忽悠不过去,只得承认,她是为了讨好庄远鸿。

  洛冰勃然大怒,操起沙发上的鸡毛掸子,追着向晚晴就打,“毒妇!让我帮你拿项目,你嫌我没被老板打死,是吗?”

  向晚晴拔腿就跑,两人在客厅你追我赶,气喘吁吁地转了好些圈,在斜对角线的角落停下来对峙。

  向晚晴摸着被揍了好几下的屁股,喘着粗气说:“好好好,不去不去,快把武器放下。妈呀,你撒起泼来比我还凶猛。”

  洛冰气也出了,人也冷静了,“去还是要去的,你开车,包食宿!”

  多好的机会,两人结伴,一边踩点一边游玩,她随口给向晚晴讲几个儒文化典故,向晚晴传递给她的,却是业务干货,两相对比,她赚了。

  向晚晴兴冲冲地安排行程,不料周末是春社日,曲山胜境有大型礼乐演出,带得周边住宿红红火火,费了老大周章才订了个标间。

  洛冰本想拉孟诗琪一起去,就当散散心,结果小姑娘当天在案场有活动,只得作罢。

  周六一早,两人自驾出行,到达后,穿梭于整个体验区,洛冰将古村落民俗以及各景致背后的典故娓娓道来,但向晚晴好奇心强,总会引发千奇百怪的问题,导致话题歪掉。

  比如,在坤灵洞,传说孔子出生时因长得丑而被父亲扔掉,被路过的老虎叼到洞中喂养,时值酷暑,一只老鹰担心他热死,用翅膀替他扇凉……

  她难免要问为什么这地方会有老虎?是华南虎还是东北虎?而老鹰不吃小孩反而帮其扇风,是兽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

  连说带闹地观光,玩得挺开心,也涨了不少见识。

  午饭吃了当地美食,入住酒店小憩片刻,又继续余下的旅程,谁都不曾想,居然在儒宫附近碰上郁燃和薛彦。

  洛冰心虚,第一反应就是澄清,“我……就是来玩的。”

  郁燃点点头,心里很奇怪,你玩就玩啊,又没说周末不让你玩,干嘛这么紧张?

  向晚晴情绪分明,先含情脉脉给薛彦飞个媚眼,再凶神恶煞向郁燃递个冷眼,哼,我以为只有我这模样的才会投机取巧,没想到啊没想到,郁燃你这浓眉大眼的家伙也会走捷径讨好客户,还在金城装什么刚正不阿?

  两拨人马各有任务,打了个招呼,便背道而驰。薛彦笑道:“怎么你周末还查岗吗?”

  郁燃不知道怎么答,干脆没答,薛彦也没追问。

  与两位女士的关注点不同,他们对这地方传承的文化精髓不甚关心,主要在观摩整体布局和建筑风格,半天下来,颇有所得。

  这地方果然当得起“倚山临水,随形就势”八个字,最大程度地利用自然地形和原有生态,不仅节省成本,还能与环境有机融合。

  层楼叠榭的建筑群在眼前铺开,错落有致,气势恢宏,郁燃目中精光闪烁,“焕文那项目,也要做到这个程度。”

  话是这么说,可江城机床厂那块地,厂房破败,建筑老旧,像块牛皮藓似的,与周边的摩登大厦格格不入,要怎么因地制宜起死回生,实在是个天大的难题,薛彦没有郁燃乐观,“不太容易啊。”

  “如果容易,还需要我们吗?”

  白天走完了行程,晚饭后是儒文化主题的礼乐演出,郁燃兴致缺缺,准备回酒店,薛彦撺掇道:“去看看吧,庄董好这一口儿,没准改天见了他还能聊两句。”

  “不去。”郁燃对这种旅游演艺节目没抱丝毫期待,更何况,那些没营养的寒暄应酬交给薛彦就行了。

  “这品牌的演出一年四场,场场爆满,你不喜欢,大众喜欢,不管旅游体验区,还是住宅小区,都是做给大众的,他们的喜好会在每一砖每一瓦上留下印记,你当真不关心?”

  “……走吧。”

  薛彦笑笑,说话是一门艺术,也是一项技术。

  会场是新东方古典主义风格,四壁悬挂着钟、磬、琴、箫等八音乐器,古朴厚重的巨幅竹简横贯全场,结合全息影像等当代艺术手段,流光溢彩,美轮美奂。

  薛彦高价买的最佳观赏位置,坐定后,他举目环视,果然在左前方相隔两三米的地方,发现了向晚晴和洛冰。

  灯光绚烂,钟声悠悠,风雅颂的礼乐画卷缓缓开启,展示着古人从垂髫到而立、由凡入圣的人生历程,原本没兴趣的郁燃被吸引了注意力,始作俑者薛彦反而心不在焉,时不时望向左前方。

  视线里,向晚晴最初偶尔对洛冰耳语几句,对方大概忙着聆乐观舞,无暇搭理,她觉得没趣,又把注意力转到另一旁的男士身上,两人交头接耳,窃窃私语个没完。

  薛彦拿出手机,给她发了条微信,向晚晴急忙回头,目光轻轻一撞,不约而同地起身向外走。

  薛彦先出会场,半倚在漆红圆柱上,似笑非笑地说:“打扰到你的艳遇了?”

  他整个人笼在流淌的暖黄灯光里,像镜中花水中月,充满朦胧却魅惑的吸引力,向晚晴加快脚步扑过来,勾住他脖子闷声说:“我的艳遇,不是你么?”

  薛彦但笑不语,搂住她走向停车场,两个人缠得分都分不开。

  被抛弃在会场里的那俩,直到许久之后才分别收到各自同伴的微信,薛彦发的是:偶遇个美女共度良宵,今晚你自己独守空房吧。

  郁燃早习惯了薛彦的作风,懒得回复。

  相对而言,姑娘们的沟通就复杂得多,向晚晴在热烈调情之际,忙里偷闲发来一句:宝贝儿,今晚你另外找地方住吧。

  洛冰满头黑线:你搞什么鬼?[大刀]

  向晚晴很大方地转账一千块:带了个男人来一夜情,难道你想一整晚欣赏交响乐?给你房费,去别地儿住吧,么么哒。

  么么哒你大爷!洛冰大怒:向晚晴你神经病吧?房间多难订你不知道?!

  向晚晴:哦,那你去住薛彦的房间吧,就当跟他换了个床位。

  薛彦?!你俩怎么就勾搭到一起了?洛冰三观尽碎,差点没吐血,缓了好久,才平复心情,万幸的是,住宿解决了,她咬牙回道:你们先别走,让薛彦把钥匙给我。

  向晚晴:不用,郁燃有,他们住一间,宝贝儿,祝你能有个愉快的夜晚哟[奸笑]

  洛冰两眼发黑,摸出会场给向晚晴打电话,对方始终不接,最后被吵烦了干脆关机,打薛彦也半天没人理,她咬碎银牙,只得先找房住以免露宿街头。

  旺季不愧是旺季,方圆几里的酒店宾馆全部爆满,她翻遍各大软件都没找到落脚地,万念俱灰地靠着柱子,后脑勺一下一下往上磕,又伴随着自杀般的撞击声一遍一遍扪心自问,我结交这姓向的是为什么?这么坑我都没弄死她,我是有多心慈手软?

  演出散场,观众鱼贯而出,她杵在那儿当背景板,猛然在人流里瞅见鹤立鸡群的郁燃,思维还在挣扎,身体已经赶在理智之前做出了反应,“老板!”

  郁燃眉梢一挑,站定脚步,洛冰硬着头皮走近,讪笑道:“我没开车,你,可不可以捎我一程?”

  “你去哪儿?”

  我他娘的也不知道该去哪儿!洛冰反问,“你呢?”

  “小圣贤山庄。”
  “太好了!”洛冰略带夸张地欢声道,“我也是。”

  “那走吧。”郁燃忽略这浮夸的戏精式表演,上车后想起她还有个同伴,“那位向女士呢?”

  看来这孩子还蒙在鼓里,也难怪,我都没发现,就他这敏锐度,除非当面撞见那俩抱着互啃,否则都察觉不到猫腻。

  洛冰神色微妙地又一次反问,“薛彦呢?”

  郁燃一顿,在同事面前替表哥遮掩了下,“去处理私事了。”
  “……向晚晴也是。”

  郁燃轻哼一声,猜也不是好事,他对向晚晴没有半点好印象。

  本来嘛,他们作为竞争对手剑拔弩张,和洛冰也没关系,问题是,她和向晚晴走得近,被抓包好几次,为免被恨屋及乌,还是有必要解释一下。

  洛冰偷觑一眼郁燃,装作漫不经心地,替向晚晴诉说当初在乾元的艰难处境,尽着总经理的义务,却始终拿不到总经理的名分和待遇,临了还要被逼签不准婚育的不平等合约。

  郁燃没料到还有这段公案,于行驶中沉吟良久,“升职一事,是公司不对,她可以辞职、谈判,甚至仲裁维权。但这不代表双签是对的,一码归一码。”

  那么公事和私交也一码归一码,洛冰顿时放心了。

  到了小圣贤山庄,郁燃绕去车尾取东西,是个一尺见方的纸箱子,洛冰积极表现,一把抢过,“我帮你。”

  郁燃也没客气,自己在前面领路,任她双手端着箱子跟在身后。

  洛冰抬眼看去,这山庄是仿先秦建筑,亭台楼榭,古色古香,每一间自成一幢,有序地坐落在青山绿水中,暗合周易之术,排场极了。

  她暗暗吐槽,玛莎拉蒂画风不对,郁燃应该乘轩车,遮帷幕,以四匹矫健强壮的骊马为驱动,这样才合风水。

  进了房间,郁燃打开箱子,自顾自从里面取东西,大小不一的长条方块,灰绿白三色,状若积木,洛冰心生好奇,看到客厅方桌上铺满黄沙的木案时恍然大悟,他是打算做手工沙盘!

  郁燃摆好阵仗,见洛冰犹疑地站在旁边,奇道:“你不走?”
  洛冰:“……”

  “不走正好,给你讲讲项目。”

  洛冰暂时没想好接下来咋办,只能尴尬地陪笑道:“好啊。”

  郁燃简要介绍了机床厂的情况,焕文原本想做商业综合体,但可行性太低,现在已经决定做住宅,“可以做成建筑遗产保护主题,这些古树和工业遗存,虽说给设计执行增加了难度,却也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卖点……”

  他回忆着机床厂的旧图纸,描摹着理想的新蓝图,把各类柱体嵌入沙盘,并不断地调整位置,沉浸其中,心无旁骛,没多久就忘了身边还有人。

  纵然洛冰对某些专业名词一知半解,也被他带入了戏,她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那纤长有力的手指,随之移动视线,偶尔抬眸瞥见他的脸,表情专注,眼神带着点志在必得的狠劲儿,她莫名想起冲破黑夜的喷薄日出,霎时有点挪不开眼。

  郁燃从头到尾梳理了一遍,又发现不少可改善之处,正想拿电脑去画图建模,一抬眸就见洛冰望着自己,眼里散发着湛然精光,像烧着一丛火。

  他不禁一怔,洛冰也吓一跳,这一瞬心脏好似停止了跳动,眨眼又怦怦怦跳得更凶。

  郁燃也觉得哪里不太对劲,嗯,我讲课太投入了,居然忘了还有学生在听。他调回互动模式,“有哪里没明白吗?”

  “没有,你刚才讲的很清楚。”

  洛冰杵在原地,脸上有种说不出的奇怪表情,郁燃摸不着头脑,片刻的相对无言,实在忍不住了,“你想说什么?”

  洛冰在心里给向晚晴把所有酷刑轮了一遍后,艰难地启齿道:“老板,你听我解释,是这样的,因为酒店房源紧张,我和向晚晴就订了一个标间,但今晚,她另一个朋友有急事想借宿,我不方便在场,所以……”

  她僵硬地闭上眼偏过头,“我的意思是,常规渠道订不到房间,老板你神通广大,有没有办法找到房源?”

  “不用找了,就住这儿吧。”
  “啊?”

  洛冰呆若木鸡,郁燃对她的震撼视而不见,顺手一指,“格栅后面,旋转木梯上二楼。”

  说完就回一楼自己房间干活了,洛冰仰头望着这间复式两居的套房,一颗悬到平流层的心,又稳当当落回大地,期间不足为外人道的百般酸甜,最终都凝为一句带脏字的吐槽,“呵呵,神他妈住一间!”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那些回不去的年少时光作者:桐华 2小时代2.0:虚铜时代 3杂的文作者:韩寒 4临界·爵迹2作者:郭敬明 5龙日一,你死定了2作者:小妮子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