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战鹰目录
无忧书城 > 军事小说 > 战鹰 > 第二十节:拜别新津(上)

第二十节:拜别新津(上)

所属书籍: 战鹰     发布时间:2020-05-19

1948年9月之后,**进入战略进攻时期,一直打到了1949年12月。 更新最快此期间,台湾历史教科书称作“大陆变色”。期间,**发起了三大战役:辽沈战役辽西会战淮海战役徐蚌会战和平津战役平津会战。
三次战役共击溃消灭收编了国民革命军的主力近150万人。1949年4月,国共举行了北平和谈并达成协议但国民政府谈判代表张治中会谈后留在了北平,之后公开宣布脱离国民政府,国民政府拒绝在和谈协议上签字。
随后解放军发动渡江战役强渡长江,占领首都南京并进占了杭州南昌上海等都市。国民政府先迁广州,10月解放军占领广州,国府再迁重庆成都,终于同年12月10日全面撤退台湾。
49年本就风语飘摇的国民政府,风云突变,蒋介石辞去总统一职,由李宗仁取而代之。蒋介石和宋美龄乘坐飞机前往溪口,宋美龄于同年5月前往台湾。
内战期间,杨文海一直扮演了一个哑巴飞行员的角色。他只顾安全的为蒋介石和宋美龄开飞机,闭口不谈国共军事,这三年中,他绝对仅仅只是一名飞行员和半个保镖的角色。
期间,他多次驾机送宋美龄去美国。48年的一天,他架机并做随从宋美龄前往美国会见杜鲁门总统。宋美龄和前总统罗斯福是好友,但杜鲁门就不那么给面子了。
杜鲁门大量压缩援华贷款,那一天,就是48年11月的一天。杨文海驾驶飞机降落在了华盛顿机场,他一直跟在宋美龄的后面,哪怕是会见杜鲁门。
可是那一天宋美龄十分尴尬,杜鲁门毫不避讳的说:“你到美国來,就是为了要更多的一些施舍,不要再來了。”
话音一落,杨文海在三年之后第一次眼睛了出现了杀意,他的手已经摸到了手枪。宋美龄朝他恨了一眼,他才克制住了自己的杀意。
49年5月,杨文海又和宋美龄一起到了台湾,直到49年11月的一天,宋美龄在台湾正式在居住地约见杨文海。此期间,他们可是三年都沒有说过话了。
或许是赌气,或许是因为其他的原因。杨文海一直为她和蒋介石开飞机,为宋美龄开飞机的次数居多。但凡出使他国,杨文海都亲自开飞机去,并和随行人员一道跟随。但二人并为说过话,杨文海就这么跟着,宋美龄也这么默认,让他跟着。
会客厅内,一身旗袍的宋美龄正在沏茶。侍从室人员立马跑來道:“夫人,上尉到了。”宋美龄淡淡道:“请他进來。”
杨文海走进來庄严的敬礼道:“中国空军,上尉飞行员杨文海向您致敬。”宋美龄只是嘴角微微一笑,手里依然拿着水壶在煮茶。她淡淡道:“少尉,我还是想喊你少尉。开民航专机,委屈你了。”
一句话让杨文海有些尴尬,这个少尉是在提醒她。当年是她亲自给了他,在中国空军的第一个军衔,才有了他的传奇指路。开民航飞机委屈了,是三年前对他的不公待遇,感到抱歉,同时也是对他袖手旁观国共战局的点点斥责。简短一句话,可谓一语三关,这就是宋美龄的才华之一。
杨文海微笑道:“在您这里,我永远都是那个少尉,沒什么不公的。能留我一名,我相信这其中并不只是陈纳德的功劳,其实我知道陈纳德是替您到牢里來找我谈话,谢谢。”
宋美龄眉头微皱道:“你知道这些,”杨文海微笑道:“我不是傻子,再怎么说,我还当过上校。我知道的,谢谢。”
宋美龄走过來,对杨文海微微一笑,那笑容不再是外交的时候那种必须的微笑。而是当年在航校第一次见到杨文海时候,最真挚的微笑。
此刻,杨文海的心化了。他的眼泪已经充斥了双眼,宋美龄立马拥抱道:“孩子,别哭。”只是那么一秒钟,拥抱一秒钟后。宋美龄盛情邀请道:“坐下,喝一口我亲自沏的茶。”
杨文海喝在嘴里,微笑道:“好喝,这是哪里的茶叶啊,不像以前喝过的。”宋美龄淡淡道:“这是我离开内地的时候,落入江中然后捡起來的茶叶。”
杨文海眉头微皱道:“江水中捡起來,然后晒干的茶叶。”宋美龄继续道:“是的,如果我不说,你还是觉得好喝吧,因为这是祖国的味道。”
宋美龄继续道:“大陆战局已定,国府迁台已成定局。总裁已经辞职了,可是他现在还在成都,他要直到最后才离开故土。”说罢,她以流过脸颊。
杨文海淡淡道:“夫人,您直说吧,要我來干什么,但是,请您不要流眼泪。”
宋美龄擦掉眼泪,坐在杨文海的对面问道:“不忙,说之前,我有一些疑问。我想得到答案。”杨文海其实知道宋美龄想问什么,他微笑道:“夫人请讲。”
宋美龄问道:“我记得沒错的话,赵均婷和你的关系不一般,当你知道她是**而离开的时候。你为什么沒有跟着去啊,倒戈投共的将领那么多,但要论才华,要论军事素养。又有哪个比得上你这个空战王牌呢,”
“还有,这三年你我一句话都沒有说,但你却一直为我开飞机,呆在我的身边。那天为什么在杜鲁门总统面前,还想要掏枪呢,这可是很愚蠢的举动。”
杨文海脱下军帽,放在桌上。他再次很享受的喝了一口茶道:“不错,但之前我一直不知道赵均婷是**。我爱她,之所以不跟着她去,很简单。”
“第一,我是您的空军,军人有军人的底线,就是忠诚。第二,我的底线是中国人不打中国人,我个人不会拿枪对准同是中国人的**,但我也不能拿枪对准同是中国人的国民党。”
“其实,您知道这些,所以才有了我这个专机机长。还有一点,就是报恩,报您的知遇之恩。因为您,才有了我这个少尉变上校的传奇经历,才有了我冲天报国的历史舞台。我答应当专机飞行员,除了可以兼顾我的忠诚和底线。”
“更因为,可以时刻在您的身边,不论在任何时候我都要保证您的安全。另外,不论是谁,都不能侮辱您,不管是他杜鲁门还是罗斯福,即使是同归于尽,我也要保证您的生命安全和尊严不被践踏。”
宋美龄再次微笑道:“谢谢,谢谢,我的骑士。”
杨文海继续道:“这三年,您不愿意和我说一句话,其实还是有点责备我的。我知道,但您却依然愿意让我呆在您的身边,这就足够了。”说罢,杨文海点燃了一支香烟。
宋美龄直接伸出玉手,夺过他嘴里的香烟道:“孩子,少抽点,身体重要。”说这话的语气,是母亲对孩子的关心的语气。这语气,这动人的声音已经好些年沒有听到了。
杨文海微笑道:“好,我听您的。我还记得当年重庆空战,您來看望我们这些飞行员的时候,嘱咐厨师要做什么菜,说可以当您是母亲。其实我真的好想叫您一声妈妈,”说罢,杨文海再次湿润了双眼。
宋美龄继续道:“好啊,我这一生无儿无女的,但也收养了很多孩子。我还记得你的母亲去世很久了,愿意的话就当我是母亲吧,”
杨文海微笑着擦了擦湿润的眼睛,并点头道:“好,我记住了。”
此刻,宋美龄眉头微皱道:“文海,这三年你大多时间都在我的身边。我之前说过,总裁还在成都。我想请你去管理“中美号”专机和“美玲号”专机,请你一定保护好总裁安全回台湾。”
此刻,宋美龄终于说出的她的意图,沒有用命令的语气,是用的请求的语气。杨文海微微一笑道:“为什么不让张正龙去,那您怎么办,说实话吧,相比之下,您的安全在我眼里才是第一位的。”
宋美龄焦急道:“我很安全,我哪里也不会去了,就在台湾。不会让你去对**作战,只是保证他的安全。现在我已经不知道该找谁了,只有找你了,也只能找你了。”
杨文海微笑道:“您不用着急,只是我和先生不熟悉。”宋美龄继续道:“沒问題,我和经国已经说好了,你过去他会全力配合你。少尉,你能答应我,一定安全的将总裁带回台湾吗,”
杨文海立马敬礼道:“杨文海责无旁贷,但是,”宋美龄微笑道:“但是什么,我能做到的,就一定为你做到。”
杨文海微笑着摇了摇头道:“沒什么难事,我已经沒有了指挥权,需要您写个手令。第一两架飞机的机组人员由我亲自挑选,飞往成都后直接接手两架飞机。第二任何人不得干预我对两架飞机的管理和调配。仅此而已。”
宋美龄微笑着点头道:“好,沒问題,”话音一落,她就开始写手令了。
次日,杨文海带领着由他亲自挑选的八名飞行员,坐运输机直飞成都。在由成都飞新津,他愿意接受这次半飞行半保镖的非战斗任务,或许是因为这个像母亲一样的女人吧,

微信看书:微信搜索 -> 公众号 -> 无忧书城
无忧书城 > 军事小说 > 战鹰 > 第二十节:拜别新津(上)
回目录:《战鹰》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战鹰作者:碧云峰 2亮剑 3士兵突击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
无忧书城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