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战鹰目录
无忧书城 > 军事小说 > 战鹰 > 第三十七节:再见昆明

第三十七节:再见昆明

所属书籍: 战鹰     发布时间:2020-05-19

柳州空战后,三大队的七八两个中队,在广西简单修整后,便要回航昆明了。头天晚上,杨文海和周志开两人都在医院守着。
他们神情紧张的守护在手术室的门前,时间滴答而过。三个小时过去了,手术室门前,写着手中中的灯还亮着。焦急的杨文海走到窗前,拿出香烟,用那精致的打火机正欲点燃。
周志开却吹灭了燃烧的灯芯,他拍了拍杨文海的肩膀道:“不用着急,他会没事的,我始终相信。”话音一落,手术室门前的灯熄灭了,也就是说手术结束了。
杨文海与周志开忙凑到门前,等待着结果,等待着医生推着虚弱的郑少愚出来。此刻他们的心扑通的跳着,他们俩不知道是什么结果,不知道大队长是生还是死。中国空军的精英飞行员已经牺牲太多了。郑少愚相当于四大队乃至整个空军的精神领袖,他不能倒下,他绝对不能倒下。
手术室的门开了,四名护士小心翼翼的推着病床出来,只见郑少愚依然昏迷,嘴唇甚是惨白,那是失血过多造成的。
周志开抓住了医生的手,他哽咽口水后,轻声问道:“医生,大队长怎么样了?”
医生擦了擦额头的汗,摘下口罩。他中肯的说道:“你们放心,我们已经把他从鬼门关拉回来了,现在没有生命危险。”听到这里,杨文海与周志开那悬在半空中的心,终于踏实了。
杨文海皱着眉头说道:“多谢了,医生。那他现在情况如何,以后还能开飞机吗?”
医生微笑道:“还好送医及时,他的左腿保住了。可是,我们这里的医疗条件有限,得立马送到重庆,有效的疗养,康复后适当的锻炼,还是可以继续开飞机的。”这无疑是最好的答案了,激动而高兴的杨文海和周志开连声道谢。
下午,柳州机场跑道上。杨文海与周志开紧握双手,杨文海道:“学长,我们的回去了。这次我们过来了两个中队,日本陆军航空兵趁虚而入,云南被袭,三大队也很艰难啊!”
周志开说道:“走吧!我们还能再见面。走吧,相信不久后,我们会在重庆见面。”杨文海眉头一皱,隐约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他叹了口气道:“重庆,前段时间的轰炸的确让重庆倍感压力,还好现在是雾季,人们才得以修整。”
周志开看着天空道:“在大的雾,也有散开的时候。雾季一过,遮天蔽日的日本飞机,又会带着大量炸弹,轰炸我战时首都啊!”周志开接着道:“空军高层正在商议,估计不久后命令就会下达,说不定我们会在雾季过去之前,集结于重庆。”
杨文海怒道:“打吧!来了,我们就打下那些可恶的日本飞机。”说罢,杨文海对周志开微笑道:“到那时候,我们在并肩作战。”说罢,二人相互敬礼后,周志开便目送杨文海进入驾驶舱。
飞机的螺旋桨再次转动了,两个中队十六架飞机全部起飞,向昆明飞去。进入云南空域后,第八中队朝他们的驻地飞去。而杨文海的第七中队,需要在昆明机场加油补给后,才能返航巫家坝
八架战后归来的战鹰,稳稳的停在了昆明机场上,飞行员们都在食堂吃饭。杨文海独自一人前往司令办公室,路上他撞见了迎面而来的赵均婷。
赵均婷微笑道:“回来了,听说你们在柳州,又打出个6:0,太棒了。”杨文海淡淡道:“没什么值得高兴,四大队的大队长郑少愚重伤。一名苏联志愿队飞行员,在迫降时牺牲了。”
此刻,赵均婷的脸上没有了刚才的微笑,她接着道:“那太可惜了,你也别太难过,大家都已经很努力了。对了,你们接到调令了吗?”
杨文海听后,觉得奇怪。他纳闷道:“调令?调去哪里啊?”赵均婷微微一笑道:“看来,你们还没接到通知。我们已经得到通知了,我和孙玥玥、李玲钰都会被调去重庆,你们也会。或许司令在等你们回来吧!”
杨文海听后,快速向司令办公室跑去,他没有敲门,直接开门而入。正坐在沙发上沉思的潘承文,见杨文海气喘吁吁的杨文海。他笑了笑道:“我一直在等你,怎么如此莽撞,都不敲门啊!”
杨文海并没有敬礼,直接坐到沙发上。这段时间的相处,他和潘承文已经很熟悉了。一般没人的时候,都很随便。杨文海平复心情与气息后,严肃道:“长官,调令是怎么回事?我们要是都去了重庆,云南怎么办?我们全走了,日本陆军航空兵肯定会笑得合不拢嘴的。我们两个中队这才走了几天,昆明就挨了两次轰炸。”
潘承文平静的笑了笑,拿出一支香烟地给杨文海道:“别紧张,先抽支烟吧!听我慢慢说。”
潘承文接着道:“航委会是这样决定的,我空军必须尽全力保卫我战时首都。我们要让全世界都看见我们的抗战决心,空军的抵抗是亮点啊!你们要在雾季,集结于重庆。届时,我中国空军,全部的空中力量,都将围绕着保卫我战时首都的领空,展开战斗。你们要趁着雾季开始磨合训练,雾季过去后,等待你们的将是大机群,大规模的空战。”
杨文海熄灭手中的香烟道:“我们的委员长是下了决心呀!他不在退了,就在重庆,抗战到底。好吧!什么时候动身?还有,昆明怎么办?”
潘承文拍了拍杨文海的肩膀,面色凝重地道:“先回巫家坝修整,新年的第一天,你们就全部移防重庆。”潘承文望着天空,叹了口气道:“昆明,还有我呢。我得守着航校,你们走了。我们,还有高射炮、还有机枪。我得守着这个大后方啊!我有预感,你们还会回来,中国空军的制胜点,将会是昆明。”
杨文海听后,眼睛有些湿红,这是雄心壮志,然也是一种无奈。他站得笔直敬礼道:“长官,保重。我走了。”说罢,杨文海便大步离开。
潘承文叫住了正要离开的杨文海。他拿着一个盒子,走进杨文海的面前。他直接摘下了杨文海的领章,语重心长地道:“文海啊!趁现在,我还是你的司令,现在我将下达最后一份委任书。你们三大队的大队长牺牲了,现在我任命你为三大队大队长,仍兼第七中队中队长,军衔由上尉提升为少校。”
说罢,他将盒子里装着的新领章替杨文海戴上。此刻,杨文海已经流出了眼泪,这样的授衔不是他愿意接受的,真的很痛苦。
潘承文擦掉自己眼角的泪花,严肃道:“周将军和陈纳德上校已经赶往重庆,你们也抓紧时间吧!好了,走吧!走,快走。”那个走字,说得那么决绝、那么干脆、那么大声,仿佛是在下逐客令。其实,那是军人特有的告别方式,他们不喜欢、不希望自己脆弱的一面展现出来,唯有忍着,并以那样的方式,表达自己难舍之情。
1940年1月31日,晚。第七中队的飞行员们,等不到春节了,他们没有那运气,历史的使命更不允许他们在昆明,过完春节,唯有今夜才能吃顿,早年夜饭。
然这个年夜饭有些特殊,他们没有去酒楼,没有和平时一样,叫几个舞女陪伴喝酒。今夜,第七中队将全部聚在一起吃年夜饭。全部不仅包括活着的飞行员,更包括已经牺牲的飞行员。
不错,一张桌子放在了安葬唐队、芹队、孙达,还有芹队之妻郑春玲的墓碑前。桌子上摆着他们能搞到的,最好的酒菜,所有碗筷,一副不少。
杨文海和飞行员们,将几瓶好酒倒在杯前,以示敬重。杨文海含着热泪道:“新年快乐,你们在下面好好的,一定要保佑我们多杀小日本。”说罢,他一碗酒直接干了。
张正龙和赵兴国也眼含热泪,干了碗中的酒。张正龙说道:“唐队、芹队、孙达!我们要走了,巫家坝还是您三位元老继续守护吧!如果,他娘的小日本来了,我们不在。哥仨就施法让他们自己掉下来。”说罢,他擦掉自己的眼泪,继续喝完才倒的酒。
赵兴国拿出自己的哈德门香烟,点燃后,插在芹泽徽的墓前。他哽咽道:“芹队,如果您还活着,我真的希望您在罚我十公里越野,哪怕一百公里也成。”
赵兴国接着道:“我们这一走啊!不知何时才能回来,或许,下次见面我就该来陪你们了。”赵兴国此言一出,所有人都看向他。杨文海尽管觉得他说这话,有些不吉利,然,此情此景,也没有怪他
次日夜,也就是1940年2月1日的晚上。杨文海带领着三大队全部二十六架驱逐机,趁着夜色,悄然升空。
他们无不摘下护目镜,向机翼下方正熟睡的昆明百姓敬礼。因为他们知道,他们这一走,就将昆明的空防力量抽空了。没有空防力量的昆明,等于一座靶场。无耻的日本陆军航空兵,便可以随意轰炸。
他们的敬礼,是在对昆明百姓说:“昆明的百姓,曾经为我们修筑机场的百姓、饿着肚子也要我们吃饱的百姓。对不起,空军对不起你们,三大队对不起你们。”
对于此刻在夜空中的飞行员来说,怎能没有歉意?怎能舍得?他们知道,他们这一走,昆明就只剩下战伤未愈的飞机,再要升空,就只能是航校里还没毕业的学员升空作战了。
然,新的使命来了,他们必须在世界面前,誓死守卫重庆。要让世界看到我中**民的抗战决心,更要展示我中国空军的抗战决心。
最终,二十六架驱逐机围绕昆明绕飞一圈后,便直接拉高,他们带着对昆明的歉意。带着誓死守卫重庆的决心,向重庆飞去

微信看书:微信搜索 -> 公众号 -> 无忧书城
无忧书城 > 军事小说 > 战鹰 > 第三十七节:再见昆明
回目录:《战鹰》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士兵突击 2战鹰作者:碧云峰 3亮剑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
无忧书城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