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战鹰目录
无忧书城 > 军事小说 > 战鹰 > 第十三节:飘逝的樱花

第十三节:飘逝的樱花

所属书籍: 战鹰     发布时间:2020-05-19

洞庭湖的上空,本该是激烈的空战。 更新最快可就在山下一辉含泪拉高,用规律的速度发射子弹。哒哒哒哒哒哒哒……连起來就是通用密码,意思是“停止攻击,投降。”
战斗机仍然在飞,可是飞射的子弹却渐渐少了下來,最后沒有一颗子弹在飞了。杨文海想过自己被打下去,想过把山下一辉打下去,但绝对沒有想过山下一辉会说出投降二字。
是啊,连山下一辉自己都沒有想过自己会说出投降二字,或许是不断冒烟下落的日本零式战斗机,让他的心软了下來。
杨文海大声下令道:“停止攻击,呈战斗队形环形飞行。”顷刻间,所有中美飞行员无不惊讶得目瞪口呆,但还是按照杨文海的意思停止了攻击。
众所周知,日本天皇在日本军人眼里,地位不输给西方的耶稣。他们的忠诚是死忠,长官的命令让他们流泪与不解。一名日本飞行员满心疑惑,激动的道:“长官,我们还能战斗。就算战死也不向支那人投降。”
山下一辉大声道:“执行命令,总有一天你们会发现,你们的信仰只不过是一个天大的玩笑。”
说罢,山下将无线电调适到50公里范围内的公开频段。他大声道:“文海君,我们投降,我希望你保证我的这些下属的安全。”
杨文海等这一刻,等了这么多年。这么多人死在蓝天,就是在等这一刻,他期待着像一名武士一样,堂堂正正的把山下一辉打到洞庭湖去。但是,山下却因为珍惜下属的生命主动投降了。
这一刻,他并沒有想象的那么兴奋与高兴。他大声回答道:“你的决定出乎我的意外,好,我答应你。”
话音一落,我中美飞行员大为不满。一名中国飞行员大声道:“长官,你忘了当初他们怎么杀害我们的跳伞飞行员的吗。忘了怎么轰炸我们的老百姓的吗。好不容易有了今天,我要他们血债血偿,要一架不留的打到湖里去喂鱼。”
一名美国飞行员大声道:“上校,打下他们,他们都该死。”
杨文海严肃的命令道:“按照国际公约,不杀投降之敌,这个公约同样适用于空军。这就是中国人和日本人的区别,是人和禽兽的区别。不要留下污点,让后人骂小日本去吧,”
终于,沒有任何人对杨文海的命令提出异议了。杨文海大声道:“山下一辉,我答应你的请求,但是必须在我们的押解下,飞回桂林缴械投降。”
山下微笑道:“好,我们愿意。”……
就这样剩余的二十五架零式战斗机,在我120架战斗机的押解下,往桂林飞去。40年9月13日,山下一辉带领神秘的零式战斗机扒光了中国空军的羽毛。然而,却在今天,44年7月23日,在洞庭湖的上空,中国空军打得日本人空中投降。在沒有损失一人一机的情况下,打掉敌零式战斗机15架,二十五架全部投降。
桂林空军基地内,欢呼声雀跃声响彻了空勤大队机务大队塔台指挥室空情天气等地。陈纳德威廉张正龙赵均婷孙玥玥托尼老王全部都站在了机场的跑道上。
145架飞机出现在了桂林的上空,为防止日本人死亡袭击,如神风敢死队一样,撞击地面杨文海通知地面,要将防空火力全部调适到最大仰角,以防突变。
25架零式沒有玩突然袭击,全部优先降落了。同时,警卫营全部端着冲锋枪冲了上去,就在日本飞行员走下飞机的那一刻,就有两名士兵用机枪指着他们的脑袋。他们,全部缴了腰间的配枪,成为了战俘。
就在山下一辉经过威廉的身边的时候,他流着泪敬礼道:“教官,”此刻,威廉满眼热泪,他用恳求的眼神看着陈纳德,陈纳德微笑着点了点头。威廉冲到押解山下的士兵面前,示意士兵放了山下。
威廉流着眼泪,同时怀着那种心痛的恨意,他缓缓的向山下走了过去。山下流着眼泪微笑道:“教官,身体还好吗。”威廉一巴掌打在了山下的脸上,他怒道:“为什么。为什么要参加非正义的战争,你知道这对你來说意味着什么吗。”
山下淡淡的笑道:“自从,我驾驶飞机來到中国就知道了结果。我真的希望结果早点到來,但沒想到这结果來得这么晚,折磨了我这么多年。”
此刻,我120架飞机已经全部降落。杨文海跑了过來,他看到了威廉的眼泪,看到了山下的眼泪。他走过去狠狠的一脚揣向山下一辉,直接将山下揣倒在地。他怒红着眼睛正要去揍他,威廉拦住了他。威廉流着泪向杨文海摇头,示意不要打了。
杨文海知道这对老师來说,是一件何其心痛的事情。曾经他最好的两个学生,却在今日的这种情况下相聚。世界上,又有哪一个老师不心痛呢。
杨文海叹了一口之后,他抓起山下一辉的衣领。怒眼大声道:“混蛋,你这个混蛋。我说过,我迟早要亲手打下你。我无数的兄弟都死在你的手里,你,山下,可真是我的好兄弟呀,”说到这里,杨文海的怒眼中,出现了泪花。
山下淡淡道:“还有我们的校友,琳达。那天我在空中,看见了你抱着她,很痛苦。对不起,文海君。”
说罢,杨文海又是一拳打在了他的脸上,打得一口鲜血吐出。杨文海狠狠道:“你以为,这些就是你一句对不起可以了结的吗。混蛋,等着军事法庭的审判吧,”说罢,他放下山下一辉,对卫兵道:“带走,”
就在卫兵要过來押解的时候,山下一辉深吸了一口气。中气十足的说道:“文海君,不能与你一战是一种遗憾。就像当初分别时一样,我们來一场真正的决斗吧,”
杨文海示意卫兵放开了他,他哈哈一笑道:“你本來沒有这个资格,好,我同意。”说罢他朝警卫营长大声道:“把刚刚俘虏的日本飞行员全部带到大校场。”
张正龙走來道:“文海,你疯了。跟一个俘虏比什么武功啊。”杨文海淡淡道:“我要堂堂正正的赢他。”
杨文海对山下一辉大声道:“那我就在你的下属面前,打倒你。你说,比什么。”
山下微微一笑道:“我带來了武士刀和你擅长的龙泉剑,今日,我们就看看是我的刀厉害,还是你的剑厉害。”
杨文海惊讶道:“你还真有心啊,”说罢,他下令要卫兵去山下座舱里拿出了刀剑。……
大校场上,赵均婷和孙玥玥都握紧了拳头,手心手背全是汗。她们知道山下一辉的可怕,她们担心杨文海不敌山下一辉。而那些日本飞行员,在我卫兵荷枪实弹的押解下观看这场战斗。
只见山下双手持刀,眼睛像狼一样狠烈,从他的眼神可以看出,他要使出全力。杨文海右手拿着剑鞘,左手握着剑柄,用力一抽,剑鞘飞落,剑指山下。同时,他也有狠烈的眼神与山下的眼神对峙。
二人同时向对方冲去,刀剑相撞。顿时二人使出了浑身解数,时而劈斩刺,时而挑勾撩。二人都是高手,各种身法,各种飞身动作都出现了。刀剑把阳光反射到了观看战斗的众人的眼睛中,他们的眼睛都被亮瞎了。
这样的战斗持续了十分钟,依然沒有分出高下。杨文海大声道:“看來,你还有坚持练功。”山下淡淡道:“和你战斗,才是真正的战斗。”
话音一落,杨文海飞身一剑朝山下的腹部刺去,山下忙用刀挡着了剑锋。就这样,杨文海步步紧逼,山下步步后退。突然山下微微一笑,那是很轻松的微笑,杨文海注意到了这一细节。
突然,山下握着刀柄的手一松,杨文海立马收力,但用力太猛來不及了。一剑刺进了山下的腹部,起码刺进去了4厘米。
杨文海很惊讶,他不明白山下为什么会这样。他匆忙的抽出了剑,只见山下的肚子鲜血直流,一会儿就湿透了衣服。
山下倒下了,真的倒下了。不知道为什么,杨文海并不高兴,他立马上前抱住了山下。他激动道:“你个王八蛋,你以为这样就能和你犯下的罪孽一笔勾销吗。”
一丝鲜血从山下的嘴里流出,他虚弱的微笑道:“我从來沒有想过,要你原谅我。”杨文海大声道:“医务兵,医务兵快,快。给他止血。”
医务兵包扎好了他的伤口,血止住了,但他还是很虚弱。此刻,陈纳德威廉赵均婷他们全部冲了上來,而日本飞行员们明白了长官的意思也纷纷流泪。
山下努力的向威廉伸手,威廉忙蹲下握住了山下的手,此刻,威廉再次流下了泪水。山下淡淡道:“老师,不要哭,这是我应得的报应。”说罢,他悲痛的笑道:“尽管,我认为我也是受害者,但我依然是帮凶,我应该受到惩罚。”
说罢,他缓缓的从衣兜里摸出了那半支残筷,杨文海擦了擦眼泪,也摸出了他那半支残筷。就这样,一双筷子重新组合到了一起。上面用中文写着“友谊长存”,不过,此刻这四个字上满是血迹。
山下又摸出了一封信,那是他妻子写给他的家书。他缓缓的交给了杨文海,杨文海拿着这封满是鲜血的家书,他大致看了看内容。
看过后,他哭了。他收起了山下的家书,小心翼翼的收在了自己的衣兜了。就在这一刻,他紧紧的拥抱了山下一辉。
山下微笑道:“还是你最了解我,不错,我希望战争结束以后,你能按照这个地址给我的妻子回信。谢谢,请不要怪他们,尽管我是为了他们的安全才参战的。”
山下继续说道:“郑少愚周志开蓝风赵兴国都是好样的,都是值得尊敬的军人。还有我那苦命的姐姐,也是好样的。”说到这里,山下流下了泪水。
杨文海紧紧的抱着山下道:“结束了,一切都结束了。接受治疗,等待战争结束,那时候你可以回国看你的儿子。”
山下微笑着摇了摇头道:“我不能回国,不能回家。我不能活着接受审判,我成为俘虏的消息一到日本,就是山下家族全部被杀的时候。文海君,替我的飞机加满油吧,我想再飞一次。”
杨文海咬着牙,紧紧的咬着牙,大声下令道:“为零式一号机加油,”……
就这样,杨文海搀扶着包扎完伤口的山下一辉,缓缓的走向他的零式一号机。杨文海扶山下进了驾驶舱。飞机开始滑行了,而杨文海则站在跑道上,向昔日的好友死敌敬礼,为他送行。
山下看了看还在往绷带外渗血的伤口,忍着剧痛拉起了飞机。他笑了,他哈哈大笑了。就在飞机冲上3000米高度的时候,他模仿了杨文海的特技动作。做了一个“回马枪”机动,然后机头向地,向一块巨石冲去。
杨文海流着泪,紧闭双眼。陈纳德威廉张正龙赵均婷也是红着眼睛,站得笔直敬礼,为这个敌国对手敬礼送行。那些被俘虏的日本飞行员,全部向飞速向下的零式一号机鞠躬。
砰,火光四溅,飞机和山下一辉一起爆炸了。…
深夜,中国士兵找到了支离破碎的尸体。他们把山下一辉那拼凑起來的尸体,放在柴堆上。杨文海拿着火把流着眼泪,他将那双“友谊长存”之筷,也扔到了柴堆上。
他流着泪,用日语对那些日军飞行员道:“敬礼,向你们的长官告别。”只见,二十四名飞行员全部敬礼。杨文海擦掉眼泪,微笑道:“结束了,这一切都像盛开的樱花一样飘逝了。”说罢,他扔出了火把,一切的恩怨都随着这把火烧尽了。
杨文海用骨灰盒,收起了山下一辉的骨灰。他要在战后,亲自送山下一辉山下枫子回家。
杨文海和山下一辉的恩怨就此画上一个句号,然,中日之战还在继续。中日的空战,也在继续,直到1945年8月15日,裕仁宣布投降。……

无忧书城 > 军事小说 > 战鹰 > 第十三节:飘逝的樱花
回目录:《战鹰》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亮剑 2士兵突击 3战鹰作者:碧云峰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