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战鹰目录
无忧书城 > 军事小说 > 战鹰 > 第十四节:陈纳德走了

第十四节:陈纳德走了

所属书籍: 战鹰     发布时间:2020-05-19

1944年秋,蒋介石与史迪威的矛盾激化。 更新最快10月18日,罗斯福决定调回史迪威将军,改派魏德迈來华接替他任美军中国战区参谋长。
史迪威离华后,马歇尔等人就开始考虑改组在亚洲的航空队,拟将所有驻缅甸和印度的空军调往中国,由驻华的空军司令部统一指挥第10和第14航空队。
陈纳德坚决反对这一改组计划,然而他沒有得到华盛顿的支持,也沒得到蒋介石的支持。
1945年7月6日,陈纳德提出了辞呈。中国有一句古话叫做卸磨杀驴,这句古话英勇在当时的那些美国国务卿身上,那是再合适不过了。
魏德迈等人,一看见陈纳德的辞呈,简直是比重新结婚还高兴。这个不听话的人,终于辞职了,他们欣然同意了陈纳德的辞职请求。
1945年7月31日,夜,芷江机场内。整个大校场都摆着酒席,所有的空军将士还有主角陈纳德将军都在这里。
这不是庆功宴,这是一场充满眼泪与感激的欢送宴。陈纳德戴着蒋介石亲赐的青天白日大蓝绶带,缓缓的走到讲台上。
他端着一大杯中国烈酒,大声道:“小伙子们,中国小伙子们美国小伙子们。请大家不要流泪,请大家一同欢笑,因为胜利的曙光已经照到了这座机场,照到了我生活工作了九年的中国大地。來,笑一个。”
此刻,沒有人笑得出來,也不可能有人笑得出來。所有人,都眼含热泪,低着头,就像是一只斗败的公鸡。
陈纳德大声道:“为什么不笑,我想看到你们,最真诚的笑容。我的离开,是必然的事,但我的离开也意味着这场战斗的胜利已经到來。來,满饮此杯。”说罢,他流着泪,并面带笑容的喝下了杯中的酒。那笑声可以传得很远,那笑声是对这场战斗胜利的激动,也是对自己即将脱下军装的伤感。
话语间,所有人都哈哈大笑了起來,并一口气喝了自己手中的酒。
入席后,陈纳德周至柔毛邦初杨文海张正龙威廉赵均婷孙玥玥在内堂,坐到了一张桌子上吃饭。
毛邦初敬上一杯酒,微笑道:“将军,不要沮丧,中国人民是不会忘记你在中国所做的一切。我们感谢你。”
陈纳德嘴角一扬,和毛邦初碰杯后,一饮而尽。陈纳德呵呵一笑道:“我不会沮丧,我历來是一个不听话的人。那些大老爷们,是不会喜欢我这种不听话的人。眼看着日本人要投降了,我的作用也完了。然后,他们可以一并宣称这是美国空军的功劳。”
周至柔擦了擦眼角的泪水道:“将军,事已至此,何必再让自己陷入苦恼之中。我坚信你离不开中国,不出半年,你就会回來的,我保证。”
陈纳德点燃雪茄,哈哈一笑道:“将军,我说过,永远不要告诉我,我该怎么做。未來的事情,谁也说不准,谁也无法保证。”
周至柔微笑道:“将军,你就真的觉得战争就此结束了吗,日本投降,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但中国还需要建国。我们需要你,蒋委员长蒋夫人同样需要你。”
话音刚落,周至柔的这一句话,让赵均婷很是惊讶,她被刚刚喝进去的红酒给呛得差点喘不过气。谁都沒有注意这一细节,只有孙玥玥注意到了。
杨文海很是生气,很是不满。此刻的他,已经喝了很多酒了。他走到陈纳德面前,举着酒杯,哈哈一笑道:“來,师公对吧,威廉教官是我的老师,您说过,严格來说我应该叫您师公。明天您就要回国了,來,徒孙我啊,祝您归途平安。”
他的话,明显有些酸味。酒桌上的人,都不是什么等闲之辈。自然明白他是在控诉领导者的卑劣行径。
陈纳德大笑道:“你总算是懂事了一回,來,干杯。”一口酒下去后,杨文海故作酒疯随口道:“祝您一路顺风,顺便祝批准您辞职的那位,早登极乐。”
毛邦初眉心微皱,他斥责道:“杨文海上校,你喝醉了,不要再说胡话了。”
杨文海故意打了个醉饱嗝,笑道:“毛将军,我沒醉。我清醒得很,我从小练武,光是醉拳就练了七八年。这点酒能让我醉吗,”说罢,他又喝了一杯,眼怀恨意道:“不能,这绝对不能。我杨文海,比那些高高在上的人,清醒不知多少倍。”
周至柔将筷子一摔,站起身來大声道:“你太目中无人了,将军走,这里的人谁都不舍得。谁都有不满,这些话是你该说的吗,这是要掉脑袋的。我念你是酒后胡言,赶紧给我闭嘴。”
此刻,酒桌上陷入了一片僵局,突然冷场了。赵均婷和孙玥玥,还有张正龙,无不为他捏了一把冷汗。
这点酒确实不能让杨文海喝醉,但他就是要装醉,就是要酒后吐真言。他继续撒酒疯道:“闭嘴,呵呵,卸磨杀驴啊,人死光了,仗打得差不多了,就该把该打发走的人,打发走了是吗,我知道,这不是在座的各位所想的,但我就是想说出來。因为,我和陈纳德将军一样,是个直肠子藏不住事。”
杨文海继续道:“自古以來,特别是我们中国,有一句话叫做书生误国。从古到今,奸臣佞臣有几个不是所谓的大文豪大宰相所谓的文臣,譬如秦桧李斯。大忠臣历來大都是武将,例如蒙恬卫青霍去病秦叔宝岳飞袁承焕郑成功。最起码,我记得的忠臣都是武将。”
陈纳德只是一直听着,但他是感动的。周至柔大声道:“杨文海,你越说越过了。”说罢,他对张正龙道:“扶杨文海去休息。”
张正龙点了点头后,立马过去搀扶杨文海。杨文海一推,他继续装疯。他走到陈纳德身后,趴在他的肩膀上,一把抓起了他的青天白日大蓝绶带。
他手拿着这条象征着最高功勋荣誉的绶带,仔细的研看。突然他哈哈大笑道:“好啊,质量真好,这布料不错呀,九年的努力,除了那点用命换的工资,就是这一条不足二两重的步带子了。真好,”
周至柔和毛邦初再也坐不住了,毛邦初抢先发火道:“杨文海,你太不像话了。”说罢,他大叫道:“來人,”只见,两名臂带宪兵臂章的,手指微冲的兵走了进來。
赵均婷忙求情道:“请将军不要和他计较,他喝多了。”顿时,张正龙威廉孙玥玥所有人都在为他说情。
陈纳德严肃的对毛邦初道:“将军,他喝多了。让这两个人,送他回房间休息吧,就当他这些话,是帮我说的。要怪,就怪我好了。”
毛邦初长叹一口气道:“你们,送杨文海上校,回房间休息。”
两名宪兵正准备去扶杨文海,杨文海立刻站直微笑着整理了下自己的军装。他拒绝了士兵的搀扶,他微笑道:“我不是文臣,我自己可以走。”说罢,他大摇大摆的走出了房间,同时赵均婷向众人示意后,也跟着跑了出去。
次日,清晨,也就是1945年8月1日。一架专机停在了芷江机场的跑道上。陈纳德当着众人的面,摘下了他那代表着少将军衔的肩章。
他微笑道:“好了,卸去了肩膀上的担子,我真的觉得好轻松。我该走了。”说罢,他向众人敬礼。
张正龙拿出了一个烟灰缸,烟灰缸的底部是一个凹进去的图案,十一架象征着“飞虎队”的p40战斗机的图案。他拿给陈纳德道:“将军,再见。这东西不值钱,也不代表着什么荣誉,留作纪念吧,”
陈纳德接过烟灰缸,小心翼翼的收入行囊道:“谢谢,”
赵均婷拿出了一包茶叶,那是西湖的龙井茶。她微笑着上前,递给陈纳德道:“将军,您的支气管炎很严重。您也不小了,少喝点咖啡,多喝中国茶和白开水。保重,”
陈纳德大笑道:“哈哈,多谢,你依然是我见过最美丽的中国女军官。”说罢,他和赵均婷拥抱,道:“那小子,性格太直,和我一样,这是一个致命的缺点。你得看好了,管住了。”
赵均婷,自然知道他说的那小子是谁。
孙玥玥拿出一条围巾,上面写着“中国空军,空情处赠”。她微笑道:“将军,您是中国人真正的朋友。在中国待久了,美国太冷,送您一条围巾吧,”
陈纳德接过围巾道:“张正龙那小子,老说你是男人婆,其实你还是很细心的嘛,那小子,身在福中不知福啊,”
话音一落,张正龙躲到了杨文海的身后。
杨文海拿出一把军刀,微笑着对陈纳德道:“将军,我沒什么要送给您的。这把军刀,是日本裕仁天皇送给山下一辉的军刀。您看不见小日本投降,那就接受日本天皇缴械吧,”说罢,他把军刀递给了陈纳德。
陈纳德拿过军刀,拔开一看,微笑着点头道:“好刀,我接受了。”
说罢,他向众人敬礼道:“好了,我该走了。不然赶不上飞机了,”
众人向陈纳德敬礼道:“将军,一路顺风,”说罢,以泪流满面。
陈纳德回礼后,便转身向专机走去。他哈哈大笑道:“不要再叫我将军了,我以扯下肩章。我是美国陆军退役飞行上尉,克莱尔李陈纳德,我现在只是一个平民。”
专机起飞了,陈纳德完成了他在中国的任务,为中国的空军的抗战做出巨大贡献。可如今,他沒能亲自接受日本人的投降,便遗憾的回国了。

微信看书:微信搜索 -> 公众号 -> 无忧书城
无忧书城 > 军事小说 > 战鹰 > 第十四节:陈纳德走了
回目录:《战鹰》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战鹰作者:碧云峰 2亮剑 3士兵突击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
无忧书城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