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战鹰目录
无忧书城 > 军事小说 > 战鹰 > 第二十二节:我回来了

第二十二节:我回来了

所属书籍: 战鹰     发布时间:2020-05-19

五个月后的一天,也就是1950年5月的一天,具体哪天我以记不清了,就连杨文海本人也记不清了。 更新最快清晨,台湾海岸波涛排按,然后浪花被接下來的浪花卷入大海,就这样周而复始,从未停止过。
就像人的记忆一样,从來都是被新的更刺激人心的记忆所卷走。但有些人有些事是无论经过多少风浪的覆盖也无法带走的。
杨文海就这样坐在海滩上,感受着清爽的海风,聆听着浪花击石的声音。他很迷茫,迷茫的是故土就在前方。站得高一点,只要能见度足够,甚至能看见对方海岸得植物。距离是那么的近,但这距离也是那么的远。
细算起來,他已经33岁了,飞了13年,打了7年仗。曾经以为胜利之后就是美好,沒想到胜利给他带來的确实背井离乡。这半年,他回了趟美国,沒想到带回來的确实父亲的骨灰。杨家在美国的所有产业都已经被父亲变卖了,全部通过海外华侨联合会捐给了战后重建的相关基金。
沙滩上一个烟头,接着一个烟头。他此刻抽的已经不是烟了,战争时期抽的是忧愁,现在他抽的是乡愁。
突然,身后走來一人,一句话打破了他的乡愁。是张正龙,他的肩章已经是上校了。而杨文海的肩章却依然是上尉,不是因为他沒有才华,而是他选择了不作为。
张正龙大声道:“想家了,还是想均婷了,”杨文海并沒有转身,只是呵呵一笑道:“來了,有酒吗,”
张正龙看了看手里的两瓶酒道:“有,來吧,我陪你喝。”杨文海接过酒瓶,拧开瓶盖之后,一口就喝了半瓶。
张正龙赶忙阻止道:“兄弟,你这不是喝酒,这是牛饮,是在摧残自己。”杨文海只是呵呵一笑,夺过酒瓶继续喝酒,一口气直接喝沒了,还是白的。
张正龙摇了摇头大声道:“你要颓废到什么时候,你看看你现在是什么样子,哪里还有个空战王牌的样子。胡子不刮,不修边幅,烟酒成瘾。空军上上下下的事,你什么也不管,对台建设,你也不管。”
“现在已经这个样子了,你不能逃避现实。”说罢,张正龙的眼泪流下道:“是,我也经常在这里看着对面。我也想家,但是我们是军人,局势如此。你还想怎么着,想回去,自己游回去好了。”
“大哥,我求求你。忘掉赵均婷,重新开始。生活还是要继续的,那么多女孩子喜欢你,其中也有比她漂亮,比她优秀的。你他妈要是在这么颓废,别怪我不认你这个兄弟。”
杨文海哈哈一笑,那是痛彻心扉的扬天长啸。他把酒瓶子重重的扔在地上道:“你以为我就不想游过去是吗,老子打了这么多年仗,为的不是今天的结果。上个月我回美国,拿回來的只有我爹的骨灰。还有一封遗书。”
说罢,他眼含泪花继续道:“信上是这样说的:孩子,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说明你已经拿到了我的骨灰。我把所有产业变卖了,捐给了战后重建基金会,不要怪我什么都沒给你留下,因为你长大了。把我的骨灰带回祖国安葬吧,生不能回国,死了也要睡在祖国的黄土下。”
此刻,张正龙震惊了,他一直责怪杨文海这段时间愈加颓废。沒想到,他居然背负了这么多。
他点燃两支香烟,递了一支给杨文海。他淡淡道:“老爷子,还说了什么,”
杨文海淡淡一笑道:“沒了,就这些。”张正龙不解道:“就这些,”
杨文海看着张正龙微笑道:“不然呢,还想怎样。他唯一的愿望就是回国安葬,可是我却做不到。”
张正龙同杨文海坐下,搭着他的肩膀道:“对不起,我不知道这些。的确,现在我们也完不成老人的心愿。”
就这样,二人返回了机场。
夜晚,杨文海正在台湾机场检查他的座机,那是蒋先生的专机。机械师老王走來笑道:“这么晚了,还在检查飞机呢,”杨文海笑道:“是啊,得自己检查过才放心啊。”说罢,杨文海就要到驾驶舱去检查驾驶系统。
老王看着杨文海进驾驶舱,他的眼神顿生一丝杀气。老王立马笑着道:“我來帮你。”说罢,他跟着走了进去。杨文海认真的检查推进器刹车襟翼以及方向舵。
突然,杨文海眉心一皱,只感后脑勺被一支冰冷的铁管抵着,沒错,那是手枪。杨文海诧异道:“老王,你是在跟我开玩笑吗,”老王冷冷一笑道:“沒有,沒有开玩笑。赶快,赶快起飞。飞回大陆,不然我开枪杀了你。”
杨文海并沒有大声喊叫,毕竟他是一名优秀空军战士。他冷静的说道:“老王,自打我进入昆明航校就认识你,我真沒想到你会用枪指着我的脑袋。”老王流着泪激动的摇头道:“是,我王炳权和你杨文海认识了十二年。但我是迫不得已,我的老婆孩子全在大陆,我年纪大了,我不想老死在这里,我要回家。”
杨文海听到这里,他正准备制服老王的手软了下來。他理解一个老兵想家的心情,甚至他的心也在海峡的另一边,他喜欢的女人也在那里。杨文海继续劝说道:“老王,你是军人,这一走我俩都要留下一个骂名。”
老王继续道:“我不管,我要回家。杨文海,当初你不想打内战,不愿意驾驶战斗机对**作战。他们怎么对你的,把你从上校降为上尉,还是陈纳德那美国佬帮忙,你才活到了今天,最后变成了专机飞行员。我也为你感到亏,他张正龙凭什么取代你的位置,凭什么当你的上司。”
杨文海叹了口气道:“老王,如果不是看在多年的战友情,我现在就可以把你按在地下,尽管你拿着枪指着我的后脑。”老王知道杨文海的武功有多好,知道他的动作有多快。他继续哭道:“我都五十多岁了,今天不走,我这辈子也回不了国了。我求你,送我回去。”
此刻,杨文海心中的两个小人开始打架了。一个是军人的忠诚一个是对家乡的想念和父亲的遗愿以及对面的一个女人的思念。
杨文海淡淡道:“好,我送你回去。但是请给我时间,我去取一件东西。”老王激动道:“少耍滑头,不然我开枪打死你。”
杨文海微笑道:“你说得对,我们应该回去。你用枪押着我,和我一起去取样东西。我杨文海从來沒骗过你吧,”
老王点了点头道:“你只要敢骗我,我们就同归于尽。”就这样他搭着杨文海的肩膀,然后一手拿着枪抵着他的腰和杨文海一起去了杨文海的房间。
当老王见到他取出來个骨灰盒的时候,惊讶了。他惊讶道:“这是谁,”杨文海微笑道:“我爹,我要送他回家乡安葬。这回你该相信我不会耍花招了吧,”
就这样,杨文海发动了飞机,他带着父亲的骨灰和老战友的思乡之情,以及自己对家乡和赵均婷的思念起飞了。这一刻,他也成为了抛下张正龙独自逃走的罪人,对不起朋友的罪人。也背负了忘恩负义,背离军人气节的罪名。
三十分钟后,飞机降落在了福建机场。就这样,杨文海和王炳权回到了祖国。岂料,飞机刚刚停稳,老王居然下黑手开枪了。
还好杨文海身手敏捷才沒有被打中要害,只是肩膀中了枪。
十天后,医院内。杨文海正在熟睡,他在睡梦中大叫道:“均婷别走,求求你别走。”
梦境中,他拉着赵均婷的手,无力的挽回道:“别走,别走。也不知道中的赵均婷哪里來这么大力气,杨文海怎用力也拉不住。”
突然,他手一滑,赵均婷便消失了。他惊得一头冷汗,猛然坐起來道:“别走,”
此刻,他还真抓着一人的手。显然是一双女人的手,还是那么细嫩白皙。沒错,这就是赵均婷。她已经从苏联留学回來了,现在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情报处处长。
杨文海不敢相信眼前的这一切,这个手被自己抓得通红,并满眼泪水的女人就是自己想了五年的赵均婷。
他哈哈一笑,一把拥抱住道:“真的是你吗,真的是你吗,”同为30岁的赵均婷流着泪幸福的笑道:“是我,是我。对不起,对不起,”
杨文海笑道:“沒什么对不起的,我回來了,我们终于可以在一起了不是吗,”赵均婷狠狠的点头道:“是,我们终于可以在一起了。”
突然,门被推开了。四名手持冲锋枪的士兵走了进來,二人立即分來,杨文海眼神杀意顿显。
赵均婷连忙道:“文海,别怕。他们是中国人民解放军,我也是。只是带你去问问话,走走程序,有我在,沒事。”
杨文海淡淡道:“我从來不怕,走吧,有什么要问的,尽管问。”
士兵严肃道:“请吧,上校,首长在等您。”杨文海身着病服,穿起拖鞋战起身道:“谢谢,请叫我上尉。”
说罢,他和赵均婷相视一笑后,便跟随士兵离开了。

微信看书:微信搜索 -> 公众号 -> 无忧书城
无忧书城 > 军事小说 > 战鹰 > 第二十二节:我回来了
回目录:《战鹰》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战鹰作者:碧云峰 2士兵突击 3亮剑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
无忧书城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