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战鹰目录
无忧书城 > 军事小说 > 战鹰 > 第三十九节:兴国去念国来

第三十九节:兴国去念国来

所属书籍: 战鹰     发布时间:2020-05-19

次日,杨文海张正龙赵均婷孙玥玥及服务团主任黄兵,他们踏着沉重的步伐,慢慢地向天气预报处走去。 更新最快
沒有一个人有笑容,沒有一个人不步履维艰,沒有一个人不内心沉痛。黄兵抱着一个盒子,盒子上是一顶军帽,这个盒子就是留给李玲钰唯一的遗物。
赵均婷和孙玥玥都满眼泪花,只因为杨文海特别要求,所以沒有哭出声來。杨文海清楚的知道,如果那两个女人一开始就痛哭流涕,还不等他开口,李玲钰就会崩溃。
他们离天气预报处越來越近,走得也越來越慢,然,终有一刻,会走到李玲钰的面前。
汉口机场内,山下一辉坐在办公桌前。他拿出那半只刻有一半“友谊长存”的筷子,目不转睛的盯着看。曾经欢笑曾经相互鼓励曾经相互学习曾经还一起泡妞。他闭上眼睛,流水从眼角流出。他紧握着那半支残筷,他不敢再看,每一次回忆,都会加深他的罪恶感。
他记得临走前,他紧握着病床上妈妈的手,妈妈对他说过一句话“一辉,不要做对不起山下一族空手道精神的事情。不可杀缴械投降的军人不可杀手无寸铁的百姓不可杀害中国妇女。你作为航空兵,更不可杀跳伞飞行员。如果你做不到,就算保住山下家,你也将永远活在罪恶的谴责中。”
突然,门被打开了。來人,就是扫射我跳伞飞行员的发起者白根斐夫。山下见白根來了,立马平复心情,再次表现出那一副冰冷的面孔。
白根斐夫敬礼道:“长官,我來了,有什么指示,”
山下看着白根,微微一笑道:“在我们进入航校之前,你跟着学习空手道几年了,我有些记不清了。”
白根听山下突然问这个问題,他有些心慌。师父是何等聪明的人,怎么会不记得自己的门人。他越想越心慌,越來越觉得有问題。他强作镇定地回答道:“四年了,那时候我们都还小。”
山下哈哈一笑道:“你还记得,很好。那告诉我,在璧山上空。你为什么要射杀跳伞飞行员,”
白根自然知道,他的这位师父及长官是不允许手下干这事的,然,他还是做了。他敬礼道:“长官,不,应该是师父。我认为,能在璧山上空与我零战队空战的飞行员,都是支那的顶级飞行员。干掉他们,将会成为支那短时间无法弥补的损失。飞机沒了,可以再买。优秀飞行员沒了,得花数年才能培养出來。”
山下一辉看着白根的眼神,愈加凶狠。他呵呵一笑道:“不错,你的分析能力很棒。”
说罢,山下快速的一脚朝白根斐夫的头踢去。白根见势要躲,怎料全然不是山下的对手。山下快速飞膝,一技直拳打到白根的胸口上。只见白根立马胸口一闷,几滴气血从口里喷出。
山下右手将白根的脖子掐住,慢慢地往上移动。突然,他的脸凑近白根的脸道:“我告诉你,白根斐夫。你做的事情,不配当一个空手道武者,更不配做一个正大光明的军人。有本事的,去给我强行着陆,把他们机场屋顶的军旗亲手缴获了。杀个跳伞飞行员,耻辱,真正的耻辱。”
他松开了掐着白根脖子的手,白根气喘吁吁地说道:“对不起,长官。不会有下次了。”
山下平复了愤怒的心情。他看了看嘴角流血的白根道:“再有下次,我可不管你父亲是不是白根介之。去看医生吧,”
广阳坝机场内,杨文海一行人,走到了天气预报处的大门口。
赵均婷看了看杨文海,杨文海对她点了点头,示意她进去。赵均婷擦掉泪花,走到李玲钰的身边。李玲钰正在工作,她真的不忍心告诉李玲钰这一切。这个消息太残忍了,然,当她知道另一个消息的时候,会觉得更加残忍。
赵均婷直接拉着李玲钰的手,快速出了门。李玲钰不知道,为什么赵均婷拉着自己就往外走。
她一边走,一边问道:“发生什么事了,你说话啊,”赵俊婷依然往前拽着走,沒有说话。
终于杨文海一行人,出现在了李玲钰的眼睛里。还有黄兵手的盒子,当她看见那盒子的时候,不由心中一紧,甚是能从这盒子中感受到赵兴国的味道。
她的眼睛飞速扫描,所有人都在,只是赵兴国不在。种种迹象表明有不好的事发生,她此刻已经猜到一二,只是想得到确切的答案。
她走进杨文海道:“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杨文海低头不语。李玲钰的眼泪瞬间落了下來。
她紧抓杨文海的军装,着急地道:“告诉我,发生什么了,为什么你们都來了,赵兴国不來,快告诉我。”
杨文海紧抓李玲钰的双手道:“你要振作点,事情就是你猜到的那样。赵兴国在空战中牺牲了。”
这一句话,对于此刻的李玲钰來说,就是完完全全的晴天霹雳。她沒有哭,沒有笑,只是不住的摇头,然后慢慢蹲下身來,双手抱着双膝,湿润的眼睛看着天空。
黄兵叹了口气后,将装着赵兴国东西的盒子,缓缓的放在地上。突然李玲钰站了起來,盒子还沒到地上,她就接住了。她要干干净净的抱着那个盒子,因为那就是赵兴国。
黄兵向李玲钰庄严的敬了军礼,随之杨文海等人也敬了军礼。黄兵沉重的说道:“依照赵兴国上尉,战前志愿书之遗言。妻子李玲钰将成为遗物接受人遗产接收人抚恤金受益人。”说罢,黄兵擦了擦眼角的泪花,便独自离开了。离开的途中,他淡淡道:“悲剧,战争带來的悲剧。”
众人就这样看着李玲钰抱着盒子发呆,谁也沒有多说一句话,谁也沒敢打扰,只是在一边守护。
李玲钰眼泪流下,呵呵一笑,便晕了过去。眼看就要摔倒,杨文海迅速飞身上前,抱住了李玲钰,顺势将盒子推给了张正龙。
两个女人见状后,立马拥了过來。她们拉着李玲钰冰冷的手,担心地道:“玲钰,你不要有事,坚持住啊,”“玲钰,醒醒,醒醒,”
杨文海着急道:“愣着干什么,还不赶快去叫军医。”说罢,他对张正龙道:“走,我们带她回房间。”
军医摸了摸李玲钰的手脉,摇了摇头道:“她是赵兴国上尉的爱人,”
几人都感到纳闷,为什么军医不直接说病情,却要多此一问。杨文海答道:“是的,医生。她怎么样了,”
军医叹了口气道:“她沒事,受了刺激,休息休息就好。我给她开点安神保胎的药就好,她怀孕两个月了,你们都不知道,”
此话一出,所有人都目瞪口呆。杨文海兴奋地问道:“你说什么,再说一次,她怀孕了,真的吗,”
军医笑了笑道:“少校,你见过几个军医会说谎的。”说罢,医生拿着听诊器就离开了。
杨文海高兴地道:“好啊,好,好啊,兴国有后了,也算幸运。”张正龙道:“是啊,他是幸运,可玲钰就”
赵均婷和孙玥玥不但沒高兴,反而流出眼泪。她俩同时说道:“她这一生都毁了。”
杨文海听后,这才反应了过來。的确,女人怀孕了,要当妈妈了,男人却战死长空,孩子注定一生下來,就沒有了爹。不仅如此,他们俩还沒有正式结婚,今后李玲钰的生活无法想象。在那个年代,未婚先孕,必定受人唾弃。
杨文海看着李玲钰面无血色的脸,他拳头紧握。心道“兄弟,我一定替你好好照顾她。最起码,得帮你们俩弄个结婚证。”
深夜,赵均婷和孙玥玥趴在李玲钰的床头,睡着了。此刻,李玲钰慢慢醒來,她的动作也惊醒了赵均婷和孙玥玥。
赵均婷笑着道:“你醒了,不要想不开啊,还有我们。”孙玥玥接着坚定的说道:“你的孩子,也是我们的孩子。”
李玲钰微微一笑,她摸了摸自己的肚子。说道:“你们都知道了。”二女点头示意。
李玲钰坚强的说道:“我刚刚差点到了鬼门关,可是一想到肚子里的孩子,我就回來了。兴国不在了,孩子我要为他生下來。”
赵均婷无奈道:“你知道,这对你意味着什么吗,”孙玥玥也担心地道:“玲钰,你可要想好啊,”
李玲钰看着天空,她坚定地说道:“就算再难,我也要生下來。”
赵均婷和孙玥玥见玲钰执意如此,便不再劝阻。赵均婷笑着道:“那,就为孩子取个名字吧,”
李玲钰微微一笑道:“念国,赵念国。”
微笑乃是悲痛的笑,笑中眼含泪花。李玲钰流着泪念出了一首诗,那是她此时此刻,要送给长驻蓝天的丈夫的情诗。
惜别之夏,岁月泛涟漪,又轮回,物是人非;
梦入八荒,年少意轻狂,风雨后,执心依旧;
战鹰翻飞,英雄叹迟暮,心悲切,诗满江红;
繁华飘零,盼君归无期,伊人泪,断肠憔悴。

微信看书:微信搜索 -> 公众号 -> 无忧书城
无忧书城 > 军事小说 > 战鹰 > 第三十九节:兴国去念国来
回目录:《战鹰》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战鹰作者:碧云峰 2亮剑 3士兵突击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
无忧书城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