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战鹰目录
无忧书城 > 军事小说 > 战鹰 > 第十七节:失望的受降仪式

第十七节:失望的受降仪式

所属书籍: 战鹰     发布时间:2020-05-19

1945年9月9日,这是一个值得人民纪念的一天,是中国近百年的屈辱史终于得到申诉的一天,这一天日本人在我们的面前低下了高傲的头。 更新最快
由于中美空军,陈纳德少将辞职离去,故,上校参谋长杨文海则作为代表参加此次受降仪式,并接受日本航空兵的投降。
这一天,中国人民等了八年,中**队打了八年,杨文海也打了六年多。他和张正龙从來不敢想自己有一天,会亲自接受日本航空兵的投降,但这一天真的來了。
二人,充满自信的驾驶原來飞虎队的“鲨鱼p40”,从芷江机场飞往南京。原本是准备在总统府接受日本人投降的,后來改在了中国陆军总司令部大礼堂,也就是中央军校大礼堂。
会场呈“口”字型布置,受降席座北朝南,以何应钦为最高受降官。投降席坐南朝北,官吏席则在东西两侧。
现场观礼席除了国民党有关军政人员外,还有美军在华军官中美各大媒体记者,可谓场面十分宏达。
大礼堂的门口,直到街头有一条长长的路,路口都站着人。除了中国警卫兵外,更有很多百姓。他们在激动而兴奋的等待,等待冈村宁次低着头,三步一鞠躬的走进來。有的百姓已经准备好了烂鸡蛋臭白菜,准备挥洒在以冈村宁次为代表的投降代表身上。
但,最终让他们失望了。……
杨文海和周至柔毛邦初已经就坐,张正龙则坐在了观礼席。9点30分,以冈村宁次为首的小林浅三郎等人來到了中央军校门口,可是他们的身上沒有一点臭鸡蛋的味道。
他们沒有走那条路,至于为什么沒走,谁也不知道原因。只知道站前,何应钦和冈村宁次是老朋友,国民政府也推出了什么“以德报怨”受降政策。
10点整,冈村宁次一行七人,在我中国士兵的押解下,來到了大礼堂。
一行七人,在礼堂门口脱下了帽子,低着头在我中国士兵的押送下,缓缓的走进礼堂。此刻的冈村宁次连正眼的不敢看中国士兵,和周围的中外媒体记者。
杨文海轻蔑道:“这龟孙子不是很狂吗,怎么连头都不敢抬起來,现在知道当缩头乌龟了,早他妈的干嘛去了。”
周至柔忙呵斥道:“你小声点,这是受降仪式。”毛邦初笑道:“无妨,现在该我们说他们。”
张正龙接着道:“如果是我订立投降仪式,我非让他们学藏民不可。”周至柔毛邦初杨文海诧异道:“藏民,”
张正龙微微一笑道:“是啊,现在,咱就该当活佛,让他们三步一小拜,五步一大拜,从校门口给我跪到这里來。”
三人哈哈一笑,周至柔道:“好你个张正龙,我也希望是这样。可惜,上头不答应啊。”
就这样,一行七人坐到了投降席。中国总司令参谋长萧毅肃主持开场,投降仪式,也正是开始。
这个投降仪式,的确跌破了众人的眼镜。杨文海他们以为这多复杂,多隆重,原本以为可以好好的羞辱一番冈村宁次,沒想到却是出奇的简单。
萧毅肃的一通开场白之后,受降仪式开始了。岗村宁次,直接在降书上签字并盖上了鲜章。他拿着降书缓缓的向何应钦走來,他双手拿着降书,恭恭敬敬的向何应钦鞠躬并奉上降书。
何应钦直接站了起來,微笑着微微鞠躬还礼,接过降书。这一刻定格了,中外媒体无数的老式相机开始啪啪啪的拍照。
杨文海惊讶得瞳孔放大,他激动的用手指着何应钦。他激动的说道:“他在干什么,他,在干什么~”说罢,他眼含愤怒之泪道:“他何应钦,在干什么,”
话音一落,毛邦初立马将他举起的手,按了下來,并死死的抓住道:“小声点,这是程序。”
杨文海呵呵一笑道:“程序,他走过來向胜利国的受降代表递交降书,居然沒有交出他的佩刀。交了降书鞠躬,他何应钦还要站起來,还要还礼,这是谁他妈的订的程序。”
毛邦初继续道:“小声点,我中国是大国,要有大国风范,我们是礼仪之邦。”说到这里,明显感到他自己也有一些愤怒,无奈他可不能像杨文海一样大声说出來。
张正龙看到了杨文海的异样,他知道这个直肠子又要发泄不满了。但是,绝对不能在今天发泄,他匆忙的走到杨文海身边。
就这样几人走到了一边,看着何应钦签字并盖章。更让人气愤的事情发生了,第二份降表岗村宁次也爽快的签字了。
可是,这一次不是他走到了何应钦的身边,是他的参谋长小林浅三郎拿着降表走到何应钦的面前。
同样,小林浅三郎向何应钦敬礼。一个参谋长向他敬礼,他都站起來回礼。这一刻,拍照的记者更多了。白色的强光不断的闪烁了好几分钟,这张照片也会被更多的后人记得。
杨文海挣脱了控制住他的毛邦初和张正龙,他用尽全力向何应钦那里跑去。沒跑多远,就被周至柔毛邦初张正龙给按了下來。
他流着眼泪道:“他在干什么呀,这是为了什么,一个小小的参谋长,你都要还礼。你是中国海陆空军最高上将啊,你的级别比他冈村宁次还要高,这他妈的不是丢人吗,这不是丢中**人的脸吗,你他妈的对不起,死去的海陆空军战士啊,”
说罢,他伤心的哭了起來。
就这样,十五分钟,短短的十五分钟,主受降仪式结束了,剩下的就是各个军种的受降仪式了。
整个大礼堂,到处都是掌声。唯有中国空军一席,沒有一个人鼓掌,沒有一个人有笑容。包括周至柔毛邦初在内,所有人都是面无表情,也可以说是面如死灰。周至柔和毛邦初是年长的将军,自然忍得住不会轻易流泪,但脸上一样在控诉这场不公的受降。
只有杨文海大声的咆哮,哭泣,尽管声音很大,但和大礼堂如雷鸣般的掌声比起,这里就是零分贝。沒有人注意这个角落的故事,沒有记者注意这里,杨文海的眼泪也沒有被历史记住。
张正龙拿出一支烟,叼在嘴里点上。他把点上的香烟递给杨文海,杨文海深深的吸了一口香烟,长长的吐出烟雾。
张正龙淡淡道:“很不爽吧,呵呵,我他妈的也不爽,真的沒有想到,打了八年,死了千万人。这才等到了今天,居然投降的是大爷,受降的是小弟。闻所未闻,呵呵呵,闻所未闻啊,”
毛邦初走來道:“行了,别在这里添油加醋了。”他蹲下身來,拍了拍瘫坐在地上的杨文海的膝盖。他淡淡的说道:“事已至此,别多想了。我刚才问了下,这是委座的意思。”
杨文海一听委座二字,立马道:“我不信,委座,委座绝对不会下这种命令。”杨文海虽然是上校,但他现在也只有28岁,他只是一个一心想打鬼子的空军战士,沒有想得那么长远,也不想去想那些复杂的政治。
毛邦初冷冷一笑道:“委座当然不会下这样的命令,但是委座却下令让何应钦來接受投降。他为什么不亲自來,你有想过吗,”
杨文海淡淡道:“我懒得想。”毛邦初摇了摇头道:“上校,你得学会去想,这就是政治。”
毛邦初继续解释道:“原因有二。第一,投降代表是岗村宁次,不是他们的最高统帅不是裕仁老贼,委座來的话,就降低了他的身份。第二,我们推出了“以德报怨”受降政策,而何应钦和岗村宁次,在战前是老朋友。这下,你懂了吧,”
杨文海哈哈大笑,笑后他淡淡道:“还是陈将军明智啊,他早就看透了这些东西,而我还一切都不知道。”
毛邦初好奇道:“哪个陈将军,”张正龙抢先道:“海军上将,陈绍宽,他已经辞职了。”话音一落,张正龙和杨文海离开了大礼堂。
毛邦初呵呵一笑道:“年轻人。”说罢,他大声对杨文海道:“行了,别多想了。记得下午的空对空受降仪式,别缺席了。”
下午,两点,周至柔毛邦初坐在正中间,杨文海和张正龙作为中美空军代表坐在旁边。同样,小林浅三郎递上了降表。
周至柔和毛邦初都面无表情的签字了,当小林浅三郎把降表递到杨文海面前的时候,向杨文海敬礼道:“阁下,请签字。”
杨文海故作沒听见,直接把双脚抬上來,放在桌子上。然后悠闲的拿出一支雪茄,点燃之后,自顾自的吞云吐雾起來。
此刻,众人都投以好奇的目光。周至柔更是皱着眉头看着杨文海,毛邦初在桌子下用力扯了扯杨文海军装的一角,示意其赶快签字。
而小林浅三郎则一支低着头,观礼席上的所有人都投以敬佩的眼神。唯有何应钦的眉毛皱到了一堆。
何应钦站起身來,大声道:“上校,别过头了,签字。”
杨文海扔掉雪茄,愤然站了起來。毛邦初按都沒按得住,周至柔立马道:“让他说吧,他说的,就是我空军想说的。”
杨文海大声用英语说道:“各位中美记者朋友,我想在座的各位都能听得懂英文。”说罢,他怒视着岗村宁次道:“包括一直低着头不敢看大家的冈村宁次降将军,我想你们的天皇一定会让他的受降代表念大学,学英文。”
此刻,冈村宁次面怒尴尬之色,何应钦更是大声道:“上校你过分了,要么签字,要么离开。”
杨文海大声道:“何部长,我会签字,也会离开。”说罢,杨文海继续道:“我是中美混合飞行大队的中方参谋长,现在是代理大队长。请注意代理二字,大队长是克莱尔李陈纳德将军。”
他拿起降表向大家展示道:“签字栏,最上方是大队长该签的,可是他在美国。请降将军冈村宁次先生打电话到美国,问问他是否授权我代替他签字。只要他打电话,让我签,我就帮他签。”
他呵呵一笑道:“程序,是这样的。上司不签字,我这个下属哪里敢啊,”说罢,他在降表他和陈纳德的签字栏上,写了一个大大的x。这个x覆盖了两个人的签字栏。
他展示道:“因此,我不知道该签什么,但为了这个程序可以继续下去,所以我只能签一个x。等降将岗村宁次先生给陈纳德将军打了电话后,我得到授权,再來补签。”
何应钦真的是很想让宪兵把这个刺儿头给抓起來,但是这里的情形,他不能这么做。他淡淡道:“上校,陈纳德将军已经辞职,你这样做无非就是发泄一些不满。但,你会成为历史的罪人。”
杨文海哈哈大笑,那笑声还有些渗人。他笑过后大声道:“罪人,好,我这个罪人就当到底。而你,何应钦,你今天的所作所为更会让后人耻笑,你才在丢人。”
“如果我是岗村宁次,你知道我会怎么想吗,中国人,太好欺负了,即使输了给他们即使杀害了他们那么多老百姓即使侮辱了他们那么多的姐妹,女同胞即使把他们的老百姓用來当老鼠,做细菌武器**实验即使把他们的战俘用來当靶子练枪即使把他们的女护士用來当慰安妇。”
“就算做了这些,哪怕是输了,败了。就是写个降书,我鞠躬,他还还礼,这沒什么大不了的。等我们回去养精蓄锐,等机会再打就是,反正输了也就是这样简单了事。”
说罢,杨文海看着面色难看的冈村宁次笑道:“你现在应该就是这么想的吧,如果我是你,我肯定这么想。”
话音一落,何应钦正要发作。杨文海继续道:“何部长,我自己走,不用找宪兵。我不说了,我知道说多了也沒用。我会为我说的话负责,我在芷江机场等着。”
说罢,杨文海拿着军帽,直接大摇大摆的离开了。半小时后,一架“鲨鱼p40”在何应钦和冈村宁次的头上做了一个超低空俯冲接高位拉起的动作,而后直接消失在了云端向芷江机场飞去。
这一段小插曲,因为一些原因未被载入史册。但是杨文海这个名字,当时在场的人,肯定会记住一辈子,包括冈村宁次和小林浅三郎。……

微信看书:微信搜索 -> 公众号 -> 无忧书城
无忧书城 > 军事小说 > 战鹰 > 第十七节:失望的受降仪式
回目录:《战鹰》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亮剑 2士兵突击 3战鹰作者:碧云峰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
无忧书城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