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战鹰目录
无忧书城 > 军事小说 > 战鹰 > 第二十四节:枫子的无奈

第二十四节:枫子的无奈

所属书籍: 战鹰     发布时间:2020-05-19

深夜,七号地下站内。只见依然穿着夜行衣的流沙,左手抱着受伤的右臂低下头,额头冒着冷汗。山下枫子也在一旁低头站着,她有些害怕,心里扑通扑通的跳着。
章鱼在二人面前来回走动,那眼神特别冷烈。只见他突然停下脚步站着二人的正上方面对着流沙和枫子。
章鱼冷冷的奸笑道:“抬起头来!”
二人缓慢的抬头,头刚刚抬起。章鱼起手就是两耳光,流沙和枫子一人挨了一耳光。
流沙倒是无所谓,他对挨耳光一事,并无害怕,只认为这是他该有的惩罚。但他看见身边的枫子白嫩的脸上,清晰可见的五个指母印,显得有些心痛。毕竟是自己曾经的最爱,不,现在也是最爱。
章鱼怒骂道:“八嘎!六个人都杀不死一个人。回来还死了四个,剩下两个,还伤了一个。你们愧为大日本帝国的武士。输给支那人,耻辱,无比的耻辱。”
流沙也不输气场,他看了看一旁有些害怕的枫子,忙对章鱼说道:“长官,支那人太狡猾了,情报被泄露,支那人早有防备。床上睡着的并不是陈纳德,而是他们的特工,那人是高手。他的武功我从未见过,异常诡异,速度快,虚实结合,一时间无从招架。”说到无从招架的时候,流沙显然觉得有些丢人,声音很小。
章鱼呵呵一笑:“好啊!不错的解释。”只见他看向一旁的枫子,坏笑道:“枫子,你呢?你明明掐住了对手的脖子,你只要轻轻一拧,就够了。”
说罢!章鱼的带着冷烈眼神的脸瞬间靠近枫子,只见山下枫子,眉头紧皱,一滴汗水从耳后落下。章鱼看着枫子微微一笑道:“可是,你却没有,你放了他。”
说时迟,那时快。章鱼用那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把掐住山下枫子的脖子,直接将她按在会议桌上。
章鱼俯下身去,很享受的闻了闻山下枫子的味道。接着说道:“你们山下家族处处与帝国为敌,不愿支持圣战。你可要记住了,你的母亲还在病床上躺着。只要我一纸战报,你的慕青将永远醒不来。”
被按在桌上的枫子,留下一滴委屈之泪。以她的武功本来可以反抗,但是她强忍着没有。她不能反抗,一旦反抗。母亲、家族、弟弟或许都会有危险。所以她只能忍受,只能顶着军人、特工的名义去杀害无辜的中国人。
一旁的流沙看着这一幕,他拳头紧握,很想一拳给章鱼打过去,但他始终没有。
章鱼看着山下枫子两条细长紧致的美腿,他嘴角一扬,快速的将枫子的裤子褪去一半。两条白皙的大腿,尽收眼底。
流沙忍不住了,一把抓住章鱼的手,只见流沙的眼神里带有丝丝杀气。章鱼何等聪明,岂能察觉不到,他松开掐着枫子脖子的手,站起身来。
章鱼微笑着,温柔的说道:“山下枫子,你只有第二次机会,没有第三次机会。既然你看过他的脸,那么由你来想办法从他身上获取情报,在找机会动手。”
说罢!章鱼再次离开了七号地下站那阴冷的地下室。
枫子,站起身来,她擦掉眼角的泪水,面无表情的离开。流沙立刻抓住枫子的手道:“我,我……”
枫子看着欲言又止的流沙,呵呵一笑,一个耳光打在流沙的脸上。而后独自离开,只留流沙一人站在原地。他拳头紧握,狠狠的闭上双眼,眼角一滴泪水落下……
次日清晨,昆明航前指潘承文办公室内。陈纳德兴奋地笑着说道:“这太刺激了,日本人居然想暗杀我。鲍勃没想到你还懂武功,看来你应该当特工啊!”
杨文海摇了摇头道:“上校,算了吧!昨天我的命都差点交代在那里了,亏你还笑得出来。”
潘承文站起身来说道:“上校,为了保护你。我们可是下了血本啊!空军都让飞行员客串特工了,戴老板也还算够意思,的确派出了精英。”
杨文海听到这里,突然眼睛一亮。他拿出那块小铁牌子道:“长官,你看。这是那位最强代号落在现场的东西。”
潘承文拿起一看,也是惊讶万分。看得出他的眼睛有些湿润,他叹了口气道:“哎!霍大侠真乃爱国志士啊。上海的精武门没有了,精武精神还在,没想到其门人在军统为国效力。”
他拿着这块牌子,细细抚摸道:“其实何止精武门啊,自然门的吕子健就在委座侍从室工作,国难到头,连和尚、尼姑、道士都不在清修了。”
“我还听说,武僧出生的许世友,现在正在八路军担任山东纵队第三旅旅长呢!”潘承文笑了笑道:“别说,这和尚还打了不少胜仗呢!”
杨文海叹了口气道:“是啊!都是那可恶的小日本。出家人都出来大开杀戒了,真乃罪过,但这也能显示出我们的决心。日本区区弹丸之国,就是倾尽国力,牺牲全部国民利益来发动这场罪恶的战争。而我华夏子孙,更是人人抱必死之决心,皆抱有守土抗战之责。就算一百年,我们也要打下去。”说到这里,杨文海的眼神异常坚定。
而陈纳德听到这话,深深的为中国人民抗战到底的决心所感动。他也暗自下着决心,为这个伟大的民族致死相随。同时他也深深地相信,这场战争将是美国也会卷入的战争。终有一天,他为中国而战的同时,也是为了自己的祖国而战。
潘承文,走向杨文海,拍了拍他的肩膀道:“辛苦了,回去吧!回巫家坝去。我想过不了几天,你们就又要转场成都了,那面快支持不住了。”
杨文海立正敬礼道:“是,长官。可是,我们走了,昆明的防卫怎么办?”
“不用担心,昆明的防卫交给第八中队吧!相比之下,成都可不好过啊。回去吧。趁这几天好好休整,好好训练。一旦作战命令下达,我希望你们只要上了天,就是猎食的苍鹰。”潘承文有意加强语气,将苍鹰二字说得特别重。
潘承文看着手中刻有“精武”二字铁牌时,忙补充道:“带上这个,这对他来说很重要。他会来找你的,都是习武之人,或许你们能成为好朋友。”
杨文海接过那沉甸甸的铁牌,敬礼道:“是,长官。”
杨文海离开,走到门口时,和陈纳德相互眨了下眼睛。便离开了……
一辆军用吉普车,行驶在从昆明到巫家坝机场的路上。突然杨文海看见道路中间,横躺着一名穿旗袍的女子。他急忙踩死刹车,汽车终于在那名女子身前稳稳的停下。
杨文海急忙下车,抱起那名女子道:“小姐,没事吧!喂。小姐醒醒,醒醒。”杨文海看看了周围四下无人,这位女子依然昏迷。他考虑到这地方,前不着村后不着店,且世道不太平。唯有把她抱上车。
汽车继续向巫家坝行驶。其实那名女子并没有昏迷,而她也不是别人,正是山下枫子。
枫子微睁双眼,看了看认真开车的杨文海。嘴角微微一笑,心道“多么帅气,正直的男人。和弟弟一样正直无邪,难怪他们能成为好朋友。”
枫子又一想道“换做别人,指不定上下齐手早有非分之想了。如果杨文海是这样的人,她就杀了他,但是杨文海不是。”
此时枫子的心理是矛盾的,这场该死的战争让两个国家无辜的人民变成了敌人。弟弟与这位中国空军本该是要好的朋友,却因为这场战争成为敌人。她心廓道弟弟早有一天回来到中国战场,但是她必须如弟弟的愿望,不能杀他。
杨文海转头,看了看依然昏睡的山下枫子。低眼一看那漂亮外露的大腿,忙回过神来。心道“想什么呢?非礼勿视!”杨文海忙踩下刹车,他拿着水壶,打开盖子。抱着依然假装昏睡的枫子喂她水喝。然后,他脱下自己的军装外套,披在枫子外露的大腿上。然后杨文海看着枫子微微一笑,便继续驾车行驶。
杨文海的这一举动,让假装昏迷的枫子倍受感动。心道“弟弟果然没看错人,的确是一个人品极佳的中国少年,值得交朋友。”而这也坚定了枫子不杀杨文海,反之决定暗中保护他的决心。
眼见就快到巫家坝机场了,枫子这才假装醒来。她假装害怕道:“我这是在哪里?我怎么在车上。你是谁?快停车,放我下去。”
杨文海听到这话,他为这位女士的苏醒松了口气。但没想到自己好心救人却被误会为色狼了。
他忙停下车道:“小姐,我想你误会了。你在路上昏倒了,是我救你上车的,如果让你继续以那样撩人的姿势躺在那里,才会出问题呢?”
枫子心里暗笑道“这个杨文海,还挺幽默,直接说我撩人。”枫子还想再痘痘这个像弟弟一样可爱的飞行员。
枫子害怕道:“那你为何衣衫不整。”
杨文海差点一口老血喷了出来,他笑着摇了摇头道:“你刚刚在昏迷,我这车是敞篷的,风大。我把我的外套盖在你腿上,怕你着凉,不信你看看,被你高跟鞋踩得全是脚印的外套。我是军人,是空军,不是强盗。”
枫子只感欣慰,这个杨文海还真细心,既幽默又绅士。她忙故作客气道:“原来是这样,谢谢啊!”枫子立刻惊讶道:“你是空军,没想到我能坐空军的车。还是一名帅气的空军飞行员在开车。”
杨文海只感无语,他接着问道:“小姐,你们会一个人在路上?一个女孩子很危险的。”
枫子忙撒慌道:“我叔父就在巫家坝这边,我是来看亲亲戚的。”
杨文海拍了拍满是脚印的军装穿在身上,他看着枫子。微笑着说道:“这里就是巫家坝机场了,相信离你亲戚也不远了。军事机场你不能进去,快去吧!下次别再一个人远行了。”说罢杨文海驾车朝机场而且。
枫子忙问道:“你叫什么名字啊?”杨文海上车后,背对着她道:“杨文海。”说罢,油门一踩汽车再次朝不远处的巫家坝机场而去。
枫子笑着,双手像扩音器一样放在嘴边大声说道:“我叫王玉凤,希望还能有机会见到你。”
枫子看着远去的背影,在看看不远处的巫家坝机场。她的表情恢复平静,且带有一丝哀伤和遗憾。心道“真优秀啊!和弟弟一样的年纪,就是上尉了。这么年轻就可以领导一个飞行中队作战。然也自己的使命感到遗憾。”
想到这里,山下枫子转身默默的离开了……

微信看书:微信搜索 -> 公众号 -> 无忧书城
无忧书城 > 军事小说 > 战鹰 > 第二十四节:枫子的无奈
回目录:《战鹰》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士兵突击 2战鹰作者:碧云峰 3亮剑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
无忧书城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