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战鹰目录
无忧书城 > 军事小说 > 战鹰 > 第五节:油菜花的寓意

第五节:油菜花的寓意

所属书籍: 战鹰     发布时间:2020-05-19

几天的雾季训练,让中国空军的飞行员们有些疲惫。故,航空委会会决定,对于一级战备单位采取轮班休假的方式休息。
正好,今天是杨文海、张正龙、赵兴国三人休息。他们休息干嘛呢?当然是去广阳坝,看望自己的心上人。自从他们移防重庆,赵均婷她们调往重庆空情处以来。足足有一个半月,没有单独相处了,即使见面,也只是工作上的简单交谈而已。
和平时期,在平常不过的约会,对于他们来说是相当奢侈的。今天,正好是个机会,难得六人都在同一天休假。
广阳坝内,三个男人和三个女人对视而望,这好像是昆明机场的情景,然,同样的情景,不同的背景,不同的地方将演绎不同的故事。
李玲钰还是老样子,都经历了这么久的战斗了,还是小女生模样,一点也没长进,总是最先掉下眼泪。心智没有长进,但专业技能却长进不少,否则也不可能被调往重庆任职。
她哭着奔向赵兴国,她紧紧的抱着赵兴国道:“终于又见到你了,都来重庆一个多月了,都不来看我,你可真狠心。”
赵兴国将李玲钰的头深深的埋在怀里,他温柔的说道:“我也想啊!最近训练任何那么紧张,难得休假,我这不是来了嘛!好了,别哭了,趁今天,我们好好的逛逛重庆城。”
李玲钰撒娇道:“逛重庆啊!重庆一会儿上一会儿下的,总是在爬坡上坎,我会累的。”赵兴国笑着道:“那有什么关系,你累了,我就把你背回广阳坝。”
张正龙看着赵兴国和李玲钰那腻歪的样子,他的内心羡慕不已。没办法,孙玥玥就是个冷美人,尽管关系确定了,始终处在知己的状态,还是以礼相待。顶多就是接个吻,拉拉小手,始终没有再进一步。
张正龙想道“她是冷美人,那自己也酷点。免得老显得,自己往上贴似的。”张正龙双手插衣兜里,冷冷道:“怎么,都这么久没见了,还是这幅表情,想我了没?”他说这话,其实就是赌一把,其实他真的很想,孙玥玥对他真正的温柔一把。
孙玥玥并没有像李玲钰一样飞奔,她微微一笑道:“想你,为什么要想你呢?我自己的事,都还忙不过来。”
张正龙看了看正在嘲笑他的杨文海他们,脸上有些挂不住了。没办法,孙玥玥就是这么一个,嘴上永远不服输的人。张正龙故做生气道:“你为什么老是这样不解风情,时间长了,会惹人厌的。还有你那头发,老是那么短。”
孙玥玥白了张正龙一眼,便径直离开了。张正龙懊悔道:“哎呀,这下捅娄子了。”飞快的跟了上去。孙玥玥哪里是真的生气,只是她了解张正龙,她知道张正龙会跟上来。
当张正龙跟上来后,她便主动挽着张正龙的手臂,恢复了小鸟依人的样子,这也让张正龙感到无比的幸福。
张正龙和赵兴国带着他们的心上人离开后,只有杨文海和赵均婷还在原地默默对视了。他们心中的芥蒂始终挥之不去,他们中间那层膜始终无法戳破,尽管现在他们已经心意相通。
杨文海微笑着走到赵均婷身边,坏笑着用肩膀顶了一下赵均婷的肩膀。他嬉皮笑脸道:“哟,赵组长,上尉了。我呢。不敢想你能像李玲钰一样黏我,也不敢奢望你能陪我逛逛朝天门。你看,那边的油菜花,开得很好,陪我去看看。”
赵均婷同样微微一笑,心道“这人还是这样小气,这样记仇,这样嘴巴不饶人。”她转念又一想“不过他很可爱,很优秀,让人从内心里无法拒绝。”她也不想拒绝,她也想自己和李玲钰一样,像广州来的路上一样,像在航校一样。可以撒娇,可以黏着他,可以不必装冷漠,伤人伤己。然,她必须装,为了自己的信仰,她必须装下去。
赵均婷对着杨文海,温柔地说道:“你也少校了啊,大队长了。没想到,大队长还是这么小气,还是这么尖酸刻薄。我们这样挺好的,能够心意相通,多不容易啊。”
杨文海朝赵均婷嘿嘿一笑道:“行了,哪儿那么多废话,愿意就去,不愿意我自己去。”说罢,杨文海独自朝广阳坝,最南端的油菜花甜而去。
赵均婷看着径直往前的杨文海,无奈而幸福的笑了笑,她快步跟了上去,仿佛一种无形的力量在推着她往前,这种力量让她无法拒绝。
广阳坝的油菜花,开得很美,蜜蜂正在采蜜,浓密的水雾弥漫其中,恐怕仙境也不过如此。偌大的油菜花甜里,只有穿着空军军装的杨文海与赵均婷二人,仿佛置身仙境的军中眷侣。
赵均婷率先开口道:“你,你关注了欧洲战事吗?”她总是这么了解杨文海,她知道,只要是关于战事的新闻,都能引起他的注意,不论他是多么的不高兴。
杨文海笑了笑道:“怎么了?情报官,你是想考我吗?我一直都关注英国BBC,欧战战场也吃紧啊,形势相当复杂。”杨文海接着道:“去年的九月一日,德国正式入侵了波兰,这也标志着二次世界大战全面的爆发。希特勒够脾气,够冲动,他就没想过,他这一举动会波及苏联和美国。”
杨文海接着道:“他前脚进攻波兰,后脚就树敌多国。紧接着,九月三日英国、法国、澳大利亚、新西南就对德国宣战了。九月十日,连加拿大也对德国宣战了。”赵均婷叹了口气道:“但是,德国实力确实不简单,九月二十三日就攻陷了华沙,真让人担心啊。”
杨文海哈哈一笑道:“看来,你这情报官还稍欠火候啊!我们看战争要从三年、五年、十年甚至是一百年看下去。我们的委员长不是说过吗?哪怕是一百年,也要打下去。”杨文海接着道:“这一点,陈纳德上校和我是最有感触的。十一个省沦为日占区,陆军大部分精锐部队、整个海军、几乎整个空军都没了。”
杨文海激动道:“但是我们依然在战斗,这从理论上来说,应该可以迫使任何一个国家投降,但我们依然在抵抗。**的毛先生也是这样想的吧!麻雀战、游击战,尽管单次效果甚微,然累计起来就大了,时间长,就是拖也得拖死日本人。”
杨文海看着赵均婷的眼睛道:“均婷,主动权永远掌握在先出击的一方,但那只是暂时的。不用担心,我相信,胜利却永远在正义的一方。你看着吧,时间会证明一切。”
二人没有再说话,都默默的往油菜花甜的深处而去。赵均婷很惊讶,杨文海早已经不是他最先认识的杨文海了。曾经的杨文海一腔热血,但骨子里依然还是个大男孩。冲动,且感性大于理性。现在,一切都变了,她开始心疼杨文海了。她不知道,他在天上经历了怎样的苦难,在地上经历了怎样的生离死别。也为他的成长高兴。
她现在深深的为杨文海的能力感到震惊,分析事物的能力,对战争的理解,对战场情势的分析,远远超过一般人。换句话来说,在她心里,杨文海已经学会了,用统帅的眼光看待事情。
赵均婷走上前去,眼睛有些酸涩,有些湿润,那是心疼的结果。她温柔地说道:“文海,你长大了,成熟了,稳重了。”
杨文海自然知道是在夸他,然,他笑了笑,对着赵均婷坏笑道:“长大,哪里长大?是上头大,还是下头大?你又没试过,怎么知道?”说罢,杨文海便坏笑着往前走。
赵均婷正纳闷呢!什么意思,什么上头下头的。突然脑海中灵光一闪,她的脸刷的一下通红,她冲上去,大叫道:“你,讨厌,流氓。”她挥着小粉拳,便要开打。杨文海一把抓住她的玉手道:“想打我,打坏了,可是国家的损失。”
赵均婷放下手,看着杨文海帅气的脸庞道:“怎么回事,长那么多痘痘。”杨文海无奈的笑了笑道:“还不是,我们中坝机场的那个堂主闹的。”
赵均婷捂着嘴笑了笑道:“堂主?什么堂主,他怎么闹的?”杨文海哈哈一笑道:“你还真笨,食堂堂主啊!一天到晚的辣椒,不长才怪。”
杨文海已经好久没有看到赵均婷迷人的笑容了,赵均婷正要说话。杨文海用他强用力的臂膀,直接抱紧赵均婷,用嘴巴堵住了她的嘴巴。他像饥渴的狼,疯狂的吮吸着甘露。赵均婷一把推开,哭着向远处奔去。
杨文海拳头紧握,他不明白,不明白这是为什么?他怒道:“你就逃吧,逃到天边,永远不要面对自己内心的真实。”
赵均婷停住了脚步,她捂着嘴撕心裂肺的哭泣。她是在发泄,杨文海的话戳中了她的要害,她在发泄她隐忍已久的情感与委屈。
突然她转过身去,向杨文海冲去,她紧紧的抱着杨文海,二人继续热吻。这是赵均婷第一次,自愿和杨文海接吻的。
我们可以把镜头拉远一点,一幅美丽的图像映入眼帘。一望无际的油菜花田,弥漫的水雾仿佛仙境,一对军装男女在其中拥吻,那将是一副美丽的图像。
十分钟后,赵均婷说道:“这油菜花多美啊,可是这油菜花开得最茂盛的时候,就意味着雾季将结束了,日本的飞机就要来了,这里将变成一片火海。”
杨文海坚定地道:“来就来吧!我一定保住这方美丽。”
航前指会议室内,正在进行紧急会议。毛邦初严肃的说道:“经过气象部门的计算,浓雾将随时消失,日本的飞机,随时可能飞临重庆上空。现在我任命,池步洲为空情处处长,所有空情人员,全天候二十四小时轮流值班。所有防空监测哨务必打起十二分精神,哪怕是一只鸟飞过,也得给我报告出是公是母。所有空勤人员,取消休假,进入一级战备状态。”

微信看书:微信搜索 -> 公众号 -> 无忧书城
无忧书城 > 军事小说 > 战鹰 > 第五节:油菜花的寓意
回目录:《战鹰》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亮剑 2战鹰作者:碧云峰 3士兵突击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
无忧书城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