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千娇百媚目录

第150章

所属书籍: 千娇百媚     发布时间:2020-05-19

    罗令妤眉目轻垂,云鬓挽挽, 灯火柔和光辉落于其身。

    陆家郎君们的眼睛、周围女郎们的注意,尽落在她身上。

    韩氏女语气微酸:“这个罗妹妹, 人长得美,会的东西, 未免也太多了些。”

    王氏女心情复杂道:“听闻她生于汝阳, 家里也曾是大族。汝阳靠近北国, 北国士族的技艺向来胜过我南国,想她幼时便学得极杂极多吧。我等不如她。”

    南国好奢之风是建国后逐渐形成, 然比起士族的底蕴, 南国多比不过北国。不过近年来随着好奢之风盛行, 南国在建业的世家名门们, 底蕴也渐渐追上北国了,更有稳稳压一头之势。

    韩氏女酸酸道:“是啊, 我不如她。她今日尚且只在陆家展露风采, 已让郎君们看得神魂颠倒。也就陆家没女郎,出门玩耍的人少……不然她若是出了陆家门,满建业,过不了多久, 都会传遍罗氏女的美名了。”

    “难道我建业的名门女郎, 会输给一个乡下来的乡巴佬?”

    王氏女微一恍神, 道:“陈大儒府上的陈娘子, 也许能和此女平分秋色。”

    听王氏女如此说, 韩氏女脑中浮现出了一个女郎的身形。她撇了下嘴,不悦地侧了脸。陈大儒府上的陈娘子啊……她心想陆三郎风采如斯,陈娘子明明倾慕陆昀表哥多年,还装作一副清高模样,瞧不起她们这些住在陆家的表小姐们,似还等着陆昀表哥凑过去讨她欢心一般。三表哥怎么可能?

    与其选陈娘子,还不如选这个……脸上写着“我就是要压你们一头”的罗令妤呢。

    人影叠叠,男女的影子交映,如陆二郎陆显这样的郎君,此时站在罗令妤背后,看罗令妤下棋。陆二郎目光闪烁,投向罗令妤的眼神几多惊艳。陆显好静,好收集天下名局。他看得出来,罗令妤这棋不是说下的多么惊才绝艳,而是她胸中有丘壑,明显有她自己的布局……

    以棋观人,陆显沉思:这个表妹,心思似很多……

    被陆显观望的罗令妤手捻白子,唇角噙笑,心中其实微苦。她心里犹豫,想着陆三郎之前说她的话,那话让她左右摇摆,不知是不是该藏拙,风头不要太盛了。然而旁家女郎有时间藏拙,在陆家慢慢经营……她哪来的时间?她没想到建业的名门这样能花钱,她连半年都快撑不住了。

    不能在半年时间嫁一个家世好的郎君,她和妹妹的日子就会很惨了。

    罗令妤一边下棋,一边还在心不在焉地琢磨:要不要把自己收到的回礼,偷偷让侍女出门卖了,换些银钱?但她用的物件,皆是名门才用得起的,普通百姓哪里会用?一个卖不好,被人发现她的困窘,她还怎么有脸在陆家待?

    好烦。

    罗令妤拧眉:都怪陆三郎。

    花了她那么大力气,这个家世好的表哥眼见着还要飞了……

    罗令妤不觉抬目,目光与俯视她的陆显对上。陆显一怔,对她露出一抹和善鼓励的笑容。二表哥眉目清正,心思不多,其实也……正这般想着时,外头忽传来侍女通报声:“大夫人来了!”

    屋中玩耍的男女们皆是一惊,齐齐起身,见竹帘打开,着翻领束袖曳地长裙的妇人在侍女簇拥下压着眉头进来了。她衣着颜色偏深,正如她给人的庄重肃穆印象一般。陆家大夫人来了,屋中轻松的气氛荡然一散。

    罗令妤立在棋盘边,看自己旁边的二表哥诧异地迎了上去:“母亲,您怎么来了?”

    众人给陆夫人行礼时,皆是心头吃惊,因他们知道陆家这位大夫人是不喜这些的,通常根本不会来他们这样的小宴玩耍。罗云婳小大人一般站到姐姐旁边,踮起脚尖,她扯罗令妤的袖子:“姐,你看!”

    罗令妤顺着妹妹的小指头看去,见是一个八九岁大的小孩子垂头丧气地跟在大夫人身后。小孩子可怜兮兮地抬头偷看四周,猛然看到罗氏姐妹,小郎君露出焦灼的神情。

    罗令妤:“你前几天病了不认识,这小郎君是陆四郎陆昶。他该叫你一声‘表姐’的。”

    罗云婳哼哼道:“你看他那样子……姐,他该不会闯祸了吧?”

    罗令妤若有所思时,陆夫人已被殷勤的王氏女请去了上座。倒杯茶给陆夫人,陆夫人压根不接,冷目扫一圈周围的郎君和女郎们,目光落到站在角落里也压不住美色的罗令妤时,她目光停留了两个呼吸时间才移开。

    罗令妤心口猛一跳。

    听陆夫人淡声:“先生说你们近日功课都不好,我一问,一个个竟都不在院里,跑出去玩了。那我只好不辞辛劳地追过来,一一过问你们的功课了。绿腰,你把我们家儿郎们这一个月的功课都拿来。”

    众郎君一懵:“……!”

    陆显皱眉:“母亲你这是干什么?问功课不能改日……”

    陆夫人:“闭嘴!自罗娘子到来,你们的课业差成什么样子,你们心里没数么?”

    郎君们低下头,表小姐们窃窃不敢言。气氛沉压,陆夫人当真坐在上位,让人收拾了案上的酒菜,把厚厚的帛片、纸张搬了过来。书院先生的朱批皆在其上,从二郎陆显开始,陆夫人一个个盘问……

    陆夫人忽然道:“罗娘子,你过来帮我磨墨。”

    被众男女悄悄打量,被陆夫人突然点名的罗令妤涨红了脸。此般羞辱,不下于公开处刑。陆夫人甚至一个眼风都没再给,好像将陆家郎君们的课业差归到她身上一般。

    表小姐们自顾不暇,但发现好像有罗令妤在前头顶着,她们松了一口气,又不觉偷看罗令妤:这位表小姐会不会气得拂袖而走?

    罗令妤面色正常,她低声跟皱着脸不满的妹妹说了几个字,罗云婳仰脸看一眼姐姐,点点头。罗云婳个头那般小,人又长得玉雪玲珑,她从姐姐身边遛开,走过门口垮着肩的陆四郎陆昶时,小娘子哼一声,重重踩了小郎君一脚。

    陆昶小郎君捂嘴忍痛,诧异看去时,被小娘子的白眼翻了一脸。

    陆四郎懵懵的:“……”

    这个踩他一脚的、没见过的小妹妹是谁啊?

    没人拦罗云婳,罗云婳跑出了院子。罗令妤则屈膝坐于陆夫人下座,当副手来磨墨,听陆夫人训斥郎君们的课业。

    陆夫人连她自己的亲儿子陆二郎的面子都不给,把陆显训得一脸青青白白,其他郎君们更不可能幸免。但她明面上说陆家郎君,话里话外都是指罗令妤引着他们玩,让郎君们移了性。时不时再带出女子就该闭门坐于家,学学女工学学中馈,不要到处跑……

    表小姐们面红耳赤。

    本就打算明日就回家的韩氏女眼泪都在打转了:陆夫人怎么这样说她们!陆夫人自己喜欢坐在家里大门不出,就要她们一样么?

    原本是小宴的东道主的王氏女欲言又止:这次小宴,本是她要办的……

    王氏女要开口时,目光与罗令妤盈盈之目对上。那位坐在陆夫人下座的罗氏女对她轻轻摇了摇头,示意她不要多说。王氏女心里纠结,只好闷闷地听陆夫人指桑骂槐。

    表小姐们面色无光,纷纷想:等明日就告辞回我家去,短期再不来陆家了。

    然而她们有家可归,罗令妤却没办法。

    陆夫人骂得口干舌燥了,再次点名:“罗娘子,我说的对不对?他们镇日只知道玩,不读书,不求上进。在闺阁中厮玩,被女子耽误得移了性,这是郎君们该做的么?”

    罗令妤慢慢抬起了头。

    众人皆望她。

    罗令妤沉稳柔声:“夫人想听我一言,可否移于账内再说?”

    陆夫人:“为何?当众为何不说?”

    罗令妤低着眼,语气柔和,不卑不亢道:“为了夫人自己的面子。”

    陆夫人:“……”

    她眼眸一缩,额筋颤一下,有些惊疑不定地看着这位表小姐。神色几变后,陆夫人点了头,起身与罗令妤一同进了账内。四下里,被训得抬不起头的诸人,齐齐松了口气。

    ……

    二房“清院”中。

    坐在榻上梅花帐下下棋的两位郎君,一是陆昀,一是刘俶。

    灯花轻爆,火光一闪,陆昀侧头,看到窗外焦急跟他使眼色的侍女锦月。锦月做手势,指院外:那边真的出事了!

    刘俶侧头,轻声:“雪臣,你,有,情人?”

    心跳加速。

    罗令妤伸手递花给陆二郎陆显的手指颤了颤,勉强让自己心神受到的那股丝丝麻酥感消失:陆三郎玉人风姿,天下女人见他一面都爱,她控制不住自己的心跳不丢人。

    然她一定要控制住。

    毕竟她已经知道陆三郎不是大家以为的高岭冰山不可亵渎了。

    陆昀再往前走两步,面容能看清了,罗令妤和陆显才看到他阴沉的脸色。陆二郎吃惊,看三弟盯着他和表妹的那种灼热目光,好似他们做了对不起他的事一般。陆显他看到陆昀身后突然冒出的小脑袋,招手:“小表妹也来了?妤表妹不是说婳儿在习字么?三弟你怎么把她领过来了?”

    陆昀目藏锋芒:“妤表妹?”

    叫得好亲热。

    陆显被他看得脸热,咳嗽一声:“只是方便分开两位表妹而已。”

    罗令妤则拧着眉,目光在陆昀和罗云婳之间逡巡,再次产生疑惑。婳儿不应该是那天找麻烦,才见过陆三郎那么一面么?一面之缘,就比她和陆昀还要熟了?

    罗令妤对自己的魅力再次产生深深怀疑。

    却是罗云婳原本在辛苦练字,三表哥过来逗她,她求了三表哥一通,陆三郎就痛快答应给她说情——带她去找罗令妤,让罗令妤同意小妹妹出去玩。谁想到罗云婳小娘子欢欢喜喜地跟三表哥过来找姐姐了,拉开门第一眼,她就看到姐姐在变戏法给二表哥看。

    那朵清新美丽的花在姐姐纤白玉指间娇艳欲滴,被送给了陆显,陆显还露出了笑。

    罗云婳吓得把头缩了回去:变戏法是三表哥教她的!她又教给了姐姐!姐姐显摆时,还被三表哥看到了……

    聪慧机灵的小娘子即便不懂大人间的剑拔弩张,也知道当人面被人抓住小辫子不是什么好事。她苦着小脸皱眉思索对策时,看俊朗的三郎低下头,眸色清幽、意味不明地瞥她一眼。罗云婳被他这一眼吓得一下子弹开,含着泪夺门而逃:“我我我还是接着写字好了……”

    舍中的陆显和罗令妤诧异地看着小娘子落荒而逃。罗令妤转而看三郎,目有斥色,但她不敢说。于是她望向陆二郎陆显,目中欲语还休、委屈连连、自怜柔弱……

    陆昀心里冷笑。

    陆显已经替表妹说话了:“三郎,你又做什么了?婳儿那么小,你是不是吓唬她了?”

    陆三郎眼睛看着那给他二哥送秋波的委屈女郎,唇弯了下:“哪有。我和罗妹妹之间的小秘密。”

    他声如玉落锦帛,好听又勾人,让听着的人心尖不自在地颤抖。说完话,他漫漫然走来,随意又雍容,雍容又清贵。他话对着陆显说,眼睛看着罗令妤……罗令妤被他看得脸越来越红,悄悄望他一眼,心里纠结——

    不知道为什么。明知道陆昀喊的“罗妹妹”是指她妹妹,可是他就是给她一种“我和罗妹妹之间的小秘密”,说的是他和她。

    陆昀入了座,等陆显加入话题,罗令妤才觉得自己身上的压力小了些。两位郎君过来探病,又都是博学之人,随便聊些,就可见功底之深。原本被陆三郎目光压得抬不起头的罗令妤坐直,不动声色地往陆二郎那里靠了靠,重新自信满满地加入话题,想要表现自己的才学。她望着陆二郎的笑容真挚了许多,多好的表现机会,陆二郎真是好人。

    陆昀瞥到她望着二哥时那发自内心的笑容,再看到二哥手里拿着的花。

    陆昀眼神微顿,目光时不时落到那花上。这变戏法明明是他教给罗云婳的,偏罗令妤现在跟他二哥表现个没完没了,没完没了……她说着说着,身子还不自觉地倾向他二哥。她美目流波,情深义重;陆显一改以往的内敛沉静,温柔地看着表妹,与表妹侃侃而谈。

    陆昀时而看他们一眼,时而目光移开,再时而盯着陆显手里的花……

    他那阴晴不定的目光大约是盯得太久了,罗令妤一脸欲言又止,陆显也看向三弟。陆显:“三弟,三弟?”

    陆昀回过神:“嗯?”

    罗令妤眼中写着几多纠结,直面三郎隽永的面孔,问:“三表哥就这么喜欢这花么?”

    陆昀目光落到她脸上:“……”

    罗令妤下定决心,讨好他道:“那我也送一朵给三表哥好了。”

    不给陆昀拒绝的机会,她的手就隔着一张小几,伸到了他眼皮下。陆三郎垂眼,看表妹的手如花开般翻动,少许艰涩,自然是不够熟练的缘故。下一刻,“砰”,一朵玉兰开在了他眼前。

微信看书:微信搜索 -> 公众号 -> 无忧书城
回目录:《千娇百媚》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失乐园作者:[日]渡边淳一 2玉楼春作者:清歌一片 3爱如繁星作者:匪我思存 4庶女攻略(锦心似玉)作者:吱吱 5一生一世美人骨作者:墨宝非宝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
无忧书城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