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千娇百媚目录

第138章

所属书籍: 千娇百媚     发布时间:2020-05-19

    锦月欣慰地连连点头。

    同时间, 听到陆昀珠玉碰撞般好听的声音懒洋洋道:“不啊。”

    锦月:“……?!”

    她懵懵地仰头看三郎:她说了半天罗娘子如何可怜的话, 都白说了啊?她可是收了罗娘子不少礼物呢。

    刘俶也意外地挑高眉。

    还没出门的陆昀仍是有些轻浮, 他微微一笑, 当如明珠熠熠, 笑得屋中站着的几位侍女面容赤红地低下头不敢多看。在锦月和刘俶诧异的目光下, 陆昀抬手摸了摸下巴:“我们是去看热闹的。”

    锦月:“……”

    她的眼神直白,就差直说“郎君你好没善心”了。

    陆昀轻笑一声,随意地搂住刘俶的肩, 同时摆手锦月她们就不必跟了:“我这位表妹, 和阿蛮(刘俶的小名)你以为的乖巧名门女可不一样……”

    刘俶小声:“听、听锦月说,她孤、孤苦……”

    陆昀呵一声:“还不一样。”

    陆昀:“我们去看热闹, 我大伯母耿直, 未必能压得住我这表妹,说不得还会吃些软亏……咱们不去给她撑腰,咱们从后门进悄悄看……”

    锦月与其他侍女、侍从忧心忡忡地站在廊下, 看陆三郎与刘俶越走越远。一出了门, 陆三郎就身形挺直如松如鹤。广袖博带,金玉琳琅,陆三郎何等出类拔萃,与旁边的刘俶一前一后地走。任谁也想不到陆昀是要过去看罗令妤笑话的——

    大约好些人都在等着看罗令妤的笑话。

    这位罗娘子长袖善舞, 行事目的性极强, 刚到陆家就压了众表小姐一头。郎君们的目光常日围着她转, 表小姐们的心情就很复杂了。不说盼着罗令妤倒霉, 但罗令妤被陆夫人领去抓典型,或多或少,众女心中都有些“幸灾乐祸”。

    堂中无人声,众人神色怪异地立在外头,陆夫人和罗令妤进去账内说话了。而等在外头的他们,一时不知该怎么办。陆二郎陆显扫一眼屋子,见到靠门站的小四郎陆昶都快把他自己埋进门里了,陆显把小郎君招过来。一众郎君女郎反应过来后,都围住了陆昶,问起发生了什么事。

    陆昶仰头,看到一群哥哥姐姐们围着他。作为庶出的年龄尚小的小郎君,陆昶从未得到过这么多关注,他受宠若惊,被吓得又快要哭了。

    青色帐中,只坐着陆夫人,立着罗令妤。

    陆夫人神色一贯冷,眼角纹皱得极深,看着便极不好相处。她冷冷瞥罗令妤一眼,看到女子腰肢纤细、一身的风流,目中不喜更重了。陆夫人正要开口,罗令妤抢先一伏身,先开了口:

    “耽误表哥表弟们的课业,是我错了。”

    陆夫人:“……”

    她话被堵住,噎得半天不知道该说什么。唇角向上扯了两下,陆夫人的神色没方才那么冷了:“罗娘子知道就好。”

    罗令妤神情不自在地僵了一下,悄悄观察陆夫人。看来陆夫人此人直来直去,与她相处应直截了当,不可迂回来去。罗令妤心中其实也几多纠结,随时调整着面对陆夫人的态度——人在屋檐下,面对当家夫人,她是该卑躬屈膝地认错,还是积极反抗,争取自己的权利?

    陆家老侯爷人在交州,老夫人因体弱而留在建业。然同样因为年老体弱,陆家的内外事务,向来是陆家大夫人一手抓的。大约因为府上没有女郎,全是郎君,陆夫人实在无事,只能看着郎君们的课业。

    现在以陆二郎年长,已到了适婚年龄,陆夫人一边焦急郎君的婚事,一边提防着教坏她儿子的女郎。

    在陆夫人眼里,这个可能教坏陆二郎的女郎,冲着相貌、身段、手段、才艺,罗令妤绝对不枉多让。

    罗令妤垂下眼:若是一味在陆夫人面前低头,那她就得做好低一辈子头的准备;若是抗争激烈,她又得做好从此被陆夫人厌恶至极、可能受到薄待的准备了。

    若是将陆夫人当做未来婆婆,低一辈子头也无妨;若是陆夫人不是她未来婆婆,她就算家里现今落魄了,那也是名门女子,陆夫人本就不喜她,再对她苛刻,只要她顺利嫁出,就无妨了。

    她又不姓陆,陆夫人是无权在她婚事上替她做主的。

    而婚事,以她的身世,指望长辈根本靠不上,只能靠郎君自己喜欢她了,这就和陆夫人喜不喜欢她的冲突,更少了。

    想清楚这些了,罗令妤微抬头:“夫人,我有一言当说。此次耽误表哥们的课业,我认错;但我认为错不在于我一人身上。陆家表哥们个个出色,只一味读书也不好,平时玩耍也当得是放松。”

    陆夫人脸沉下:“所以这就是你设宴不断的理由?”

    罗令妤:“从未听说过送了请帖,被请之人就一定会来的。我也给夫人送过请帖,夫人就一次也没来过。来不来在于君,不在于我。”

    陆夫人:“在你之前可从未……”

    罗令妤:“在我之前,府上当也常有办宴。不曾听闻夫人有过什么话。”

    陆夫人沉着脸,心想你和其他人能一样?我就从未见过你这种妖气的女郎……但陆夫人也是家学渊厚,名门家教,这种难听至极的话,她不会说。

    罗令妤继续:“郎君女郎互相交际,也有益各家交好,同时将所学融会贯通。君子立于世,当拓宽视野,不以物喜不以己悲,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若是一个女子就能移了郎君的性……那他之前该多脆弱?”

    陆夫人被她的伶牙俐齿气得胸脯剧烈喘气:“……你、你……你这大道理倒是很多!”

    罗令妤撩起美目,轻声:“我说的不对么?”

    陆夫人咬牙:“你、你继续说!我看罗娘子所学不俗,倒要看看你的大道理有多少。”

    ……

    帐中听得罗令妤侃侃而谈,声音清脆似玉落。帐外众人围着陆昶说话,乱糟糟的。

    后堂帐中的窗棂被轻轻支起,两位郎君的身形轻轻一闪。打发掉院里这处的仆从,刘俶看支窗的陆昀唇角翘了下,他走过去,也听到帐中女郎的声音。陆昀和刘俶一同看去,屏风挡着,隐约看得立着的女子身形纤浓有度,看不清脸。

    两位郎君侧耳倾听,将帐中罗令妤反驳陆夫人的话听得一清二楚。

    刘俶诧异无比,不是说这位是个无父无母的可怜表妹吗?一般的可怜表妹,敢跟当家主母这么叫板?

    陆昀低头笑,目中流光潋滟,啧了一声。

    帐中,罗令妤的话终于到了尾声:“……由是,纵我有错,错也不全在我。”

    半晌,只听得陆夫人呼吸沉重,显然被气得不轻。好一会儿,陆夫人才道:“罗娘子好口才。非要拉着我到帐子里说话,原来不光是顾忌我的面子,还顾忌你自己的面子。”

    罗令妤忐忑地低下头。她也不想反抗陆夫人啊,只是她不能扮软弱。一朝软弱,她就不可能强回去了。

    陆夫人是不可能喜欢她的,她只有、只有——

    外头忽传来女子高声笑:“你们一个个都站在这里罚站呢?令妤呢,她怎么不在?设了宴,东道主却不出面?”

    帐中的陆夫人当即眉心一跳,听出了此女的声音——陆英。

    陆老夫人唯一的女儿,陆夫人的小姑子,罗令妤的大伯母。

    陆英身份这么多,是给罗令妤撑腰来了。

    陆夫人的脸色阴晴不定地看向面前站立娴雅的女郎,她张口正要问罗令妤是不是让人去请陆英了,就听得外头一个女郎声音——“伯母,罗妹妹不是东道主,我才是。”

    是王氏女跟陆英的解释。

    陆夫人目光当即一颤,看向罗令妤。

    罗令妤伏身:“我不是东道主。夫人,我们出去见伯母吧?”

    陆夫人:“……”

    那么,这出闹剧,竟是她从头到尾误会罗令妤了?罗令妤却没在外头说……还是给了她面子?

    ……

    罗令妤抬起头,额上因紧张出了些汗。但她唇角翘着,自得于自己搞定了这场冲突。扶着陆夫人出去时,罗令妤目光随意一瞥,忽然僵了一下,与窗外含笑的一双眼对视。

    那双眼一闪而过,但罗令妤被惊得大脑空白。

    她不会认错的,有那么好看的眼睛的人,她就认识一个陆三郎——陆昀偷窥她?!

    关心她还是看她笑话啊?!

    陆家表小姐们花枝招展,来来去去,没有一个能和陆三郎多说两句话。

    这般性情高傲清冷的郎君,居然有一日,怀中抱了一个女子?!这这这……

    陆夫人瞠目结舌,一时都忘了自己来这里的目的,就盯着陆昀看。陆昀怀里的罗令妤则扒着郎君的衣袖,抖个不住,拼命地掐陆昀的手臂,暗示他快想办法走。陆昀顶着一张俊脸,非常无辜地回望陆夫人。陆昀表现得如此淡定、理所当然、厚脸皮,陆夫人渐渐迷茫,对自己的认知产生一丝丝不坚定的怀疑。

    陆夫人:……难道是我多心了?

    陆夫人还没醒过神,他们前面的院子就有小厮奔了出来,替院里的人说:“夫人,快快快!二郎这次是真的醒了!”

    儿子醒来这事自然比“陆三郎可能睡了府上的侍女”更加重要,一听到陆显的消息,陆夫人再顾不上理会陆昀这桩艳.情。给了陆昀一个警告的眼神,陆夫人领着侍女们急忙从陆昀身边走过,进院子里看望陆二郎了。待人走后,陆昀揭开披风,怀里的美人儿脸已经憋得红透了。

    陆昀还没说什么,罗令妤就激动无比:“二表哥终于醒了?太好了……三表哥快送我回佛堂,我要赶紧见二表哥!”

    罗令妤心立刻飞到了陆二郎身上,想着如何在陆夫人等人之前给陆二郎提醒、把落水一事招到自己身上。刻意忘掉陆夫人刚才的搅局,躲在陆昀怀里,罗令妤悄悄拂了下鬓角的发丝,用袖子擦去额上的汗。她还凑到自己袖口,闻了一下。

    抬头,便对上陆昀冰凉的、嫌弃的目光。

    罗令妤:“……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我错了么?”

    陆昀:“呵。”

    不提他那意味不明的“呵”是在呵什么,总之捉迷藏来去,陆昀绕了路到二郎院落后门,几次躲过院里忙碌的仆从,成功把罗令妤送回了佛堂,将假扮她的侍女领走了。之后陆昀便直接去了二郎屋舍——陆二郎昏迷了两夜一日后终于醒来,屋子里坐满了疾医和长辈。

    陆老夫人抹着泪,连声:“醒来就好,你急死我们了……”

    陆昀心不在焉地站到他们身后,随意看向坐在榻上、被陆夫人搂着哭的二郎陆显。陆显额上尽是汗,脸色苍白,唇起白皮。灌了药后,他脸色稍微好了一些,眼神却还是呈现一种“懵”的状态。陆二郎揉着额头,将母亲拉开一些:“母亲别哭了,我这是怎么……”

    他声音喑哑,说一半就停住了。因脑子混沌沌的,想到了梦中的那个噩梦。醒来后居然还记着那个让他胆战心惊的梦,梦和现实的界线模糊。似乎梦的开始,就是他刚刚醒来,罗表妹泪盈盈,跌跌撞撞地掀帘而入。面容憔悴,娇喘微微,她哽咽喊道——

    “二表哥!”

    “二表哥!”

    梦里的声音和现实重叠,陆显刚这般想,就见美丽的表小姐从外跌进来,泪光点点地扑到了他床榻边,喊他一声“表哥”。紧接着,跪在榻前的女郎抓住他衣袖,仰目将他细细打量,喜极而泣般:“我便知道二表哥不会有事的。之前我不小心推了二表哥,让二表哥落水着凉。二表哥若是有事,我万死难辞其咎。幸好、幸好你没事!”

    陆显:“……”

    她特意将“我不小心推了二表哥”几个字咬重,凤目盈盈而望,期待他的配合。然陆显却呆滞了,不光呆滞,望着表妹明丽脸蛋,他甚至走神了——因梦中就是这般。

    梦中的陆显没有反应过来罗令妤说的是什么,他明明是阻拦四郎和婳儿表妹的打架才落水的。罗令妤说完后,他奇异的反应提醒了陆夫人。陆夫人在陆显还没弄清楚状况时,就板起脸训斥起罗令妤。众长辈和同辈面前,罗令妤羞愧难堪,被陆夫人逼着,不得不自请了话要回南阳去。

    这就是罗令妤在陆家待的最后一天了……

    哪怕陆显事后醒过神想阻拦,也于事无补……他母亲将话说得那么狠,哪位女郎还会走回头路?

    不可控制的,因梦中情形和现实重叠,陆二郎的心脏开始跳得剧烈无比。他面涨红,盯着罗令妤的脸,心想难道梦是真的?他预知到了未来发生的事?但是这怎么可能?

    将信将疑之下,第一时间,陆显没在意罗表妹在耳边的哭哭啼啼,他猛抬头,视线穿过一众人,落到站在人中的陆昀身上。哪怕站在人群中,他也如珠玉琳琅,鹤立鸡群。陆昀垂目而望,与陆二郎的视线对上。陆显心中发抖:

    在梦里那个世界,陆昀万箭穿心而死!他的三弟,年纪尚轻,就那般死了……

    陆显在一众人惊讶的目光下,脱开了陆夫人的扶持,丢开了表小姐抓着他袖子的手。他赤脚下了地,双目赤红,目中殷切,泪光点点,比表小姐眼中的泪还要多些。所有人懵然中,看陆显奔向了人群,抬起手臂,给了陆昀一个极热情的拥抱。

    陆二郎发着抖,浑身战栗:“三弟!”

    陆昀:“……?”二哥疯了?

    陆夫人:“……?”我儿子怎么了?

    罗令妤:“……?”二表哥你一点都不关心我么?

    陆二郎激动地抱紧陆三郎,陆昀目中的迷茫,和周围围观的诸人一模一样。众人看着陆二郎抱着陆昀,不断重复:“你还活着,太好了,太好了……”他退开一些,看向陆昀清隽面孔,心中酸楚无比。

    陆三郎不动声色地往后退了一步,一步之差,却被陆显向前一步追赶上。陆显握住陆三郎的手:“三弟,你放心,二哥不会让你出事的……你一定会长命百岁,妻贤子孝。二哥会保护你,二哥绝不让人再……”

    陆昀冷静的:“谁来给我二哥看下,他似乎有脑疾。”

    陆夫人目中泪掉落,面色惨白地站起来,推一把旁边呆住了的疾医:“我苦命的二郎,你放心,母亲一定治好你的病……你先放开你三弟……”

    陆显不放:“三弟!三弟!我没病,我好的很!你们都出去,我要跟三弟说会儿话……”

    人群外,罗令妤寂寞地跪在床榻边,嫉妒又心酸:二表哥你真的一点都不关心我么?我可是推你下水的元凶啊,你怎么就奔着陆昀去了呢……讨厌的三表哥,连这个都要跟她抢!

    ……

    经过疾医的诊治,证明陆二郎很健康,没有后遗症。至于醒后的胡言乱语,陆二郎恢复正常后,自己说自己是做了噩梦,把梦当真了。陆夫人听后,自然也不在意了。陆夫人最新关心的事,是陆二郎醒那日,她疑心担忧儿子莫非傻了,提心吊胆了一日,还求陆昀多陪陪他二哥。

    陆昀莫名其妙、被迫地跟陆二郎绑在了一起一天之久。

    待陆二郎好后,陆夫人终于想起了事件的另一个人物,罗令妤。陆夫人正要让仆从去找罗令妤过来,不妨她话还没传出去,院中侍女就来报罗令妤求见。机会正好,陆夫人点头,示意罗令妤进来。

    打帘进来的广袖女郎,一贯窄肩细腰、高挑貌美、肤色雪白。一进来,当如美玉盈室,使人目眩。

    丝绦垂地,罗令妤轻伏身,说了一通道理:“……由是,我心中甚愧,想回南阳去,不给陆家添乱了。”

    陆夫人非常意外地看着她:伶牙俐齿的罗令妤居然不来跟她辩?好不习惯。

    蹲在地上给陆夫人捶腿的柳姨娘也诧异扭头:“……”

    半晌,陆夫人满意地点了头:“……我素来爱你知情识趣,为你备了些礼,你便家去吧。”

    罗令妤:“谢夫人。”

    皆大欢喜之下,陆夫人拍姆妈陪罗令妤回“雪溯院”。姆妈将陆夫人给的礼放下,就发现过了一日,罗令妤姐妹二人已经收拾好了东西。院中大多数东西未动,她只带了一些换洗衣裳。表小姐来的时候带了不少东西,走的时候两三个包袱就解决了。罗令妤最后一拜,在灵玉等女哭哭啼啼的目光下,出了“雪溯院”。

    说怕伤心,也不去拜别的长辈们,如此悄然离开正好。

    出门一路走出了乌衣巷,罗云婳才被侍女灵犀抱上车,罗令妤等了一会儿要上车时,身后一阵风。她的手被拽住,被拖下车:“表妹不能走——”

    罗令妤跌回地面,吸一口气,回头,见不负所望,陆二郎跑得气喘吁吁,却如她愿,拉住了她。在陆二郎看不到的地方,罗令妤眼中闪过狡黠自得的笑。然她很快蹙眉,柔弱可怜:“请二表哥放手……”

    陆二郎:“你不能走——”

    前方突有马蹄声震,陆二郎抬目,看到一众骑士从乌衣巷外过。百姓立两侧,私语道:“衡阳王来了。”

    陆显盯着骑士队,手里拽着表小姐。他收紧力气,想:若是我梦中是真的……衡阳王,便是日后天子。表妹就是皇后,她如何能走?

    恰时,陆昀沽酒后入巷,在巷口,看到陆二郎扯着罗令妤袖子不肯放——

    莫非他二哥,还真的倾慕罗令妤?

    奔下台阶,身着碧色裙衫的陆三郎的贴身侍女锦月匆匆系了衣带就跑过来。锦月定睛一望,瞅见了罗云婳身后,院子的藤架花下,藏着一个侍女。那侍女一脸后怕,惊恐而纠结地望着罗云婳,触到锦月的目光,侍女往后退了三步之多。

    锦月想,这位侍女,便是表小姐带来的侍女灵犀吧。到陆家后,老夫人见罗氏女清贫,就送去了一个贴身侍女,并几个二等侍女、做杂活的。为了讨好老夫人,罗令妤直接给老夫人送的侍女改了名,提到自己跟前用着。以前她的贴身侍女灵犀,就给了自己的小妹妹用。

    这位灵犀娘子的存在感极低……眼下被罗云婳拖过来到“清院”找麻烦,大约都要吓死了。

    锦月笑望着她:“这位便是灵犀吧?好像我上次去‘雪溯院’送画时见过一面。”

微信看书:微信搜索 -> 公众号 -> 无忧书城
回目录:《千娇百媚》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云中歌3 2水晶鞋作者:匪我思存 3密室困游鱼作者:墨宝非宝 4来不及说我爱你(碧甃沉)作者:匪我思存 5为爱而生作者:伊能静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
无忧书城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