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千娇百媚目录

第144章1

所属书籍: 千娇百媚     发布时间:2020-05-19

    陆家做客的表小姐中, 出身最差的罗令妤尚是落魄士族女郎,其他表小姐的家族只会是势力不弱的士族。

    士族和庶族有天然壁垒, 同时士族之间关系的恒久需时时维护。为维护这种关系, 最常用的方式便是门第婚。士不聘庶, 不婚非类。眼下陆家郎君们一个个大了到了要婚娶的年龄,接表小姐们来陆家也有考虑婚嫁的缘故……不料陆夫人矜傲惯了,为敲打一个罗令妤,不小心得罪了一大片。

    陆夫人暗悔不已。

    事已至此, 只好尽力弥补。陆老夫人叹气:“都怪我们家全是儿郎, 没有女郎……”

    陆夫人的口误, 不足以大到特意送礼、登门赔罪, 也不至于小到无人在意。这种情况下,只消家里有女郎多出去走动, 多多交际。姐妹玩耍时有意无意地说清楚,误会就解除了。苦于陆家阳盛阴衰……总不能让男郎们去女儿堆里逮着人特意解释这种小事吧?

    陆夫人怅然:“若是我儿清弋还在闺中便好了。”

    陆清弋, 是陆家大娘,早已婚去汉中,远水解不了近渴。

    陆老夫人想到几年未见的孙女,不免脸色更黯。因为单独询问陆大夫人的缘故,其他同辈姑嫂并未过来。同处一帐的,除了陆老夫人和陆家大夫人, 只有陆老夫人最疼爱的女儿, 夫亡后便携子归娘家的陆英。

    陆英看她们两个唉声叹气, 不由咳嗽了一声:“令妤不是还在嘛。”

    陆老夫人苍老浑浊的眼睛一亮,笑道:“对,差点忘了罗娘子。”

    罗令妤日日晨昏定省,记忆中又是个貌美娘子。只在那夜过后她以养病为借口,不再出门走动。大约也是被陆夫人伤了心……想到这里,陆老夫人又瞪了不争气的儿媳一眼。

    陆夫人张明兰脸燥,又恼陆英多舌,故意看她笑话。即使陆英不提,难道自己就不记得罗令妤了么?陆夫人瞥向陆英,语气温和,却透着不明显的鄙夷:“自罗娘子来我们家,从来不见你这个亲伯母关照过她。”

    “你倒是日日出门游山玩水,怎么就不记得领着你侄女出门见见人?”

    “不出意外,你侄女可是要在我们家长住的。圈子就这么大,她在建业谁也不认识怎么使得?”

    陆英:“……”

    再次被陆夫人嘲弄自己的不称职,她脸一红,很尴尬。但她立刻辩道:“我和令妤这样的小娘子怎么能玩到一处去?我日常见的人,她可是不方便见。她还是要寻同龄女郎们玩……但我们家哪来的同龄女郎?花一般的美人不都被你气走了嘛,郎君们你又不高兴……”

    话绕回最开始,陆夫人便也脸色铁青了。

    陆老夫人看她们两个不对付的说了半天车轱辘话、又在争个不停,头都痛了。砰砰砰三下,她敲着拐杖,震得两个人闭了嘴,她怒道:“都别吵了!不能给出个对策么,到底怎么办,你们两个商量下。”

    良久,陆英才随意道:“这有什么。我过两日约了人打马球。之前不是答应过带令妤过去么?我就厚脸皮领她过去,让我的好友们把家里女郎们都带出来,跟令妤认认脸呗。凭令妤的才情,最起码不可能如某人般惹众怒。”

    陆夫人再次被人话里话外地奚落,脸上本就肃穆的神情,更加绷得庄重了。

    如此寻好了解决方案,陆英当即扮起了贴心的伯母,离开了陆老夫人的院子,她就去了“雪溯院”看望养病的罗令妤。伯母驾到,罗令妤诚惶诚恐,扫榻相迎。陆英的突然热情,罗令妤既意外,又不意外——意外的是大伯母可从来对她不在意的,不意外的是家里就剩下她一个表小姐了,硕果仅存,由不得陆家不在意。

    然而听陆英热烈无比地邀请她打马球,罗令妤唇角那得体的笑容就僵了:打马球?她她她不行啊。何止不行,任何需要运动的社交,罗令妤都不行。

    长辈发话,哪有小辈反驳的道理。

    陆英直接敲定板:“我让人给你准备一身缺骻袍,你休息两日,后日跟我一同出门。你来建业也半月了,该是出门与各家女郎们见面交际了。”

    还是熟悉的伯母。

    熟悉的口吻。

    一时罗令妤近乎恍惚……想当年父母健在、大伯父活着,他们罗家嫡系还住在汝阳时,大伯母就是这般不理会别人、只顾自己过得舒畅的性子。一晃过了许多年,大伯母居然还是不记得她运动不行这样的事。

    陆英说完了,看一眼侄女,见罗令妤唇角微含笑。以为侄女欢喜,她高兴道:“那就这么定了。”

    罗令妤一愣:“……呃。”

    怎么就定了呢?!

    但是陆英已完全不理会她,招手让屋外的侍女灵玉进来,让灵玉着人量尺寸、做衣袍。陆英已经安排起所谓打马球的事,在强势的大伯母面前,罗令妤心中忧郁,几次找机会,都没找到拒绝的机会。

    打马球的事,就这么突兀地定了下来。

    陆英一走,罗令妤便开始慌张。她因落水而养卧在床,这会儿完全没了心情,踱步在窗口走来走去。罗令妤一扭头,看到了窗外院子里,妹妹罗云婳蹲在花圃边,手掌时张时合,花在她手上绽放,消失。

    罗令妤上身伏在窗口,敲了敲木拦:“你又在玩什么?该学琴了!”

    罗云婳好不容易趁姐姐有事、偷偷玩一会儿,就被姐姐发现。她肩膀哆嗦了一下,垮着脸站起来。不妨罗令妤又好奇地看着她的手:“你在变戏法么?怎么变的?”

    罗小娘子不爱琴棋书画,就爱玩耍。姐姐一问,有了不用当即去学琴的机会,小娘子立刻跳起,眼睛亮晶晶地奔了过来:“是三……是我新学的戏法呢,我教你玩!”

    ……

    次日,罗令妤还在烦恼该怎么找借口拒绝陆英的打马球时,侍女灵玉进来通报:“女郎,二郎和三郎听说您病了,一同过来看您了。”

    灵玉很意外:“二郎和三郎怎么一起来了?”

    罗令妤同样讶了一下。陆二郎恐怕既是代表其他郎君过来问候,也是代替他母亲陆夫人来看望;陆三郎的到来,就简单多了……他推她下水的嘛。他一直不来看望,罗令妤对他的薄情已有了准备。陆三郎居然来了……这个表哥果然喜怒无常。

    果真,两位郎君在门外脱了鞋履后,便款款步入,坐于榻上。罗令妤坐于主位相迎,目光隐晦地从陆显的面容上飘过,瞥向他后方的那个山巅冰雪般高贵不可攀的陆三郎,陆昀。

    陆昀眉挑了下,在二郎没看到的时候,与罗令妤视线短暂地接触。目中清冷,他衣袍略拂如云:“罗妹妹……”

    罗令妤刷地红了脸:讨厌……他叫她什么呢?!

    陆昀:“不在么?”

    罗令妤:“啊?”

    与陆三郎面面相觑半天,罗令妤才涨红了脸,意识到陆昀说的恐怕不是她,而是她的小妹妹罗云婳。心里奇怪妹妹怎么会和三表哥这么熟,还被三表哥喊妹妹。她和他不打不相识半个月,他也还是生疏地叫“表妹”,和叫其他表小姐没区别……罗令妤掩去心中的几许羡慕,推脱道:“婳儿在习字。”

    陆昀慢声:“我字也写得不错,教她足够。她人在哪儿?”

    罗令妤:“……”

    心中已非常嫉妒了。

    她故作不在意地指明了方向,看陆昀真的就这么起身走了。她心里重哼一声,扭头,将注意力放到一直端着茶盏看她二人的陆显面上。陆二郎清风朗月般,道:“三弟和表妹的关系似乎不错。”

    罗令妤吃力地问:“……二表哥哪里看出的我和三表哥关系不错?三表哥明明很厌我啊。”

    陆显意外无比:“厌恶?他是喜欢吧。”

    罗令妤:“……”

    二表哥眼瘸?

    陆显温温道:“三郎惯来和表姐表妹们不熟,能和表妹你多说两句话,已经让我很吃惊了。”他目光一闪,“之前看三郎那般……我以为他戏弄你,现在想来,恐怕态度不一样,就很说明问题了。“

    罗令妤身子前倾,想多听陆显说两句,但陆显出了下神,就不说了。陆显垂下眼,余光瞥到表妹的花容月貌,心中黯黯。这般貌美的表妹,大约也和其他女郎一般,心悦三弟?不然何以身子前倾?

    罗令妤眼尖地瞥到他一闪而逝的神色。心里一怔后,罗令妤问道:“表哥何以一直提三表哥?不提自己呢?那日小宴后,表伯母一直不让表哥出门……表哥也挨骂了吧?是我对不起表哥你。”

    陆显连忙:“怎么会……”

    罗令妤扬手,笑眯眯:“我变个戏法给表哥看。”

    她清澈如湖光潋滟的眸子专注地盯着面前的郎君,手从袖中伸出,轻快地折手翻弄……

    陆昀拉开门进来时,正巧看到罗令妤手上陡然出现一朵玉兰,她笑容诚挚地跟陆显显摆:“表哥,有没有高兴点儿?”

    门口的三郎陆昀一阵窒息:“……”

    这不是他的变戏法么?!拿他的变戏法去逗陆显笑?!

    奔下台阶,身着碧色裙衫的陆三郎的贴身侍女锦月匆匆系了衣带就跑过来。锦月定睛一望,瞅见了罗云婳身后,院子的藤架花下,藏着一个侍女。那侍女一脸后怕,惊恐而纠结地望着罗云婳,触到锦月的目光,侍女往后退了三步之多。

    锦月想,这位侍女,便是表小姐带来的侍女灵犀吧。到陆家后,老夫人见罗氏女清贫,就送去了一个贴身侍女,并几个二等侍女、做杂活的。为了讨好老夫人,罗令妤直接给老夫人送的侍女改了名,提到自己跟前用着。以前她的贴身侍女灵犀,就给了自己的小妹妹用。

    这位灵犀娘子的存在感极低……眼下被罗云婳拖过来到“清院”找麻烦,大约都要吓死了。

    锦月笑望着她:“这位便是灵犀吧?好像我上次去‘雪溯院’送画时见过一面。”

    灵犀被锦月盯得不自在,她木了半天,才意识到锦月盯着她是什么意思。灵犀一个激灵,连忙小跑着到罗云婳身前弯下腰:“小娘子,咱们回去吧。你姐知道你闹腾肯定要骂你的。”

    她再小声:“咱们借住陆家,怎能得罪人家……”

    罗云婳哼着鼻子脸朝天:“就是三表哥推了我姐姐,我要说法!你别管,我自己跟三表哥说!”

    罗云婳:“我没规矩怎么样,推了人怎么能不认账。谁才是没规矩啊。”

    罗云婳:“三表哥,三表哥!”

    灵犀手足无措,完全招架不住这个小主人。“清院”的一众侍女被罗云婳嚷得脸色惨白,又哄又求,让她别吵到陆三郎了。锦月也是一阵愕然,没想到罗氏小娘子和那位表小姐的风格完全不同。若是罗令妤在,定不会这般直来直去……

    他们院子里这般闹,根本瞒不了人。听得后方打帘子声,前方罗云婳黑葡萄般的大眼睛蓦地睁大,有些痴傻。锦月等女扭头,看到陆昀沉着脸站在帘子下。竹帘光影斑驳,鞋履齐整地放在门口。陆昀散着发,赤着脚,只披了一件松垮单衣就出来了。

    陆昀声音低哑,几分虚弱:“都在吵什么?”

    未曾装扮,他那隽永如山、秀澈似水的容颜,猝不及防地撞来,冲击甚强。“清院”中的侍女们哪怕看惯了陆三郎,此时都心跳砰砰,忍不住红了脸,不自在地低下头。

    罗云婳瞪大了眼。

    锦月叹气:……又一个刚见面就折服在陆三郎风采下的女郎。

    哪怕这个小娘子还这么小。

    她正要领着罗云婳去见陆昀,却是身手伶俐的小娘子一下子从她手边蹦起来,蹿向陆三郎。锦月等女大惊,齐呼:“小娘子!”

    她们三郎最烦人这么靠近了!在她们记忆中,上一个这么扑过去的女郎,被三郎推得手臂都折了……罗云婳才不过九岁,她们眼见小娘子花蝴蝶一样扑撞向帘下的俊美郎君,均露出不忍之色,不敢再看……

    然而罗云婳扑过去,扯住陆昀袖子。陆昀低头看一眼,竟然没有把人扔开,还蹲了下去,面上冰雪般的寒意都消了。

    锦月等女瞠目结舌。

    罗云婳抬手便摸上这位哥哥的脸,将他左看右看。没错,就算当时衣衫褴褛、面色无血,但是脸是一样的。她欣喜无比道:“哥哥,原来是你!我和姐姐救过你的,你还记得么?”

    陆昀心里的小人扯了下嘴角:救我的是你,你那个姐姐可不想救我。

    小娘子心善,当日陆昀虽然昏沉,却勉强听见罗云婳和罗令妤的争执。某个嫌贫爱富的女人巴不得把他扔下去喂鱼,若不是罗云婳坚持救人,陆昀早不知道……毕竟当时他腰腹被刀捅受了重伤,再那么在水里泡下去,命就没了。

    陆昀目色温和地望着罗云婳:小妹妹救了他的命。

微信看书:微信搜索 -> 公众号 -> 无忧书城
回目录:《千娇百媚》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匆匆那年作者:九夜茴 2花月正春风作者:匪我思存 3至此终年作者:墨宝非宝 4琉璃美人煞作者:十四郎 5香寒作者:匪我思存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
无忧书城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