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千娇百媚目录

第148章

所属书籍: 千娇百媚     发布时间:2020-05-19

    罗令妤侧过脸,妙目觑妹妹, 嗔道:“什么巴结?说的真难听, 我不过是有好东西, 想跟亲戚们分享。”

    罗云婳人小鬼大,撇了撇嘴:“可是你就是送, 人家不喜欢你也还是不喜欢啊。”

    自幼跟姐姐生活在一起, 罗云婳见识多了人背后对姐姐的编排。说姐姐相貌偏妖, 不够高贵,登不得大雅。他们那般说,却谁不是偷偷看姐姐。罗令妤不知被人说过多少次这样的话,听得罗云婳气愤不已……罗令妤却嫣然一笑, 慢悠悠道:“不求世人皆爱我,但求不与所有人树敌。我这般才色,嫉妒我的太多了,正常。”

    罗云婳:“屁!你还滴花露给三表哥……哦我知道了, 你投他所好, 肯定是又想嫁。”

    嫁?又?

    罗令妤语重心长:“不许说‘屁’。你懂什么, 可别在外头胡说。我为了谁?还不是为了你!”

    罗云婳不买账:“你是为了荣华富贵,金山银山坐吃不空, 你才不是为了我呢!”

    罗令妤:“……”

    她瞠目结舌地看着自己这个伶牙俐齿的小妹妹。想父母亡后,她又是娘又是姐, 把小妹妹拉扯到这么大, 为了防止妹妹太天真, 平时说话做事也并不避着妹妹。但再怎么说……这种话由一个九岁的小女孩口里说出,未免太过彪悍。

    罗云婳继续哼了一鼻子:“你肯定是见三表哥一表人才,所以到处讨好人家。就像当时我们在船上救了的那个人,姐姐你觉得人家穷,就嫌弃人家,看都不看。那位哥哥真可怜,也是奇怪,不知道为什么后来自己突然下船了……”

    罗令妤美目闪动,心中微虚。

    那位哥哥当然不是主动下船,而是被她逼下船的。但面对醒来后叫嚷的妹妹,罗令妤当然不会说实话了。罗云婳不知姐姐的恶行,还惆怅了一会儿那受伤的哥哥怎么不告而别,怎么不知感恩……第二天罗云婳下船时开始发烧,自然更把救人的事彻底放下了。

    眼下提起这事,罗云婳给出的总结是:“……总之,姐姐你就是嫌贫爱富!”

    罗令妤:“闭嘴吧你。你倒是高洁,不还得靠着我吃喝?我真嫌贫爱富,就该把你赶去街上当两天小乞。要不到饭,饿上三四顿,看你还嘴硬不?”见妹妹小脸皱起,她伸手把妹妹扯过来,在妹妹脸上狠狠掐了一把。罗云婳在姐姐的怀里哀嚎着要躲开,却被姐姐扯着肉肉小脸道:

    “不许吃了,给我读书去,背书去!”

    “给我当个小淑女去,给我当个小才女去。”

    罗云婳一阵挣扎,喊着“不要”。然她姐姐虽然看着纤细,力气却一点也不小。拖着她,硬是把几本书丢到她脸上。不过是多说了两句话,罗令妤就公报私仇,硬是掐红了小妹妹的半张脸,让小娘子含着泪翻开了书。

    她真不喜欢读书写字,琴棋书画。

    但是罗令妤这个人——

    “倒真是心机重。”夜色深了,与老姆一边聊着天,一边监视膝下的小郎练大字,灵玉二女将新鲜的酥酪送到时,陆家大夫人张明兰看了一眼,就让人收了起来。她给出一句评价,唇微微翘着,很是玩味。

    长榻上摆着一张小案,八岁大的小郎君,四郎陆昶,正趴在案上,抓着狼毫一板一眼地练字。陆昶非陆夫人所出,但他生母位低且怯懦,他平日的一应事务,都是陆夫人直接管的。开始几年陆夫人对陆昶也不上心,她的一颗心扑在她的一双儿女身上。等大娘嫁人了,二郎人也大了,闲了几年闲得实在无事,陆夫人干脆把陆昶抱过来,亲自教导他了。

    对此,生母妾室只敢感恩不敢多言,陆二郎陆显生性宽厚,母亲好生照拂四弟,他只会更加高兴,不会犯醋。

    陆昶老实地趴在案上写字,平时再装出一副小君子样,到底小孩子心性,听到陆夫人和老姆说话,他禁不住伸长了耳朵——

    那老姆笑道:“罗家娘子相貌美艳,也生有七巧心。这糕点看来新奇,一会儿让人给二郎送一碗尝尝。”

    陆夫人沉吟了一下,喊屏风外的侍女进来,问了一番后,她就点了头,跟老姆说:“看,不必我多操心。郎君们那里她也送了。小小年纪,这份心思,人很不简单了。”

    想罗令妤不过十四岁,同是名门出身,但比起建业的贵女来,她心眼就多了很多。

    老姆察言观色:“女君是否不喜她?”

    “谈不上喜不喜,个人脾性,各家利害,”陆夫人皱着眉,“就是小小年纪,刚来家时让老夫人夸赞,惊艳了府上的郎君和表小姐们。第二天被三郎领着逛了院子。你可曾见过陆昀那孩子跟别的表小姐逛过园子?今天她又到处送酥酪……没有一日消停。”

    “自她来后,我看家里的郎君们心全活络开了,到处打听这个表妹。”

    “就望她不要折腾我的二郎。陆显的婚事,我可得守住,不能落到她头上去。”

    陆昶边写字边心里嘀咕:原来夫人真的不喜欢这位新来的表姐。

    而罗令妤确实没有消停。

    此晚送了酥酪后,陆家上下广受好评。她备受鼓舞,翌日,又开始给大家送茶了。

    陆夫人绞着手帕子,望着送到面前的绿茶,心中纠结:“……”

    ……

    北国茶与南国茶不同,罗令妤送来的这不过几两茶饼,其生于悬崖之上,高不可攀。人不能摘,唯有拾其落叶,偶得几片。

    陆昀之所以知道这些,是因为随一小捧茶叶送来的,还有一张鹅黄色花笺。花笺上密密麻麻写着小楷,介绍了此茶产自北国,名为日照,冲之叶厚味浓,香高浓郁;再介绍茶后的有趣小典,例如茶娘如何选茶,自己晒茶时的趣闻;最后写此茶的功效,最易吃煮的时辰。

    拿花笺就着火烛,陆三郎挑着眉,将薄薄一页纸翻来覆去地看。他鼻尖碰到郁郁清香,不知为何,想到某人的眼睛,心里忽然一荡。

    陆三郎垂下眼睑,锦月笑道:“罗娘子姝静而雅。又是送酥酪又是送绿茶,娘子的心真好。”

    心真好?

    陆昀手一抛,将花笺砸在几上。他可不信罗令妤的心肠好,她定是有所图。而她图他什么,他大约也猜得到。想起那凉薄女子,陆昀不想评价。他自己冲泡茶叶时,见锦月仍立在身后不走。锦月道:“郎君,人常说有借有还。女郎送我们这么多,郎君难道不给回礼么?”

    锦月:“旁的郎君女郎,可都是有回礼的……那位罗娘子的婢女,可是委婉催了的。”

    窗牖微光下,陆昀皱眉。

    连回礼都要催?小女子,心眼忒多。

    半晌,他漫不经心:“那你从我书房里随便取些什么送去吧。”

    锦月立刻应着,人却不走,而是看着被郎君扔在几上的鹅黄花笺:“郎君,这个要婢收了么?”

    陆昀闭目卧于榻上,一鹿皮长毯覆在胸腹以下。他离开建业几月,回来时受了些伤,这几日都卧于家中养伤。夜深了,他闭着目,火光照在他面上,愈发觉得此人是拥雪般的俊美。他良久不言,长发不束散于锦被上,郎君肤唇苍白,倦容下,几分虚弱。

    以为郎君睡着了,锦月不再催促,而是倾身,要取过几上的花笺。却突然听到珠玉磬竹般的声音从后慵懒响起:“收着,明日还回去。告诉她,独份的东西我不留。”

    ——若是用他暗地里倾慕她来解释,这逻辑就大约能圆上了。

    罗令妤她的表哥,陆家三郎陆昀,他不为美色心动,他从未倾慕任何一女郎。但是罗令妤不一样,罗氏女美得有些过分。陆昀不知如何讨得女郎欢心,就用一些忽冷忽热的拙劣手段来与罗氏女一次次碰面……说不得罗令妤私下看中陆三郎的家世时,陆三郎也看中了她的美色。

    他喜爱她,所以送她寻梅居士的画作;他又吃醋,警告她不要和府上其他郎君多往来;他关心她,在知道陆夫人为难她后,一晚上来悄悄看她两次……之前在“雪溯院”账内窗口偷窥她的,绝不是她做梦,一定是陆昀。

    这般一想,罗令妤颇为惊喜,看着陆昀的眼神都温柔了许多:真是人不可貌相,陆三郎居然是用这种笨拙方式追慕女郎的郎君啊。

    女郎瞳心噙雾,含情脉脉。陆昀对女郎的示好向来非常警惕:“不管你脑子里在想什么,都是错的,你莫要自作多情。”

    罗令妤才不信他。一旦觉得陆昀可能喜爱她,她心中大石落下,竟如云般飘飘然。自来被爱之人,主动权便多得多。罗令妤向前一步,笃定无比:“三表哥,我想起来了,初次见面时,你便问我是否记得你。当时我被你吓住,惶惶说不记得。现在想来……”

    她垂下螓首,凤眼轻扬,羞意自敛:“原来从那时你就……表哥莫非在梦里见过我,自此对我念念不忘?”

    陆昀唇角那抹闲适的笑意已经完全僵住了:“……”

    ——他问她是否记得他,是因为他们真的见过!

    真是疯了,她的厚颜,让他叹为观止。

    陆昀情真意切地问:“如此多情,你唱大戏转世的?”

    罗令妤被噎,睁大美眸要开口反驳他,下一刻,陆昀又变成了那个惯来瞧不上她的冷漠表哥。陆昀盯着她的脸:“还有……罗表妹,你还记得你在哭哭啼啼,掉眼泪么?”

    罗令妤:“……”

    没见过这么讨厌的人!

    许是陆昀嘲讽得太到位,罗令妤一时间又开始疑心,猜自己难道想错了?没道理呀。她正有些迷惘时,眼前忽而一亮,看到自陆昀身后走出的青年郎君。这位郎君面容偏秀,气质儒雅文弱,与陆昀那种在冷情和多情间徘徊的风流不同。若说陆三郎是惹人注目的珠玉,这位郎君,则如山间松柏般从容沉敛。

    贵族男女惯来相貌出众,大约是好看的人只和好看的人一起玩的道理。然在那么多相貌出众的郎君中,这位郎君甫一出场,也让罗令妤盯着他……的衣角看了。这位郎君的衣着料子,透着低调的奢华。贵族人喜欢弄财斗富,在一众名门男女中,穿得起这般料子的人,定不是普通之辈。

    罗令妤努力掩饰自己心中的惊喜:“这位郎君……晚上小宴时没有见过。是三表哥的朋友么?”

    她看向陆昀。

    陈王刘俶也看向陆昀。

    理所当然地等陆昀给二人介绍。

    陆昀扯嘴角。他瞥一眼罗令妤,就知她又在打什么主意了。他心里甚厌,手上就随便一指:“寄住我家的表妹,姓罗。”

    再指刘俶:“这位则是……我朋友。”

    刘俶:“……”

    罗令妤:“……”

    她三表哥的介绍,这就结束了么?这般介绍……和不介绍有区别么?罗令妤望着陆昀,陆昀无辜回望。他生得实在好看,将茫然小白脸还原得八.九成。瞪着这样好看的郎君,罗令妤的面上染红霞,心跳砰然地移开了目光。

    陆三郎不配合,罗令妤只好自力更生:“这位郎君,敢问如何称呼?”

    刘俶:“……”

    他因口疾,自来不喜在陌生人前说话,他理所当然地看向陆昀。

    陆昀但笑不语。

    罗令妤不解:“郎君,你为何不说话?是否令妤无意间冒犯了?”

    刘俶再看陆昀,陆昀仍是不动如山,丝毫没有要帮他说话的意思。对面女郎的美目一眨不眨地望着,旁边的好友刻意地坑着他……陈王刘俶心中恼起,在罗氏女的注目下,面容越来越红,如被火烫一般。

    他不想开口。不想丢脸,不想跟这位女郎第一次说话,就被发现自己的口吃,被她用异样眼神看。

    陈王刘俶憋了半天,对陆昀恼怒至极。他硬邦邦地给出一句:“有事,告辞!”

    甩袖便走。

    然走上长廊的台阶,他突然停步,扭头看向身后的陆昀。陆昀眉一扬,对长廊另一头的罗令妤的侍女们说:“他不识得路,你们送一程。”

    侍女们心情微妙地领着刘俶走了,原地留着的,只剩下陆昀和罗令妤二人。罗令妤怅然无比地看着刘俶的背影,想又一个家世好的郎君,大约被她错过了。罗令妤心里失落,猜自己许是无意间被人讨厌了……一晚上先是陆夫人,再是陌生郎君,联次被人厌恶,对罗令妤的打击不小。

微信看书:微信搜索 -> 公众号 -> 无忧书城
回目录:《千娇百媚》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佳期如梦之海上繁花作者:匪我思存 2如果蜗牛有爱情 3匆匆那年作者:九夜茴 4电竞恋人作者:南野琳儿 5很想很想你作者:墨宝非宝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
无忧书城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