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千娇百媚目录

第119章

所属书籍: 千娇百媚     发布时间:2020-05-19

    锦月笑望着她:“这位便是灵犀吧?好像我上次去‘雪溯院’送画时见过一面。”

    灵犀被锦月盯得不自在,她木了半天, 才意识到锦月盯着她是什么意思。灵犀一个激灵,连忙小跑着到罗云婳身前弯下腰:“小娘子, 咱们回去吧。你姐知道你闹腾肯定要骂你的。”

    她再小声:“咱们借住陆家,怎能得罪人家……”

    罗云婳哼着鼻子脸朝天:“就是三表哥推了我姐姐, 我要说法!你别管,我自己跟三表哥说!”

    罗云婳:“我没规矩怎么样, 推了人怎么能不认账。谁才是没规矩啊。”

    罗云婳:“三表哥, 三表哥!”

    灵犀手足无措,完全招架不住这个小主人。“清院”的一众侍女被罗云婳嚷得脸色惨白, 又哄又求, 让她别吵到陆三郎了。锦月也是一阵愕然, 没想到罗氏小娘子和那位表小姐的风格完全不同。若是罗令妤在,定不会这般直来直去……

    他们院子里这般闹, 根本瞒不了人。听得后方打帘子声, 前方罗云婳黑葡萄般的大眼睛蓦地睁大,有些痴傻。锦月等女扭头, 看到陆昀沉着脸站在帘子下。竹帘光影斑驳, 鞋履齐整地放在门口。陆昀散着发, 赤着脚,只披了一件松垮单衣就出来了。

    陆昀声音低哑, 几分虚弱:“都在吵什么?”

    未曾装扮, 他那隽永如山、秀澈似水的容颜, 猝不及防地撞来,冲击甚强。“清院”中的侍女们哪怕看惯了陆三郎,此时都心跳砰砰,忍不住红了脸,不自在地低下头。

    罗云婳瞪大了眼。

    锦月叹气:……又一个刚见面就折服在陆三郎风采下的女郎。

    哪怕这个小娘子还这么小。

    她正要领着罗云婳去见陆昀,却是身手伶俐的小娘子一下子从她手边蹦起来,蹿向陆三郎。锦月等女大惊,齐呼:“小娘子!”

    她们三郎最烦人这么靠近了!在她们记忆中,上一个这么扑过去的女郎,被三郎推得手臂都折了……罗云婳才不过九岁,她们眼见小娘子花蝴蝶一样扑撞向帘下的俊美郎君,均露出不忍之色,不敢再看……

    然而罗云婳扑过去,扯住陆昀袖子。陆昀低头看一眼,竟然没有把人扔开,还蹲了下去,面上冰雪般的寒意都消了。

    锦月等女瞠目结舌。

    罗云婳抬手便摸上这位哥哥的脸,将他左看右看。没错,就算当时衣衫褴褛、面色无血,但是脸是一样的。她欣喜无比道:“哥哥,原来是你!我和姐姐救过你的,你还记得么?”

    陆昀心里的小人扯了下嘴角:救我的是你,你那个姐姐可不想救我。

    小娘子心善,当日陆昀虽然昏沉,却勉强听见罗云婳和罗令妤的争执。某个嫌贫爱富的女人巴不得把他扔下去喂鱼,若不是罗云婳坚持救人,陆昀早不知道……毕竟当时他腰腹被刀捅受了重伤,再那么在水里泡下去,命就没了。

    陆昀目色温和地望着罗云婳:小妹妹救了他的命。

    但是完全不想提罗令妤。

    陆昀扯开话题:“昨夜推你姐下水,另有缘故,我不是故意的。”

    罗云婳“嗯”一声,点着头,很容易就接受了这个说法。陆昀诧异扬眉,看她笑眯眯:“我相信你!原来你就是大哥哥,我姐救了你,你才不会恩将仇报。”

    陆昀:“……”

    罗云婳疑惑问:“可是你那时候为什么不跟我们打招呼,突然就走了呢?你就是三表哥的话,明明可以跟我和姐姐一起来陆家的嘛,大家都是一条路。哥哥你的伤都没好,就偷下了船。我姐担心你,还掉了眼泪呢。”

    陆昀:“……”

    他简直想一个白眼翻给罗令妤!

    昨夜推她的愧疚感,在知道她在小妹妹面前假惺惺的表演后,荡然无存。她担心他?不是她逼他跳下船的?她还在罗云婳面前为他掉眼泪?是怕罗小娘子厌恶她那品性吧。

    而罗云婳眨巴着眼睛看陆昀,完全不知道罗令妤背后都做了什么。有那么一个姐姐……陆昀对罗小娘子满心同情。

    陆昀不想在妹妹面前说姐姐坏话,他随意道:“有些事,就先走了。没来得及跟你打招呼。”

    “没事!”罗云婳小手非常有气势地一挥,然后鼓着腮帮子,“咦,可是我姐怎么也没跟我说三表哥就是我们救的哥哥呢?”

    “三表哥,难道我姐不知道么?!”

    陆昀看着小娘子震惊的眼神,唇角轻微扬了一下,三分嘲弄。罗令妤怎么可能认得出他?她全程抬着袖子,恨不得离他十里远。对他嫌弃甚多的罗氏女,满心想着嫁个良婿,对那个疑似贫寒、还被追杀的莫名其妙的男人,唯恐多看一眼,被对方缠上。

    陆昀认得她,是他就算心里厌她也不得不承认的缘故:罗令妤美得过分了些。

    她认不出他,就完全是不记得这个人了。

    陆昀似笑非笑道:“你姐不认得我啊……大约英俊不凡的郎君见多了,你姐瞧不上我。”

    他这话说的,院中的侍女们齐齐瞠目:就三郎这种相貌,表小姐都瞧不上的话,那表小姐的眼光得多高?

    陆昀哄着似懂非懂的小娘子:“你先别跟你姐说我便是她救的那个人。”

    罗云婳:“为什么?”

    然后她自己给自己作解释:“莫非你想给我姐惊喜?想挑好日子,报答她救命之恩么?”

    陆昀声音拉长,笑意加深:“是……啊。”

    但是惊喜,还是惊吓,就不保证了。

    罗云婳却拧着眉,还有点儿犹豫。她父母过世的时候她才刚刚懂事,自她懂事起,就是姐姐养大的她。她对姐姐的感情,比对父母深得多。她虽然常常觉得姐姐冷血、俗气,但是她从未骗过姐姐啊……

    陆昀一挑眉,目光往院中一梭,袖子扬了下。

    他蹲在纠结的小娘子面前,袖子落下,手抬起来,干净修长、骨肉匀称的手在罗云婳面前晃了一下。下一刻,拇指和食指一搓,一个响指打出时,“砰”一下,他手指间便出现了一朵雪白的玉兰花。

    玉兰花在他指尖颤抖,露珠滴落如玉,娇艳欲坠。

    罗云婳惊呆了,目中发亮:“哇!你怎么做到的?你会变戏法么?”

    她上手便去瞧陆三郎的袖子,想知道那花藏在了哪里。陆昀并不反抗,还垂眸含笑:“做个交换。哥哥教你这个戏法,你别跟你姐说我是谁,好么?”

    他低眉敛目,眉目间惊魂夺魄般的神采晃得罗云婳微怔,罗云婳定定看着这朵花,再抬头看他。她小脸皱半天后,下定决心地点下头:“好!我不告诉我姐姐。”

    陆昀低声笑。

    清晨微风晨曦,微微凉凉地浇撒。他真是迫不及待,想知道罗令妤知道两人纠葛后的反应。

    ……

    罗令妤虽然落了水,但她身子底子不错,并无大碍。醒来知道妹妹去跟陆三郎算账,罗令妤大急,怕罗云婳惹到那个喜怒无常的人。她提心吊胆地爬下床,才要换衣出去找人,就见院中小娘子心满意足地跑了回来。

    隔着窗看到她,罗云婳还笑嘻嘻:“我这就去读书!”

    有罗云婳吩咐,灵犀也支支吾吾不回答,从两人这里问不出什么,之后几日又没发生别的事,罗令妤只好先将信将疑地把心放下。韩氏女告辞后,王氏女等其他女郎来到“雪溯院”,跟罗令妤谈了半日。

    “陆夫人既不喜,何必惹人生厌?”

    “陆夫人是说了出来的,其他没说的人,又有多少呢?”

    “我若是能走,我就走了。”

    接下来几日,住在陆家的表小姐们商量好了一般,纷纷告辞回家去。

    一时间,陆家给表小姐们住的院落,全都空了,就剩下罗令妤。罗令妤正好抓住这个借口推搡,躲在院子里说生了病要养。

    她是真养病,别人却会以为她是托词。

    罗令妤伸长耳朵打听陆家的反应——家里漂亮得花一般的女郎们全都走了,独留下的那个还在养病。陆老夫人再糊涂,也敏感察觉到了不对,把陆家大夫人叫了过去,问怎么回事。

    陆夫人这时候已经后悔十分,讷讷不能言。

    罗令妤唇翘了起来:妹妹一个小孩子忽略不计,陆家的表小姐,现在就剩下她了。

    表小姐罗令妤乖觉,尽管浑身湿衣服冻得她哆嗦,她却始终没有下去整理衣容。她自愿受罚,进了院子离陆二郎寝舍隔了两间房舍的偏角小佛堂中,跪在佛龛前为二郎祈福。

    罗云婳吓傻了。

    二表哥落水已经很糟糕,二表哥醒不过来更糟糕,这结果已经超乎了她的想象。她终于意识到自己给姐姐闯了多大的祸……实在无人求助,罗云婳只好一边哭一边来“清院”求陆昀了。她心里抱一丝奢望,希望陆三郎仁善,非见死不救之人,也不惧对上陆夫人那几个长辈。

    陆三郎仁善不仁善暂且不提,但他吩咐锦月掌了灯,揉着额头、一脸疲色地坐了下来,听罗云婳的诉求。

    锦月忧心郎君的伤势,只好给三郎披了一件宽松大氅。见陆昀坐在灯火影下,乌黑长发散肩,几绺发丝贴着面。他眼皮下耷,睫毛在脸上映出几重阴影来。郎君面容银白,撑着额头的手指修长温润。他不正仪容、一脸倦怠地坐在那里,比起平日的高贵如冰山皑雪,此时多了许多华贵慵懒感。

    罗云婳哽咽着把话说完。

    陆昀抬起睫,眼睛光华流离,连正在哭得小娘子都看得怔住。听陆昀声音凉凉:“罗表妹会水?”

    那当日他不小心推她下水,她即刻沉底,到底是被他吓傻了,还是故意勾他来着?

    以他对罗令妤一贯的人品认知,陆昀心里冷哼了一声。

    他再问:“你说她主动跳下水去救的二哥?”

    罗云婳:“是……”

    陆昀脸色立冷,心中念头几转,眼底露了然色,冷笑道:“她想当我二嫂想疯了么?!”

    同是落水,当日对他不假辞色、还想把他一个重伤人推下去。凭什么她就对陆显不一样?她凭什么区别对待?陆昀唯一想到的答案,就是看到金山银山、权势地位在眼前晃,罗令妤心动得不行,不管不顾地就要扑过去救人……

    罗云婳一呆,才要解释不是这样,就见陆昀面色幽沉。

    陆昀此人有好几副面孔。平日见人时清贵冷傲,睥睨众人,谁也不理;私下里他略轻浮,喜调笑逗趣,一言一行都风流勾人;此时罗云婳有幸见到了他的第三张脸。不苟言笑,冷肃无情。当他寒目瞥人时,巨大的压迫感袭来,压得罗云婳小娘子腿软坐地,张口却一句话说不出来。

    陆昀已经站了起来,他不想探究那边的事具体是怎么回事了。陆三郎拂袖而去,冷冰冰道:“既是罗表妹自己的选择,想要滔天富贵自然要承受大挫折。道不同不相为谋,你何必拦你姐。”

    罗云婳急得:“不、不是这样的……”

    罗令妤告诫她不要跟任何人说是她和四郎不小心把二表哥推下的水,罗云婳来求陆昀,本来也不想说。但现在看陆昀就这般进去里屋了,侍女们提着灯跟随,她快跑两步。罗云婳追上去:“表哥、表哥……”

    ……

    到了第二日,书院停课,所有的郎君都去看望陆二郎,本来就不去书院的陆昀用早膳时,这才知道他二哥的情况比他想的要糟。锦月伺候郎君用早膳,看他目色幽静不知在想什么,她心里一动,舀了一小碟酪给郎君:“这是罗娘子昨日才送给我们尝鲜的,说是不经放,让我们尽快吃。”

    陆昀低眸。

    青瓷碟子呈黄白色,开冰裂片,盛着一小块酪。晶莹剔透,如雪山峻岭。

    陆昀眼眸闪了一下:“不过落水,二哥怎么就昏迷一晚还不醒?我们也去看看。”

    用过早膳,陆昀便过去看望二郎了。陆显院子里已经聚了不少郎君,看到陆昀过来,拉着他解释屋里情形。据说陆显后半夜开始断断续续地发高烧,陆老夫人被小辈劝走休息后,陆夫人哭红了眼。天不亮,陆家就拿着名帖去太初宫,请宫中侍医来。

    这一下,宫里的诸位夫人、公子都惊动了。陛下亲派了侍医不提,皇后殿下也关心问陆二郎如何了。

    陆家在建业之势,由此可见一斑。

    陆昀若有所思:“不过是落水……”

    众郎君叹:“是啊,往日也不曾听二哥身体这么差啊?可怜罗表妹了,陆夫人都气疯了……”

    陆昀眼眸再次一闪,众所周知的说辞是罗令妤推了陆显,之后又救了陆显。但是就如陆昀不信罗令妤会救人一样,陆昀也不信罗令妤会推人——他这位表妹对待二哥别提多小心,她眼睛里写满了“想嫁勋贵”,她绝不可能去推人。

    若是给自己制造机会……罗令妤不至于傻成这样。

    中间看来另有故事。

    陆昀和几位郎君站在廊下闲聊了两分,言行冷淡疏离,众郎习以为常,也不多问。之后陆昀进了屋,见过了几位长辈,又在二郎陆显的床榻前徘徊了一阵。陆昀甚至坐下,搭着陆二郎的脉看了一番。

    院里屋里站满了医工,一屋子唉声叹气。陆夫人素来对陆昀不了解,也看不上陆昀。眼下陆昀给陆显把脉,陆夫人疑惑陆昀怎么还懂医。虽然不相信陆三郎的能力,陆夫人却还是殷切地望着:“三郎,你可看出什么来了?你二哥为何至今不醒?”

    陆昀起身,敷衍道:“身体并无大碍,该醒时自会醒的,伯母不必担忧。”

    陆夫人目中暗了下去,勉强点头。所有医者都说二郎无事,三郎也这么说……可是陆显就是不醒啊?都是那个罗令妤……陆夫人咬牙切齿,那个祸害……她现在是腾不出手,等她的二郎醒了,她绝不饶过那个女子。

    陆昀从满室药香的屋子出来后,在廊下溜达,路过了偏角的佛堂。罗令妤自己把自己关在佛堂里去给二郎祈福,陆家长辈不置可否,下人们也不敢多管。陆昀路过佛堂,慢慢走过时,侧头,往里面瞥了一眼。

    树荫葱郁,木栏影子如水波一样映在他脸上、眼上,尘土飞扬,他望到了里头跪着的女郎。腰背挺得笔直,虔诚地跪着,长发散乱。他从侧走过,正好看到她瓷白的面颊,唇比雪白,身子轻颤。女郎纤弱无比,惹人生怜。

    跪了一夜,白天还在跪,滴水未沾,她还在咬牙坚持。

    陆昀眸子落下:若是为了嫁入豪门,罗令妤可以做到这个地步,他也蛮佩服她的……

    心里几多不屑,但不屑中,陆昀也多了几分猜想:推人下水的说法漏洞百出,恐怕与事实不符……但是罗令妤自己都认了,呵。

    等他二哥醒来,要么就感动,排除众异娶了罗令妤;要么就震怒,送罗令妤回南阳去。

    陆昀撇过了脸,不再看佛堂中跪着的那小女子。然他心中多了根刺,不上不下地扎着。想到罗令妤有成为他二嫂的可能,美目盼兮,巧笑倩兮,与二郎成双成对,见天在他眼前晃来晃去……陆昀想她还是回南阳去吧。

    ……

    再入了夜,陆二郎那边仍然没有传来苏醒的消息,罗令妤的心也越来越凉,越来越怕了。只消陆显醒来,要骂要罚都好说;陆显不醒,罗令妤的罪就一天天加重。罗令妤跪在佛龛前,是真心实意地祈求二表哥醒来……

    要怪就怪她吧,别牵连妹妹。她已是一身污,无所谓;妹妹身上不能背负这种事啊。

    跪了一日,她昏沉沉,脑子有些晕,思维时断时续。几次摔倒,又爬起来,罗令妤后背全是热汗……

    寂静夜中,忽听到一声极轻的“啪嗒”声从后传来。

    罗令妤思绪迟钝,脑子胀痛,听到也似未听到一样。

    然后冷不丁,一道雪色衣袍从后拂上她的面。凉意袭来,她轻微一颤,向后跌去。面前突然蹲下一人,扶住她的腰,将她往前一推。这般一推,罗令妤昏昏沉沉,直接跌入了身前蹲下人的怀抱中。

    闻到了满怀清意,男子气息。

    撞在郎君怀里,一只冰凉的手挑着她的下颌,抬起她汗涔涔的脸蛋。他的指腹贴着她娇嫩的脸,轻微地、柔柔地搓了两下。罗令妤乌黑的眸子,与一双桃花眼对上。桃花眼多情,罗令妤滚烫的面上如袭凉意,陡得一惊。她颤声:“三、三、三……”

    陆昀面无表情,手在她额上一搭,声音凉凉:“发烧了啊。”

    他勾唇:“别吭声,你妹妹吵得我烦的不得了,我带你出去歇歇。”

    陆昀扯嘴角,懒得废话。他抄起她往外走时,罗令妤糊里糊涂地挣扎一下,没挣开。罗令妤心中急得无法,一侧头,看到他揽在她肩上的修长手指。一个犹豫也没,罗令妤低头一口咬住了他手腕。

    “嘶——!”陆昀吃痛。

    他手本能地瑟缩甩了下,因本就不甚在意,这一打断,力道一松,罗令妤直接从他怀里掉了下去,被他的手甩到了地上。罗令妤爬跪在地上,浑身冷汗,长发钻到口中,她咳嗽不住。陆昀蹲下,掐住她咳嗽得绯红无比的面颊。他捏得重,罗令妤半张脸颊都被捏得酸麻,看他如厉鬼一般盯着她,阴笑:“你敢咬我?”

    罗令妤被他这眼神吓住,抬手想推他掐她脸的手,却推不动。她欲哭无泪:这个煞星!谁让他救她了嘛!

    罗令妤抖着:“我不咬你不听我说话啊……”

    陆昀微笑:“你再咬一下试试?”

    想陆昀此人,身世好气质好相貌好,恐怕还博学多才。虽然罗令妤尚未见识到他的博学多才,但府上表小姐们对他趋之若鹜,建业人送其称号“玉郎”,肯定不可能集体眼瞎。如陆三郎这般人物,整个建业女郎都捧着的人……恐怕还真没被人咬过。

    罗令妤忍气吞声:“我不敢。”

    她吃力无比地运转自己的大脑,楚楚可怜地抬起头,眸光如水般望向他。陆昀挑眉,心里嗤一声时,便见自己这位表妹面如月,目似星,唇涂嫣。长发散乱,春衫已皱,她抬脸看人,相貌如仙似妖,目光盈盈春水将生。明明因发烧而脸通红,但她这样子非但不显得糟糕,反而有一种供人蹂.躏的凌乱美……

微信看书:微信搜索 -> 公众号 -> 无忧书城
回目录:《千娇百媚》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一生一世,美人骨作者:墨宝非宝 2一厘米的阳光作者:墨宝非宝 3致我们暖暖的小时光作者:赵乾乾 4小女花不弃作者:桩桩 5水晶鞋作者:匪我思存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
无忧书城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