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千娇百媚目录

第114章

所属书籍: 千娇百媚     发布时间:2020-05-19

    陆家表小姐们花枝招展, 来来去去, 没有一个能和陆三郎多说两句话。

    这般性情高傲清冷的郎君, 居然有一日, 怀中抱了一个女子?!这这这……

    陆夫人瞠目结舌,一时都忘了自己来这里的目的,就盯着陆昀看。陆昀怀里的罗令妤则扒着郎君的衣袖,抖个不住, 拼命地掐陆昀的手臂,暗示他快想办法走。陆昀顶着一张俊脸,非常无辜地回望陆夫人。陆昀表现得如此淡定、理所当然、厚脸皮, 陆夫人渐渐迷茫, 对自己的认知产生一丝丝不坚定的怀疑。

    陆夫人:……难道是我多心了?

    陆夫人还没醒过神, 他们前面的院子就有小厮奔了出来, 替院里的人说:“夫人,快快快!二郎这次是真的醒了!”

    儿子醒来这事自然比“陆三郎可能睡了府上的侍女”更加重要,一听到陆显的消息, 陆夫人再顾不上理会陆昀这桩艳.情。给了陆昀一个警告的眼神, 陆夫人领着侍女们急忙从陆昀身边走过,进院子里看望陆二郎了。待人走后, 陆昀揭开披风,怀里的美人儿脸已经憋得红透了。

    陆昀还没说什么, 罗令妤就激动无比:“二表哥终于醒了?太好了……三表哥快送我回佛堂, 我要赶紧见二表哥!”

    罗令妤心立刻飞到了陆二郎身上, 想着如何在陆夫人等人之前给陆二郎提醒、把落水一事招到自己身上。刻意忘掉陆夫人刚才的搅局,躲在陆昀怀里,罗令妤悄悄拂了下鬓角的发丝,用袖子擦去额上的汗。她还凑到自己袖口,闻了一下。

    抬头,便对上陆昀冰凉的、嫌弃的目光。

    罗令妤:“……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我错了么?”

    陆昀:“呵。”

    不提他那意味不明的“呵”是在呵什么,总之捉迷藏来去,陆昀绕了路到二郎院落后门,几次躲过院里忙碌的仆从,成功把罗令妤送回了佛堂,将假扮她的侍女领走了。之后陆昀便直接去了二郎屋舍——陆二郎昏迷了两夜一日后终于醒来,屋子里坐满了疾医和长辈。

    陆老夫人抹着泪,连声:“醒来就好,你急死我们了……”

    陆昀心不在焉地站到他们身后,随意看向坐在榻上、被陆夫人搂着哭的二郎陆显。陆显额上尽是汗,脸色苍白,唇起白皮。灌了药后,他脸色稍微好了一些,眼神却还是呈现一种“懵”的状态。陆二郎揉着额头,将母亲拉开一些:“母亲别哭了,我这是怎么……”

    他声音喑哑,说一半就停住了。因脑子混沌沌的,想到了梦中的那个噩梦。醒来后居然还记着那个让他胆战心惊的梦,梦和现实的界线模糊。似乎梦的开始,就是他刚刚醒来,罗表妹泪盈盈,跌跌撞撞地掀帘而入。面容憔悴,娇喘微微,她哽咽喊道——

    “二表哥!”

    “二表哥!”

    梦里的声音和现实重叠,陆显刚这般想,就见美丽的表小姐从外跌进来,泪光点点地扑到了他床榻边,喊他一声“表哥”。紧接着,跪在榻前的女郎抓住他衣袖,仰目将他细细打量,喜极而泣般:“我便知道二表哥不会有事的。之前我不小心推了二表哥,让二表哥落水着凉。二表哥若是有事,我万死难辞其咎。幸好、幸好你没事!”

    陆显:“……”

    她特意将“我不小心推了二表哥”几个字咬重,凤目盈盈而望,期待他的配合。然陆显却呆滞了,不光呆滞,望着表妹明丽脸蛋,他甚至走神了——因梦中就是这般。

    梦中的陆显没有反应过来罗令妤说的是什么,他明明是阻拦四郎和婳儿表妹的打架才落水的。罗令妤说完后,他奇异的反应提醒了陆夫人。陆夫人在陆显还没弄清楚状况时,就板起脸训斥起罗令妤。众长辈和同辈面前,罗令妤羞愧难堪,被陆夫人逼着,不得不自请了话要回南阳去。

    这就是罗令妤在陆家待的最后一天了……

    哪怕陆显事后醒过神想阻拦,也于事无补……他母亲将话说得那么狠,哪位女郎还会走回头路?

    不可控制的,因梦中情形和现实重叠,陆二郎的心脏开始跳得剧烈无比。他面涨红,盯着罗令妤的脸,心想难道梦是真的?他预知到了未来发生的事?但是这怎么可能?

    将信将疑之下,第一时间,陆显没在意罗表妹在耳边的哭哭啼啼,他猛抬头,视线穿过一众人,落到站在人中的陆昀身上。哪怕站在人群中,他也如珠玉琳琅,鹤立鸡群。陆昀垂目而望,与陆二郎的视线对上。陆显心中发抖:

    在梦里那个世界,陆昀万箭穿心而死!他的三弟,年纪尚轻,就那般死了……

    陆显在一众人惊讶的目光下,脱开了陆夫人的扶持,丢开了表小姐抓着他袖子的手。他赤脚下了地,双目赤红,目中殷切,泪光点点,比表小姐眼中的泪还要多些。所有人懵然中,看陆显奔向了人群,抬起手臂,给了陆昀一个极热情的拥抱。

    陆二郎发着抖,浑身战栗:“三弟!”

    陆昀:“……?”二哥疯了?

    陆夫人:“……?”我儿子怎么了?

    罗令妤:“……?”二表哥你一点都不关心我么?

    陆二郎激动地抱紧陆三郎,陆昀目中的迷茫,和周围围观的诸人一模一样。众人看着陆二郎抱着陆昀,不断重复:“你还活着,太好了,太好了……”他退开一些,看向陆昀清隽面孔,心中酸楚无比。

    陆三郎不动声色地往后退了一步,一步之差,却被陆显向前一步追赶上。陆显握住陆三郎的手:“三弟,你放心,二哥不会让你出事的……你一定会长命百岁,妻贤子孝。二哥会保护你,二哥绝不让人再……”

    陆昀冷静的:“谁来给我二哥看下,他似乎有脑疾。”

    陆夫人目中泪掉落,面色惨白地站起来,推一把旁边呆住了的疾医:“我苦命的二郎,你放心,母亲一定治好你的病……你先放开你三弟……”

    陆显不放:“三弟!三弟!我没病,我好的很!你们都出去,我要跟三弟说会儿话……”

    人群外,罗令妤寂寞地跪在床榻边,嫉妒又心酸:二表哥你真的一点都不关心我么?我可是推你下水的元凶啊,你怎么就奔着陆昀去了呢……讨厌的三表哥,连这个都要跟她抢!

    ……

    经过疾医的诊治,证明陆二郎很健康,没有后遗症。至于醒后的胡言乱语,陆二郎恢复正常后,自己说自己是做了噩梦,把梦当真了。陆夫人听后,自然也不在意了。陆夫人最新关心的事,是陆二郎醒那日,她疑心担忧儿子莫非傻了,提心吊胆了一日,还求陆昀多陪陪他二哥。

    陆昀莫名其妙、被迫地跟陆二郎绑在了一起一天之久。

    待陆二郎好后,陆夫人终于想起了事件的另一个人物,罗令妤。陆夫人正要让仆从去找罗令妤过来,不妨她话还没传出去,院中侍女就来报罗令妤求见。机会正好,陆夫人点头,示意罗令妤进来。

    打帘进来的广袖女郎,一贯窄肩细腰、高挑貌美、肤色雪白。一进来,当如美玉盈室,使人目眩。

    丝绦垂地,罗令妤轻伏身,说了一通道理:“……由是,我心中甚愧,想回南阳去,不给陆家添乱了。”

    陆夫人非常意外地看着她:伶牙俐齿的罗令妤居然不来跟她辩?好不习惯。

    蹲在地上给陆夫人捶腿的柳姨娘也诧异扭头:“……”

    半晌,陆夫人满意地点了头:“……我素来爱你知情识趣,为你备了些礼,你便家去吧。”

    罗令妤:“谢夫人。”

    皆大欢喜之下,陆夫人拍姆妈陪罗令妤回“雪溯院”。姆妈将陆夫人给的礼放下,就发现过了一日,罗令妤姐妹二人已经收拾好了东西。院中大多数东西未动,她只带了一些换洗衣裳。表小姐来的时候带了不少东西,走的时候两三个包袱就解决了。罗令妤最后一拜,在灵玉等女哭哭啼啼的目光下,出了“雪溯院”。

    说怕伤心,也不去拜别的长辈们,如此悄然离开正好。

    出门一路走出了乌衣巷,罗云婳才被侍女灵犀抱上车,罗令妤等了一会儿要上车时,身后一阵风。她的手被拽住,被拖下车:“表妹不能走——”

    罗令妤跌回地面,吸一口气,回头,见不负所望,陆二郎跑得气喘吁吁,却如她愿,拉住了她。在陆二郎看不到的地方,罗令妤眼中闪过狡黠自得的笑。然她很快蹙眉,柔弱可怜:“请二表哥放手……”

    陆二郎:“你不能走——”

    前方突有马蹄声震,陆二郎抬目,看到一众骑士从乌衣巷外过。百姓立两侧,私语道:“衡阳王来了。”

    陆显盯着骑士队,手里拽着表小姐。他收紧力气,想:若是我梦中是真的……衡阳王,便是日后天子。表妹就是皇后,她如何能走?

    恰时,陆昀沽酒后入巷,在巷口,看到陆二郎扯着罗令妤袖子不肯放——

    莫非他二哥,还真的倾慕罗令妤?

    翠玉般鲜妍的色泽。

    甚是眼熟,好似见过。

    众所周知,陆三郎虽长了一张桃花相,但许是受相貌所累,他品性最是高洁,光风霁月。和陆二郎的沉稳内敛不同,陆三郎是孤高傲物。名门出身,陆家郎君们到这个年纪,性之所好,身边多多少少都有过女子。哪怕不好色,也定有过好奇,兴趣。

    只有陆三郎没有。

    陆家表小姐们花枝招展,来来去去,没有一个能和陆三郎多说两句话。

    这般性情高傲清冷的郎君,居然有一日,怀中抱了一个女子?!这这这……

    陆夫人瞠目结舌,一时都忘了自己来这里的目的,就盯着陆昀看。陆昀怀里的罗令妤则扒着郎君的衣袖,抖个不住,拼命地掐陆昀的手臂,暗示他快想办法走。陆昀顶着一张俊脸,非常无辜地回望陆夫人。陆昀表现得如此淡定、理所当然、厚脸皮,陆夫人渐渐迷茫,对自己的认知产生一丝丝不坚定的怀疑。

    陆夫人:……难道是我多心了?

    陆夫人还没醒过神,他们前面的院子就有小厮奔了出来,替院里的人说:“夫人,快快快!二郎这次是真的醒了!”

    儿子醒来这事自然比“陆三郎可能睡了府上的侍女”更加重要,一听到陆显的消息,陆夫人再顾不上理会陆昀这桩艳.情。给了陆昀一个警告的眼神,陆夫人领着侍女们急忙从陆昀身边走过,进院子里看望陆二郎了。待人走后,陆昀揭开披风,怀里的美人儿脸已经憋得红透了。

    陆昀还没说什么,罗令妤就激动无比:“二表哥终于醒了?太好了……三表哥快送我回佛堂,我要赶紧见二表哥!”

    罗令妤心立刻飞到了陆二郎身上,想着如何在陆夫人等人之前给陆二郎提醒、把落水一事招到自己身上。刻意忘掉陆夫人刚才的搅局,躲在陆昀怀里,罗令妤悄悄拂了下鬓角的发丝,用袖子擦去额上的汗。她还凑到自己袖口,闻了一下。

    抬头,便对上陆昀冰凉的、嫌弃的目光。

    罗令妤:“……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我错了么?”

    陆昀:“呵。”

    不提他那意味不明的“呵”是在呵什么,总之捉迷藏来去,陆昀绕了路到二郎院落后门,几次躲过院里忙碌的仆从,成功把罗令妤送回了佛堂,将假扮她的侍女领走了。之后陆昀便直接去了二郎屋舍——陆二郎昏迷了两夜一日后终于醒来,屋子里坐满了疾医和长辈。

    陆老夫人抹着泪,连声:“醒来就好,你急死我们了……”

    陆昀心不在焉地站到他们身后,随意看向坐在榻上、被陆夫人搂着哭的二郎陆显。陆显额上尽是汗,脸色苍白,唇起白皮。灌了药后,他脸色稍微好了一些,眼神却还是呈现一种“懵”的状态。陆二郎揉着额头,将母亲拉开一些:“母亲别哭了,我这是怎么……”

    他声音喑哑,说一半就停住了。因脑子混沌沌的,想到了梦中的那个噩梦。醒来后居然还记着那个让他胆战心惊的梦,梦和现实的界线模糊。似乎梦的开始,就是他刚刚醒来,罗表妹泪盈盈,跌跌撞撞地掀帘而入。面容憔悴,娇喘微微,她哽咽喊道——

    “二表哥!”

    “二表哥!”

    梦里的声音和现实重叠,陆显刚这般想,就见美丽的表小姐从外跌进来,泪光点点地扑到了他床榻边,喊他一声“表哥”。紧接着,跪在榻前的女郎抓住他衣袖,仰目将他细细打量,喜极而泣般:“我便知道二表哥不会有事的。之前我不小心推了二表哥,让二表哥落水着凉。二表哥若是有事,我万死难辞其咎。幸好、幸好你没事!”

    陆显:“……”

    她特意将“我不小心推了二表哥”几个字咬重,凤目盈盈而望,期待他的配合。然陆显却呆滞了,不光呆滞,望着表妹明丽脸蛋,他甚至走神了——因梦中就是这般。

    梦中的陆显没有反应过来罗令妤说的是什么,他明明是阻拦四郎和婳儿表妹的打架才落水的。罗令妤说完后,他奇异的反应提醒了陆夫人。陆夫人在陆显还没弄清楚状况时,就板起脸训斥起罗令妤。众长辈和同辈面前,罗令妤羞愧难堪,被陆夫人逼着,不得不自请了话要回南阳去。

    这就是罗令妤在陆家待的最后一天了……

    哪怕陆显事后醒过神想阻拦,也于事无补……他母亲将话说得那么狠,哪位女郎还会走回头路?

    不可控制的,因梦中情形和现实重叠,陆二郎的心脏开始跳得剧烈无比。他面涨红,盯着罗令妤的脸,心想难道梦是真的?他预知到了未来发生的事?但是这怎么可能?

    将信将疑之下,第一时间,陆显没在意罗表妹在耳边的哭哭啼啼,他猛抬头,视线穿过一众人,落到站在人中的陆昀身上。哪怕站在人群中,他也如珠玉琳琅,鹤立鸡群。陆昀垂目而望,与陆二郎的视线对上。陆显心中发抖:

    在梦里那个世界,陆昀万箭穿心而死!他的三弟,年纪尚轻,就那般死了……

    陆显在一众人惊讶的目光下,脱开了陆夫人的扶持,丢开了表小姐抓着他袖子的手。他赤脚下了地,双目赤红,目中殷切,泪光点点,比表小姐眼中的泪还要多些。所有人懵然中,看陆显奔向了人群,抬起手臂,给了陆昀一个极热情的拥抱。

    陆二郎发着抖,浑身战栗:“三弟!”

    陆昀:“……?”二哥疯了?

    陆夫人:“……?”我儿子怎么了?

    罗令妤:“……?”二表哥你一点都不关心我么?

    陆二郎激动地抱紧陆三郎,陆昀目中的迷茫,和周围围观的诸人一模一样。众人看着陆二郎抱着陆昀,不断重复:“你还活着,太好了,太好了……”他退开一些,看向陆昀清隽面孔,心中酸楚无比。

    陆三郎不动声色地往后退了一步,一步之差,却被陆显向前一步追赶上。陆显握住陆三郎的手:“三弟,你放心,二哥不会让你出事的……你一定会长命百岁,妻贤子孝。二哥会保护你,二哥绝不让人再……”

    陆昀冷静的:“谁来给我二哥看下,他似乎有脑疾。”

    陆夫人目中泪掉落,面色惨白地站起来,推一把旁边呆住了的疾医:“我苦命的二郎,你放心,母亲一定治好你的病……你先放开你三弟……”

    陆显不放:“三弟!三弟!我没病,我好的很!你们都出去,我要跟三弟说会儿话……”

    人群外,罗令妤寂寞地跪在床榻边,嫉妒又心酸:二表哥你真的一点都不关心我么?我可是推你下水的元凶啊,你怎么就奔着陆昀去了呢……讨厌的三表哥,连这个都要跟她抢!

    ……

    经过疾医的诊治,证明陆二郎很健康,没有后遗症。至于醒后的胡言乱语,陆二郎恢复正常后,自己说自己是做了噩梦,把梦当真了。陆夫人听后,自然也不在意了。陆夫人最新关心的事,是陆二郎醒那日,她疑心担忧儿子莫非傻了,提心吊胆了一日,还求陆昀多陪陪他二哥。

    陆昀莫名其妙、被迫地跟陆二郎绑在了一起一天之久。

    待陆二郎好后,陆夫人终于想起了事件的另一个人物,罗令妤。陆夫人正要让仆从去找罗令妤过来,不妨她话还没传出去,院中侍女就来报罗令妤求见。机会正好,陆夫人点头,示意罗令妤进来。

    打帘进来的广袖女郎,一贯窄肩细腰、高挑貌美、肤色雪白。一进来,当如美玉盈室,使人目眩。

    丝绦垂地,罗令妤轻伏身,说了一通道理:“……由是,我心中甚愧,想回南阳去,不给陆家添乱了。”

    陆夫人非常意外地看着她:伶牙俐齿的罗令妤居然不来跟她辩?好不习惯。

    蹲在地上给陆夫人捶腿的柳姨娘也诧异扭头:“……”

    半晌,陆夫人满意地点了头:“……我素来爱你知情识趣,为你备了些礼,你便家去吧。”

    罗令妤:“谢夫人。”

    皆大欢喜之下,陆夫人拍姆妈陪罗令妤回“雪溯院”。姆妈将陆夫人给的礼放下,就发现过了一日,罗令妤姐妹二人已经收拾好了东西。院中大多数东西未动,她只带了一些换洗衣裳。表小姐来的时候带了不少东西,走的时候两三个包袱就解决了。罗令妤最后一拜,在灵玉等女哭哭啼啼的目光下,出了“雪溯院”。

    说怕伤心,也不去拜别的长辈们,如此悄然离开正好。

    出门一路走出了乌衣巷,罗云婳才被侍女灵犀抱上车,罗令妤等了一会儿要上车时,身后一阵风。她的手被拽住,被拖下车:“表妹不能走——”

    罗令妤跌回地面,吸一口气,回头,见不负所望,陆二郎跑得气喘吁吁,却如她愿,拉住了她。在陆二郎看不到的地方,罗令妤眼中闪过狡黠自得的笑。然她很快蹙眉,柔弱可怜:“请二表哥放手……”

    陆二郎:“你不能走——”

    前方突有马蹄声震,陆二郎抬目,看到一众骑士从乌衣巷外过。百姓立两侧,私语道:“衡阳王来了。”

    陆显盯着骑士队,手里拽着表小姐。他收紧力气,想:若是我梦中是真的……衡阳王,便是日后天子。表妹就是皇后,她如何能走?

微信看书:微信搜索 -> 公众号 -> 无忧书城
回目录:《千娇百媚》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云中歌3 2忽如一夜病娇来作者:风流书呆 3爱如繁星作者:匪我思存 4三千鸦杀作者:十四郎 5永安调作者:墨宝非宝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
无忧书城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