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千娇百媚目录

第141章

所属书籍: 千娇百媚     发布时间:2020-05-19

    罗云婳仰脸,眸子里沾满水雾,朦胧可怜, 嚷道:“姐啊!”

    侍女灵犀和船夫二人也帮腔:“这位郎君伤得很重,在水里不知泡了多久。我们若是不救, 他便要死了。”

    遭众人一致反对,罗令妤声音温和了些:“再过两日就到建业了。我是女子之身, 船上多出一个男子来。我救了这个男人,下船后碰到陆家人,我如何解释?”

    “再说他衣着这般破烂, 还受伤。恐不但是穷人,身上还有命案。这么危险的人……”

    九岁的罗云婳犹豫了一下:“……那、那我们悄悄救人,悄悄放人走,不让人知道……姐, 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哇。”

    罗令妤:“我们几个人在船上, 衣食本就不够,还需节俭。再救一个男的,我们吃什么……”

    罗云婳咽口水, 恋恋不舍地看眼鱼篓撒出来的两条鱼。她挣扎片刻, 心想反正之前也只能吃吃菜羹填填肚子, 大不了继续忍着饿。罗云婳小娘子皱着小脸,惨兮兮道:“那我不吃了, 把我的份让出来给这位大哥哥好不好?”

    罗云婳使出杀手锏:“姐, 如果爹娘那时候有人救, 说不定就活了呢!”

    罗令妤一怔,睫毛如羽般扑开翅,其下乌黑美眸微空,失神地看着妹妹的小脸。她退得离那受伤的郎君很远,根本不想看那污秽的人。但妹妹的话让她目中一黯,喉口干涩,说不出反驳的话了。

    金光垂江,月落满湖,红日破水。

    离到建业不过剩下两日船程,船中其他人忙着照顾那个救上来的郎君,自始至终,罗令妤没有去瞧过一眼。将船舱中唯一的榻让出去,罗令妤主动搬去了角落里,翻着账册继续算在陆家的日常用度。她噼里啪啦地拨算盘,碧纱窗下,浮光水影一层层照在她面上。

    昏迷得断断续续的陆三郎,数次混沌醒来,哪怕九岁的小娘子和疲惫的侍女一直照顾他,他第一看到的,也是那窗下坐着的、侧容美艳的女郎。

    救上来的人被包扎了伤口后,还不停地发高烧,唇干裂,面惨然。罗云婳小娘子心善无比,与灵犀姐姐一起商量着照顾病人。知道自己姐姐的脾性、不去烦姐姐,罗云婳耐心的,如照顾宠物般,恨不得把这个哥哥的粗服白衣脱了,给他换上干净的。

    苦于她们船上没有男袍,只好作罢。

    衣不解带地照顾病人两天,到进建业城的前一天晚上,无论是灵犀还是罗云婳,都撑不住了。病人睡得安稳,一大一小两个娘子趴在榻沿,枕着手臂打盹。罗小娘子把吃的都让给病人后,肚子饿得咕咕叫,她在睡梦中大快朵颐,吃得满嘴油香。灵犀也饿倒在榻边,面黄如菜。

    夜风吹逐掠影,舱中的灯烛灭了。外头划桨的船翁和船媪也睡了,浓夜水上,只听到桨声在水里的欸乃声。月光藏在云后,明明灭灭如被捣碎般落在水上,再透过窗,照向床榻的光已极为暗淡。

    众人皆睡了,罗令妤广袖长裙,腰束帛带,提着裙裾蹑手蹑脚地绕开床榻沿睡着的妹妹和侍女。她靠近床榻,离得越近,越是抬起袖子,捂住鼻子,把大半张脸,也挡在了袖子后。

    她推床榻上的人,床上没有光,罗令妤根本看也不看,只拿手指轻轻戳了下。她动作极轻,不想床上的病人郎君身子猛一僵,睁开了寒眸,看向床头的美人。美人掩袖拂面,眼神随意地瞥过,示意他跟她出船舱。

    陆三郎风采韵秀,容色极佳。但一则夜里无光,二则打扮粗陋,三则这个美娘子目露厌恶色,也根本不看他。陆三郎生来,从未被人嫌弃至此——

    陆三郎从来只有被女郎递纸条、约他表情的经历。

    陆三郎手按住自己受了重伤的后腰,无声地皱了下眉,将压抑的嘶痛感掩下去。在船上躺了两日,他的精神恢复些。罗令妤娉娉袅袅地行在前方,他目光从后扫过此女的颈、腰、身段,收回目光,他下了床。脚步略沉重,陆三郎还是跟了出去。

    这位女郎把他喊出去后,到了船头,指指白雾弥漫的水。依然离他三步远,女郎声音却轻妙悦耳,如鹂儿清歌:“明日晌午,我们船便到建业了。如今已入建业水路潮沟,离建业主城已是不远。随时可到。”

    摸不清此女套路,只观此女身段之美。此女面向水面说话,看都不看他……陆三郎态度不置可否地“嗯”了一声:然后呢?总不会因为救了他一命,就要他以身相许吧?

    此时代男女无大防,民风开放,名门女子更是彪悍。但陆三郎……非常的,格外的,不吃这套。

    陆三郎会错意了。罗令妤声音温温柔柔:“郎君,我们孤女入建业,乃是投靠亲戚,实在不方便带你一同下船,我亲戚问起来,我不方便回答,”何况一个有仇人的穷人,救来麻烦多,对她前程无助益,“郎君,我们就此别过。你便在这里下船吧。”

    陆三郎:“……”

    立在月色阴暗处,他的衣着和面容都被藏得很深。罗令妤粉面直对清湖,为了表示自己不想和他建交的态度,她自始至终,头都没转一下。唯恐知道了他相貌,唯恐和他日后不巧相遇。美人一眼也不看他,迫不及待地赶他走……真是前所未有的体验。

    陆三郎不动声色,声音清冽含霜:“此地离码头还有数里,敢问娘子我如何下船?”

    罗令妤:“跳水,游走……郎君之前落在水里未亡,想来水性颇好。跳船游回建业,当不致死。郎君,我也是无法。请郎君为我名誉考虑。”

    ……不致死,但陆三郎养了两天的伤,便相当于白养了。

    沉默许久,美人始终不转身。

    陆三郎语气忽然变得轻柔:“娘子当真做此打算,不反悔?若是娘子有困难,我也可相助。我在建业,还是说得上话的。娘子……想好了啊。”

    罗令妤并不相信他的话。她蹙着眉,只觉这个穷人要赖上自己了。她心中紧张,警惕心前所未有的强。

    陆三郎笑意加重。若是熟悉他的人,当知道此时他已反常至极。然罗令妤不知,觉此人语气轻.佻暧.昧,爱她美色,说不得是登徒子……引火上身,罗令妤往旁边挪得更远了些。她袖中手握着一枚尖锐的金簪,只要此人过来,她一定扎下去!但是陆三郎的眼睛轻飘飘地扫过她的衣袖,在她那里停顿半天,他只含着笑:“敢问娘子芳名?日后回到建业,我当报今日之恩。”

    救他之恩,和逼他跳水之恩。

    罗令妤语气飞快:“不用!我施恩不图报,日后即便路上相逢,郎君也当做不识我便好!”

    身后良久没动静,背后锋芒如刺,灼灼似烫。罗令妤的背脊越来越僵硬,面颊肌肉越来越僵硬。她屏着呼吸,身子轻轻颤抖……突然,身后传来一声极轻的“噗通”声。罗令妤猛地回头,看到船外溅起一小片水花,那个郎君站的地方,已经没有了人影。

    全身虚脱,罗令妤跌坐在地上,抚着心口喘气——总觉得如狼似虎,那郎君极为危险。幸好,她摆脱此人了。

    从此不必相见了。

    ……

    次日中午,陆家仆从在码头相迎,将舟车劳顿的表小姐迎入牛车。小的那个表小姐恹恹地靠着姐姐手臂,被侍女灵犀抱上牛车。灵犀回头,充满歉意地解释水路难行,小娘子身体不适。众仆赔笑表示理解,而后屏着呼吸,看一只纤纤素手伸出,美丽无双的罗氏女从船舱中款款步出。

    南国建业码头,水道四通八达,下层人士往来不绝,忙着卸货搭船。御街尽头,一众年轻郎君打马而来。“驾——”

    “齐三,今日可是我先!”

    “哈哈,话别说的太满。五公子可比你擅骑——”

    仆从们纷纷避让,看郎君们策马在官道上奔跑,骏马肥硕,流苏璎珞香雾缭绕。郎君洒脱风流,意态张扬!十来匹马络头趾高气扬,建业的年轻儿郎们一个个放缓马速,扭头看向那下船的女郎。罗令妤打量着这座南国古城,云飞衣扬,发丝拂面——

    “女郎何如?”

    “神仙妃子!”

    明白了……这是真的喝多了。

    泪珠如雨粒明玉挂在腮帮上,断断续续地连成一条线。那坛酒被陆三郎闷了许多年,醇香芳菲,后劲也足。罗令妤大脑被烧得如浆糊般,似有些神智,又似不太清明。她坐在那里也不说话了,就不停地掉眼泪。那酒将她心中的委屈放大——

    早逝的父母。

    长在南阳所受的苦。

    带妹妹千里迢迢投奔陆家的困窘。

    还有……今晚训她的陆夫人。

    倘若她父母还在,此时她当和妹妹在汝阳,承欢父母膝下。即使来建业陆家,陆夫人又怎么会这般羞辱她?

    美人便是啼哭,那也是美人。罗氏女侧着脸,睫毛上翘,月光湖水一波波浮在面上,又清又白地与颊畔湿发相贴。罗氏女目黑唇红,落泪如珠哽咽不休,显得柔弱可人怜。

    船只另一头坐着的陆三郎盯着她半晌,看她哭都一副经过训练般的呈现美感。心头微怔,生起嘲讽感的同时,陆昀猝然别目。

    他被她的眼泪弄得烦躁,不愿多看,他直接背过身,手抓住了扔在船帮上的木桨。他拨动着船桨,试图将飘向湖中央的小船划到岸边。只要不看罗令妤,陆三郎就还是那个冷静的、不留情面的郎君。他勾着唇,漫不经心地嘲笑身后那哭泣女郎:“在伯母跟前据理力争时,你不是很高傲么?一背过伯母,落在人后,你就开始哭啼啼了?”

    “罗令妤,你也就这么大点儿胆子。”

    罗令妤:“你知道什么!你又不是像我这般寄人篱下,你又……”

    还以为她能说出什么来呢。陆昀淡声:“谁又不曾失过父母呢。”

    船只摇晃,罗令妤的头也被晃得晕。她泪眼模糊,看背对着她划船的青年郎君背影隽永,意态风华。她看得发痴时,浆糊般的脑子勉强转动,隐约地想起陆三郎也是早失恃怙。至今二房“清院”,郎主都只有陆昀一人。

    陆昀声音在水上漂浮:“伯母又不是恶人,不会刻意跟你过不去。你何必那么急功近利?何必将心机写在脸上?”

    “谁会喜欢心机深重、还急功近利的女子?”

    罗令妤心想:你什么都不知道!你好歹是陆氏嫡系血统,我的这层亲戚关系,却拐到八百里外了。

    罗令妤:“我、我……”

    她满肚子的反驳话,因醉酒而全都敢暴露。她扶着船帮跌跌撞撞地站起来,陆三郎这船划得不甚好,让站起来的罗令妤跟着船身而左右摇晃。但罗令妤浑然不怕,她深一脚浅一脚地奔过去,弯下腰要和陆三郎辩驳。

    陆昀低着头,好不容易船划得像个样了,半天没听到身后那喋喋不休的小女子再吭气。陆昀回头望,然一下僵住,浑身倒刺竖起!因罗令妤不知怎么就在晃动的船上趔趄到了他面前,身后突然冒出来的人吓了陆昀一跳。

    但更严重的是——陆昀转头刹那,罗令妤俯下身要搭他的肩跟他说话。因为郎君突然动作、肩便没勾成,但罗令妤弯下的胸脯,堪堪擦过陆昀的脸。

    初春夜凉,衣衫已薄,玉脂凝香,馥郁芬芳。

    罗令妤一颤。

    陆昀蓦地身子后倾,同时手肘抬起向前一推。他反应比喝醉了的罗氏女剧烈多了,罗氏女还没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就被陆昀猛力向后推。陆昀厉声:“你干什么?!”

    他一把把恍惚的罗令妤推下了船。

    罗令妤:“……”

    猝然被推下船,她余光看到了陆昀那剧烈的排斥。愕然中落水,罗令妤混沌的大脑中冷不丁地冒起一个念头:她会错意了。这么狠心把她推下船的陆三郎,一定不会倾慕她的。

    黑夜中有人落水,水花“噗”一声高高溅起,几滴水砸在郎君苍茫的面上。

    陆昀僵硬地低头看着自己推人的手:“……”

    同时,岸边传来侍女的高呼:“女郎,女郎!您在哪里……呃!”落水声响起,湖上溅起水浪,小舟上立着茫然的郎君。女郎落水那一幕,被岸边的侍女们看到。

    灵玉等女一阵窒息:“……”

    给陈王俶带路,将那位公子送出陆家院子后,灵玉等侍女就匆忙赶回来。虽然罗令妤和陆三郎在一起,应该不会有事;但是作为贴身侍女,不时刻跟随女郎,灵玉等女心里总有些不安。

    然而她们急忙忙地回来,立在岸上找人,眼睁睁地看到了陆昀将罗令妤推下水的一幕。

    侍女们与不远处站在船上的郎君对视,心中涌上惧怕和迟疑感,一时都不知该不该继续喊了。她们亲眼看到陆昀行凶,但是陆昀是陆家三郎,落水的只是一个表小姐。表小姐家族无势,就是出了事,也没人做主。但是她们要是惹了三郎……

    侍女们面色惨白,饱受来自灵魂的良心拷问。

    就见船头的陆三郎凉凉地望她们一眼,深吸一口气,陆三郎一个猛扎子下水,跳下去救人去了。

    侍女们愕然后放下心:看来只是误会,三郎并不是要害表小姐。

    众女连忙振作,站在岸头焦急等待。不久后,便见浑身湿漉漉的陆昀怀里抱着一个女子,沉着脸游了上来。侍女们上前探望,手忙脚乱地帮陆三郎一起把女郎放到地上。灵玉伸手探女郎呼吸,众女急呼:“娘子,娘子你没事吧?”

    罗令妤轻微颤抖,在人呼唤下,睫毛颤抖,眼睁开了一条缝。她没有意识到自己正被陆昀抱着,也没看到陆昀苍白难看的脸色。侍女们的呼喊声在耳边,罗令妤那被酒泡过的大脑好像清醒了一些。她咳嗽着吐出几口水:“我、我、我没事……”

    灵玉喜极而泣:“娘子不要动,娘子放心,婢子这就去请疾医来看娘子。”

    罗令妤一把握住她的手,不许她去。她煞白着一张脸,清醒一点的思绪让她抓着灵玉不放。一边身体冷得发抖,她一边说:“不、不要疾医。不许去请!回去睡一晚就好了。”

    侍女们:“娘子这是什么话!来人、来人……”

    罗令妤颤抖着:“不许找人来!我今晚已经惹陆夫人不高兴,再落了水找疾医,该、该……觉得我矫情,多事……不许叫人来……我自己可以……”

    罗令妤都这般了,侍女们苦劝,她却坚决不肯请人。模糊中,罗令妤好像看到陆昀黑沉的脸色,但是陆昀没说话,她印象不深。众女终究拗不过表小姐,灵玉等女只好垮着脸点头了。

    这一折腾便到了半夜,回去“雪溯院”的时候,等姐姐等了一晚上的罗云婳小娘子都睡了。侍女们亮着火,进进出出,又是找人熬热汤,又是寻干净衣裳。灵犀没忍心叫醒罗云婳,只跟着侍女们一道照顾落水的罗令妤。等灵玉她们想起来时,发现陆昀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走了。

微信看书:微信搜索 -> 公众号 -> 无忧书城
回目录:《千娇百媚》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一厘米的阳光作者:墨宝非宝 2鹤唳华亭作者:雪满梁园 3庶女攻略(锦心似玉)作者:吱吱 4花颜作者:匪我思存 5很想很想你作者:墨宝非宝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
无忧书城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