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千娇百媚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千娇百媚 > 第128章 二更

第128章 二更

所属书籍: 千娇百媚     发布时间:2020-05-19

    心里打个突, 陆夫人一惊,抬起目:“你没看错?”

    被陆夫人肃穆看着,夫人目光如炬如电, 绿腰一时又拿不定主意了……绿腰咳嗽一声,眼珠一转:“夫人,不如我们查一查?”

    陆夫人心里轻动:“查她无妨, 我是怕她真和三郎有些什么, 我不想查‘清院’。若是把三郎扯进来,长辈们还不得说我薄待小叔的血脉?”

    面对只剩下一个郎主的二房, 当家主母就是这般顾虑重重,不想揽事。思量半晌, 陆夫人摆了摆手, 喃喃道:“罢了,此事当不知就好。我就想她不简单, 迷得一众人团团转, 为她求情。如果她那日真和三郎在一起,嗯?”陆夫人说着,自己也不解了。不知是该恼罗令妤也许在背后戏弄了他们, 还是比起二郎, 罗令妤果真和陆三郎更亲近些。

    陆夫人拍案, 着姆妈上前:“罗娘子来我们家, 是我那小姑子一手安排的, 我也没多问。但是现在看, 罗娘子不是个消停的。万一日后她真和三郎有了什么,老夫人问起来,我也不能一无所知。”

    “你找几个伶俐的小厮来见我。我得派他们去南阳走一趟了——看看罗令妤离开南阳罗氏,到底是何缘故。”

    “是她品行不好,被罗氏赶出来;还是她到处生事,仗着美貌勾得兄弟为她打架……或者旁的什么缘故,让她非要来建业陆家。”

    陆昀这时,身处秦淮河畔新桥旁新开的一家茶舍二层雅间。南国好茶,市坊见茶舍林立,各色新茶上市后,常是一哄而抢。然市坊间的茶,都是世家豪门斗富玩剩下的。陆三郎来茶舍,自然也不是奔着茶来了。

    开窗凭栏,喝了一盏茶的功夫,雅舍的帘子被掀开,陈王刘俶进来了。刘俶面容秀气,此时却拧着眉、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看到三郎随意闲适的样子,刘俶沉默了一下,入座。

    不等陆三郎先开口,这位有些口吃、轻易不说话的陈王殿下落座后,就迫不及待:“雪臣,你,出建业,躲两日。”

    陆昀凝目:“为何?”

    他敛目:“我近日日日在家养伤,连门都不出,可什么都没做。为什么要避难?我避的什么难?”

    刘俶着急:“衡阳、衡阳王他他他……”

    他口吃半天,说不出来,面红恼红。干脆就着茶水,在桌上写字跟陆昀沟通:“衡阳王在廷议时,与父皇说他来建业前遇了刺。父皇大怒,派人去查,还给衡阳王府外步兵,意在保护衡阳王。此事本与我等无关,然不知为何,你离开建业几个月、回来后就受伤不出门的事被传开了。今日上朝前,有门客跟我说,衡阳王那边,似怀疑你便是那刺客。”

    陆昀扬眉:“我离开建业是去宜城,我可未曾去衡阳,宜城的几位大儒都可作证。衡阳王遇刺,和我有什么关系?”

    刘俶:“这便是朝上无人了。衡阳和宜城都是南下,你一路躲那些世家,不走官道,若是拿这个当借口,衡阳王发难,你也摘不清。”

    刘俶再次开口:“建业这边,我,顶。你,先出去躲。不要惹他。”

    陆昀:“不。”

    他慢慢道:“他想发难的,何止是我。我都不在朝上,本和他无任何利益纠葛,他针对的,也许是殿下你。他来建业就跟陛下说自己遇了刺,而不私下查。衡阳王手里定有什么东西……我不离开,我倒要去看下他的理由。我纵是不在朝,也不是肯乖乖背锅的。”

    刘俶沉默半天后,整理下词句,干干道:“你要如何?”

    陆昀垂目,唇弯了下:“夜闯衡阳王府如何?替你探下他的虚实……他来建业,各位公子的日子,都不好过啊。”

    刘俶心中一动,默然。陆昀提到各位公子,给了他提醒,让他想到可联合诸位公子,一同牵制衡阳王。衡阳王自然得陛下、太后的宠爱,然陛下的这些儿子,也不是肯乖乖退让的。

    刘俶望着陆昀,问:“你,伤,好了?”

    陆昀漫不经心:“已无碍。”

    盯着他半晌,看郎君面容掩在阴影中,刘俶心里微酸。想到这些年,陆昀为了他,私下不知做了多少这种事。刘俶伸手,与陆昀握了一下,低语:“都,都知你是我这边的。待、待此事结束,你再拒,我也定要给你个官职。”

    陆昀似笑非笑:“那我倒不在意。衡阳王来了,就让他们一起斗吧。我就想殿下是不是也要搅进去……”

    刘俶目子一寒,慢慢摇了摇头:“我不在意。”

    若有所指,指的自然不是谁更讨陛下的喜欢,谁的势力更强这些事了。

    陆昀倾身:“那我也不在意。”

    陆昀:“你不在意衡阳王的话,当在意一件事——我收到了名士周潭的信,他愿意助公子你一臂之力。他的女儿周扬灵,此时恐怕已经在来建业的路上了。你关心士庶之别,这位女郎是周潭最疼爱的女儿,当可在她身上花些力气。”

    刘俶慢慢点头。

    二人林林总总,慢慢悠悠,聊了许多话。最后刘俶仍然关心:“夜闯衡阳王府……雪臣,你要小心。”

    ……

    有人为大事,自有人为私事。罗令妤这边,正在收整屋子里的东西。妹妹罗云婳捧着书,乖乖坐在她身后,看姐姐把许多珍藏品摊出来,堆满了地上氆毯和案几。罗令妤抱着算盘,巴拉巴拉拨了许久,越拨越脸色僵硬:“……太穷了。”

    真是越来越穷。

    建业这边花销奢侈,到底是谁兴起的风啊?东西送来送去,不喜玩物转头就扔……罗令妤真是跟他们玩不起了。罗令妤咬着牙,诸位表小姐还邀请她出门玩,她提起来就害怕,可是不去又不好。之前把伯母给的打马球活动取消了,这再不出门,她在建业贵女圈中怎么立定足?

    可是要出门,想到贵女们可怕的花销……罗令妤犹豫半天,将两样东西摆在了案上:

    罗云婳从姐姐身后探出脑袋,见姐姐思量好久后,依依不舍地把一枚簪子、一幅画放在了一起。

    罗令妤想:必须得卖点什么来周转了。

    她带来的那些书籍、茶叶等都是零星物件,价格不高,卖一次后应急不了多久。但是这枚得来的和田玉簪,和名士“寻梅居士”的画,皆是价格昂贵,有价无市。若是抛一样出去,想收藏的人定然多。

    就是她一个士族女去卖东西,万不能让人知道了,多丢人。

    只是她到底要卖哪个?和田玉簪是那日衡阳王抛来送给她的,说不得日后能凭这簪子与衡阳王扯上关系;寻梅居士的话是陆昀送的,陆昀送的东西罗令妤本不在意,但是架不住这是“寻梅居士”的画。罗令妤自知自己市侩,然她确实喜欢寻梅居士的画作。她求了许多年,才得了这么一副。她默默倾慕寻梅居士多年,哪里舍得把得到的画扔出去……

    左右为难,两皆不舍。

    门外侍女屈膝通报:“女郎,二郎来看你了。”

    罗令妤讶然抬头:最近陆二郎来看她,看得好生频繁……

    陆二郎陆显不是一个人来的,他还领着一个小萝卜头,陆四郎陆昶过来。陆四郎红着脸,躲躲闪闪地跟在二哥背后。罗令妤这边读书的小妹妹罗云婳见到陆二郎,就心中生怯,想到了自己干下的坏事。

    罗云婳支支吾吾,陆四郎也支支吾吾。陆二郎洒然一笑,想要进屋时,看到满屋的东西,实在没地方站。他只好站门口,望向罗令妤时,一眼看到罗令妤放在身前几上的话。陆显笑容顿了一下:“表妹怎么还收藏三郎的画?”

    罗令妤羞涩又欢喜,再次低头欣赏画:“不是呀,是三表哥的赠礼。三表哥太客气了……竟送我寻梅居士的画。”

    陆显盯她半天,觉得不对劲。他咳嗽了一声:“你,咳,你不知道寻梅居士就是三弟?”

    罗令妤:“……”

    她失声:“……怎么可能?!”

    陆显回身招手,吩咐小厮两句。罗令妤心中上下起伏,半晌才想起来收拾屋中的杂物,让二表哥进来说话。陆显坐下不过一刻,罗令妤心不在焉地陪聊,气喘吁吁的小厮跑了回来,抱回来了一幅画。

    陆显当着罗令妤的面摊开画,指着两幅画:“你看笔触,是否一样?”

    罗令妤:“……”

    她盯着陆显那副画署名的名字,勉强道:“……这明明是一个叫雪臣的人……”

    她忽地顿住,然后涨红脸站起来:“难道三表哥的字,就是,雪臣?!”

    韩氏女归家,特设宴相送,此夜男女尽欢,韩氏女与王娘子说了几句话,话题转到罗令妤身上,二女不觉在人群中梭巡那女郎的身形。当她们看到一案上置一织锦棋盘,罗氏女与另一女郎对坐,白象与乌犀皆放于手中。许是棋局精彩,站于一旁旁观的男女人数皆是不少。

    罗令妤眉目轻垂,云鬓挽挽,灯火柔和光辉落于其身。

    陆家郎君们的眼睛、周围女郎们的注意,尽落在她身上。

    韩氏女语气微酸:“这个罗妹妹,人长得美,会的东西,未免也太多了些。”

    王氏女心情复杂道:“听闻她生于汝阳,家里也曾是大族。汝阳靠近北国,北国士族的技艺向来胜过我南国,想她幼时便学得极杂极多吧。我等不如她。”

    南国好奢之风是建国后逐渐形成,然比起士族的底蕴,南国多比不过北国。不过近年来随着好奢之风盛行,南国在建业的世家名门们,底蕴也渐渐追上北国了,更有稳稳压一头之势。

    韩氏女酸酸道:“是啊,我不如她。她今日尚且只在陆家展露风采,已让郎君们看得神魂颠倒。也就陆家没女郎,出门玩耍的人少……不然她若是出了陆家门,满建业,过不了多久,都会传遍罗氏女的美名了。”

    “难道我建业的名门女郎,会输给一个乡下来的乡巴佬?”

    王氏女微一恍神,道:“陈大儒府上的陈娘子,也许能和此女平分秋色。”

    听王氏女如此说,韩氏女脑中浮现出了一个女郎的身形。她撇了下嘴,不悦地侧了脸。陈大儒府上的陈娘子啊……她心想陆三郎风采如斯,陈娘子明明倾慕陆昀表哥多年,还装作一副清高模样,瞧不起她们这些住在陆家的表小姐们,似还等着陆昀表哥凑过去讨她欢心一般。三表哥怎么可能?

    与其选陈娘子,还不如选这个……脸上写着“我就是要压你们一头”的罗令妤呢。

    人影叠叠,男女的影子交映,如陆二郎陆显这样的郎君,此时站在罗令妤背后,看罗令妤下棋。陆二郎目光闪烁,投向罗令妤的眼神几多惊艳。陆显好静,好收集天下名局。他看得出来,罗令妤这棋不是说下的多么惊才绝艳,而是她胸中有丘壑,明显有她自己的布局……

    以棋观人,陆显沉思:这个表妹,心思似很多……

    被陆显观望的罗令妤手捻白子,唇角噙笑,心中其实微苦。她心里犹豫,想着陆三郎之前说她的话,那话让她左右摇摆,不知是不是该藏拙,风头不要太盛了。然而旁家女郎有时间藏拙,在陆家慢慢经营……她哪来的时间?她没想到建业的名门这样能花钱,她连半年都快撑不住了。

    不能在半年时间嫁一个家世好的郎君,她和妹妹的日子就会很惨了。

    罗令妤一边下棋,一边还在心不在焉地琢磨:要不要把自己收到的回礼,偷偷让侍女出门卖了,换些银钱?但她用的物件,皆是名门才用得起的,普通百姓哪里会用?一个卖不好,被人发现她的困窘,她还怎么有脸在陆家待?

    好烦。

    罗令妤拧眉:都怪陆三郎。

    花了她那么大力气,这个家世好的表哥眼见着还要飞了……

    罗令妤不觉抬目,目光与俯视她的陆显对上。陆显一怔,对她露出一抹和善鼓励的笑容。二表哥眉目清正,心思不多,其实也……正这般想着时,外头忽传来侍女通报声:“大夫人来了!”

    屋中玩耍的男女们皆是一惊,齐齐起身,见竹帘打开,着翻领束袖曳地长裙的妇人在侍女簇拥下压着眉头进来了。她衣着颜色偏深,正如她给人的庄重肃穆印象一般。陆家大夫人来了,屋中轻松的气氛荡然一散。

    罗令妤立在棋盘边,看自己旁边的二表哥诧异地迎了上去:“母亲,您怎么来了?”

    众人给陆夫人行礼时,皆是心头吃惊,因他们知道陆家这位大夫人是不喜这些的,通常根本不会来他们这样的小宴玩耍。罗云婳小大人一般站到姐姐旁边,踮起脚尖,她扯罗令妤的袖子:“姐,你看!”

微信看书:微信搜索 -> 公众号 -> 无忧书城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千娇百媚 > 第128章 二更
回目录:《千娇百媚》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佛跳墙作者:念一 2千娇百媚作者:伊人睽睽 3最美的时光[被时光掩埋的秘密]作者:桐华 4云中歌1 5迷雾围城(人生若如初相见)作者:匪我思存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
无忧书城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