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千娇百媚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千娇百媚 > 第111章 一更

第111章 一更

所属书籍: 千娇百媚     发布时间:2020-05-19

    此船形阔而短,机动轻快, 便于泛舟。船中只有一舱, 一翁一媪划船。比起时下的奢靡之风, 此船朴素了许多。行在水上, 已入建业水路, 当无贼寇敢骚扰,划船的老媪松口气。她拨桨时,不禁踮脚眺望, 透过船舱的窗格子,看向舱中那神仙一般的女郎——

    一身月白、水青二色,那女郎披纱帛、着衫裙,腰间素带落地,裙尾散花至足。头梳凌虚髻,乌蓬似云;额心用金粉金箔点五瓣花, 流光溢彩;皓腕戴一段翡翠绿镯,雪净竹青。美人正跪坐于长榻上, 面前几上摆满了书籍、木匣。桃腮泛粉, 凤眼剪水……她凭窗而望、目中清愁的模样,如月下浓浓绽开的火焰兰。冶艳中,神情娴雅。

    老媪心中惊艳:真是一位无时无刻不动人的美人。

    汝阳罗家算是没了, 但凭罗家大娘子这般相貌气度, 入了建业城, 只怕惹得郎君们争抢求爱。如此, 罗氏女即便带着一个小孩子,即便寄人篱下,日子也定过得不错。比起他们这些风来雨去的贫苦人群,父母双亡的罗氏女已何其幸运。

    老媪在心中赞叹这位绝世佳人时,罗氏女,即罗令妤,正慢悠悠的,与侍女灵犀一同整理着几上的物件。榻上角落里趴着的九岁小娘子,罗云婳梳着小抓髻,捧着一本书胡乱背着。九岁小女孩儿的眼睛滴溜溜转,透过书缝看她的姐姐在忙什么——

    染着绯红丹蔻的玉手轻快地拨着算盘,罗令妤念道:“老君侯身在交州,听闻交州是险恶之地,我求了平安福,到建业就让人给老君侯送去;这双绛地丝履是我亲手所做,轻若云雾,质地坚实,送给老夫人;这十盒玫瑰酥给几位伯母,大伯母在汝阳时最好此酥;这本字帖是明大家的生平得意之作,送给衍哥哥;未曾见得两位表哥,不知表哥喜好,送湖笔徽墨总是没错的;还有香囊,书籍,旧画,羊裘……”

    侍女灵犀忙着照娘子的吩咐整理案上这些物件,她动作快,罗令妤说的慢。主仆相处多年,侍女灵犀看一眼自家优雅可照月的娘子,再听她那黄鹂一般的声音婉婉道来……

    主仆对话时,一旁趴在榻上读书的罗云婳用书敲着木榻,嚎道:“姐啊,我好饿——”

    罗令妤:“饿着吧。看看书,饿过去了就好了。”

    罗云婳鼓起腮帮子,不满地吹了吹额上刘海。她尚是小孩子,眉清目秀,粉雕玉琢,却没有姐姐那般的美色。姐姐把好东西都送给亲戚家,念得她都饿了,却无膳可食……小娘子捧着腮,畅想到建业后的日子:“好想快些到陆家啊!到时候就有莼羹、乳猪、鲊鱼……”

    罗令妤靠窗凭栏状如仕女画,她依然轻声细语:“婳儿不可以。陆家是江南大世家,名望极高。我们好歹也是士族出身,虽落魄了些,却不能堕了罗家的名,惹人笑话。到了陆家,老夫人让你用膳时要矜持,莫如八辈子没吃过饭般扑过去;表伯母们问你饿不饿累不累,你得说不饿不饿、不累不累。你若是胡吃海喝,贪婪无度,我回头便打你。”

    罗云婳:“可是我好饿呀——!”

    罗令妤已经不理罗云婳了,重新低头拨算盘。清脆珠子敲击声中,侍女灵犀同情地望了自上了船、便饿得脸颊瘦了大圈的小娘子一眼。罗令妤不止自己时时淑雅自持,还不忘盯着小娘子。可怜的小娘子,已经两天只喝菜汤,没见过一粒米饭了。但罗令妤并非苛待自己的妹妹,实则——咳咳,她们太穷了。

    灵犀走神的功夫,罗令妤已经念到银钱的开支了。听罗令妤说道:“……再有两日就到建业了,送完这些礼,我们还能剩下二百多两银锭子。下了船把船资给了,到陆家先给老夫人百两,作我们借住的钱;还剩下百两,打赏给侍女婆子等下人,参与各类宴游……平时省着点花,大约可以撑上半年吧。半年时间,若我能嫁一位夫君,我们困局便可解了。”

    此言令人听之落泪,闻之心酸。

    罗令妤手支下颌,怅然望向窗外水上青山峻岭,对自己到建业后的命运有些担忧……

    耳边罗云婳还在嚷:“姐,饿呀——”

    “饿呀——!书里没有颜如玉,书里没有黄金屋——饿呀!”

    一声比一声拉长,一叠高过一叠,吵得罗令妤无法再扮忧郁美人。

    罗令妤只好道:“……那让船家先停下,我们钓鱼试试看。”

    罗云婳当即欢呼一声,扔了书,一骨碌从榻上爬起来,催促姐姐的侍女灵犀给自己找鞋袜。罗云婳哒哒哒跑出船舱,趴在船头咽着口水,瞪大眼睛等鱼。船翁和船媪两人恐这个漂亮的女孩子掉下去,他们劝了好久,罗令妤才持着鱼竿,和提着一个鱼篓的侍女走出船舱。

    美人长裙翩跹,立在船上惊鸿动人。如此纤细美人提着笨重鱼竿,那鱼竿都垂到地上了。老媪心里一颤,连忙过来拦:“使不得使不得!娘子快坐下歇着,钓鱼这种粗事,交给我们来做——呃!”

    罗令妤温温一笑,柔声说着“不碍事”,手腕使力。她将鱼竿向外一抛,鱼线当即如跳浪般飞出,在半空中扬起一道雪亮的抛物线,“啪”一声落了水。罗云婳小娘子拍着手给姐姐喝彩,丝毫不担心姐姐太过羸弱钓不上鱼,侍女灵犀把鱼篓放在罗令妤脚下,也好整以暇;罗令妤这突然放开的钓鱼动作,吓了划船的老翁和老媪一跳。

    美人看着柔弱,实际上好像并不柔弱——

    没有鱼饵的情况下,半个时辰,她钓上了一条小鱼。

    罗云婳在旁失望道:“姐姐多钓些。这么小的鱼不够我们吃呀!”

    再半个时辰,又钓上了一条鱼。船上老翁老叟对立在船头、衣袂翩飞、手持鱼竿、面色沉稳的娘子佩服不已,罗云婳和灵犀忙着为罗令妤鼓劲。但许是运气到头,罗令妤手腕酸痛,已再钓不上鱼了。拂了下颊畔被风吹乱的青丝,罗令妤遗憾收竿——

    “好了,先这样……啊!”

    船忽然震了一下,一声“咚”后,所有人齐齐向后退。但手里握着鱼竿的罗令妤却觉手腕沉重,被向前趔趔趄趄拽去,眼看就要被扯下水去。众人疾呼“娘子小心”,罗令妤被拉地绊倒,扑在木板上。鱼线飞快向下沉,罗令妤一只手抓着船不敢松手——

    她全身贴着船板,腿软无力,还被鱼线勾住裙裾向船外扎。罗令妤尖叫道:“快快快救我——”

    被撞的船将将稳下来,众人七手八脚,连忙过来抱扶罗令妤。罗云婳吓得两眼含泪,若是姐姐没了,就剩下她一人;灵犀也是脸色惨白,紧紧抱着罗令妤的腰把她往后拖。妹妹和侍女都这般紧张,只能指望有经验的老翁和老媪。老媪“咦”一声后,老翁手伸入水里捞,嘀咕:“好像是一个人撞上船了。”

    天灰蒙蒙,几人衣服上都湿漉漉的。女的合力拖着罗令妤向外拽,罗令妤周身被勒得发麻,抖着唇说不出话;老翁出力,扯着鱼钩,真的摸到了一个人。老翁一招呼,众人都去看鱼钩扯着的人。罗令妤雪白着脸,被众人簇拥着,隐约看到一个人奄奄一息地从水下冒了出来。宽大直䄌湿了水,棉布袍子沾着鱼籽、飘絮、浮萍,一股脑,混着滴着水的黑发,裹着爬上船头的这个人浮起来。

    隐约是个男人。

    穿着褴褛,是穷人。救一个又穷又落水的男人的后果不堪设想……

    罗令妤当即倾身,解鱼钩和鱼线。众人以为她救人,谁知她抓着人的手臂,趴在船辕上手向外猛推,就要把这个人从船边推下去。她动作坚定、力道不轻,罗云婳吓得惨叫道:“姐,不要啊——”

    此时无人知,这人是建业陆家三郎,罗氏二女的表哥陆昀。多年以后,陆三郎已位高权重,他回忆起自己和夫人的初见,冷笑连连——

    夫人心狠手辣。当真是刻骨铭心啊!

    陆三郎粗服布衣,形容糟糕,然在众人眼中,此郎毓秀清朗,如山中雪玉。他扶着墙上藤萝,彩锦花色洒落在他身上,照着郎君的面孔,斑点时明时暗。院中侍女们的脸,几乎是同一时间,刷一下红透了。

    侍女们赶紧过来服侍,端茶又送水。进进出出,她们洒了香料花粉,取出换洗衣物和疗伤药,为郎君备下洗漱汤池。闲了许久的二房院中重新忙碌起来,烧水声、烹饪声传出去,陆家上下,慢慢的,皆知三郎回来了。一时间,整个陆家好像都热闹了很多,纷纷来人探望。

    半个时辰后,戴玉冠,振长袖,着灰袴,陆昀终于恢复了精神。回到寝屋,穿过里外间相隔的大插屏,坐上铺着秋香色洋罽的坐榻,陆三郎抿一口侍女锦月端上来的热茶,长长舒了口气。他手揉着眉心,问:“我不在的时候,建业有大事么?”

    陆三郎这一走便是两三个月。两三月间,谁家妻妾不和,谁家闺女一掷千金觅情郎,谁家斗富斗得打了起来……林林总总,也发生了不少事。锦月想了下:“倒是无甚大事,也都和我们家无关……哦对了,今日表小姐要来,算得上一件事吧?”

    陆昀闭着眼:“陆家哪天没表小姐要来,才是大事。”

    表小姐……陆家上下,真是有不少表小姐。表小姐们每天都在陆家做客,吹拉弹唱,陪伴家中女眷解闷。三郎恐怕听都听得烦了。锦月忽而轻笑,低头端详陆三郎俊冷面孔半晌,她掩唇:“这位表小姐可不一样。这位表小姐是您姑父那边的亲戚,她从南阳来,失了父母,要在我们家常住。而且啊,我听闻表小姐花容月貌,是绝色美人!”

    绝色美人触动不到他。靠着榻上小几闭目养神的陆三郎眉骨轻微一跳,烛火在他眉心一荡,拉出一道惊魂摄魄般动人的光影。他抓住重点后语调散漫,内容难听:“现在连一表八百里的穷亲戚也要来陆家常住了?一群女人越来越不着四六。”

    编排陆家娘子们的话,纵是心中所想和郎君一样,侍女锦月面上也不肯露,只但笑不语。主仆二人不再提陆家所谓来打秋风的穷亲戚表妹,锦月开始跟陆三郎说起建业发生的有趣事。锦月轻声细语娓娓道来时,看到一个人影在窗外一闪。织月在插屏外一伏身,娇滴滴道:“三郎,听说您回来了,受了点伤,老夫人着人送了参汤来。老夫人问您伤得重不重,想看看您。”

    锦月掩口再笑,看向自家郎君——老夫人这是要三郎过去,一同见见那位新来的表小姐呢。

    ……

    其实锦月的消息不完全对。

    陆家不是来了一位表小姐,是来了一对姐妹花。不过妹妹只有八九岁大,许是坐船坐得不舒服,到了陆地后一直昏沉沉地扒着姐姐。再进了陆家大宅,下午的时候,罗云婳被姐姐领着跟老夫人磕了个头,侍女灵犀就心疼地带着小娘子下去休息了。陪伴在老夫人身边的,只剩下罗家大娘子罗令妤。

    而罗令妤沉鱼落雁般的相貌,让人直接忽视小娘子,以为家里只来了这么一位表小姐。毕竟这么一位表小姐,就夺去了女郎们的所有风采——

    罗令妤从下午时分,就陪陆老夫人等一众长辈坐在屋中,如美人花瓶般,供人观赏;再谨慎地回答长辈们的提问。一屋子冷清,到底是彼此不熟,没话找话,长辈们的笑容都有些僵了。而观罗令妤,此女还优雅地笑着,青葱指尖搭在膝上。两个时辰,她跪坐姿势笔直,连裙裾上的皱褶、发鬓上的步摇都不曾晃一下。陆家女眷交换眼神,心照不宣:罗氏女虽家世落魄,相貌不似良家,教养却是很不错。

微信看书:微信搜索 -> 公众号 -> 无忧书城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千娇百媚 > 第111章 一更
回目录:《千娇百媚》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轻易放火作者:墨宝非宝 2古董杂货店1作者:匪我思存 3花颜作者:匪我思存 4冷月如霜作者:匪我思存 5挪威的森林作者:村上春树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
无忧书城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