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千娇百媚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千娇百媚 > 第153章 番外-孩子那些事儿1

第153章 番外-孩子那些事儿1

所属书籍: 千娇百媚     发布时间:2020-05-19

    ——若是用他暗地里倾慕她来解释,这逻辑就大约能圆上了。

    罗令妤她的表哥,陆家三郎陆昀,他不为美色心动,他从未倾慕任何一女郎。但是罗令妤不一样,罗氏女美得有些过分。陆昀不知如何讨得女郎欢心,就用一些忽冷忽热的拙劣手段来与罗氏女一次次碰面……说不得罗令妤私下看中陆三郎的家世时, 陆三郎也看中了她的美色。

    他喜爱她,所以送她寻梅居士的画作;他又吃醋,警告她不要和府上其他郎君多往来;他关心她, 在知道陆夫人为难她后, 一晚上来悄悄看她两次……之前在“雪溯院”账内窗口偷窥她的,绝不是她做梦, 一定是陆昀。

    这般一想,罗令妤颇为惊喜,看着陆昀的眼神都温柔了许多:真是人不可貌相,陆三郎居然是用这种笨拙方式追慕女郎的郎君啊。

    女郎瞳心噙雾, 含情脉脉。陆昀对女郎的示好向来非常警惕:“不管你脑子里在想什么, 都是错的, 你莫要自作多情。”

    罗令妤才不信他。一旦觉得陆昀可能喜爱她, 她心中大石落下, 竟如云般飘飘然。自来被爱之人, 主动权便多得多。罗令妤向前一步, 笃定无比:“三表哥, 我想起来了,初次见面时,你便问我是否记得你。当时我被你吓住,惶惶说不记得。现在想来……”

    她垂下螓首,凤眼轻扬,羞意自敛:“原来从那时你就……表哥莫非在梦里见过我,自此对我念念不忘?”

    陆昀唇角那抹闲适的笑意已经完全僵住了:“……”

    ——他问她是否记得他,是因为他们真的见过!

    真是疯了,她的厚颜,让他叹为观止。

    陆昀情真意切地问:“如此多情,你唱大戏转世的?”

    罗令妤被噎,睁大美眸要开口反驳他,下一刻,陆昀又变成了那个惯来瞧不上她的冷漠表哥。陆昀盯着她的脸:“还有……罗表妹,你还记得你在哭哭啼啼,掉眼泪么?”

    罗令妤:“……”

    没见过这么讨厌的人!

    许是陆昀嘲讽得太到位,罗令妤一时间又开始疑心,猜自己难道想错了?没道理呀。她正有些迷惘时,眼前忽而一亮,看到自陆昀身后走出的青年郎君。这位郎君面容偏秀,气质儒雅文弱,与陆昀那种在冷情和多情间徘徊的风流不同。若说陆三郎是惹人注目的珠玉,这位郎君,则如山间松柏般从容沉敛。

    贵族男女惯来相貌出众,大约是好看的人只和好看的人一起玩的道理。然在那么多相貌出众的郎君中,这位郎君甫一出场,也让罗令妤盯着他……的衣角看了。这位郎君的衣着料子,透着低调的奢华。贵族人喜欢弄财斗富,在一众名门男女中,穿得起这般料子的人,定不是普通之辈。

    罗令妤努力掩饰自己心中的惊喜:“这位郎君……晚上小宴时没有见过。是三表哥的朋友么?”

    她看向陆昀。

    陈王刘俶也看向陆昀。

    理所当然地等陆昀给二人介绍。

    陆昀扯嘴角。他瞥一眼罗令妤,就知她又在打什么主意了。他心里甚厌,手上就随便一指:“寄住我家的表妹,姓罗。”

    再指刘俶:“这位则是……我朋友。”

    刘俶:“……”

    罗令妤:“……”

    她三表哥的介绍,这就结束了么?这般介绍……和不介绍有区别么?罗令妤望着陆昀,陆昀无辜回望。他生得实在好看,将茫然小白脸还原得八.九成。瞪着这样好看的郎君,罗令妤的面上染红霞,心跳砰然地移开了目光。

    陆三郎不配合,罗令妤只好自力更生:“这位郎君,敢问如何称呼?”

    刘俶:“……”

    他因口疾,自来不喜在陌生人前说话,他理所当然地看向陆昀。

    陆昀但笑不语。

    罗令妤不解:“郎君,你为何不说话?是否令妤无意间冒犯了?”

    刘俶再看陆昀,陆昀仍是不动如山,丝毫没有要帮他说话的意思。对面女郎的美目一眨不眨地望着,旁边的好友刻意地坑着他……陈王刘俶心中恼起,在罗氏女的注目下,面容越来越红,如被火烫一般。

    他不想开口。不想丢脸,不想跟这位女郎第一次说话,就被发现自己的口吃,被她用异样眼神看。

    陈王刘俶憋了半天,对陆昀恼怒至极。他硬邦邦地给出一句:“有事,告辞!”

    甩袖便走。

    然走上长廊的台阶,他突然停步,扭头看向身后的陆昀。陆昀眉一扬,对长廊另一头的罗令妤的侍女们说:“他不识得路,你们送一程。”

    侍女们心情微妙地领着刘俶走了,原地留着的,只剩下陆昀和罗令妤二人。罗令妤怅然无比地看着刘俶的背影,想又一个家世好的郎君,大约被她错过了。罗令妤心里失落,猜自己许是无意间被人讨厌了……一晚上先是陆夫人,再是陌生郎君,联次被人厌恶,对罗令妤的打击不小。

    陆昀眸子幽深地看着这个一脸怅然的表妹,心里冷笑一声。

    远远的,一行灯笼火光慢慢向两人行来。罗令妤听到遥遥飘来的说话声,是几个男郎的声音。想来是那离“雪溯院”住得远的表哥们,终于来了。他们,原本才是罗令妤等在这里的目标。正主来的这么晚,不是正主的陆昀却在瞎晃。

    心中不知做何感,罗令妤抬目,悄悄地瞪了陆三郎一眼。

    陆昀心头一动,盯着远处的方向,在瞬间也猜出罗令妤为何会出现在这里了。起初他还怀疑过罗令妤偷听自己和刘俶的话,是不是细作之类的。现在想来,他真是高看这位表妹了。

    这位表妹,满脑子就剩下怎么勾搭男人了吧……他好歹姓陆,怎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兄弟们被这种女人勾上?

    陆昀瞥一眼罗令妤:“你确定要在这里等?”

    罗令妤不解。

    陆昀淡定无比:“你妆花了。”

    罗令妤脱口而出:“怎么可能……”

    陆昀:“你确实已经不记得你方才哭哭啼啼来着了吧?”

    罗令妤脸色当即精彩无比,腾地一下扬起袖子,挡住了自己的脸。这几乎成为一个本能……陆昀之前就用“妆花了”这种借口戏弄她,罗令妤心里已经不信他。可是、可是,万一这次是真的妆花了呢?

    罗令妤细声焦急:“我、我、我不能这样子见人的,三表哥,怎么办怎么办?”

    陆昀恶劣般的,唇翘了一下。

    他伸出袖子,纡尊降贵般:“跟我来。”

    罗令妤低着头的视线中,出现郎君飘飞得衣袖,和他伸过来的修长手指。脚步声越来越近,不疑有他,罗令妤伸出手,紧张无比地被陆昀握住了。两手相挨时,不可控的,两人的手都轻微地抖了一下。

    罗令妤的心即将跳到嗓子眼。

    陆昀抓住她向下走,在远方几位郎君到来前,领着磕磕绊绊的罗令妤走下了斜下灌木丛,将她带上了船,同时将牵在岸上的绳索一解。船悠悠然地离岸,飘去了湖中,飘到了岸边游廊下方的松柏阴影下。湖水清黑,船中一男一女的身影,被掩在了里面。

    罗令妤不安地跪在木船上,偷偷放下袖子,看到陆昀背对着她,仰脸向上,似在听水上方传来的郎君们说话声。树丛和花丛的影子从两人的头上游过,罗令妤手忙脚乱地坐好时,脚下被一绊,低头,她摸到了扔在船头的一个酒坛。

    罗令妤凑过去闻了闻,酒香醇美,还有大半坛酒呢。心情郁闷下,又找不到酒樽,罗令妤直接抱起酒坛,举得高高的,往口里灌了一口。一口之后芳香无比,罗令妤再试着倒了一口。

    一口又一口……

    陆昀压根没发现。

    他背对着罗令妤,在听上方几个郎君的说话声——

    “听说了么,衡阳王来建业了,几位公子的处境怕要不好了。”

    “有几个寒门弟子来建业求学,真是可笑。小小庶族,也妄图进入我士族门阀?陈王俶好像想和寒门接触……希望别扯上陆家。”

    “不过这些与我等无关……我现在啊,就等着下个月的花朝节,不知今年的‘花神’花落哪位女郎,哈哈。”

    上方的人走远了,可以出去了。陆昀沉目思考,回头时忽然深吸一口气,看着坐在船头的女郎罗令妤,妙目盈盈。她捂着胸口,潸然泪下:“我命真苦……”

    陆昀:……喝醉了?

    还是又开始犯病了?

    陆家表小姐们花枝招展,来来去去,没有一个能和陆三郎多说两句话。

    这般性情高傲清冷的郎君,居然有一日,怀中抱了一个女子?!这这这……

    陆夫人瞠目结舌,一时都忘了自己来这里的目的,就盯着陆昀看。陆昀怀里的罗令妤则扒着郎君的衣袖,抖个不住,拼命地掐陆昀的手臂,暗示他快想办法走。陆昀顶着一张俊脸,非常无辜地回望陆夫人。陆昀表现得如此淡定、理所当然、厚脸皮,陆夫人渐渐迷茫,对自己的认知产生一丝丝不坚定的怀疑。

    陆夫人:……难道是我多心了?

    陆夫人还没醒过神,他们前面的院子就有小厮奔了出来,替院里的人说:“夫人,快快快!二郎这次是真的醒了!”

    儿子醒来这事自然比“陆三郎可能睡了府上的侍女”更加重要,一听到陆显的消息,陆夫人再顾不上理会陆昀这桩艳.情。给了陆昀一个警告的眼神,陆夫人领着侍女们急忙从陆昀身边走过,进院子里看望陆二郎了。待人走后,陆昀揭开披风,怀里的美人儿脸已经憋得红透了。

    陆昀还没说什么,罗令妤就激动无比:“二表哥终于醒了?太好了……三表哥快送我回佛堂,我要赶紧见二表哥!”

    罗令妤心立刻飞到了陆二郎身上,想着如何在陆夫人等人之前给陆二郎提醒、把落水一事招到自己身上。刻意忘掉陆夫人刚才的搅局,躲在陆昀怀里,罗令妤悄悄拂了下鬓角的发丝,用袖子擦去额上的汗。她还凑到自己袖口,闻了一下。

    抬头,便对上陆昀冰凉的、嫌弃的目光。

    罗令妤:“……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我错了么?”

    陆昀:“呵。”

    不提他那意味不明的“呵”是在呵什么,总之捉迷藏来去,陆昀绕了路到二郎院落后门,几次躲过院里忙碌的仆从,成功把罗令妤送回了佛堂,将假扮她的侍女领走了。之后陆昀便直接去了二郎屋舍——陆二郎昏迷了两夜一日后终于醒来,屋子里坐满了疾医和长辈。

    陆老夫人抹着泪,连声:“醒来就好,你急死我们了……”

    陆昀心不在焉地站到他们身后,随意看向坐在榻上、被陆夫人搂着哭的二郎陆显。陆显额上尽是汗,脸色苍白,唇起白皮。灌了药后,他脸色稍微好了一些,眼神却还是呈现一种“懵”的状态。陆二郎揉着额头,将母亲拉开一些:“母亲别哭了,我这是怎么……”

    他声音喑哑,说一半就停住了。因脑子混沌沌的,想到了梦中的那个噩梦。醒来后居然还记着那个让他胆战心惊的梦,梦和现实的界线模糊。似乎梦的开始,就是他刚刚醒来,罗表妹泪盈盈,跌跌撞撞地掀帘而入。面容憔悴,娇喘微微,她哽咽喊道——

    “二表哥!”

    “二表哥!”

    梦里的声音和现实重叠,陆显刚这般想,就见美丽的表小姐从外跌进来,泪光点点地扑到了他床榻边,喊他一声“表哥”。紧接着,跪在榻前的女郎抓住他衣袖,仰目将他细细打量,喜极而泣般:“我便知道二表哥不会有事的。之前我不小心推了二表哥,让二表哥落水着凉。二表哥若是有事,我万死难辞其咎。幸好、幸好你没事!”

    陆显:“……”

    她特意将“我不小心推了二表哥”几个字咬重,凤目盈盈而望,期待他的配合。然陆显却呆滞了,不光呆滞,望着表妹明丽脸蛋,他甚至走神了——因梦中就是这般。

    梦中的陆显没有反应过来罗令妤说的是什么,他明明是阻拦四郎和婳儿表妹的打架才落水的。罗令妤说完后,他奇异的反应提醒了陆夫人。陆夫人在陆显还没弄清楚状况时,就板起脸训斥起罗令妤。众长辈和同辈面前,罗令妤羞愧难堪,被陆夫人逼着,不得不自请了话要回南阳去。

    这就是罗令妤在陆家待的最后一天了……

    哪怕陆显事后醒过神想阻拦,也于事无补……他母亲将话说得那么狠,哪位女郎还会走回头路?

    不可控制的,因梦中情形和现实重叠,陆二郎的心脏开始跳得剧烈无比。他面涨红,盯着罗令妤的脸,心想难道梦是真的?他预知到了未来发生的事?但是这怎么可能?

    将信将疑之下,第一时间,陆显没在意罗表妹在耳边的哭哭啼啼,他猛抬头,视线穿过一众人,落到站在人中的陆昀身上。哪怕站在人群中,他也如珠玉琳琅,鹤立鸡群。陆昀垂目而望,与陆二郎的视线对上。陆显心中发抖:

    在梦里那个世界,陆昀万箭穿心而死!他的三弟,年纪尚轻,就那般死了……

    陆显在一众人惊讶的目光下,脱开了陆夫人的扶持,丢开了表小姐抓着他袖子的手。他赤脚下了地,双目赤红,目中殷切,泪光点点,比表小姐眼中的泪还要多些。所有人懵然中,看陆显奔向了人群,抬起手臂,给了陆昀一个极热情的拥抱。

微信看书:微信搜索 -> 公众号 -> 无忧书城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千娇百媚 > 第153章 番外-孩子那些事儿1
回目录:《千娇百媚》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山楂树之恋 2莫负寒夏作者:丁墨 3孤城闭作者:米兰Lady 4千娇百媚作者:伊人睽睽 5温暖的弦作者:安宁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
无忧书城微信二维码

微信扫码关注
随时手机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