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沉香如屑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沉香如屑 > 第87章 七夕(2)

第87章 七夕(2)

所属书籍: 沉香如屑

    颜淡偶尔还会想一想,当初最先遇上的是应渊君,而她打从一开始就看他不顺眼,这大抵和他转世后变成的那个凡人唐周狭路相逢时的不顺眼一般。可是这不顺眼久了,居然变成一股说不清的情愫。

    她犯天条闯仙池,剜下自己半颗心,都为了这股说不清的情愫。

    就是算不上轰轰烈烈,也算得生死相付了。

    而余墨待她,却是细水长流,思及起来都是那么淡淡的,没有天刑台上受雷刑时的生不如死,没有跳下七世轮回道的绝然。他见到她时,总像是忍不住微微笑着的。

    颜淡这样苦思冥想,只觉得余墨抬手把玩着她的发丝,静静地陪在一边不睡。她抬头去看余墨,待看到他脸上若有所思的表情时,心中不知怎么又是一动:“我只想……以后可以时时刻刻同你待在一起。”

    余墨手一颤,手中一缕发丝落回枕上,半晌才道:“你说甚么?”

    颜淡想了想,这句话倒没什么,只是做起来难,若是时时刻刻待在一块,这天长日久的,难免会厌烦:“不过我们还有很长的时日。可能一直到天荒地老的时候,我们还活得好好的。其实我们待在一起,尽可以像从前一样,那是我过得最欢喜的日子了,就是不知道你怎么想。”

    余墨沉默了半晌,突然支起身俯身撑在她的身侧:“你看着我,再说一遍。”他的墨发垂散下来,和她的纠缠在一块儿,颜淡不知怎么想起凡间常说的“结发”。她自小调皮胡闹,骨子里虽有仙根,做出来的事情却和仙子搭不上边。更麻烦的是,还是个认死理的性子。当初她同应渊君,该断的早就该断,结果怎么也狠不下心来,后来断是断了,心里却还会一丝一缕地想起她最初的执念,初初的念想。

    她也不是没想过,如果她再次回头到应渊身边,又会怎样。可是那些她和余墨一起游遍大江南北的日子呢,那些笨拙傻气的相处呢,那种每回玩笑似的互称主公莲卿的亲昵呢,难道就这么不值一提?

    她怎么可以笨到,仅仅是,爱上过去而已?

    那些细水长流的,用力去回想也只有淡淡的一个影儿的现在,谁说就不是爱?

    颜淡看着他,一字一字说得认真:“之前和你一起的日子是我这辈子最开心的,以后还要在一起。你说好不好?”她顿了顿,忍着牙酸斩钉截铁地搁下一句肉麻话:“余墨,我喜欢你。我爱你。”

    余墨淡淡看着她,隔了好半天忽然笑了一下,低下头在她鬓边流连:“好啊,我们就在一块儿。”她说喜欢的一瞬间,眼前像是炸开了千万朵光华绚丽的烟花,竟微微有些炫目而失措。

    颜淡微微嘟着嘴:“可是,你怎么能趁着我不知道的时候去下聘,起码也要带着我一块,好教别人知道我要么不嫁要么就嫁最好的。”

    余墨嗯了一声,顿了顿道:“如果反悔了……想要一条退路么?”稍稍一顿,带点玩笑意味地说:“就算想,我也不让……”

    颜淡偏了偏头,有点好笑地想,他现在也敢开这样的玩笑了,之前她可是说什么话都要写想一想,怕哪天一时冲动说错了话,又让他心里不好受。

    毕竟,从某些地方来说,她对于余墨一直是不够上心,而余墨对于她来说,是太上心了。不能对等的相处,总是不叫人心安的。

    她的心意,其实很简单,不是因为感动而付出,那是偿还,而不是爱。

    可是,她不由又想,九鳍本是极有智慧的水族,为了排列出毫无破绽的阵法,就必须心无杂念、毫无*,怎么传到余墨这里就变了?不过她也只能大略想想,便沉沦于缱绻缠绵之中。

    只是依稀记得,那晚的月光独好,在地面斑斑驳驳映出了檀木窗格的雕花样式。

    铘阑山境是个一有风吹草动传言便随尘嚣而上的地方。

    颜淡在余墨房里待过一晚上,外面的传言早已沸沸扬扬。其中有两种最为火热:其一,颜淡对余墨山主施了幻术,遂山主一反常态让人留宿房中。其二,余墨山主是强逼了颜淡,究其原因,他是将人挂在肩上扛走的。

    颜淡听了一整日闲话,甚是气定神闲地坐在梳妆台前慢慢梳着发:前一种是夸她妖术高明而实际上却不然,后一种是洗刷了她之前被认定这辈子没人要嫁不出去的耻辱。而今日开始,她得拿出气魄来对抗余墨。

    她正想着心事,忽听房门吱呀一声开了,余墨踏进来,转身合上门。

    颜淡看着铜镜里的影像,不动声色地问:“余墨,你第一回见到我的印象是什么?”

    余墨怔了一下,走到梳妆台前低□接过她手中的梳子:“怎么突然这么问?”

    颜淡的声音带着沾沾自喜和一贯的小聪明:“是天庭上的第一回,余墨你想装漠不关心从来就没装到底过。”她话音刚落,只见铜镜里余墨握着梳子的手抖了一下。

    余墨沉默一阵,语气甚是平淡:“你想听真话还是假话?”

    “当然是真话,假的我听来做什么?”颜淡揣测他后面多半没好话,不过他们遇见的第一回她也确是没什么可圈可点之处,“你说吧,我不会被你打击到的。”

    “嗯,一个笨蛋。”

    颜淡顿时大受打击,她还想着余墨会说她没身段没风姿,性子顽劣,甚至粗鲁,可是他居然说她是笨、蛋?“你胡说,我哪里笨了,我这样的明明叫大智若愚好不好?”颜淡愤愤道,“丹蜀那样的才叫笨。”

    “丹蜀那样的是叫笨么?”余墨再低了低身子,慢慢梳过她的发。他的手指带着一股清凉之气,动作又轻,颜淡觉得很舒服:“那后来呢,总会有所改观吧?”

    “后来,”余墨手上一顿,低声道,“会对我笑的笨蛋。”

    颜淡手上的簪子咔得一声折断了,猛地转头:“余墨你欺人太甚!”

    “……别转头这么猛。”余墨忙松开握着的发丝,几根断发还是留在手中。

    颜淡站起身,气势非凡地指着房门:“今晚你去书房睡!”虽然觉得琳琅做得太过,可是男人都是欠教训的,她决定先立威。

    余墨不为所动地靠在梳妆台边,不冷不热地说:“你让我去书房睡我便要去么,你把我当什么了?”

    颜淡又败下阵来。

    男人都是欠抽的,要打一顿鞭子再安抚几下,最后出现一个紫麟。琳琅定下的目标摆在颜淡身上,完全不能用。还不到一个月,她就决定放弃。

    如果她想让余墨帮她削苹果剥葡萄,余墨二话不说就会照办。只是每回瞧见余墨削水果,她都要捏一把汗,他不像做惯这种事,却很是认真地去做,她也不好意思让他削出个兔子形的出来。

    可如果涉及让他变回原形让她养一天或是赶他去书房睡诸如此类的事,那么她便是气得跳脚也没用,余墨根本就不理睬她。

    颜淡努力半晌还是毫无进展,最后不得不放弃了。

    可是这世上除了余墨,再不会有谁包容她至此,是她该庆幸。

    其实往后的日子和从前并没有太大变化,吵吵闹闹便是一天。

    丹蜀的桃子养大了,只只皮薄肉厚,色泽红润,挂在树上格外好看。他开始死守在树边,赶走无数偷窥桃子的妖。

    颜淡看着小狼妖乐此不疲蹲在树边痴痴往上望,掬起清凉的湖水浸湿了脸,总算消解了几分暑气。

    丹蜀忽然不望桃树了,转头问颜淡:“颜淡姊姊,你说琳琅姊姊和紫麟山主的小宝宝会是什么样子?我去问过爹爹,爹爹却让我自己想,要是我想得出还会问他吗……”

    颜淡掬水的手顿了顿,认真想了一会儿才说:“丹蜀,我从前给你讲过的那个凡间的故事,很久以前有位开国皇帝做梦曾梦见一只瑞兽,最后改朝换代登基为帝,便为那头瑞兽立了像。那四脚瑞兽形似龟,龟背却分七彩,色泽艳丽,有一把蓬松大尾巴。那皇帝以为是麒麟,其实真正的麒麟不是这个样子的。我想,紫麟和琳琅的孩子应该会长成那个样子吧。”

    丹蜀失望地哦了一声:“我还以为是像子炎那样的雪白狐狸,背上安个壳子,风吹日晒时就可以钻进去,多好。”

    颜淡估摸着他现在死守在树下,也很想要这么只随时可用的壳子。

    丹蜀目光灼灼望着她,又问:“颜淡姊姊,你和余墨山主也很快会有小宝宝了吧?”

    颜淡突然意识到一个极其要紧的问题:若是她和余墨会有孩子,那该是个什么样的怪物?她不过稍稍想象了一下,立刻就打了个寒战。

    头顶烈日当空,阳光明媚得几近通透,在如此明丽阳光下,她居然觉得周身冷风习习,冷飕飕地一直吹啊吹……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沉香如屑 > 第87章 七夕(2)
回目录:《沉香如屑》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水晶鞋作者:匪我思存 2寻找爱情的邹小姐作者:匪我思存 3当灭绝爱上杨逍作者:匪我思存 4忽如一夜病娇来作者:风流书呆 5夏有乔木雅望天堂1作者:籽月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