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沉香如屑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沉香如屑 > 第68章 冥宫和鬼门

第68章 冥宫和鬼门

所属书籍: 沉香如屑

    鬼差破门而入的时候,颜淡半倚在床边,衣衫单薄,缓缓地梳着头发。赵桓钦眼疾手快,拉过被角覆在她身上,冷冷淡淡地开口:“几位大人深夜到访,不知有何贵干?”鬼差忙退到门外,将房门虚掩上:“之前有人闯过鬼镇外边的结界,大家沿着血迹追过来,便进来看看。”

    赵桓钦语声平淡:“原来如此。只是这血迹是在寒舍之外发现的么?既然如此,不如把寒舍都搜一遍,谨慎为上。”

    “可能那闯进来的人并不在这里,打扰赵先生和尊夫人休息,当然对不住。”鬼差拱了拱手,转身便离开了。

    颜淡转头瞧着赵桓钦不觉想,这人胆子大且心细如发,受了这么重的伤还能硬撑着,若不是她寻着机会落井下石,只怕还得生生受着闷气。鬼差离开不多时,芒鬼便捧着药箱走进屋里,轻手轻脚地为他裹了伤,又将血迹斑斑的被褥都收拾干净,迟疑了好一会儿才问:“赵先生,你的脸……脸上怎么……”

    颜淡扑哧一声笑出了声,趴在桌边瞧着他们。

    赵桓钦果真是个人才,居然连神色都没变一下,淡淡道:“那些鬼差已经怀疑到我身上了,下一次,绝不能出半分差错。”

    芒鬼垂下了头,低低应了一声:“是。”

    颜淡支着腮:“既然我们现在是一伙的,能不能告诉我你们到底是想做什么啊?”

    赵桓钦瞥了她一眼,很有几分瞧不上:“说了你也不懂。”

    颜淡顾自望着芒鬼,微微一笑:“那你来告诉好了。”

    芒鬼看看赵桓钦,再看看她,犹豫了好半天才道:“先生是为了冥宫才留在鬼镇的,那个冥宫是……”

    “冥宫?”颜淡倏然站起身,“你们说的冥宫该不是上古先神最后留有遗迹的那个冥宫吧?怎么可能会真的有这种东西?”她还在地涯管书的时候,便寻到一本紫虚帝君亲手录下的手抄本,说冥宫中的秘密是由女娲等几位上古先神留下的。一旦领悟了冥宫的奥秘,六界将被解开奥秘的那人一手掌控。

    由此可见,赵桓钦野心勃勃,实在不是个好人。

    “你原来知道。”赵桓钦若有所思地看着她。

    颜淡被他瞧得寒毛直立,忙不迭道:“我对冥宫什么的一点兴趣都没有,我现在只想离开这里。你先前既然承诺过,想来也不会反悔吧?”其实他现在真的要反悔,她也没有办法,他们一起瞒过鬼差,便是拴在同一根绳子上的蚱蜢。

    赵桓钦嗯了一声,隔了片刻道:“夜忘川底下有一道鬼门,从那里出去就能直接到凡间,等我养好伤再领你去。”

    颜淡左思右想,忍不住问:“其实鬼差第一回来的时候,是芒鬼扮成赵先生你的模样罢?那么我现在这个长相其实也不是真的了?”

    赵桓钦笑了一笑:“既然你都猜到了,何必再多问?好了,你们两个人都出去罢,我想清静一会儿。”

    颜淡嘴角动了动,最后还是不情不愿地推门出去,只听芒鬼在身后轻轻关上门,小声说了一句:“颜淡姑娘,你还有什么想问的就问我好了,先生他伤得很重,实在没有力气再说话的。”

    “你们留在鬼镇上是为了冥宫么,可是这里不是只有魂魄受损伤的才能留下吗?”

    芒鬼摇头笑笑:“确是这样,我便是少了一魂才会留在这里。在你来之前,我时常要扮作夫人,有时候不得已还得扮成赵先生的模样,这样别人才不会发觉先生离开鬼镇去寻冥宫的事。”

    颜淡想了想,又道:“你的魂魄是怎么损伤的?”

    “赵先生要留在鬼镇,必然要有个原由,我……我就是这个原由。”芒鬼向着她羞涩地微笑,“我扮成他的夫人,他便能求得鬼差大人网开一面,然后留在鬼镇。先生是要办一件要紧事,自然不能伤了自己,所以……”

    “所以就把你的元神损伤了再装出一副多情多义的嘴脸留下,实则是为了寻到冥宫?”颜淡义愤填膺。若是人分三五九等,那赵桓钦必定是人渣中的败类,败类中的翘楚。

    芒鬼吓了一跳,连连摆手:“这都是我自愿的,真的,这根本不关赵先生的事。”她顿了顿,又怯生生地开口:“颜淡姑娘你别气,你是好人,好人会有好报的。”

    “好人会有好报,可笨蛋……”颜淡看着芒鬼明亮的脸庞,突然间不想说什么了。芒鬼与赵桓钦,好像她和应渊,她其实明白的。

    好人会有好报,可笨蛋是不会有好报的。所以她才会落到如今的下场。

    赵桓钦的伤才好了一半,便提出要再去冥宫,顺道送颜淡去鬼门。

    颜淡乐得早日离开这个鬼地方,芒鬼却甚是担忧:“可先生的伤……”

    赵桓钦摇摇头,轻轻叩击着桌角:“不必多说,我已经找到入冥宫的法子,何况留在鬼镇也不怎么妥当,早些动手总是不错的。”他说到冥宫的时候,眼神清亮,这世间他所在意的彷佛只有这一件事。

    芒鬼只能依从:“不知先生想什么时候动身?”

    “就今晚罢。一些细节我还待想一想,你们都出去吧。”他不耐烦地挥了挥手。

    颜淡把希望寄托在他身上,便是忍气吞声也会硬生生忍住,然则赵桓钦待人处事还算周到有礼,还是那种拿捏得很有分寸的周到有礼。颜淡打从心底里觉得,像他这样的人渣翘楚,应该就是她一直弄不明白的禅理中所说的“境界”吧?

    芒鬼默然一阵,突然道:“既然今晚就要走了,我就帮你把易容洗掉吧。”

    颜淡也不知自己在想些什么,脱口而出:“其实不洗掉也挺好的。”

    芒鬼咦了一声,笑着道:“你该不是看惯了现在这张脸,反而对原来的样子不习惯了吧?可是原来那张脸,也才是你真正的样子呀。”她从药箱里取出一把小巧的剪子,柔声细语:“不要怕,你自己的容貌一定会比现在的好。”

    颜淡摸了摸脸颊,低声道:“有镜子么?”

    芒鬼从袖中摸出一面小小的圆镜:“等下你别乱动,我怕弄伤你。”

    颜淡握着这面镜子,只见镜中映出一只纤弱灵巧的手,拿着剪子小心翼翼地在她的眼角剪开一道口子,那道口子渐渐剥落,也慢慢地显现出她本来的容颜。这世上,她的长相并不是独一无二的,还有另外一个人——她的妹妹——在天庭。

    而她却在幽冥地府。

    有时候想起来,那些日子好似一场繁华旧梦,突然间都消失了。

    只是不知道消失的到底是她,还是梦里来去的那些人。

    她既然选了这条路,不管是哭还是笑,只能继续走下去。她想笑着走完,而过去丢失的,她会一件一件找回来,就像当初遗落它们的时候一样。

    赵桓钦确是有些本事。

    颜淡虽然不怎么待见这个人,却还是不得不承认,若非有他带路,她就算仙力未失,只怕也很难从重重守卫中破开结界离开鬼镇:“若是等下鬼差再去挨家挨户地找人,而你们却都不在,岂不是会有麻烦?”

    赵桓钦回首遥望,嘴角微微泛起几分凉薄的笑:“谁说我会再回到那里去?只要解开冥宫的奥秘,六界都尽在我手,便是九重天庭都算不得什么。”

    有些人,是她一辈子都不可能会懂得,也不想去懂。颜淡学着赵桓钦那样,慢慢趟下夜忘川,冰冷的江水漫过胸口,好似又回到在忘川水中踟蹰前行的日子。只是那个时候,她跳下七世轮回道,却完全没有想过之后该怎么做。

    而现在,她想离开这里,成为凡人、又或者当妖。最坏的事情都已安然度过,还有什么可以让她害怕的?

    烟波江上,一座华美却充斥着衰败之期的宫殿时隐时现,在缭绕白雾中更显得瑰丽。颜淡喃喃:“这就是冥宫……”

    “冥宫是不会待在一个地方不动,我在这里找了很久,才发觉这个时辰它必定会停在这里,半个时辰后消失。”赵桓钦眼中明亮,语气也不似平日一般寡淡。他话音刚落,一阵阴风袭来,江面上的白雾更浓了,几乎无法看清十步外的景象。

    赵桓钦神色微变,冷冷道:“是阴兵借道,用手遮住口鼻,不要发出一点声响。”

    颜淡抬起袖子捂住嘴,隔了片刻,只见一行穿着青铜铠甲的将士从他们身边不足六七步的地方走了过去。他们扛着长兵器,身上铠甲黝黑得毫无光泽,却始终是漂浮在夜忘川上,甚至连一点水波都没有激起。

    这些将士齐整肃穆地从他们身边走过,遥遥而去。赵桓钦也跟着往前走了两步,压低声音道:“不要跟得太近,十步之内他们会察觉到。”

    颜淡恍然,赵桓钦几次回来都带着伤,想来也是同这些阴兵动过手了。

    在水里趟了快小半个时辰,赵桓钦突然停下脚步,一指斜方的水涡:“这就是鬼门,你家住何处便会落在那个地方。”

    颜淡呆了呆,她从来就不是凡人,不知最后会落到哪里?她转过头看着芒鬼,微微笑问:“你不如同我一起去凡间吧?”

    芒鬼看着赵桓钦的背影,他已经顾自向着冥宫而去,再缓缓回过头来向她笑了笑:“不,我不回去了,你快些走罢。”

    颜淡点点头,也不再多劝说,径自走向那个漩涡。几乎是一瞬间,她被一股大力卷入其中,正转得头昏眼花之际,迎面而来一片汪洋黑水。这黑水不但泛着油光,水里还漂浮着一截截残破的躯体。

    颜淡用力捂住口鼻,若是这浸尸黑水被她咽了进去,只怕吐十天都不够。她正挣扎着,突然被浪花拍向边上的岩石,不由痛哼一声,眼睁睁地见着那黑乎乎的脏水往嘴里灌进去。颜淡被撞得七荤八素,只能随手乱抓,想稳住身子,好不容易教她抓住了什么,却听见身后传来喀嚓喀嚓奇怪的响声。

    她回头看了一眼,只见石壁上贴着一只只瘦骨嶙峋的恶鬼,眼睛如同跳跃的磷火,泛着碧油油的光啃着她手里抓着的一截胳膊:“啊啊啊,这是什么鬼地方——”浪头打来,油腻腻的黑水从头浇下。

    颜淡欲哭无泪,只觉得自己被浪头抛起又摔下,在九曲十八弯的石甬道间乱碰乱撞。幸亏她还可以御气护着身子,不然早就摔成一堆碎骨头了。可就算如此,她也清晰地听见自己一身骨头正喀拉喀拉响。

    骨头会断光的吧?还有她的腰,她都这把年纪了……

    眼前突然一亮,这一点光亮越来越大,变得刺眼。颜淡咕咚一声摔在地上,半晌都爬不起来。她吃力地抬头向上看,只见五步之外的地方有一扇木门,门口摆着一把扫帚,周围是灰砖墙,像是一条狭窄胡同。

    这里是凡间了,只是不知道她在凡间第一个瞧见的是不是好心人?

    她正这样想着,只听吱呀一声,那扇木门开了,当先一人的个子也不比她高了多少,后面的那人则高了前后那人整整一个头。两人穿着很是沉重、色彩繁杂的衣裳,袖子几乎要拖到地上,粉白的脸,艳红的唇,眼眶漆黑,腮是淡红色的。

    颜淡正艰难地抬起头,一瞧见这两人顿时僵住了。她一直以为凡人该是和她长得差不多吧?怎么会、怎么会长成这个样子?

    四目相对,片刻沉寂之后,那个矮个子的粉面人当先跳将起来,中气甚足地喊道:“妖怪啊啊啊,有妖怪呀啊啊啊——”

    作者有话要说:13日后暂时停更是因为要考试的缘故,绝对不是因为出书和入v,要是谁肯出这篇文肯定会亏损==

    我知道停在这里很不厚道,所以还会加更一章的……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沉香如屑 > 第68章 冥宫和鬼门
回目录:《沉香如屑》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水晶鞋作者:匪我思存 2终于等到你作者:蓝白色 3长相思作者:桐华 4云中歌3 5洋房里的猫先生(嗨,你的锅铲)作者:映漾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