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沉香如屑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沉香如屑 > 第17章 七曜神玉

第17章 七曜神玉

所属书籍: 沉香如屑

颜淡看看腕上的禁制,再看看站在眼前那么气定神闲的唐周,终于呆住了。她想说原来你没有中软筋散,又想问你为什么要在沈怡君面前装得好像中毒一样,难道你知道我最后一定会出来,可这些话最后还是化成一句:“你可以百毒不侵?”
  唐周很干脆地回答:“我的血可以克制百毒,所以沈姑娘过来的时候,我就咬破舌尖了。”
  颜淡呆呆地看着他:“之前你在那家黑店里其实被蒙汗药迷倒了,只是那种迷药太寻常,所以很快就醒来了,对不对?”
  唐周毫无惭愧之色地点点头。
  颜淡大受打击,游魂一般退后几步:“原来是这样。”
  “其实你这次只差了一点,如果不是要和我解释一遍事情始末的话……”
  颜淡踉踉跄跄地扑回客房,一眼就看到桌子摆着的光洁鲜红的苹果,随手抓起就往他身上砸去。唐周躲闪了一下,有点不好启口:“你现在没有妖法了,就和寻常女子一样,用苹果是砸不伤我的。”
  颜淡慢慢抬头看他,重复一遍:“没有妖法……寻常女子一样……”
  “这道禁制,是封全部的妖法。”唐周有些过意不去,“我随身带着的只有这么一张了。”
  颜淡赌气地将手上的苹果重重往他身上扔过去:“谁说我要砸伤你?我是要用苹果把你砸死啊啊!”
  唐周走上前一把抓住她的手腕,微微笑道:“苹果怎么砸得死人?乖,别闹了。”
  “砸不死也要砸!”
  “你……等等,我都看到你的肩了,把衣衫拉回去。你这件衣裳该不是胡嫂的吧?”
  ……的确是的。颜淡不甘心地僵在原地,不知是进是退。
  唐周在她肩上一推:“去换身衣衫,我们先离开这里。”
  颜淡只得回到自己的客房,从包裹里取出一件淡绿色的衣裳,磨蹭了一会儿,才慢慢开始穿。她突然想到一件从来没有想过的事情,她虽然曾经有过一段时日修为大减,却没有落到和寻常凡人一般地步。寻常凡人女子一日可以赶多少路,有多少力气,一顿饭要吃多少?不管是哪一件,她以后的日子只会更加悲惨。
  更糟的是,她之前还打了唐周一记耳光,虽然这是她梦寐以求的事,但是眼下她连妖法都没有了,她该怎么办?假装忘记这回事,还是哭诉她是被胁迫的?颜淡一边想,一边换衣裳,最后才磨蹭着出去了。
  唐周抱着臂站在外面,没有等得不耐烦的神色,只是淡淡地说了句:“之前,你扇了我一巴掌……”
  是祸不是福,是祸躲不过,就算躲得了初一也躲不过十五。颜淡一脸凄楚,轻声道:“你若是生气,就尽管打回来好了。”她闭上眼,一面在心里默念“我是在说反话快点心软不要打千万不要打要打也不要打脸”,等了一会儿,果然没等到对方一巴掌过来。她偷偷睁开眼看,只见唐周正伸过手来,不由心道,这人真是卑鄙啊要趁她没有防备的时候动手。
  唐周在她头上轻轻一拍:“走罢。”
  颜淡很不是滋味:“我阅历比你深,年纪比你大,你怎么可以拍我的头?”
  
  这次是从乱葬岗后的山洞进入古墓,唐周一路走去,将石壁上的机关都破坏掉。颜淡瞧得心疼不已,这个机关一废,墓道之上的断龙石就没有一点用处了,把这么沉的石头吊上去做成机关,不知要耗费多少人力物力。
  两人走到当时的分岔道上,有一块巨大的断龙石堵在那里。唐周将机关开启之后,只见巨石之后空空荡荡,连半个人影都没有。颜淡不由道:“难道陶姑娘已经离开了?”
  “就算没有离开,也早就死在这地道里了。”唐周随口道。
  颜淡一摊手:“天妒红颜。”
  唐周斜斜地看了她一眼,语气平淡:“陶姑娘用意如何,你我都不得而知,不过现下已经没什么要紧的。”
  颜淡在墓道里走了一趟,周围漆黑气闷,待回到乱葬岗时才大口地呼吸,嘟囔道:“奇怪了,我怎么会觉得身子无力,好像走不动似的。”
  “应该只是饿了吧。”
  颜淡慢慢、慢慢地扭过头看他,甚至还能听到僵硬的脖颈发出的咔咔声:“饿了……?”
  唐周点点头:“差不多也该是用晚饭的时候,你会饿也不足为奇。”
  颜淡心神俱伤,神态凄恻:“我救了你两回,你却这样待我,封了我的妖法,为什么?”她语气一顿,想了想之后要说的话,按照戏文里演的,她该一怒之下沉江、跳崖,然后在跳下去之前回首凄然欲绝地抛下一句:“你莫要再劝我,我意已绝……”然后那个戏文里的男子往往会幡然醒悟,懊悔不已。她看了看周遭,所站的地方是一个斜土坡,没有江河,不管怎么跳,大概最多只能崴到脚吧。
  唐周一副理所应当的模样:“当凡人有什么不好,现在你身上一点妖气都没有,岂不更好?”
  颜淡有气无力地摇摇手指:“第一,我身上本来就没有妖气;第二,我半分也不想当凡人;第三,我连神仙都不愿当我还会想当凡人?!”
  唐周不置可否:“先就近去青石镇上的客栈将就一晚罢,我看现在怎么赶路都来不及赶到下一个城镇了。”
  颜淡也只能附和,只是走进前些日子去的那家饭馆时,店小二看她的眼神怪异,好像生怕她将整间饭馆拆了入腹一般。颜淡饿极了,一见盘子端上来,立刻执起筷子去夹。唐周一筷子敲在盘子边沿,慢慢道:“现在一路过去,你都学着些寻常女子的礼仪。主未发话,客怎么可以先动筷?”
  颜淡叹了口气:“你有什么目的?你原来都不在乎这些的。”
  “我之后要去齐襄。”
  颜淡眼前重新有了希望:“你既然想回家探亲,就不要带上我了吧?我绝对会吓到你家人的。”
  “所以我才要教你些礼数,你这么聪明,要学东西也很快,我说的对么?”
  “……你就算夸我也没用,我才懒得去理会这些繁文缛节。”
  唐周淡淡看着她:“还是慢慢来,先从行止言谈学起。女子都不能这样抬着头,直视别人说话,你先记住了。”
  颜淡捏着拳头,在堂堂花精的尊严和温饱生存之中徘徊许久,慢慢低了低头:“知道了。”
  唐周很是满意:“菜都凉了,可以动筷了。”
  她从善如流,立刻拿起筷子,只见唐周又是一筷子敲下来。他缓缓道:“你难道不知道这是一句客套话?这时候你应该同样回我一句话,再一起动筷。”
  颜淡立刻反唇相讥:“你们凡人就是扭捏造作。”
  这一顿饭果真吃得她更加郁结,心神俱伤的程度又加剧了。用过晚饭,便是找了家镇上的客栈休息,颜淡几乎是一沾到被子就睡过去了,因为睡得太早,半夜就醒过来,便打开窗子透透气。
  只见唐周房内的烛火还亮着,里面绰绰影影,可见他还坐在那里。唐周会来青石镇应该有他的目的,不知究竟是为了什么?
  颜淡抬起手腕,看着上面那道禁制,轻轻地叹了口气:看来一时之间还是逃不掉。虽说凡人的一辈子都不长,她还等得起。可是看唐周这样的,活个百八十岁应该不成问题,那么她有可能要受他欺压过个五六十年。
  岁月,有时候真的很残酷。
  
  之后这一觉似睡似醒,梦中有无数个零碎片段闪过:先是她站在莲池边喂鱼,周围萦绕着沉香淡淡的香气。然后是她置身于云雾之中,看着一人在雾气中翩然而来,那人穿着一袭飘逸长袍,前襟袍袖上面罩着冰冷的铠甲,举步之间沉稳而高贵。
  一转眼间,雾气散了,她正对着族长那象征智慧的锃亮秃顶,忍不住轻笑出声,抬头之时,正好看见前方那一双幽深漆黑的眼。那是她第一次见到余墨。他是个生得俊雅雍容的男子,嘴角噙笑时有种很生动的清俊隽然。只是一边被这样一双幽深的眸子盯着,一边又眼尖地瞧见对方手上的茶杯咔的一声裂成两半,她立刻开始猜想自己是不是长得很像这位山主的仇人。
  之后相熟了,她时常会旁敲侧击,却什么都挖不出来,日子久了也就厌倦了,再也不在这件事上动脑筋。
  她醒过来没多久,便听外面锅碗瓢盆的声响大作,外面脚步声响杂乱,还有人扯着嗓子喊:“失火了,失火了!”
  颜淡骨碌一声从床上爬起来,手脚利落地穿上外裳,推门出去看。
  只见唐周正从客栈外面回来,神色有些微妙,看见她时轻声道:“你猜这失火的地方是哪里?”
  颜淡眼波一转,接口道:“沈家?”
  唐周点点头,声音低沉:“昨夜起的火,等到有人发现的时候已经烧去了大半。”
  “说不定是他们觉得事情败露,在这里也待不下去,索性就一把火把宅子烧了。”
  唐周淡淡道:“这也有可能。到底是怎么回事,去那里看看便知道了。”
  
  沈家的庄子已经被烧成一片废墟,只剩下几截残垣断壁。
  一片焦地之中,除了昔日庭院中的莲池还能看出形状之外,其余的花厅厢房早已面目全非。莲池中有水,可在这一场大火中,池里的水几乎干涸。
  颜淡看着莲池底下,微微皱眉:“这……”
  和浮在仅剩几分池水里肚子翻白的池中鱼一起的,竟然还有一具女子的尸首。唐周找来一根烧去大半的木棍,将这具尸首翻了过来。虽然在水中浸泡多时,已经有些辨认不出面目,可是从身上的衣着首饰,还有大致的面貌轮廓来看,这个女子,赫然就是沈怡君!
  颜淡抬起手,指天发誓:“我昨日只是吓吓她而已,绝对没有杀她。”
  唐周看了她一眼:“看她似乎也没有别的伤,多半是溺死的。”
  “这莲池才多深?要是可以溺死人,她也不用费力气把我搬到废井那边去了,直接就扔在这里面好了。”
  唐周摇摇头:“或许她碰见了什么特异的人和事,并不是单纯失足溺水。我是这样猜想的。”
  颜淡看了看周遭,只见莲池边上的岩石边有什么东西闪了闪,她低下身去找,果真在后面找到两截玉。她将这两截玉拿在手上,将断口对了对,正好相合,可见这原本是一块玉的。这块玉只有半根拇指大小,色泽暗沉,形状也算不上奇特,甚至还没有细细打磨过。
  唐周看着她手心上的两半玉,不由道:“这是……七曜神玉。”
  颜淡怀疑地看了他一眼:“七曜神玉还是传说中的上古神器之一,会是这么灰扑扑的模样?”
  唐周伸手过来,拿过了两半玉,慢慢地合在一起,只见那道裂痕之上有淡淡华光掠过,一整块玉又回复如初。
  颜淡看得怔住了,半晌才道:“我听说七曜神玉可以净化魂魄,同纯净魂魄之间会有相合之处。由此可见你的魂魄果真是世间难得的纯净。这七曜神玉若是用不到善处,却可能将人的魂魄吸入其中,这件神器落在沈家那几人手中真是可惜。”
  那些人的死状都像是被吸干了精血,恐怕就是七曜神玉的缘故。
  唐周微有困惑:“沈姑娘也曾说过什么我的魂魄纯净,难道这七魂六魄也有什么特异的么?”
  “自然是有的。每个魂魄都从轮回道上过去,然后投生到人间,一旦少了七魂六魄中的一点魂魄,在没有恢复之前就无法再轮回。每轮回一次,重新为人后,你就不会记得上一世的事情,但是那些记忆并没有消失,只是被封存起来了。”颜淡想了想,又道,“就拿你们这些修道之人来说,一旦走火入魔,说不定会不小心打开前几世的回忆,便会把今生前世弄混,所以关于前世记忆是绝对不能打开的。投生之后,就是新的一个人,前世种种,和这个人就再没有什么关系。但是前世的那个人死后魂魄方才会进入轮回道,人虽不同了,但是魂魄本身是没有变的,如果在前世受到什么重创,今生还是会保留。”
  唐周点点头:“你的意思是,我的前世是毫无遗憾离开人世的,所以我现在的魂魄才会变得纯净?”
  颜淡偏着头沉吟一阵:“也有可能是无欲无求,对这一世再也没有什么惦念了。要知道,无欲则刚,每一件惦念的事情都会成为怨气,而没有怨气的纯净魂魄是很少的。相比别的魂魄来说,也是纯净的味道最好。”
  唐周听着她用那种讨论某家酒楼饭馆的招牌菜比较可口的语气说话,不由苦笑:“我现下总算明白师父为什么会收我为徒了。”
  颜淡眼波一转,微微笑道:“如果你不会道术,早就被啃得连渣渣都不剩了。”她往后退了一步:“还是快点走罢,过会儿镇上的人过来,说不好会把我们当成放火的凶徒。”可是唐周却往前走了一步,低下身在用剑鞘将沈怡君袖中露出的一角丝帕挑出来,只见上面写下了一行血字,有好些字已经被水晕开,再也看不清楚。
  ……绝我性命,我断他一世念想。
  仔细一看,沈怡君已经浮肿的脸上竟然还带着古怪得意的笑。她难道是知道自己已将无幸,方才写下一封血书?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沉香如屑 > 第17章 七曜神玉
回目录:《沉香如屑》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倾城之恋作者:张爱玲 2花颜作者:匪我思存 3云中歌1 4橘生淮南·暗恋作者:八月长安 5美人逆鳞作者:莲沐初光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