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沉香如屑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沉香如屑 > 第28章 端午特别篇·余墨、粽子和鱼(中)

第28章 端午特别篇·余墨、粽子和鱼(中)

所属书籍: 沉香如屑

揭开锅盖,一时船舱中香气四溢。颜淡看着在锅里沉沉浮浮的饺子很苦恼,本来以为他们也会留在这里一块吃,就多做了两个人的份量,现在这多出来的饺子谁来吃掉?她慢慢转头,看见缩在船舱一角的刺客,笑逐颜开:“既然多煮了这么多,就全部喂你吧。”
  刺客脸色惨白,兢兢战战地说:“不用了,我还是不糟蹋姑娘煮的东西了……”
  颜淡盛了一碗饺子推到余墨面前,又转过头看着他,缓缓沉下脸:“你似乎很害怕……难道是我长得很可怕,吓到你了?”
  刺客立刻猛摇头:“姑娘天生丽质,好看得不得了!”
  “那你在怕什么?”她用勺子舀起一只饺子,凑到他嘴边,“我看你抖得这么厉害,只怕连勺子也拿不稳。这样吧,我喂你吃好不好?”
  刺客的脸色更是惨白,结结巴巴地说:“可、可是这里面的肉、肉……”
  颜淡长长地哦了一声,一下子解开他腿上缠着的白布:“你自己看看,哪里少了一块肉?”她微微笑道:“来,张口,我的手艺很不错的。”刺客看了看自己的腿,闭上眼,认命地把饺子一口吞了下去。
  颜淡目不转睛地看着他:“味道好不好?”
  那刺客立刻赞道:“好,太好了!”这个时候,就算是猪食他也只有说好,更何况这饺子皮薄馅大多汁、咸淡正好,更是赞不绝口,生怕颜淡一生气真的拿他身上的肉剁成肉馅。颜淡笑眯眯的:“那再来吃一个。”她一个一个地喂,不知不觉把锅里多出来的饺子全部都喂完了。
  余墨看看他们,又看看勺子里的饺子,没说话。
  只听颜淡笑着说:“你叫什么?我总不能叫你‘喂’吧。”
  那人口中正塞着饺子,含含糊糊地说:“豹……豹子。”
  颜淡嫣然道:“那明天换烧卖好不好?我吃过味道最好的是在桐城,也不知道能不能做出那种味儿来。”
  豹子不由问:“是桐城杨柳巷子那个黄老头卖的烧卖?”
  “是啊是啊,原来你也吃过。”
  “他那道凉粉蒸肉也好吃极了,不比他的烧卖差。”
  颜淡很是高兴,笑靥如花:“对啊对啊,我那时每天一大早就去排队买的,晚了就卖完了。”
  余墨搁下碗,轻咳道:“颜淡。”
  颜淡立刻回头看着他。余墨淡淡道:“我看你今日也闹够了。”颜淡乖巧地点点头,把油灯挪到合适的位置:“山主,你是要看书了罢?我不会吵你的。”
  豹子小声问:“你也这么怕他?”
  “我很怕呢,山主要是发起脾气来,才不管是谁,直接大卸八块沉江……”
  豹子打了寒噤,不说话了。
  余墨看了她一眼,摊开书册看了起来,翻页的时候忍不住抬头去看颜淡正在做什么。只见她用妖术变出了一副骰子,正和豹子赌起铜钱来,边上是一小叠赢来的铜板,看来赌得顺风顺水,手气正好。余墨捏着书册,沉沉开口:“颜淡!”
  颜淡吓了一跳,手上的骰子滑脱,面朝上正好是三个一点。豹子大笑:“三个一,我做庄,通杀!这些铜板归我了。”
  余墨揉了揉太阳穴:“我看你是被埋起来才会高兴么……”
  颜淡大惊失色,踉踉跄跄扑到桌边:“我再也不玩骰子,也不惹你生气了,千万不要把我埋了……”余墨拍了拍身边的垫子:“你坐在这里来,不准讨价还价。”
  颜淡嘟着嘴,不甘不愿地挪到他身边,悄悄瞥了几眼余墨正在看的书,居然是伏羲术数,也亏得他看得下这么枯燥的东西。
  没了颜淡陪他掷骰子,豹子只得自己左手和右手赌,扔了一会儿骰子就觉得无趣,便缩在角落里鼾声大作,睡过去了。
  颜淡支着下巴坐了一会儿,就在豹子的呼噜声中慢慢合上了眼。她也是迷糊了一阵子,突然一下惊醒。油灯已经熄了,船舱漆黑一片。她正枕着余墨的肩,大概是闭上眼迷糊的时候靠到他身上的,而余墨居然也没有把她推开。她小心地动了动,余墨轻轻皱了皱眉,下巴在她头顶蹭了一下。
  颜淡轻手轻脚地挪开身子,将边上的毛毯拖过来,轻轻盖在他身上。她小心翼翼地伸出手,碰了碰余墨的睫毛,饱含同情地喃喃自语:“我知道你看见那位花精姑娘别有怀抱一定很伤心。我不太擅长劝慰这也没办法,不过我觉得百灵会给你温暖的……”
  
  天明时,船泊于江边渡台,而渡台不远处便是芜镇。
  颜淡看着一早挑着担子来赶集的百姓,不由奇道:“难道今日是什么特别的日子,真是热闹。”
  豹子掰着手指算了一会儿:“今天是五月初三,五月初五是端午节啊。”
  颜淡嗯了一声,喃喃道:“是端午啊……”
  五月初五,是天地间阳气最盛的一日,凡间有吃粽子赛龙舟的习俗,可对他们妖来说,这一天却是最难熬的。她修为深厚,自然不怕,不过终究还是会觉得不太舒服。
  只是为了应景,端午节的粽子还是要吃的。
  颜淡买了糯米粽叶咸肉栗子,通统都交给豹子提着。待走过一个卖苹果的摊前,余墨的脚步明显一顿。颜淡一个激灵,立刻道:“公子,你看那边的橘子怎么样?”橘子只要剥了皮就可以吃,苹果还得削皮后切成块,余墨自然不用嫌麻烦,可她却想能省事就省事。
  豹子傻呵呵地说:“橘子吃多了容易上火。”
  颜淡冷冷地说:“配绿豆糕正好。”
  余墨把折扇在手心一顿,淡淡道:“那就橘子罢。”
  颜淡微微一笑,端的明眸皓齿:“公子,你真好。”豹子受到鄙夷,只得灰溜溜地提着篮子跟在后面。
  余墨低声道:“过两日便是端午,我们只怕是来不及赶回铘阑山境,你捱得住么?”颜淡不甚在意:“那是,我也不是第一回过端午了。”
  余墨笑了一笑,眉梢眼角俱是柔和:“你现在这样说,等到那天难受了不要向我哭诉。”
  颜淡顿时觉得很挂不住面子,微微嘟着嘴:“我才不会哭呢。”
  豹子指指卖凉粉的摊子:“凉粉蒸肉……”余墨冷冷地看了他一眼,豹子委屈地哆嗦了一下,又默默往后退了两步。
  
  颜淡咬着筷子看豹子流水般把盘子里的凉粉蒸肉往嘴里塞,忙问:“怎么样怎么样?”豹子不待嘴里的完全咽下,含含糊糊地说:“好,比黄老头的更好……”
  颜淡掀开蒸笼一角,夹出一个热气腾腾的烧卖:“来,尝尝这个。”
  豹子就着她的手一口把烧卖咬下,嚼了几下:“很好,这个也没得说。”
  余墨捏着手上的书,平整的书页骤然出现一道折痕。
  “颜姑娘,你好好心再给我一个?”豹子垂涎地盯着蒸笼。
  颜淡又夹出一个烧卖,吹了吹热气,送到他嘴边:“来,小心烫……”
  余墨搁下手上的书,长身站起,一把拎起豹子的衣领,把他往船头拖。豹子大力挣扎,可余墨像是连感觉都没有,目不斜视地把他继续往外拖。颜淡连忙拉住余墨的衣袖,轻轻摇了摇:“山主,你该不是要把他扔江里去吧?”
  余墨淡淡道:“是又怎样?”
  “船已经离了岸了,要是把人扔到水里让他游回去多可怜。对不对,豹子?”
  豹子连忙点头。
  “如果我非要扔他下去呢?”
  颜淡权衡利弊,毅然让开一条路:“那你扔吧。”
  豹子绝望地闭上了眼。
  只听船舱外传来扑通一声,余墨撩起船帘走了进来,若无其事地掸掸衣袖,重新在桌边坐下,拿起书继续看。
  颜淡竖着耳朵听外面的动静,悄悄地伸出手去想拉开帘子看几眼,只听余墨在身后轻咳一声,她立刻收回手,端端正正地坐好:“山主,你也饿了吧?”
  余墨放下书,颜淡立即把饭菜端上矮桌,动手为他布菜:“山主,你喜欢吃什么馅的粽子?甜的还是咸的?”
  余墨想了想道:“咸的。”
  颜淡点点头:“我也觉得咸的好。”
  凡间的节日,难得过几回滋味当真不错。
  
  五月初五,端午节。
  这一日,小船正好漂到浣花溪上。
  颜淡一早起来便觉气闷,在船头坐了一会儿更是头昏眼花。余墨将手巾在溪水中浸了浸,绞干了递给她:“怎么,觉得很热?”颜淡已经昏头昏脑,也没伸手去接,就着他的手在手巾上蹭了一下,喃喃道:“只是觉得不太舒服,有气无力的……”
  余墨看着她,轻轻地用手巾替她擦了擦脸,低声道:“这一天都是这样的,忍一忍很快就过去了。”他的手指微凉,触碰到脸上很舒服。颜淡嘟嘟囔囔:“为什么你一点事都没有……”
  余墨低声笑了笑,语声低沉悦耳:“现在有没有觉得好一点?”
  颜淡强打精神,把船划到渡台停靠,正要挣扎着爬进船舱里,忽听不远处有人高声叫喊:“救命,救命啊……咕噜咕噜,救、救命……”溪水中有一个头探上来,不一会儿又沉下去。颜淡眯着眼看了看,见是个十来岁的孩童,想爬下船去救人。
  余墨拦了她一下,淡淡道:“你都这副样子了,就安分一点,免得到头来我还得救两个。”他踏入水中,慢慢往那孩童溺水的地方渡去。颜淡趴在船上看他,只觉得余墨这副没事的样子根本就是在逞强。论妖法是余墨更胜一筹,可论修为他们实在是半斤八两,她要是觉得不舒服,余墨怎么会好过?
  但见余墨渡近了,伸手抓住那孩童。那孩童扑腾几下,竟然缠住了余墨的手臂,死抱着不放。余墨干净利落地一掌把这孩子劈昏,往岸边拖。颜淡看着他这一下,觉得自己颈后也开始痛起来。两人上了岸,还没怎么站稳,就见一位农家女子便扑了上来,抓住余墨的手:“多谢公子救了我弟弟,公子大恩大德没齿难忘……”她松开抓着余墨的手,又一把将那孩童抢过来,重重地打了几下:“让你顽皮,让你下水去玩……你就是不肯听话……”那孩童原本被余墨劈昏的,竟然一下子就被他家姊姊打醒,哭号震天。
  颜淡觉得好笑,抱着干净的衣衫走到余墨身后:“公子,你还好吧?”
  余墨看着她,缓颜笑了,笑意如熏风拂面:“还好。”
  颜淡看见他的笑容,不由自主地想,也许余墨真的是很温柔。
  
  那农家女子莲心把他们引到了家中,因为是背阴,远远比船上要凉爽得多。颜淡把干净的衣衫摆在陈旧的木桌上,然后带上房门站在外边。那个从水里捞上来的小鬼正被姊姊追得满院乱跑,一看见颜淡就飞快地躲到她身后,再不敢探出头来。
  “你再躲啊,有本事你永远躲着别出来!”莲心气鼓鼓地挽起衣袖,“你知不知道外婆身子不好,受不得气,你这么大了还只会闯祸!”
  颜淡微微笑道:“莲心姑娘,小孩子要慢慢教才好。”她回过身,语气温软:“我来给你讲个故事好不好?从前有一只山妖,专门吃不听话的小孩子。他有很多很多手下,到处打听哪里有不听话的小孩,立刻就抓了过来,先把那些小孩的耳朵割下来下酒,反正不管大人们说什么那些小孩都不听,长着耳朵有什么用呢……”
  那孩童小脸发白,颤颤地往姐姐身后躲。
  身后房门吱呀一声开了,余墨走了出来,微微失笑道:“颜淡,你又在胡闹了。”他换上淡青的外袍,恍然一介翩翩公子。
  颜淡用手指叩了叩下巴,不忘记见缝插针地称赞:“公子,贵公子都爱青衫萧然,却还不及你这样合宜。”
  余墨抬手一捏她的鼻尖,轻喟道:“颜淡,你什么时候能把这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毛病改一改?”
  颜淡默默无言:凡人常说做人难,她却觉得做妖更难,不能说不中听的,一旦说了好听的又要被嫌弃,实在太难了。
  莲心笑着说:“也快晌午了,你们也留在这里吃顿午饭吧,还是我外婆亲手下厨的呢。”她不待对方答应,就一手拉了一个:“我外婆的手艺可好了,保准你们吃过一回还会惦记着。”
  颜淡一听她这样说,也颇感兴趣。
  他们走进正屋,只见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妪正摆放碗筷。颜淡不由想,那老婆婆的年纪看来挺大了,应该已经有她年纪的零头那么大,还要拉扯这俩姐弟,实在不容易。
  待走近桌边,她立刻就瞧见桌上正中摆着一碗雪菜煮黄鱼。端午节,除了粽子,黄鱼也是必不可少的。
  而百灵叮嘱了起码有十遍的事情中,其中一件便是:不管这鱼是蒸的、烤的、炸的,还是从江里、溪里、或者海里捞上来的,一律不准端到山主桌前。而她私下打听到的一点却是,余墨的真身是鱼。毕竟瞧见同类煮熟的尸首被摆在盘子里放在自己面前,还要眼睁睁地看别人吃下去,各中滋味委实糟糕。
  颜淡不由自主地偷偷看余墨,只见他神色平淡,好似泰山崩于眼前也不会动容。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沉香如屑 > 第28章 端午特别篇·余墨、粽子和鱼(中)
回目录:《沉香如屑》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一生一世作者:墨宝非宝 2星光璀璨作者:匪我思存 3赠我予白作者:小八老爷 4春日宴作者:白鹭成双 5星落凝成糖作者:一度君华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