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沉香如屑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沉香如屑 > 第一章和第二章

第一章和第二章

所属书籍: 沉香如屑

楔子
  寂寂空庭,一炉沉香如屑。
  他站在雕花窗格之前,微微仰起头,任微风轻拂脸颊。他的脸已经被毁去一半,从下巴都左颊俱是灼伤,已然结痂。他听见身后有轻盈脚步声响起,伸手在窗边摸索着,不太灵便地转身:“你来了。”
  他的双眼已经看不见了。
  微风轻拂,挂在窗格上的风铃又开始叮当作响。
  “我原来以为,目不能视物会很痛苦,现在却知不是这样的。”他缓缓笑了,高贵、矜持却又有股坚定,“我还可以用手去摸,用耳去听,用心去看。庭院里的莲该是开了罢,我闻到风里有淡淡的菡萏香,听到叶子被风吹动发出沙沙声,有水滴从叶子上滑落下来,还有你。”
  他慢慢抬起手,语声轻柔:“让我摸摸你的脸,我想知道你是什么模样。”修长的手指仔细摸索了半晌,嘴角勾起一丝清淡的笑:“若是有一日我又能看见,我一定可以马上认出你来,然后……”
  然后,我要去找一个人,一个很重要的人。
  
  鱼汤和棺材
  雪后初晴。天边的夕阳红彤彤的,有如火烧一般,映得江边薄雪也呈淡淡红色,煞是好看。
  胡满脚步蹒跚,在雪地中踟蹰而行,所过之处留下一串鲜血。他是个恶名昭著的江洋大盗,却在踩盘子的时候遭了算计,落得这副狼狈不堪的下场。他长长叹了口气,撕下一块衣摆,蹲下身把脚底包上。被人围追三天三夜,脚下的那双软缎鞋子早被山上的荆棘沙石磨破,双足冰冷钝痛,怕是冻伤了。
  他既渴又饿,慢慢往江边走去。这个时令,要捉到一尾鲜鱼恐怕不太容易。但是对于他这样功夫不弱的大盗来说,却也不太难。他摸摸衣袋,身上只有一块汗巾,几块碎银子,却没有火折。
  没有火折,就意味着他便是捉到鱼,也只能生吞活剥。换在平日,他是绝对不肯受这种苦的,可是在饥寒交迫犹如丧家之犬的时候,他的眼中反而泛起几丝求生的光彩,他已经顾不到了。
  胡满踉跄着走到江边,正要除掉外袍往水里走,忽听水声轻响。二十几步外的芦苇丛中露出半截船身,一个淡绿衣衫的女子正跪坐在船尾,将一块手巾浸在江水中,又捞起来将水拧干。衣袂拂动之间,露出一双皓白的手腕。
  胡满眼中发亮,警觉地看了看周围,那些围追他的人已经被甩掉了,这荒郊野外,兰溪江上,再无人迹。他弓着腰,慢慢往小船靠近。那个跪坐在船尾的女子却丝毫没有感觉到有生人接近,又从身后的木盆上取出一件外袍,放入江中洗涤。
  这件外袍显然是男子穿的。胡满脚步一顿,看着小船,似乎想隔着木板看出里面还有什么人。刀口舔血的日子越长,人也越是谨慎,唯恐出了一点差池。他想起江湖上的逸闻,似乎就有那么一位年轻公子曾出没荒山野地,身边女侍美貌如花,带着琳琅金玉,饮酒用银杯玉盏,唯恐别人瞧不见他们出自富豪之家似的,立刻就有江湖上最出名的大盗跟上他们。这大盗是出了名的杀人如麻、狡诈凶残,不知多少江湖豪客死在他的手上。那个大盗的尸首最后被人在一条山涧找到,双目圆睁,面部扭曲,只有眉心一点伤痕,除此之外身上就再没有伤痕了。
  胡满想着这里,顿觉全身发冷,也不敢再挨近小船。
  忽听船舱中传出几声咳嗽声,一个男子虚弱的声音透了出来:“颜淡、咳咳,颜淡你进来……”
  那个淡绿衣衫的女子闻言连忙站起身,立刻撩起船帘进了船舱。而在船帘掀起后又垂下的瞬间,胡满已经闻到一股让人直咽口水的香气。这股香气,对于饥肠辘辘的人来说,是多么有诱惑力。
  他心下一横,壮着胆子走过去。正好那个叫颜淡的女子又从船舱中出来,看见有个浑身肮脏、凶神恶煞的陌生人走过来,吓得往后退了一步,语声颤抖:“你是谁?来这里做什么?”
  胡满立刻满脸堆笑:“姑娘别慌,我是个商旅人,只是路上遇到天杀的狗强盗,被抢去了身上货物,同伴都被强人给害了,只有我跑了几个山头才逃到这里来。”这句话倒不是全然撒谎,他身上值钱的东西的确都丢了,亡命似的翻过三座山头才把人甩掉。
  颜淡眼中清澈,露出几分同情之色,微微一笑:“我还以为你是坏人呢。”吴侬软语,颜色清丽,一笑之后更增丽色。
  胡满心头发痒,又上前一步,长揖到地:“我逃难到江边,已经饿得走不动了,姑娘生得这样美貌,心肠一定很好,不知道能不能施舍我些饭吃。”
  颜淡摇摇头,满是歉然:“我做不了主的,都得问过我家公子。”她转过身,小心地撩起一角船帘,生怕外面的冷风吹进去的似的:“公子,外面来了位商老爷,他说遇上强盗,已经好几日都没进食了,可以让他进来坐一坐么?”
  只听船帘那头传来一个声音,就和先前说话的虚弱男子的声音一样:“外面风冷,让他进来罢。”
  颜淡转过头微微笑道:“请进来罢。”她撩起船帘,让胡满进去。胡满目力甚好,只一眼就看清这双皓白的手生得好看,指尖柔软,绝不是练过武的手,甚至连重活都没做过。船舱中,一个年轻俊秀的男子裹着毛毯靠在软垫上,脸色苍白,颊上还带着点病态的淡红,有气无力地一拱手:“请坐。在下重病在身,就不起来行礼了,失礼之处,请莫怪罪。”
  胡满心中大喜,脸上却是不动声色:“公子客气了。”他已是精疲力竭,只怕要修养两三日才能缓过来,可船上除了一个柔弱少女,便是一个重病在身的公子哥,等他吃饱喝足,三两下就能将人轻易制住
  颜淡搬来一个软垫,请客人坐下,方才去照看角落那只热气弥漫的砂锅。胡满坐在垫子上,闻到砂锅里浮起的香气,腹中更饿,只有忍着:“两位怎会在这荒郊野外落脚?这一带颇为不安定,附近响马山寨不少,这真是太危险了,唉唉。”
  那位年轻公子坐正了身子,一派斯文儒雅:“在下见这里雪景甚好,便租了小船想在江上小住几日。响马什么倒是没见过,却不能枉费了仁兄这般好心提醒,我们二人过了今晚便离开。”
  胡满一眼瞧见对方束发的白玉簪子,通透无暇,光泽温润。他经手的金银财宝不少,一看便知道这支簪子价值不菲。这样一个年轻的富家公子哥跑来荒山野外赏雪,想来也是一介酸腐书生,出来做做几首小诗念念几句酸词。他心里这样想,面子上却装出一副钦佩的神情:“这样的雪景,也只有公子这样的雅人才能欣赏。不知公子大名,我这次脱险,回去一定为二位供起长生牌位。”
  他话音刚落,只听颜淡扑哧一笑,只是一见自家公子看过来,连忙一吐舌头,竖起食指在唇上一点,三分俏皮七分乖巧。那年轻公子转过头来看着胡满,淡淡道:“在下余墨,这点小事,仁兄不必记在心中。”
  胡满将余墨的名字念了几遍,确定江湖中没有这号人物。
  外面的夕阳完全淡下去了,暮色渐浓,寒风呼呼。而船舱中的火盆烧得正旺,温暖如春,安宁祥和,完全感觉不到外面的寒冷。
  颜淡拿起两块沾水的麻布,叠成厚厚的两块裹住手,将热气腾腾的砂锅端到矮桌上。只闻得香气扑鼻,砂锅犹自滚沸,冒着白泡。
  这是一锅鱼汤,炖得已有些火候,汤都微微泛白,鱼身白腻,犹如凝脂。
  胡满不由咽了咽口水。只见颜淡取了碗筷来,先舀了一碗,连同里面的一条鱼,放在他的面前:“请用。”然后再用勺子舀了半碗汤,跪坐在余墨身边,慢慢地吹着热气。
  胡满两下三下便将一碗汤都喝了个精光,连鱼刺也顾不到,风卷残云一般把鱼肉也啃干净了。食物下肚,终于不再腹中空空,他满足地长吁一口气。
  而余墨却一口也咽不下去。颜淡舀出一小勺鱼汤来,耐心地吹去了热气,送到他嘴边。他还没咽下,就掏心挖肺地一阵咳嗽,将鱼汤全部都咳出来。颜淡看来也是慌了,抬手在自家公子背上不断轻抚,语音温软:“公子,你若是不想吃,就不要勉强。等下你有胃口了就叫我,我再煮过。”
  余墨点点头,靠在软垫上不说话。
  颜淡又舀汤给胡满,低声道:“我家公子身子不太好。”
  胡满接过碗:“身子调养调养就会好,只是这个福气,是别人求不来的。”他眼珠一转,心中已打定注意,这个病弱公子哥肯定是留不得的,反而是这个少女,俏皮可爱,温柔体贴,还有一手好手艺,抓回家当小妾也不错。
  用过晚饭,胡满突然道:“我在这里又吃又喝的,没什么可回报两位,不如就讲一段故事出来听听。”
  颜淡微微一笑:“好啊,我最爱听故事了。”余墨裹着毛毯靠在软垫上,一言不发。
  胡满要说的故事是近来江湖中流传甚多的,也是最后一次试探对方,只要是江湖中人,绝不会没听说过。
  
  “这个故事发生在青石镇上。一个穷小子,家中老爹死了,又没钱埋,只好拉到乱坟岗胡乱埋了。那穷小子还有些孝心,觉得把老爹扔在外面,尸骨可能会被附近的野狗啃掉,于是用铁铲挖了个坑。挖着挖着,突然听见咔的一声,只见土里有个亮闪闪的东西。你猜是什么?”胡满故作神秘,只见颜淡摇了摇头,又接着说,“那是一只金子做的杯子,已经扁了一块。穷小子跳下土坑,用手往下挖,不多时就挖出几块蝶形的玉璧来。他没见过值钱的东西,但是那些玉,就是毫不识货的人也能看出可以换不少银子。他捧着这些宝贝跑回家,连老爹的尸首也不管了。他挖到宝贝的消息很快就在镇上传开了,也渐渐传到别的地方去。不少人闻风而来,想找那个穷小子问话,推门进去却吓了一跳。你猜这又是怎么了?”
  颜淡还是摇头:“猜不出。”
  胡满抬手在桌上一拍,灯影跳了一跳:“那个穷小子已经死在自己家里,双目突出,脸色发紫,像是受了什么惊吓。他的尸首已经烂了,上面有尸虫爬来爬去,而他手中还握着那些从乱坟岗挖出来的宝贝。那些找来的人就把他手上的玉璧拿走了,可是不出几日,又全部死了,死状都是一模一样。”
  颜淡脸上露出几分害怕,连一直半躺着的余墨都微微睁开眼。
  “这就像是瘟疫,凡是碰过这玉的,每一个都会死。终于青石镇来了一群本事很大的人,他们一直找到乱坟岗里的古墓,闯了进去,只见古墓中间摆着一具棺材。这棺材很厚,木质也很好,还镶着金银。光是棺材就如此了,里面的陪葬品的价钱更是可想而知了。那群人撬开棺材,只见里面躺着女子,貌美如花,竟是活生生的一个人。”胡满说到这里,语气也有些颤抖,“那女子突然跃起,手指插进领头那人的心口,将一颗血淋淋的心挖了出来。那人双目突出,脸上惊恐,连反抗都没有就死了。剩下的人立刻转身逃跑,回去一点人数,发觉还少了几个,但是再也没胆子去乱坟岗了。”
  颜淡听得害怕,往余墨身边缩。余墨轻拍她的肩,低声安慰:“朗朗乾坤,天地正气,世上哪里有什么鬼怪?这个故事也是传出来的,越传越走样,别去相信。”这两句话说得甚是书生意气。
  胡满只是一笑,没有反驳。
  过了一阵子,颜淡突然道了句:“哎呀,我忘记把外面洗好的衣衫拿进来烘干了。”她站起身,急急往船尾走去。胡满就是看见她在外面洗衣裳才找过来的,心中暗笑她粗心大意,又觉得不精明的女子比较可爱。而余墨闭上眼,躺下不动了。
  胡满看见时机到来,拔出袖中的匕首,慢慢走到余墨身边。
  角落里的火盆烧得正旺,通红的火光映在躺在软垫上闭目养神的年轻公子脸上,更显得俊秀非凡。胡满突然扑过去,用手掌捂住了他的嘴,手中匕首高高抬起。只见余墨睫毛轻颤,慢慢睁开眼。
  
  旭日东来,江边的薄雪化为水滴。
  兰溪江上还浮着几片薄冰,江上小船正顺流北上。
  一位年轻俊秀的公子负手站在船头,仰头闭目,襟袖翩飞,周围山岚正不断后退。他睁开眼,一双眸子竟是红色的:“你收拾好了没有?马上就要到岸了。”
  只见船帘一掀,一个淡绿衣衫的女子走了出来,手上端的木盘盛了不少事物:“好了好了,你别催我。”她低下身,将手上的东西全部丢进江中。木盘顺着水流飘走了,匕首扑通一声沉入水底,水面上只浮着一套脏兮兮的男子衣衫,还有一只装着烂泥枯叶的紫砂锅。
  “那人看来也是饿坏了,连树叶烂泥都吃得津津有味。”她嘴角带笑,仰起头看着身边的年轻公子。
  “你明知道是什么东西,还敢端过来喂我,你的胆子可越来越大了。”他闭了闭眼,待睁开时眸子又变得漆黑, “我看你又不安分了吧。”这话是笑着说的,语气也不怎么像威胁。
  颜淡微微笑着:“那个凡人心术不正,满身血腥,这么肮脏的精魄你都敢吃。树叶烂泥可比它干净多了。”
  余墨回味了一阵,点点头:“的确不太干净。不过聊胜于无,太纯净的精魄吃了会遭天罚,我还嫌命太长?”他眯起眼,一脸满足:“你就想着,这是在日行一善。委屈自己,造福天下,还有什么不能忍的?”
  颜淡默然许久,还是忍不住说:“你这鱼精脸皮真厚。”
  余墨看着她,半开玩笑:“这有什么不好?再说了,鱼和莲本来就是一对。我若是脸皮厚,你也一样。”他抬手一指,但见前方山岚辽阔,崖边兀鹰盘旋,最高的山峰上还覆盖着皑皑白雪:“我们到家了。”
  
  喀纳什尔,又称铘阑山,在古语中是漠北之璧的意思。
  铘阑山外,是一片广袤大漠,常年风沙肆虐。而山中却又是另一番光景。彼时铘阑山中的雪还未化,刚长成的幼鹰被雄鹰推下山崖,拼命打着翅膀飞起来;毛绒绒的小松鼠在松树中探出个头,黑漆漆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周遭;胖胖的小老虎在雪地里打滚,不一会儿便被虎妈妈叼着拖回窝去。
  真正的漠北之璧,却是山脉中的一处山谷。
  余墨抬手在横亘眼前的巨大古树上一印,粗壮的树干竟出现了一个清晰的手印。只听隆隆几声,树上的积雪纷纷掉落,树干中心出现一个甬道。他一拂衣袖,径自抬脚往里走。颜淡跟在他身后,也走了进去。
  两人在漆黑无光的树洞里转了几转,眼前忽然一亮,明媚的日光一下子刺得他们睁不开眼:目之所及俱是繁花似锦、绿草如茵、湖光粼粼,拂面而来的熏风和煦,山谷外边的料峭春寒似乎对这里没有一点影响。
  余墨微微眯起眼:“还是家里好啊。”
  颜淡左右看了看,奇道:“往常这个时候,丹蜀肯定会在这里等我回来讲故事给他听,怎么今日不在?”
  余墨嘴角微动,还没说话,只听远处传来一声凄厉的叫喊,一团东西从山头上滚下来,手脚并用地爬到两人的面前,泪涕横流:“棺、棺材!那边有棺材!山主,呜呜呜,好可怕……”那是一个头上还长着耳朵、屁股上拖着尾巴的孩童,红通通的、苹果一样的脸蛋儿,身上穿着的衣裳却是胡乱绞成了一团挂着。
  余墨皱眉:“紫麟山主呢?”
  “紫麟山主不见了,山主的房间里有棺材,呜呜呜……”
  余墨一把拎起他的衣领,往颜淡手中一塞:“让这个小鬼马上闭嘴!”
  颜淡在他头顶的柔软耳朵上挠了挠,柔声细语地哄着:“丹蜀乖,丹蜀不哭。我来告诉你一个关于紫麟山主的大秘密好不好?”
  丹蜀耳朵一动,还是泪汪汪的:“什么秘密?”
  颜淡轻摇手指:“你知道威风凛凛的紫麟山主的真身是什么吗?”
  丹蜀果真被勾起了好奇心,身后大尾巴一摇一摇:“是什么?”
  颜淡微微笑了,还是柔声细气的:“我告诉你,你可不能再哭了呦。等一下余墨山主还要带我们去看棺材,你再哭,他会生气的,一生气就罚你去一辈子看管那具棺材。”
  丹蜀打了两个寒颤,忙摇手道:“我不哭了,保证不哭。山主你千万别让我去管棺材!”
  余墨不可忍受地闭上眼。
  颜淡摸摸丹蜀的头,低声道:“悄悄告诉你,紫麟山主的真身是一只山龟,埋在土里都看不出的那种。”
  “噗——”丹蜀破涕为笑,忙伸手捂住嘴,大眼睛骨碌碌转了几转。
  余墨轻喟一声,心中默念三遍“紫麟我对不住你居然让别人知道了你的惊天大秘密”,方才道:“我们去紫麟那边看看。”
  
  卧房正中摆着一具棺材。质地是极好的杨木,棺木很厚,敲下去没有声响,棺材上还立着一只雕刻精致的鹰头狮身镇棺兽,正朝向他们。
  铺在地上的砖头已经被撬起好几块,露出底下的黑土。
  这具棺材有一半被埋在黑土里。
  丹蜀不停地往颜淡身后蹭,企图将自己缩到最小,突然衣领一紧,被拎到最前面。颜淡掸掸他的大尾巴,鼓励道:“不要怕,不过是一具棺材。”
  余墨二话不说,走上前仔细看了看,从旁边的兵器架上抽出一把短刀,顶在棺木接缝处,稍一用力,就有杨木屑掉下来。
  颜淡在旁边说了一句:“看来这棺材合上还不久,棺盖和棺身都没连在一起。难道最近有干尸住进这里来?”丹蜀抖成一团。颜淡又指着棺木上龇牙怒目的镇棺兽,缓缓道:“镇棺兽,可是专门镇压恶鬼的,不知棺材里面有什么?”丹蜀抖得更加厉害了。颜淡忽然在他肩上一拍:“对了。”他喉中一噎,忍不住打了一串嗝:“什么?”
  “我给你讲个故事。这个故事发生在青石镇上,一个穷人家的孩子,大约和你差不多大,家中老父过世,又没钱埋葬,只好拉到乱坟岗……”颜淡津津有味地开口,只见丹蜀连滚带爬扑倒余墨脚下:“我再也不要听故事了!山主,你也不要把棺材打开,好可怕好可怕!”
  余墨一把将他拎起来,呵斥道:“你是狼妖,竟然还怕鬼?狼族的脸面都给你丢光了!”
  颜淡继续说故事:“那个像你一样大的穷人家孩子死在自己家里,双目突出,脸色发紫,尸首发臭,引来苍蝇尸虫在上面乱爬乱咬,把他那皮包骨头都啃干净了……”
  余墨看她:“颜淡!”
  颜淡嘟起嘴,悻悻道:“好吧,下次再讲。”
  丹蜀闻言,又抖成一团,恨不得用尾巴把自己包起来,寸步不离地挨着自家山主。
  余墨手上用力,只听当的一声,棺盖被推开。他往棺木里瞧了一眼,神色不定,隔了片刻突然将衣摆从丹蜀手中抽出来,扬长而去。
  颜淡心中好奇,往前走了两步,想要走近去看。
  棺木里突然伸出一双手,直挺挺地举着。
  颜淡吓了一跳,不由后退一步。丹蜀捂着嘴,却记得之前颜淡说的“要是再哭山主就会让你一辈子去看管棺材”,眼泪只能一圈一圈地在眼眶打转。
  突然棺材里碰的一响,一具干尸从里面跳了起来,它脸上的皮肉已经被破烂不堪,双目突出,脸色发紫,就和颜淡刚才说的一模一样。那具干尸一跳一跳,口中发出格格的轻响,向他们逼近。
  颜淡瞧了两眼,抓着丹蜀的衣领:“我告诉你一个紫麟山主的大秘密好不好?关于他真身是什么的秘密呦。”
  只见那具干尸急冲过来,一声大喝:“不准说!你要是敢说出去,本座就——”
  “紫麟山主?!”丹蜀张大嘴,几乎可以塞进一个鸡蛋。
  一道华光闪过,干尸顿时变成紫麟山主的模样。一袭墨绿的长衫,黑发垂腰,眉目颇俊彦。颜淡倾身施礼,微微笑道:“山主你是故意吓我们来着了。”
  紫麟负着双手,冷哼一声:“本座好好的睡在里面,你们却无故来惊扰,没重罚就不错了。”
  丹蜀凑近颜淡耳边:“为什么山主喜欢睡在棺材里,然后把自己埋到土里?”
  颜淡忍住笑:“你说他的真身是什么?”
  丹蜀长长地哦了一声。以往看这位山主,总觉得威风凛凛,颇有气势,话都不敢多说一句,眼下知道他的真身是什么,昔日威慑力大减,忍不住想笑。“山主穿着的那墨绿色的衣衫,不是很像龟壳上的青苔?”大眼睛一转,突然说出一句话来。
  颜淡一怔,却一点也不想笑。
  紫麟耳目灵敏,将龟壳和青苔听得一清二楚,脸色渐渐阴沉。不待他说话,颜淡拎起丹蜀立刻往外退去。
  余墨正站在外面,突然眼前一花,就见颜淡抛了丹蜀,往自己身后一躲。紧接着就看见紫麟暴怒的脸:“余墨,你让开,我今日要宰了这只狼崽子,还有那个混账莲花精!”
  余墨微微苦笑:“先消消气。慢慢说,他们到底犯了什么事?”
  丹蜀在地上连滚带爬,涕泪横流。
  颜淡躲在余墨的背后,踮起脚在他耳边低声说:“因为丹蜀刚才说,紫麟穿着这件墨绿袍子,很像龟壳上包着青苔。”
  余墨轻咳一声,忙拉住暴怒的紫麟:“这件事等等再说。狐族的人已经等在谷外,我们先去看看,莫要让他们久等了。”
  紫麟整整衣衫,慢慢平顺了怒气:“正事要紧,回头再来收拾你们两个。”他扫了两人一眼,眼神如刀:“要是让我听到半点传闻,你们俩就等着魂飞魄散。”言罢,转身走了。
  余墨斜斜看了颜淡一眼,抬手在她鼻尖一捏:“又欠我一回。这笔帐你拿什么来还?先说好,我不收不值钱的东西。”
  
  丝竹绕耳,佩环叮咚,舞姬起舞衣翩翩。
  紫麟斜坐在矮桌前,不动声色地打量着下首坐着的狐族女子。狐族是傲慢优雅的种族。当时整个铘阑山中其他的族类都归附了他们,狐族却放出话来说,就是灭族也绝不会臣服于人。他没什么野心,对此也只是半真半假地说了句好风骨。
  而底下端坐的那个狐族女子一身素白,裹着斗篷,用面纱遮住容貌,低头盯着眼前的碗筷菜肴,一动不动,对周遭如何似乎完全看不见听不见。
  紫麟本是想等她说明来意,结果一个时辰都过去了,她连坐姿都没变。他心中不耐烦,转头去看余墨,只见对方膝上趴着一只毛茸茸的幼虎。小老虎正仰着头,张大嘴,露出刚长出来的尖牙,爪子扒着余墨的衣袖。余墨抬手在它头上轻轻地摸着,又拿起一根筷子在酒杯里沾了沾,送到它面前。小老虎伸出舌头舔了舔,咂咂嘴抖抖背上的毛,满足地趴回余墨的膝上。
  余墨抬头瞧见紫麟脸上的不耐烦,轻轻笑了,缓缓道:“贵客到访,不知我二人有什么可效劳的?”
  丝竹声倏然中止,起舞的舞姬立刻退到一旁。
  那狐族的女子站起身,盈盈行礼,风姿优美:“我叫琳琅,是族长的女儿。”她顿了顿,语气坚定:“琳琅这次来,确是有件事想请两位相助。而我狐族也非知恩不报之辈,琳琅愿意委身于山主大人。”她微微抬起头,面纱外露出的一双眼十分美丽。
  紫麟抬指轻叩桌面,道:“不知是什么事?”
  琳琅低下头,从斗篷里捧出一团雪白的毛球。那团毛球突然抖了一下,慢慢抬起头,一双眼睛犹如黑曜石,额上的毛垂下来,有点遮住眼。它好奇地看了看周围,又缩回去卷成一团。紫麟眼神锐利,已经看清那团毛球竟然是三尾的雪狐。
  “这是我的弟弟,是我们狐族最高贵的三尾。它年纪还小,有次偷跑出去,回来的时候腿上被下了咒毒,我们都拿这个咒毒没办法。如果两位山主可以解开,琳琅愿一辈子伺候山主。”
  三尾雪狐是极高贵的血统,将来定会继承狐族族长之位。这件事,于两方都好。
  余墨将膝上的小老虎抱到一边,淡淡问:“琳琅姑娘应是还有别的要求罢?此刻提出来,也免得以后闹僵了。”
  琳琅抬起头,用一双美丽妩媚的眸子看着余墨:“琳琅只有一个要求,我们狐族对于伴侣忠诚,也希望山主可以按照我们的习俗来。”
  余墨嘴角噙着笑意:“你就不怕我们已是姬妾成群了么?”
  她似乎笑了笑,声音冷若冰霜:“那也无妨。只要山主将她们全部杀了,不就只有我一个了吗?”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沉香如屑 > 第一章和第二章
回目录:《沉香如屑》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古董杂货店1作者:匪我思存 211处特工皇妃作者:潇湘冬儿 3琉璃美人煞作者:十四郎 4小女花不弃作者:桩桩 5我的漂亮朋友作者:陈果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