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沉香如屑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沉香如屑 > 第16章 谜题背后

第16章 谜题背后

所属书籍: 沉香如屑

唐周将事情经过回想一遍,从进入墓地开始,一直回想到昨晚在冰冷井水中的所见所闻,越想越觉得不对。那位前朝娘娘的棺材所在石室,后面还有另外的通道,一般寻常的墓室,用来摆放棺木的往往就是尽头的墓室了。而且后面的密道之中,都设了铸有玄铁的断龙石,密道到底那一间石室的摆设又太过风雅,和墓地本身太过不合。
  他和颜淡被断龙石困住后,是沈湘君来找到他们。如果懂得鸟语这件事本身是她信口雌黄的,那么她就是对这墓地非常的熟悉。可是陶紫炁又是什么人?她真的如沈湘君所说的,是个蛇蝎心肠的女子么?
  再是昨夜,他已经知道沈老爷之前对他说的那番话不净不实,那么沈怡君的话就可以相信么?他们两人,在不怎么关键的事情上口径一致,然而碰到最要紧的那部分,则是南辕北辙。他们之中必定有一个人说了假话,或者,他们两人所说的都是假话,那么这样一来,其中的关键又是什么?
  真相已经渐渐明了,只差一点线索就可呼之欲出了。
  然而那个引出真相的线头又是什么?
  他正慢慢想着,忽听门外传来几声叩门声响,便随口道:“请进。”只听一阵银铃般的笑声传来,沈湘君奔奔跳跳地进来,手上还端着一只盘子,里面装着几只光洁鲜红的苹果:“这几只苹果生得真好看,我一看到就忍不住要去咬一口,结果被姊姊骂,她说不干净。”她将苹果放在桌上,笑着说:“现在我洗过才给你送来,不脏的。”
  唐周看着那盘苹果,摇了摇头:“我还不想吃,等一会儿罢。”
  沈湘君扁了扁嘴:“好吧。”
  唐周突然问了句:“我师妹去哪里了,怎么现在还没回来?”
  沈湘君愣了愣:“我没见过她,我去问问姊姊有没有看到她。”
  唐周想想她也走不出沈宅,更不会有什么意外,便道了一句:“也不用特意去问,师妹一向爱顽皮,又不知去哪里玩了。”
  沈湘君伏在桌子上,眼睛一眨不眨地看他:“我和鸟儿时常玩捉迷藏,你们会玩什么?”
  唐周想了想,说:“捉妖怪。”颜淡就是他随手捉来的。
  沈湘君又追问一句:“捉来之后呢?”
  “……等妖怪逃了,再捉回来。”这句是完完全全的大实话,“因为有种妖很是伶牙俐齿,所以还得陪着说话。”
  沈湘君已经完全糊涂了,茫茫然道:“是吗……”
  唐周不知想到什么,突然笑了一笑:“偶然还会碰到那种很懂人情世故的妖,狗腿,会撒娇,说起话来只会挑好听的、无关紧要的说。”
  沈湘君看着他,忍不住道:“我觉得你不像在说妖怪,反而很像……我也说不出来到底像是什么,总之妖怪肯定没有这么有趣。”
  唐周微微一怔,突然觉得眼前的事物似乎开始摇摇晃晃。他强自支撑着站起身来,身子却没了力气,踉跄着后退几步跌坐在床沿上。沈湘君见他这样,突然跳了起来往客房外奔去,一边大叫着:“姊姊,姊姊你快来,这里有人病了!你快来看看!”
  唐周屈起膝,却发现自己很快连动一动手指的力气都没有了。他收敛心神,积聚起最后几分力气,在舌尖一咬,一股淡淡的血腥味在嘴角溢开。
  只听门外脚步声响起,沈湘君折转回来,伸手来扶他:“你哪里痛?要不要紧?我姊姊不知去哪里了,我在再去找她!”
  唐周苦笑不已:“你找她怎的?”他是被人下了药,才会动弹不得,却又想不出究竟怎么会中毒的。他看着沈湘君颠三倒四的行事,只能轻喟一声,她大概什么都不知道,也什么都做不了。
  沈湘君拉起他的手,用尽力气想要把他拉起来,可是唐周全身无力,光是凭她的力气怎么也拉不动,只能急得直跺脚,过了片刻又道:“我再去找姊姊!”
  隔了不多时,一个窈窕的人影出现在房门口,沈怡君脸色阴沉,款款走近,慢慢地贴近直到眼前,古怪地笑了笑:“果真,是最纯净的魂魄……”
  
  唐周虽不能动弹,可心中清明如水:“原来是你。”他昨晚会掉入深井中,现在动弹不得,想来都是沈怡君在茶水中动的手脚。她设计让他听到看到沈老爷所为,只怕也是一个令他陷入觳中的障眼法。
  沈怡君看着他,点点头:“我知道你一定会来去那里看的,也知道你会看见爹爹在那里埋人,你本来就不信他,看到这些之后,就只会相信我说的,不是么?”她脉脉看着唐周,眼中热切:“你的魂魄这般纯净,我实在太过喜欢,本来我并不想这样对你的。”
  唐周看着她伸过手来,手指慢慢地在自己脸上滑动,这样近的距离,可以清楚地看见她嘴角的一颗痣。只听沈怡君温柔如水地启口:“唐公子,你生了这样一副好相貌,只要女子见了都会喜欢,我也不想让你变成那种干瘪起皱的样子,可这也是没法子的……”
  唐周笑了笑:“何必惺惺作态。”
  沈怡君凝视着他,脸上绽开了一个如春花般的笑颜:“你喜欢湘君,还是喜欢我多一点?”
  唐周懒得理她,径自闭上了眼。
  忽听一个温温软软、带着笑的声音近在咫尺:“他自然是喜欢你多一些,你信不信?”
  唐周睁开眼,只见沈怡君脸色灰白,微微颤抖,大声道:“你是谁?你是人还是鬼?”她慌乱地站起身,往四周看着,却没有看到什么人影,忽觉一只湿漉漉的手在她颈边摸了一下,刚才那个声音轻笑着道:“我是鬼,是一只淹死的水鬼……”
  沈怡君往颈边抹了一把,只见手上沾着一块滑腻的青苔,顿时像是被鞭子抽了一记:“你出来!不要以为你变成鬼我就会怕你!”
  唐周听出是颜淡在说话,只是沈怡君的反应实在太过奇怪了。
  “我知道你不会怕我的,我也不要你怕我。你若是怕我,就不好玩了。”沈怡君转了两圈,都没有瞧见颜淡的影子,可是对方却像是贴在自己耳边说话一般。她眼中泛起血丝,大声道:“你给我出来,不要再装神弄鬼!”
  只听一声幽幽的叹息:“我本来就不是人,不装神弄鬼那该做什么?我是应该见见你的,毕竟是你把我害成这样。可是我现在的样子委实难看,这样的模样让人见到,我心里也会不好受的。”
  唐周隐约听出些门道来,沈怡君之前定是对颜淡下了什么毒手,可她却不知道颜淡不是凡人而是妖。
  沈怡君勉强笑道:“你活着的时候我都不怕,何况死了之后?”她话音刚落,只觉得身后有一只冷冰冰的手摸到了自己脸上,还带着湿嗒嗒、滑腻腻的青苔。她一个激灵,猛地转身,只见颜淡就站在那里,一身白衣,发尖还滴着水,衬着原本就细白的脸庞更是白得惨白,原本就极黑的发如墨。颜淡眼神涣散,阴测测地说:“我出来了……我就站在你面前……”
  沈怡君眼睁睁地看着她又慢慢伸过手来,突然尖叫一声,飞快地从她身边奔逃,待跑到门槛的时候没留神绊倒在地。沈怡君回头看了一眼,更是魂飞魄散:颜淡动作僵硬,一跳一跳地过来,像极了尸变后的样子。她吓得要命,根本没想到尸变哪里是那么一两个时辰就可以变得成的,咬着牙拼命往外挪。
  颜淡看着她的背影消失,抬手挽了挽湿淋淋的长发,回转头来瞧着唐周:“师兄,别来无恙否?”
  
  唐周看着她慢慢走到近处,然后施施然蹲在自己面前,嘴角带着一抹三分俏皮七分乖巧的笑,缓缓吐出几个字来。
  “这沈家上下我都找遍了,才找到这一件白衣,还不那么合身。”
  唐周看了她一眼,无言以对。
  颜淡支着下巴,轻轻笑道:“你猜猜,这件衣裳我是从谁那里找出来的?”她问了一声,见唐周别过脸不理睬她,突然抬手捏住他的脸,慢慢正对着自己,嘟着嘴:“师兄,你怎的不理人家?”
  唐周脸上镇定,可耳根却慢慢泛红:“你——”
  颜淡嫣然一笑,明眸皓齿:“唐周,你之前这样待我,现在老天有眼,终于让你落在我手里了。”她凑近过来,还是笑着说:“不过在算账之前,你还有什么没弄清楚的,我也可以告诉你呦。”
  唐周默然半晌,淡淡道:“你从什么时候开始怀疑沈怡君?”
  颜淡叹了口气:“你怎么不问问沈二姑娘呢?本来这沈家就只有一位沈姑娘,根本就没有什么同胞姊妹,你难道还没有发现?”她伸手点了点嘴角:“沈姑娘的嘴角有一颗痣,你注意到没有?而沈二姑娘的嘴角也有这样一颗痣。就算是同胞姊妹,长得再是相像,还是会有些地方不一样的。可她们嘴角的那颗痣不管是位置还是大小都是一模一样的。就算退一步来说,你还真的会相信沈二姑娘是傻的么?我瞧她精明得很,知道用听懂鸟语来混过一些事情。”
  适才沈怡君挨得近,他确是看见她嘴角的那颗痣,可是平日根本不会去细看。颜淡微微一笑:“你还记不记得,我和你说过的,我能听懂鱼儿说话。这句实话我说了那么多遍,每一遍都是真心实意的,你却不相信。”
  唐周不由心道,这句话由她说出来,只要是没得失心疯的都不会去信。
  “在庭院里的那个莲池,里面的鱼儿虽然知道的事情不多,却告诉我了一句很关键的话。在这沈家,沈老爷和沈姑娘根本就不是父女。”颜淡眼波一转,缓缓道,“之前我看见他们在花厅争执,就有种奇怪的感觉,觉得他们不像是一对父女。由这一点,我就推测,他们搬来青石镇一定是有图谋的,和这镇上的人离奇死去一定有关。他们在那里中伤对方,可见这两人一定是心有嫌隙,想借你之手除掉对方。只可惜,你对他们两人的话都没有全信。而你的魂魄又恰好很纯净,味道也很好,于是沈姑娘就先动手了。”
  “之后沈姑娘带你去后院的废井,我突然有了两位沈姑娘可能是一个人的猜测,就立刻过去证实,结果就发现了那颗痣。但是我还是有一点不太明白,就是你在井中看到的东西,你觉得是错觉,而我却觉得应该还有别的原因。后来我才知道沈姑娘习过一种摄神之术,和她对视之后会被她控制心神,她就用这种法子把我弄昏迷了,又让胡嫂把我扔到那口废井里去。”颜淡抬起手腕,手腕上沉甸甸的镯子已经没有了,“她却不知道自己在无意间帮了我一个大忙。我对她说,这道禁制是你送给我辟邪的,万一我出了什么事你就可以感觉到。结果她就帮我把这只镯子取下来扔了。她真的很好骗,连这种事都会相信。”
  唐周低声道:“这样说来,之前她说的懂鸟语的事情也不是真的了。”
  “沈姑娘其实很笨的,她和什么鸟不能说话,偏偏喜欢带着一只鹦鹉,我有一个羽族的朋友,她能模仿任何声音,她曾告诉过我,鹦鹉可以说是这世上最不会说话的鸟了。所以我从一开始就知道她说的那些全部都是胡说八道,这样推想下来,她既然这样熟悉墓道里的机关,那么之前在暗道里放下断龙石的也是她。”颜淡语气一顿,突然抬手打了唐周一记耳光,不算太重,“我虽然是妖,可是我害过你吗?还是我欠了你什么?你是怎么对待我的?为了一个满脑肥肠的恶霸,你险些杀了我的同伴!”
  唐周看着她,连眉都不皱一下。
  颜淡慢慢站起身:“你现在欠了我一条命,你又想怎么来还?不过像你这样喜欢恩将仇报的人,说不定反而想要了我的命,对么?”
  唐周不假思索地开口:“我没有这样想过。”
  她走到房门口,回首道:“那位沈姑娘已经被我吓走了,你身上软筋散的药性很快就会过去。师兄,我们后会无期了。”
  唐周见她踏出门槛,突然道:“我现在毫无还手之力,沈家不论谁回转过来,我岂不是都无幸了?”
  颜淡叹了口气,转过身道:“所以我才更要在这时候走啊,等到你有还手之力了,我的本事就算再多一倍,还不是要被你捉回来?”她说到这里,眼中多了几分警惕:“你该不是想拖延时间,等药性过去罢?我还有很多事要做,没这个空暇和你磨蹭。”
  她刚转身走了一步,忽听唐周在身后慢慢唤了一声:“颜淡……”
  颜淡立刻转身,留心看他的一举一动,脸上带着讨人喜欢的笑颜:“师兄,你之前喝的茶水里有软筋散,药性有一个时辰,全身无力是很平常的。总之我一定要先走一步,师兄你就不必挂心我了。”
  唐周看着她,缓缓问:“你在哪里落脚?或许有一日我还可以来看你。”
  “……还是换我拜访你好了。”如果唐周到了铘阑山境,只会吓跑一屋子的妖,说不定最怕鬼的小狼妖丹蜀从此改怕天师了,“长幼有序,一日为师兄终生为师兄,我怎么能让师兄奔波呢?”
  “襄都唐府,你若到了襄都,随便找人问问便知道了。”
  颜淡摸了摸竖起的寒毛,心道她刚才什么都没听到,现在应该赶快去换件厚些的衣裳。她刚走开几步,忽觉背后风声响起,她下意识地转头去看,额上突然一凉,身子便不能动了,随后手腕上一紧,一张符纸端端正正地贴在上面,在华光之中化为一只沉甸甸的镯子。
  唐周收回点在她额上的手指,笑着说:“这回只差一点了,下回再来过。”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沉香如屑 > 第16章 谜题背后
回目录:《沉香如屑》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寂寞空庭春欲晚作者:匪我思存 2古董杂货店2作者:匪我思存 3霍乱时期的爱情作者:加西亚·马尔克斯 4到爱情为止作者:申尔 5电竞恋人作者:南野琳儿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