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沉香如屑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沉香如屑 > 第44章 第三件神器

第44章 第三件神器

所属书籍: 沉香如屑

第三件神器在南都,而南都是眼下大周王朝的国都。要把这件神器的位置落实在南都某个地方,那就在皇家的深宫内苑里了。据说是北地某位地方官得到了这件神器,觉得很是别致,便放在贡品里送进宫去了。
  颜淡不怀好意偷偷瞥着余墨,心中想着,他们和皇族真是有脱不开的联系啊。当年余墨不知从哪里得来异眼——那是集了天地精华之灵气,可堪透世间循环的宝物,一个意外被一位美丽的花精姑娘不劳而获了。那位花精姑娘在逃避余墨追杀的途中又和凡人起了凡情,而那个凡人,恰好是真龙天子,现在坐拥天下,荣华无尽。
  她光是想想其中的爱恨纠葛,就觉得比任何一出戏文都精彩了。
  “现下还剩了两件神器,在南都的那件也未必就是地止。”柳维扬当先领路,却是从这一带的地底溶洞里走的。颜淡因为之前的那个梦,还清清楚楚记得这溶洞底下大蛇怪的模样。那蛇怪很威风,两只眼犹如黄澄澄的大灯笼,张开嘴獠牙锋利,可以一口将她吞进去。
  唐天师近来心绪不算坏,听柳维扬这样说,不甚在意地应道:“我也知道没这么容易,不过慢慢找,总会有找到的那一天。”
  柳维扬微微颔首:“你能这样想就好。”
  颜淡很是奇怪,似乎柳宫主这几日对唐周都是异乎寻常的客气,平日会和他论法说道不谈,便是说话也不似从前一般惜言如金。
  说话间,已经走到他们当日碰上蛇怪的那个溶洞,只见黑暗中两只又黄又大的灯笼慢慢移到身前,突然停住不动。
  颜淡立刻凝神戒备。
  但见柳维扬踏前一步,那蛇怪立刻伏下身子,讨好似的凑近他的脚边蹭来蹭去,就差摇头摆尾,活脱脱一副狗腿相。柳维扬目不斜视,径自从蛇怪身边擦过。而余墨走过去的时候,那蛇怪明显地瑟缩一下,蹭着地面往后挪了挪,似乎还牢牢记着他当日是怎么收拾过它。颜淡用手指抵着下巴想,它那个身子不用说生得多大了,就是再怎么缩也能看得清楚明白。待到唐周走过时,那蛇怪只是动了动尾巴,还是伏在地上没有动弹。
  颜淡完全放心了,想来柳维扬扮成伍顺的时候,也曾掉进过这地底溶洞里,凭他的本事,能让这蛇怪永生永世惦记着他的手段了。
  她才刚抬脚走了两步,只见那张长满鳞片的三角形蛇脸突然凑到她面前,咝咝两声,分叉的舌在她面前吞进吐出。
  好一条趋炎附势、欺软怕硬的狗腿蛇!
  颜淡怒了,一把扳下身边立着的石笋,冲着那张蛇脸狠狠抽去,那条蛇怪不想她会突然发怒,被打得在地上可怜兮兮地滚了两滚,慢慢爬到了阴暗处。
  颜淡扔下手上的石笋,掸了掸手上沾到的石屑,气哼哼的:“还真当我是随随便便就能欺负的么……”
  她走近几步,方才看清了前面那三人的神色,都有那么几分古怪。
  唐周道:“妖和怪也算是一家的,何况它同你,还真的满像的。”
  颜淡的愤怒更深:“哪里和它像了?它是怪我是妖,它是蛇我是菡萏,它长了鳞片我没有!”虽然她不知道这蛇怪算不算得上是一条长得比较美的蛇怪,不过由她看来,这蛇怪委实长得寒掺了一点。
  唐周微微一笑:“不是说长相,而是性子。”
  她的性子到底如何,颜淡自己也说不好,只能转头看着余墨:“我和它像吗?”
  余墨居然避开了她殷切的目光,转过头沉默了。
  颜淡只能去看柳维扬,他们好歹也曾同病相怜过,多多少少还算有点交情罢。可柳公子明显很捧唐周的场,微一颔首道:“很像。”
  颜淡大受打击。
  那条蛇怪慢慢爬回来,羞涩地对着柳宫主露出一副狗腿相。
  颜淡阴沉着脸跟在最后面,待走过那蛇怪旁边的时候,再也按捺不住,直接从它身上踩了过去。
  
  从西南朱翠山到南都,哪怕是日夜不停地赶路,也要一个多月。他们一行人在路途上耗去两个月的时间,待到南都之时,已经到了初秋时节。南都的秋天总是多雨而湿润,烟水迷蒙,如果将这座古城比作仕女,那么秋日里的南都便是卸了妆后倦怠慵懒,却不失风华的绝代佳人。
  颜淡是喜欢南都这个地方的。这里便是入了夜,也不会变得凄清寂静。她才能在从前很多个睡不着觉的夜晚坐在屋顶上听远处章台江畔传来的歌声笑语。
  然而这回故地重游,实在让她高兴不起来。她作为妖魔鬼怪中的一只,却要和天师仙君们结伴同行,这已经算得上是酷刑了。唐周那张嘴有时太过恶毒,柳维扬不知为何对他又很是客气,而最该同气连枝的余墨却丢下她不管,眼睁睁地看着她自生自灭。于是这两个月于颜淡来说,绝对是精神上巨大的折磨,饱受了整整三倍的酷刑,便是自己想想,心境都有些沧桑起来了。
  “第三件神器就在皇宫中,我留在外面接应,其他的你们就自己对付罢。”柳维扬走进客栈的客房里,便在桌边坐下了,还顺道吩咐店小二去买一副棋盘棋子送来,想来是打算自己和自己下棋消磨时间。
  唐周点点头:“还是等天黑再动身,毕竟这回也算是去偷东西。”
  颜淡想了一想,觉得去皇宫里在皇帝的眼皮底下偷东西实在是件既刺激又有趣的事:“我会障眼法,要潜进皇宫里不难,不过万一碰上什么厉害的符咒还是要靠你对付了。”
  唐周看着她,嘴角带着几分笑意:“那么万一被抓到了,你别急着把我供出来就好。”
  颜淡立刻反驳:“谁知道是不是你先被抓到了?”
  忽听余墨静静地开口:“有你们两个去就够了,我就不去了。”
  颜淡很惊讶:“你不去?为什么?”
  余墨板着脸不说话。
  “难道你是觉得做贼太丢面子?”
  “还是觉得皇宫太大懒得走?”
  “莫非,你是怕见到皇宫里的某些旧相识?”颜淡连问几句,余墨都是一声不吭,只得放弃,“那好吧,你喜欢留在客栈里休息也没关系,反正我和唐周应该也可以对付的。”
  最要紧的事情敲定,大家都各自回客房,该休息的休息,该为今晚的事情做准备的做准备。
  颜淡往自己那间客房走,忍不住低声问唐周:“你有没有觉得,余墨最近总是板着一张脸,就是问了他也什么话都不说,好像谁欠了他银子不还似的,我明明记得最近都没有惹他生气过啊……”
  过去二十年,足够她慢慢去懂得一个人。
  然而这二十年对于妖来说,只是一段很短的时间,她以为自己是懂余墨的,知道他喜欢清静,不会刻意去和谁特别亲近,并非真的冷淡。现在才发觉,这种懂得还远远不够,之前未曾相识的几百年,他有过怎样的过往,有过怎样的欢喜忧愁,有过怎样的爱恨离别,她全部都不曾了解。
  就像她绝口不提她在天庭待过的那一段。
  唐周沉默片刻,低声道:“你不是一直说,便是瞧见余兄一根头发就能想到他在想什么了么,这件事情,你不是应该比我更清楚?”
  颜淡叹了口气,嘟囔了一句:“我要是知道那还问你干什么?原来还只听说过姑娘家的心事纤细些也善变些,没想到现在连男人都那么难办。”
  
  待傍晚时分,内城封道,宣华门紧闭。
  颜淡施了个障眼法,和唐周趁着御林军交接的时分混了进去。她原先只在书里见过那些形容皇宫气魄的词句,可现下亲眼见到了,不禁突发感慨:“其实我觉得若论富丽堂皇,天下再找不出比这皇宫更好的地方了,可是论之雅致气魄,反而是镜湖水月更胜一筹。这南都有一位大周的睿皇帝,西南还有一位民间的土皇帝。”
  唐周毫不犹豫斩钉截铁地说:“胡说八道。”
  颜淡哼哼两声,不欲同他争辩。
  大周皇宫有五门,他们走的是东侧的华阳门,直接通到御书房。
  颜淡想来想去,觉得既然是件神器,就是件了不得的宝物,就算是九五至尊,见到这样的事物,也会一时好奇心起,说不好会把它放在书房里玩赏。
  他们到了御书房的时候,天色刚刚有些暗沉,在书房里服侍的宦官将周围的几盏彩华镂金灯点了起来,又拿了一块白布将书桌柜子通统抹了一遍,看手上的白布没有沾上什么灰尘,就掩上门出去了。
  那宦官刚走,颜淡立刻上前拉开门溜了进去,随手把身上的障眼法给解开了。一直持续用妖法,对于他们妖来说,是费神而劳累的。
  颜淡搓搓手道:“我们先把书房找一遍,没有的话就去库房那边看看,要是再没有就随便抓个人来问问。”
  唐周不待她说完,就顾自找了起来。颜淡也走到柜子前面细细看了一阵,那柜子上面的确是摆着几件古玩珍品,可看上去都不像是神器。她不由想,以前在史书上看过,某个朝代的皇帝没别的喜好,除了斗斗促织,结果御书房摆满了装促织的瓶瓶罐罐。可是现在看起来,这位睿皇帝也不像是有什么喜好,除了几件摆着好看的古玩,就是满满几架子的书册,而书桌上除了两叠放得整整齐齐的明黄色绸面的奏折,便没有什么突兀的了。
  唐周皱了皱眉,低声道:“看来还是得去库房里找找看,就怕到天亮也未必能把库房翻个遍。”
  “可惜我没见过那神器到底长什么样,只有拿在手上才会有感觉,不然只要一个术法就能把它挖出来。”
  “没关系的,要是来不及,就明晚再来过。”
  颜淡看着他不说话,心中却道,他该不会觉得这样偷偷摸摸,用障眼法跳进跳出很是有趣吧?
  他们说话间,忽然听见一阵脚步声由远及近,只听一个尖尖细细的嗓音道:“皇上,皇上您慢些走。”紧接着是一片衣料摩擦的声响,十几个完全不同的声音齐声道:“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颜淡一个激灵,觉得这实在很有些不妙,只觉得唐周轻轻扯了她一下,往上面一指。颜淡立刻会意,随着他跃上高高的房梁,凝息安静地蹲在一处。大概是由于这房梁很高的缘故,看得出并不是经常打扫,别说是一尘不染了,踩在上面立刻就是两个浅浅的脚印。
  颜淡吸进了灰尘,险些咳嗽起来。
  唐周眼疾手快,立刻伸手紧紧捂住她的嘴,方才松了一口气。他们这样闯到皇宫里来,若是被发觉了,可是杀头的大罪。
  颜淡被捂住了半张脸,只露出一双眼睛,眼珠转了几转,恶狠狠地示意唐周赶快放手。谁知唐周正看着下面,手上的力道却一点都不松。
  只见一道明黄色的挺拔人影走了进来,身后还跟着几个宦官宫女。那人走到书桌边上,拉开椅子就坐了下来,顾自拿过一本奏折开始看了起来。身边那个为首的宦官接过底下端上来的茶盏,从袖中取出一根银针在茶水里搅了搅,然后将茶壶里的倒了一些到一只空杯子里,自己喝了一口,隔了片刻方才把茶盏轻轻地放在皇帝的左手边。
  颜淡往下看去,依稀可见瞧见端坐在书桌前那个人的面容,和二十年前还是有些不一样了。她和余墨二十年前在南都城外的章台江畔见过这位睿帝,那时候他卷入储君之争中,被暗地里伏下的杀手在江中心伏击,她便是看不过那种以多欺少的行径发生在光天化日之下,被一股从头烧到脚的正义感驱使,拔刀相助了。
  岁月不饶人,睿帝相较二十年前,真的老了许多,两鬓边都有些泛白了,可是眉目依旧俊朗,一双眼清亮逼人。他坐在那里,一本一本地翻看奏折,有时候会提笔批注,有时候只是匆匆扫一眼便合上放在一边。
  颜淡在房梁上蹲得发慌,忍不住探头去看外面的天色。他若是批个几个时辰的奏折,她岂不是还要在上面蹲几个时辰?
  唐周手上松了一松,用内力传音给她:“不要乱动,忍一忍就过去了。”
  颜淡用力把他的手从脸上掰下来。
  只听那个为首的宦官尖细着嗓音道:“皇上,您瞧天色也不早了,不如先传膳吧?”
  睿帝轻轻地嗯了一声,沉声道:“不必,等晚点过去绛妃那里。”
  颜淡不由在心里哀叹,这皇帝真是一心为国事啊,连晚饭都没空吃,最后还是在自己家爱妃那里蹭一顿宵夜就算吃过了。她慢慢凑近唐周脸旁,把声音压得极低:“我和这位皇帝还是认识的,你说是直接问他讨东西好呢,还是继续做贼好?”
  她已经想得清楚明白,她不像唐周一样会用内力传音,只能辛苦点凑近他耳边说话,结果才说了这么一句话,唐周猛地一把推开了她。
  颜淡甚至还来不及挣扎,就直接摔下了房梁。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沉香如屑 > 第44章 第三件神器
回目录:《沉香如屑》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第二部 光芒纪·斑斓作者:侧侧轻寒 2忽如一夜病娇来作者:风流书呆 3许你万丈光芒作者:囧囧有妖 4到爱情为止作者:申尔 5庶女明兰传作者:关心则乱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