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沉香如屑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沉香如屑 > 第69章 梨园戏班

第69章 梨园戏班

所属书籍: 沉香如屑

    四目相对,片刻沉寂之后,那个矮个子的粉面人当先跳将起来,中气甚足地喊道:“妖怪啊啊啊,有妖怪呀啊啊啊——”

    颜淡怒了,她现在这个模样不就是狼狈了些,衣裳脏了些嘛,哪点像妖怪了?这两个凡人——好吧,姑且算他们是凡人,脸涂得像白墙,腮刷得像猴子屁股,这种妆容居然还敢说她是妖怪,真是岂有此理。

    那个矮个子的喊了两嗓子,嗓音掉得又高又尖,磕磕碰碰地往小门里挤,一路高喊:“妖怪啊啊啊啊一只妖怪全身冒绿水从天而降啦——”

    颜淡颤巍巍地往前爬了一步,伸出一只手来。只见那个愣在原地的高个子突然往后退开一大步,砰得一声撞在墙上,抖手抖脚地捏着墙边的扫帚,颤声道:“你、你是……你是何方、何方妖孽,敢来此……此作祟?!”

    颜淡怒目而视。为什么这些凡人一门心思认定她是妖孽,而不是落在此地的仙子?虽然现在已经不是了,但好歹好几百年前她都是仙子来着。

    忽听几步沉重的脚步声传来,颜淡的眼都直了,只见一个涂了一脸黑红相间油彩的雄壮大汉手擎青龙大砍刀,冲着她大喝一声:“何方妖孽竟敢来此?”

    颜淡卯足力气,大声喊道:“我不是妖怪!”

    咣当一声,那柄青龙大砍刀支在地上,尘土飞溅。可见这是一把货真价实的大刀,不是那种用来装样子、其实里面是空心的那种,若是被这把大刀砍在身上……颜淡嘴角一阵抽搐,这后果是她想也不敢想的。壮汉身后慢慢探出一张粉白的脸,正是之前吓得跳走的矮个子:“你……真不是妖怪?”

    “别、别听她胡说!妖怪都会说自己不是妖怪!”那个个子高的正贴在墙上抖成一团。

    颜淡趴在地上,心里苦楚难言,忽然觉得脸上被拂过布帛轻柔的触感,抬眼看去,只见那壮汉扯着个子高些的人的长袖,将她的脸擦了擦,豪爽地笑道:“你大概是逃家出来的小姑娘吧,弄得这一身脏。”

    颜淡感激地点点头。

    这一声“小姑娘”当真叫得她受用无比,想当初她年纪还小的时候,总想着长大些才不会被人瞧不起,等到现在年纪长了,却想装得嫩一点。

    “这衣裳弄脏了,班主还不骂死我……”高个子的那人哭丧着脸。

    “放心,等班主瞧见这小姑娘就想不起来要骂你了。”壮汉呵呵一笑。

    “不过她现在开始学功夫还是晚了点,不比我们从小练的好。”

    “那有什么关系?现在老爷们就喜欢这个调调,白净细嫩、水灵灵的就好……”

    颜淡不由想,这些人究竟是干什么的?是人贩子,还是青楼楚馆里管事的?

    事实证明,她同孜孜在念的人贩子和青楼里的老鸨没有缘分。

    她从鬼门出来,恰好摔在桐城一家戏班子的门外。桐城在北方,再往北去便是荒芜大漠,大漠里鲜少有人烟,只有大片山峦。那片山川名铘阑,主峰极高,终年白雪覆盖。她若是运气不好些摔在那里,真的只有冻死饿死的份了。

    此时天下三分,桐城正是在南楚的疆域。南楚的都城是南都,据闵琉说起南都时那颇为向往的模样,想来南都是个风光繁华的好地方。

    闵琉就是那日见了她吓得跳走的矮个子。她把脸上的油彩洗去的时候,颜淡仔仔细细看了好一会儿,这小姑娘容貌生得很好,尤其是一双眼和琉璃似的,光彩流溢。

    颜淡还不太能欣赏凡间这琅台梨园的妆容,觉得真是糟蹋了闵琉的秀美容貌。

    俗话说,伤筋动骨一百天,颜淡在戏班足足养了两三个月,才能下地走几步。在她养伤的时候,班主腾出地方来让她住下,睡的是硬木板的通铺,上面垫块布就睡人了,让她本来两个月能好的伤硬是拖到第三个月。除此之外,一日三餐从来不少,有时戏班子登台演出,得了富老爷的奖赏还会分她一些时鲜水果和蜜饯零食。颜淡很是感激。

    待到她能下地走动的时候,戏班的班主便提着算盘同她清算她已经欠下多少银钱,而这些银钱放在钱庄里又会生出多少银钱,问她是打算写信给家人让他们来接她好,还是留在戏班子里打杂还钱好。

    颜淡一贫如洗,身无长物,又无家人,只得选了后者。

    班主很是满意,拍了拍手叫道:“涵景,你过来。”只见一道身段美妙的人影婷婷袅袅走了进来,低声道:“班主,不知你叫我有什么事?”

    颜淡大失所望,初时听见那名字再看见那身段和走路姿态,她还以为是怎样倾城的美人,待走到近处才发觉居然是个男人。她不由想,这凡间真是个奇妙的地方啊,从前在天庭时候她时常嫌弃白练灵君太花哨不像个男人,如今方知,白练灵君同这位比起来绝对是男人中的男人。

    她正想着心事,冷不防被那个叫涵景的拧了好几下脸,还没来得及愤怒,对方面无表情地说:“皮肤还算过得去,上妆不难。”

    颜淡吁了一口气,敢情他不是在调戏她老人家。

    班主更是满意,点点头道:“你给她唱一句简单的,先来听听音色。”

    涵景面无表情地转向颜淡:“我唱一句临江仙里的唱词,你跟着我唱一遍。”他不待颜淡答应,径自轻轻一扬衣袖,水眸微微垂下,腰肢轻摆,嘴角微微带起一丝笑,好似满园□□中的一点殷红:“最撩人是经年□□一点,烟波江里是碧玉一泓,断亘画梁芍药儿浅,丝丝柳叶轻垂心似牵呵……”他衣袖轻舞,缓缓弯下腰去,轻挽长袖,虽然曲子已尽,余音袅袅。

    颜淡目瞪口呆,她实在……实在是不怎么能欣赏男人的柔弱风姿,这几句唱得颇为幽怨哀愁的词听着身子就禁不住直打寒战。班主咳嗽一声,道:“怎么,你刚才没仔细听吗?涵景,你再唱一遍。”

    颜淡忙不迭地阻拦:“不不不,我听到了,这位,咳,大哥唱得很好就听得入了神。”她一句话还未说完,就见涵景瞪了她一眼,顿时又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我唱,咳咳……那个,断亘画梁芍药儿浅,丝丝柳叶轻垂心似牵……”

    只听班主叹了口气:“算了,这个资质能念几句说词就很好了。”颜淡自觉除了声音有点抖,还算不错,却不想班主觉得她没资质,不由问:“那我以后,该做什么?”

    “看你也像是好人家里出来的,认字吗?”

    颜淡甚是骄傲地说:“当然认字了。”她虽不敢夸口这世间的每个字都认得,但平日常用的绝不会有她不认的。

    班主点点头:“那就帮着写些联子,顺道把账本给理明白了,戏台子底下端水送茶也少不了要跑个腿。”

    目送班主和涵景离去,颜淡摸摸脸颊,很是不解:“我唱得就这么难听么?”

    “不是难听,而是,”闵琉从门口探进头来,眼中流光溢彩,笑嘻嘻地说,“非常、非常的难听。”

    “……”颜淡大受打击。

    “嗳,不是我说你啊,也亏得你唱得这么难听,花涵景那人可阴了,你要是比他好,他肯定会欺负你的。”闵琉走过来,拉了拉她的衣袖,绕着她转了一圈,“要是你长得再高一些,再丰满一点,那就是美人啦。”

    颜淡很郁结。她都这把年纪了,该长的都长齐了,想再改进几分只怕也办不到。

    于是颜淡便学着当一个凡人,在戏班子里忙忙碌碌打杂。

    那日见到的那个扛青龙大刀的壮汉是戏班子里演武戏的,叫赵启。此时风行些缠绵悱恻、才子佳人的戏文,武戏便是一年到头也开不了几出,赵启力大体壮,就做些搬东西的重活。颜淡想着他这样的前辈都只能打杂,她实在没什么可抱怨的。

    她摔在戏班子门口的时候,凡间正值冬末,转眼间过了春寒,便是春暖花开的好时节。除去厚重的冬衣,衣裳也穿得渐渐轻薄起来,来来去去足不沾地地忙碌。

    入了春,戏班子的生意也特别好,她花了点心思把账簿理清了,记下几笔都是入账的。

    “万点飞絮,惹得杨花点点,碧玉玲珑风物妍,出落日头看细雨……”花涵景水袖如流云舒散,在戏台子上漫漫舞着,脸上的妆上得有些浓,反而衬出些艳丽风姿来。颜淡蹲在戏台边上,支着腮瞧着他在灯笼昏黄光晕下的身影,看得微微出神。

    一旦静下心来听了,会觉得他唱的真是一个很缠绵的故事,只不过这样的故事结局大多不怎么好。花涵景是桐城方圆百里最出名的旦角,现在看来果真不假。

    “喂喂,别看了快去倒茶,不然等下要被班主抽筋扒皮!”闵琉端着两壶热茶硬是塞给她一壶,“别说我没提醒你,最左边那桌是这里出名的恶霸,不好惹,你走过去的时候把头低下去点别让他瞧见你的脸。”

    颜淡接过茶壶,先给最左边那桌添了茶水,依言把头埋下去,而那左拥右抱、眼里还盯着台上的富老爷根本就没看她一眼。颜淡依次给别桌添了茶,一圈走下来,茶水都倒完了,便远远绕回后台去,想再灌壶新的。

    她快步走向后台的时候,正擦着一人的衣袖过去,陡然间闻到一股清淡的菡萏香味。颜淡忙回头看去,只看见夜色中那一袭玄色的衣衫微微被风拂动,那人的发丝漆黑如墨玉一般,看着很是舒服。

    颜淡看着那人的背影呆了呆,好似哪里见过一般,心中却对这个突如其来的想法很觉得荒谬,摇了摇头便快步走到后台。闵琉见她过来,扑过去抓着她的衣袖摇晃:“你刚才有没有看见一个玄色衣裳的公子,很高挑颀长的那个,我刚才给他倒茶的时候真的看傻了。这么俊的相貌,气度又好,我真的没见过这么好看的人。花涵景同他比起来,简直就是一团烂稻草。”

    颜淡摇摇头:“我只看到一个背影。”

    闵琉拉着她猫着腰溜出去,指着最角落的一张空桌子:“他刚才就一个人坐在那边的。”隔了片刻,只是那位玄衣公子又折转回来,只是身边多了位姑娘。闵琉提着茶壶往前挪了两步:“我再去瞧瞧,你要不要一起来?”

    颜淡扑哧一笑:“好了,你自己去瞧吧,我在后面烧水,免得等下班主过来骂。”

    闵琉大失所望:“你真的不去啊?看一眼又不会怎么样的。”

    “可是他年纪太小了让我实在没有兴致……”不管那位公子生得什么模样,一想到她都这把年纪了,总之是提不起什么兴趣来的。

    “年纪小?他年纪肯定比你大,你这人真奇怪!”闵琉嘀咕完,提着茶壶又走了过去。颜淡等着水烧开了,慢慢用勺子把茶水舀进茶壶里,回首看去,只见闵琉小小的身影站在角落那张桌子前,可是隔得太远,夜色又暗,除了几个模糊的影子什么看不清楚。

    颜淡端着茶壶去添茶,走到最左边那张桌子的时候却全然忘记了闵琉之前的叮嘱,只见那富家老爷突然推开身边的姬妾,点着她道:“你站下。”

    颜淡一愣,随即停下脚步,偏过头看着他。

    “你叫什么?你今晚就随我去,”那人又看着站在一边的几个家丁,“和他们班主说,这个小姑娘我带走了,明早再让她回来。”

    “王老爷,这、这不太好,颜淡她年纪还小不懂事……”赵启急匆匆跑过来,双手在衣襟上擦了擦,兢兢战战地开口。

    那王老爷一拍桌子:“闪开,老爷我做事还要你教不成?”

    “可是——”

    颜淡走上一步,缓缓倾身行礼:“不知王老爷你想要什么时候让我跟着一块走?”她微微一笑,语气温软:“我随时,都可以随你走的。”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沉香如屑 > 第69章 梨园戏班
回目录:《沉香如屑》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长街行作者:王小鹰 2佳期如梦作者:匪我思存 3古董杂货店作者:匪我思存 4挪威的森林作者:村上春树 5假日暖洋洋作者:梵鸢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