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沉香如屑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沉香如屑 > 第24章 山神

第24章 山神

所属书籍: 沉香如屑

唐周手里的火折子慢慢烧到了尽头,噗的一声,周围又陷入一片黑暗。
  颜淡一拂衣袂,一团氤氲银白的光在黑暗中透了出来,慢慢地映亮了地底溶洞:周围俱是钟乳石,有水滴从石上滴落,发出滴滴答答的响声。
  余墨轻轻一笑,径自往前走去,走了几步方才回头道:“唐周,你信是不信,你以为会重要么?”他顿了顿,又慢条斯理道:“你若是想去镜湖水月,就跟我来;若是不想,就此分道扬镳。”
  唐周冷冷地说:“那就麻烦你带路了。”
  颜淡见状,不由松了口气,拉着余墨的衣袖摇了一摇:“余墨余墨,你怎么会来找我的?”
  余墨低头看着她,眼眸漆黑,微微笑道:“我赶回铘阑山境,却发觉你没有回来,就猜想你是不是碰见什么危险了,才一路找过来。不过现在看来,你似乎也没吃什么苦头。”
  “谁说的,你不知道,我啊……”颜淡一路笑语唧唧,绘声绘色地将分别之后的事情历数一遍。余墨侧着头静静地听着,听她说到有趣之处,忍不住轻笑。唐周听着她将自己的所作所为夸大好几倍来痛斥,也只得失笑着摇头。
  “说起来,你在襄都就找到我了,为什么一直不出来?”颜淡突然想起这件事来。
  余墨微微颔首:“你那时不是还正想怎么脱身么?我便是硬扛着你回去,你也不会愿意罢?何况——”他语气淡淡:“后来等你不受禁制约束了,就想着帮忙找神器,我要说什么,你还会听得进去么?”
  颜淡顿时无话可说。虽说她该听山主的话,可是余墨从来没摆过架子,日子一久,她也随性出习惯来了,连平日说话都是直呼他名字。
  “我一路随着你们到西南,发觉之前都会有人为你们探路。西南这一带便是朝廷也管不到,又怎会这样安定?”
  颜淡长长地哦了一声,她之前还觉得官府管得太多,连个山贼响马都没留下,原来是她错怪他们了。真正的罪魁祸首其实是柳维扬啊。
  唐周突然停住脚步,低下身看着前面的一堆碎屑。颜淡凑过去看了两眼,奇道:“这是什么?”
  余墨瞥了一眼,淡淡道:“蛇皮。”
  唐周想了想,喃喃道:“莫非他们口中的山神其实是一条蛇?”
  “这也不奇怪,这里是偏壤,古怪的风俗自然比中原要多。”余墨不甚在意地说,“那两个领路的当地人身上有一股腥臭味,大概就是蛇的味道。想来带着这一股味道,蛇也不会吞了他们。”
  颜淡讶然道:“原来是蛇?我还以为是他们平日都是吃腐尸的,结果身上才有那么一股味儿。”
  唐周斜斜地看了她一眼:“你怎的总有那么些奇奇怪怪的想法?”
  颜淡嘟着嘴不说话了。
  余墨微微笑道:“看来颜淡跟着你倒还是有不少好处,起码学会适可而止了。”颜淡大受打击,只见余墨淡淡地瞧着她,嘴角带笑:“不过也是我对她太客气了,才把她惯成这样。”颜淡简直怒极攻心:“你你你……”
  唐周矜持地笑了笑:“哪里,理应如此。”
  颜淡眼睁睁地看着刚才还不对盘的两人差点开始称兄道弟,只得拖拖拉拉地走在最后面,顾自生闷气。
  他们在地底越走越深,脚下也慢慢变得湿漉漉的,踩下去还有积水溅起。
  颜淡抱着手臂,开始觉得有股寒气从脚上涌起,耳边还不断响起一阵若有若无的沙沙声,似乎有什么正往这里蠕动:“你们都没有听见什么奇怪的声音啊?”
  唐周停下脚步,听了一会儿,摇摇头:“什么都没有。”
  颜淡嘟嘟囔囔着:“你当然不会听见了,凡人的听觉嗅觉都迟钝得要命。”
  余墨微微笑道:“我也没听到什么声音,你莫不是太紧张了罢?”
  颜淡忙停下来细细倾听一阵,果真再没有听见什么响动,只好不说话了。可是他们一旦开始往前走,她便又听见耳边响起一阵沙沙声,不由道:“可是真的有……”
  余墨抬起手,只见一团青色的光晕慢慢绽开,一下子把整个溶洞映得青气森森。就在一片青芒之中,颜淡直直地看着前面有一团一团纠结在一起的蛇慢慢往他们这里爬来,蛇鳞映着淡青的光,更显得鬼气森森。这大团大团的蛇所经之处,留下一道道亮晶晶的黏液。
  颜淡指着前面,颤声道:“这里是蛇窝吗?”
  余墨往周遭看了一圈,一指左手边的溶洞:“往那里走!”
  颜淡自然不等他催促,立刻转身就跑,只听身后嘶嘶声响越来越大,忽觉后面传来一阵风声,她立刻低下身,只见一条色彩斑斓的毒蛇从她头顶蹿过,撞在石壁上。她还没来得及直起身,不知是谁在她身后用力推了一把,她顺势踉跄着往前冲。
  一路跌跌撞撞,跨过石笋,踏过水坑,颜淡只听见身后唐周说了一句:“好了,应该是甩掉了。”
  颜淡上气不接下气,手指轻划,漾开一道白光,只见眼前摆着两只黄澄澄的灯笼。她一愣,方才慢慢地看清了:那两只黄灯笼是长在一张满是鳞片的三角形脸上,而那张脸几乎已经贴到了她的鼻尖!
  她几乎要惊叫出来,总算立即就反应过来,一把捂住自己的嘴。她慢慢往后退了一小步,只见那张恐怖的脸又贴了过来,只听嘶嘶两声,一截细长分叉的舌头在她眼前吞吐一下。颜淡脚下一软,一下子坐倒在地。
  
  那是一条巨蛇!
  她虽然还没能看清它的身子究竟有多长,可是这么大的一只蛇头摆在那里,想自欺欺人也不能。她强迫自己抬头和巨蛇对视着,她不能动,也不敢动,哪怕只要稍稍眨一下眼,这巨蛇就会直扑过来。
  唐周想拔剑,却见余墨伸手一拦,慢慢摇了摇头。
  “颜淡,你千万别动,我就在你在身后。”余墨慢慢靠近过去,尽力是步履之间不发出一点声响。
  颜淡眼睁睁地看着那巨蛇慢慢张大嘴,露出尖尖的、如刀刃一般锋利的牙齿,一股陈年腐臭味儿也拂面而来:“余、余墨……”
  “等下我碰到你的肩的时候,你们就立刻往前跑,在跑到底之前都不要停下来。”余墨慢慢伸出手,在她肩上轻轻一推,“快走!”
  颜淡才踏出一步,唐周就伸手抓住她的手腕,拉着她往前面跑去。她忍不住回过头去看,只见余墨周身都漾起了一股淡青的妖气,这妖气越来越浓,转眼间已经成了青黑的色泽,而那巨蛇身上则有一股妖气死死地捆着它,它只能不断抽动着尾巴,嘶嘶吼叫。
  颜淡觉得最近自己当真是霉运连连,开始被凡人追着逃窜,现在又被蛇撵得逃跑,两回都狼狈至极。
  地道越来越潮湿,甚至可以听见不远处水声哗哗,眼前也渐渐开阔起来,尽头似乎有点点亮光透进来。哪怕一点光,对于一片黑暗中行走的人来说都是无价之宝。
  颜淡跑到尽头,只见面前已经没有路了,外面水声震天,竟然是一处极为壮丽的瀑布。她低声道:“这就到头了。”
  唐周突然问了一句:“你跟着余兄有多少时日了?”
  颜淡想了想,干脆地说:“差不多快二十年了。”
  “那么,你对他的事算是了解了?”
  颜淡思忖片刻,点点头。
  唐周淡淡地说:“我觉得他很可能就是神霄宫主。”
  颜淡一愣,觉得有些不可思议:“这怎么可能?我认得余墨这么久,从来没发现他有神霄宫主那种喜欢扮成别人的癖好。”
  “这世间的易容术总归是还多少会有破绽的,可神霄宫主的却已是出神入化,余墨也能够随意变成别人的样子。就算这一点是巧合,那么他却知道其中一件神器是在神霄宫主手中,他曾和你说过,他同神霄宫主相识么?”
  “这个……倒是没有。”
  “就算他和神霄宫主相识已久,却连去镜湖水月的路都不知道,这不是很荒谬的事?”
  颜淡想了想,说:“虽说这些话听起来荒谬,可是你不觉得余墨想用这种破绽百出的话来骗人,这点更是荒唐吗?”
  唐周淡淡一笑:“像他这样的聪明人怎么可能会说这种破绽百出的话,你是这样想的,对不对?所以这些话听似荒唐,一定是有其缘由。你若是这样想,那么这些话就再也不荒唐了。”
  颜淡支着下巴,慢吞吞地说:“你说的是没错啦,不过余墨要真是神霄宫主的话,我高兴还来不及呢。”
  “若我说我确然不是,你岂不是要失望了?”余墨衣袖翩翩,大步走过来,漆黑的眸子微微眯起,“看来有些事不说清楚,大家心里都有一个结。你们想问什么就尽管问,凡是能说的我都知无不言。”
  颜淡蹭到他身边,露出一个讨人喜欢的笑颜:“我只有一件事不明白,你说你见过神霄宫主两回,那么这神霄宫主是不是柳维扬?”
  余墨微微摇头:“神霄宫主的易容术当世无双,我也不确定所见的是不是他的真面目,不过不是柳维扬那个样子。”他转头望向唐周:“之前说过,我并不知道镜湖水月怎么走,只是因为我一路都是被蒙着眼的。颜淡一摔下这个地底溶洞,我就觉得似乎和我曾走过的路有几分相像。我全是凭着感觉和周围的声音记下路线。”
  唐周慢慢道:“那条蛇怪呢,明明你我都可以把它砍死,你却不愿这样做,这又是为什么?”
  “这条蛇怪全身都是毒,连鳞片上都有,若是它的血溅出来,立刻就会全身溃烂而死。杀了它的确不是难事,可是溶洞狭窄,地层也不够牢固,这不划算。”
  唐周微微颔首:“原来如此,那么去镜湖水月的路,你现下可是找到了?”
  余墨一指瀑布:“就在这底下。”
  
  颜淡探出头往外看了看,不知该不该就这么眼一闭往下跳。毕竟水流生在悬崖峭壁上才是瀑布,她若是跳下去就等同于跳崖。就算她是妖,也只有这样一副骨头,若是碎光了,她哪里去再找一副新的过来?
  只见余墨径自走了过去,眼都不眨一下,便往下一跳。
  主公跳了,颜淡自然也得跟着跳。何况余墨就是面子上不动声色,她也知道他现在一定火气不小。颜淡落下瀑布底下的水潭,立刻从水里探出头来,往周围看了一圈,不由道:“这里风景不错啊。”碧潭如洗,湖光山色,映衬着蓝天白云,格外的明丽。
  颜淡慢慢往岸边游去,看见唐周也在她之后下来了,连着呛了好几口水,明眼人一下子就能看出他的水性不怎么样。如果当初在南都狭路相逢之际,她走的是水路,真的可以少受很多折磨啊……
  余墨湿淋淋地站在岸边,见她游到岸边也没去拉,淡淡地说了一句:“现在沿着湖往前走一百一十四步。”
  颜淡偷偷地看了他几眼,小心翼翼地拉拉他的衣袖:“主公……你在生气?”
  余墨转头看着她,还是不动声色:“你又知道我在生气了?”
  颜淡乖巧地笑:“我一看你的样子,就知道你在想什么……不,就算是看到你一根头发丝,都能猜得到你在想什么。”
  余墨看了她一阵,嘴角缓缓勾起一丝笑意:“是么。”
  他们沿着湖边走了长长一段路,只听前方传来两声惨呼,只见面前那个淡紫衣衫的女子手中长剑之上正有鲜血缓缓滴落,而倒在地上的那两具尸首一高一矮,正是为他们领路的那两个当地人。
  那紫衫女子本是背对着他们,听见身后脚步声蓦然回首。颜淡不由失声道:“陶姑娘!”这个淡紫衣衫的女子竟然是在青石镇古墓暗道中识得的陶紫炁。
  陶紫炁瞧见他们,连神情都没变,声音如碎玉一般:“尊主派我来为三位领路,去镜湖水月一顾。尊主已经煮茶等候诸位多时了。”
  颜淡看着她背过身去,不由皱了一下眉,又微微笑问:“神霄宫主对于茶道很是精通吗?”她一下子记起在凌霄道观被人从后面偷袭之前,看见的那个穿夜行衣的身影和陶紫炁的背影很像。
  陶紫炁冷冷地看了她一眼:“尊主琴棋书画、杂学经书,无一不精。”
  唐周淡淡说了一句:“陶姑娘,原本我看担心你被困地道,眼下看来你还是安然无事。”
  陶紫炁背影一僵,冷冰冰地开口:“承蒙唐公子关心。那墓地暗道的后半段其实是尊主后来修的,我本是奉了尊主之命,想把你们带来这里,却没想到沈怡君突然叛出,还把我关在地道里面。”
  颜淡不由心道,神霄宫主做戏的水准已经是超凡脱俗,没想到近墨者黑,连手下人也沾上了这个喜好,陶紫炁在墓地中都是一副娇怯怯、含羞的模样,现在杀个把人连手都不抖一下,真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神霄宫主把我们带到这里来又是为了什么?”唐周问。
  颜淡叹了口气,要是她肯说,当初早就说了,唐周这一问真真多余。
  哪知陶紫炁迟疑一下,轻声道:“尊主他得到神器其一,需要一个纯净魂魄方才能解开这个神器上刻下的咒印。虽然这世上,有纯净魂魄的并不只是唐公子你一人,但解开咒印的过程太过艰险,若是没有一点功夫,根本不可能办到。”
  一行人边说边走,已看到不远处的岸边停靠着一只小船。陶紫炁走上前,解开船尾的绳子,走上船头:“你们现在还可以决定,究竟要不要去镜湖水月。一旦到了哪里,再后悔就来不及了。”
  颜淡微微疑惑,虽说陶紫炁是神霄宫主手下,她怎么感觉她的所言所为都不是向着自家尊主?说好听点,她这叫虽是为恶心却良善,说难听点,就是吃里爬外。
  唐周转过头看着他们,轻声道:“你们回去吧,陪我到这里便足够了。”
  他的神情隐约有些模糊不清。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沉香如屑 > 第24章 山神
回目录:《沉香如屑》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香寒作者:匪我思存 2水晶鞋作者:匪我思存 3洋房里的猫先生(嗨,你的锅铲)作者:映漾 4一生一世美人骨作者:墨宝非宝 5千屿千寻作者:明前雨后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