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沉香如屑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沉香如屑 > 第55章 一切俱是缘

第55章 一切俱是缘

所属书籍: 沉香如屑

颜淡很愤怒,这种只会暗地里偷施暗算的小人就算仙品升得再高也不会有出息的,她费力地抱着芷昔,一面费力地用粉嫩短小的手指戳着应渊君,费力地一字一字说话:
  “你这……小人……”
  其实她想说的是你这个卑鄙无耻的小人。
  但是说没说完,都差不多,应渊君那很是俊秀的脸蛋黑了,那个生得很花哨的白袍子仙君啪的一下合上折扇笑得很嚣张,那一身金黄云纹龙袍的玉帝摸着长须不说话,之前把她抱上来的白胡子仙君则举起袖子擦了擦汗,连连道:“玉帝,应渊君,白练灵君,这、这……”
  颜淡斜眼看那位穿着白袍子很花哨的仙君,心道原来他就是白练灵君啊。真是久闻其名,久仰久仰,她还是一株菡萏的时候就时常听他的名字了。只是闻名不如见面,他原来是这个模样的。
  只见一位仙气飘飘,生得很是威严的湖蓝色袍子的仙君有款有派地走上前,很有派地说:“我瞧这对四叶菡萏托身的双生子极有慧根,不如交由本君来管教罢。”
  于是颜淡就无缘无故被冠上了极有慧根的名号,成了九宸帝君之一的元始长生大帝的入门弟子。
  所以说,这一切都是缘。
  
  元始长生大帝门下共有五个弟子,颜淡和芷昔入门最晚,排在最末。
  大师兄谈卓,最是出息,已经接下了看管天池山上仙灵草的重任,于仙法禅理都颇有见地,为人稳重踏实。
  颜淡觉得,假以时日大师兄一定会升到上仙的品阶。而师父却对他百般挑剔,觉得他为人太愚钝,没有颜淡那样有慧根。
  颜淡打从心底觉得,谈卓师兄那样踏实的性子是好的,更加不是什么愚钝。而她这样的,只是小聪明而已,她觉得自己和那些佛法禅理道法都没什么缘分,更不用提什么慧根了。
  关于这点,她绝对不是在谦虚。
  她的师尊,也就是九宸帝君之一的元始长生大帝喜好给几个弟子留难题。
  第一回的时候,师尊指着庭院里那一树海棠说,这就是今日的课题,想不出来就留在这里接着想,直到想出来为止。
  颜淡彼时已经会跑会走,还很利索,立刻蹭蹭蹭跑到树下,一把抱住一丛花枝,冲着师尊脸露微笑。
  师尊问,拈花微笑是为何?
  颜淡答得很快,拈花微笑是般若。
  她就成了那天唯一一个离开庭院的人。其实,元始长生大帝只需再问一句,何谓般若。那么,颜淡只能张口结舌了。
  颜淡时常想,如果大家能稍稍注意一下师尊桌面上的书册,就不至于回回苦思冥想一整日了。好比指海棠花的那回,师尊桌上就摆着一本《般若》,翻开来第三页上就是拈花微笑的典故,连这一问一答全是搬了书上来的。
  不过这个秘密,她一直没敢说出来,万一师尊知道真相被她气得吐血,那罪过可就大了。而正因为有这股愧疚在,颜淡对于仙法修行还算上心。
  师尊有不少至交好友,其中一位便是悬心崖的南极仙翁。
  虽说是至交好友,也分感情好的,和感情不好的。而南极仙翁和师尊,绝对就是感情不好的那种。他们做了几千年的神仙,便暗地里较劲了几千年,从比自家弟子的本事到比摆在窗格外面那盆花今年打了多少个花骨朵儿。
  颜淡那个时候已经长到了十三四岁的模样,不知为什么个子一直长不高,很是忧心忡忡。而元始长生大帝近来总是当着南极仙翁的面夸她有慧根,今日又悟到了什么什么了不得的禅理。颜淡倒不觉得师父这般夸赞她不太好意思,反倒觉得南极仙翁看着她的眼神实在让她心里发毛。
  后来趁着师父不在的时候,南极仙翁便时常带给她些鲜红圆润的果子,还诚恳地告诉她,他们的师尊是坏人,让她小小年纪就整日琢磨这么复杂的禅理道法,害得她到了年纪却长不高。而其当诛之心,只不过为了将他元始长生大帝的名号发扬光大,并且在有朝一日取代天极紫虚圣昭帝君成为九宸帝君之首。
  颜淡无言,莫非这天庭上的仙君都觉得她模样看上去小了一些,就是个什么都不懂、十分好骗的懵懂笨小鬼?
  除了这一点,南极仙翁在天庭之上可算是位奇人。
  他的仙邸建在悬心崖之上,那里正好和幽冥地府形成对冲之势,阴风飒飒,天雷阵阵,鬼尸纵横,方圆百里寸草不生、怪石嶙峋。要当仙翁的弟子,必须有很好的承受能力和很肥壮的胆气,这样才不会在突然一低头间发现身上黏着一截断肢残体而惊吓过度。
  颜淡自愧不如。
  她就这样一直在师尊教诲下安然蹉跎百年,终于发生了一件不大不小的事情。
  
  那日,颜淡逛到悬心崖做客。
  她到的极是不巧,南极仙翁刚刚出了远门。南极仙翁座下的仙童喜滋滋地告诉她,他们仙翁赴西方佛陀的一场佛法大会去了,没有十天半月的,都不会回来。
  那仙童一边说着话,一边往桌上那只白玉浅盘里倒了少许清水。
  颜淡凑过去看,只见白玉浅盘里正窝着一条银白的、细细的小水蛇。那小水蛇正闭着眸子,胸口一上一下轻轻地鼓动着,呼吸很细很浅,微微张开嘴巴,正睡得无比甜美。
  颜淡支着腮看着,低声问:“仙翁是什么时候养了这条小水蛇的?”
  那仙童忙道:“这才不是什么蛇,这可是一条龙,是东海敖广龙王家的公子敖宣。仙翁近来刚收了他当弟子。”
  颜淡仔仔细细地把玉盘里的小龙瞧了一遍,除了发觉他的头顶长了两个奇怪的、像肉瘤一般的犄角之外,实在看不出这东西有那点像是龙的,便是半龙也比他威风。
  那叫敖宣的小龙原本正安安静静地睡着,听见有人说话,慢慢将身子滚了过去,睁开眸子往上看。
  颜淡真心实意地说:“他还真的不像龙呢。”
  她话音刚落,那条小龙凶狠地嘶叫一声,快如闪电地扑上来一口咬住她的手指。
  颜淡大惊,用力一甩,居然没能把那条小龙甩下来,她更是用力,甩到第三下的时候,小龙被她甩得晕头转向,化作一道银光奔着窗外而去,随即,外面传来扑通一声水响。颜淡不觉想,她约莫记得,这窗子外面正对着庭院的莲池。这东海敖广龙王家的公子被她不小心扔到莲池里去了,真是罪过。
  那仙童登时吓得脸色发白:“你、你怎么能把他扔出去?”颜淡想,既然这是一条龙,应该不会淹死在莲池里吧?
  那仙童接着结结巴巴地开口:“这池子里那条、那条九鳍,可是这世上最后一条了,若、若是受了惊吓,仙翁一定会剥了我的皮的!”
  颜淡一呆,立刻跑到莲池边去,只见莲池水平无波,里面有不少鱼儿正甩着尾巴游来游去。她卷起衣袖,脱了鞋,轻轻攀着池壁下水。
  九鳍是上古遗族,是极有智慧的水族,只是生来欲望浅薄,繁衍不盛,才到如今濒临灭族的境地。虽然她觉得,这天地间唯一一条九鳍该不会柔弱到被一条银白色小龙吓到,但她既然把小龙扔了下去,总归还是要把他重新捞出来的。
  她才刚下了水,就见那仙童哭丧着脸道:“你动静轻些,千万别惊动了那条九鳍。”
  颜淡站在池子里摸了半天,突然摸到一条滑滑的、柔弱的东西,立刻捉了起来,笑着道:“还好抓到你了!”她摊开手心,正有那么一条全身漆黑的、柔柔弱弱的小鱼噗噗地在掌心扑腾,却不是刚才那条银白色的小龙。她连忙把这条小鱼放回水里,双手合什,很是歉然:“对不住对不住,你还好么?我其实是来找一条小龙,唔,虽说是龙不过长得和水蛇一样,你有看见它吗?”
  只见那条小鱼晃了晃尾巴,一张嘴吐出一串泡泡。
  颜淡呆住了。
  那一瞬间,她分明觉得,这条小鱼露出了一种鄙夷的神态……
  可是这只是一条鱼而已,怎么可能露出鄙夷的表情?这应该,只是她最近修炼仙法太过辛苦,而在青天白日产生的一种错觉吧?
  她还没来得及多想,只听身边响起一声清亮的水声,一条巨大的虎须鱼跃出水面,滑腻腻的尾巴正扫在她背后,硬生生要将她往莲池底下按。因为那虎须鱼的力气实在太大,颜淡没能站稳,就势往前一扑,生生落了水。
  她在水里扑腾了两下,而那虎须鱼还是不屈不挠地蹭着她,一时间竟然不能把头露出水面去。她胡乱划着水,突然觉得手臂上一疼,这种疼痛的感觉和之前被那条小龙咬住的疼痛感很像。
  颜淡挥手赶跑了那条虎须鱼,总算得以把头露出了水面。她抬起手臂,果然看见上面正端端正正地咬着那条银白色的小龙,正瞪着眼凶狠地望着自己。她用力把小龙扯了下来,朝岸上的仙童一扔:“找到了。”
  仙童手忙脚乱地接了,小心翼翼地把小龙拢在衣袖里。
  颜淡慢慢踩着水上岸,只见刚才那条被她惊扰的漆黑小鱼还是停在她身边,一动不动。颜淡仔细瞧了瞧它,这才发觉这条小鱼的一双眼睛居然是红色的。只是他这样一动不动,她倒有些担心起来,凭着刚才捏着的感觉,这小鱼似乎很是柔弱,也不知她这一捏会不会弄伤了他。
  颜淡慢慢伸出手指,想碰一碰鱼尾巴,结果还没沾到,那条小鱼就嗖的一下游开了。
  颜淡顿时觉得这条小鱼和她之前见过的都不一样。本来这天庭上的鱼就是仙鱼,都是有仙契的,自然是非同凡响了。她也喂过师尊仙邸里的池鱼,开始的时候,鱼儿都很怕生,一见她把手伸过去,就逃得老远。可这条红眼小鱼虽是游开了,却游得不远,好像只是为了单纯避开她的触碰似的。
  她觉得奇怪,又伸了手过去。当她的手指堪堪碰到那红眼小鱼的鱼脊时,它又一摆尾巴滑开了。
  岸上的仙童见她还在莲池里,急得直冒汗:“你快快上来,要是仙翁知道了,笃定会发怒的。”
  颜淡爬上了岸,站在莲池边回望,刚才那条红眼睛小鱼早就不知潜到那里去了,而那条巨大的虎须鱼又哗啦一声从水里跳出来,溅了她一脸的水,不得不感叹:“这九鳍生得真活泼啊……”
  这样生猛的种族,还会落到濒临灭族的境地,实在是有点奇怪了。大约,他们这九鳍一族,其实是有什么不为人知的怪癖罢?
  仙童苦着脸:“活泼有什么用,就剩下这么一条了,万一死了可就真灭族了。”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沉香如屑 > 第55章 一切俱是缘
回目录:《沉香如屑》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我的印钞机女友作者:时镜 2风月不相关作者:白鹭成双 3霍乱时期的爱情作者:加西亚·马尔克斯 4云中歌1 5赠我予白作者:小八老爷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