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在寂与寞的川流上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在寂与寞的川流上 > 番外(一)老纪篇

番外(一)老纪篇

所属书籍: 在寂与寞的川流上

聚光灯打在眼前, 光线强烈,看不清台下远远近近模糊的脸, 掌声如预想中一样,热烈而节制。这掌声里包含多少真诚赞美, 又包含多少嫉妒恭维,安澜并不在乎,此刻她从容不迫,正享受着聚焦与瞩目。

她站在发言台上,代表主办方致欢迎辞,神采飞扬,眉目剔透, 从任何角度看去都无暇可击。偌大的场子, 炫目的灯光,她独自站在那里,在光环的最中央,像裹着闪闪发光的铠甲, 毫无疑问, 又一个金刚女战将——

他笑了,心绪在平静笑容底下翻涌,想起了那时候的她。

那时跟在穆彦身后,总爱脸红的女孩,每每低头的姿态就像一种叫虞美人草的植物,单薄鲜妍,有幼细绒毛的花蕾从茎端垂下。

一晃几年, 眼前的她依然鲜妍,不再单薄。

今夜由她策划执行的这场慈善公关活动在星光熠熠中启幕,比预料中更成功。

此刻她正在目光汇聚的中心娓娓陈词,这样的场面,显然她已驾轻就熟。

这个丫头,像被施了魔法的植物,飞速生长。

每一次见她开出新的花朵,即使早有预见,仍然令他惊喜。

这是他亲手栽培下的“植株”,亲手浇水,亲眼看她抽芽、茁壮、绽放、灿烂……像将军看着士兵,像父亲看着孩子,像小孩看着从自己手心掉落的明亮珠子,是骄傲,欢欣也是失落。

他眯了眼,看她在又一轮掌声里结束致辞,目光投来,向他微笑欠身。

到他致辞了,他才是今夜真正的主人。

她清晰报上“纪远尧先生”几个字,听来格外柔软。

他起身,走向发言台,走向她,灯光迷蒙了周遭。

她迎着他的视线,笑容明朗。

当他走到发言台前,她退后,如以往,如习惯,悄悄隐入他的影子里,作他光环的陪衬。

以纪远尧的分量,原本不必特地来这一趟,用不着亲自为今晚宴会捧场。

徐瑛心里很清楚。

夹在中间位置,一头是上司,一头是下属,徐瑛这个总经理多少有些尴尬。

因周竞明缺席,她坐在了安澜与纪远尧座位中间。

徐瑛望着发言台上一前一后并立的两个人,目光停留在安澜身上,良久移不开。

站在性别角度,她更欣赏安澜,对这个下属的好感,远胜过对她的上司。

营销总监周竞明的位置早已被安澜这小女子逼得岌岌可危了。

长江后浪推前浪,无论周竞明还是徐瑛,一开始都没料到安澜的成长如此迅猛,到底是在当年“黄金组合”的纪穆手里带出来的人,一班知根知底的老人儿都赞安澜尽得真传。

徐瑛想,恐怕不用多久,自己也面临和周竞明一样的命运,不是安澜也会是别人——优胜劣汰,新人总要取代老人,职场有职场的新陈代谢,再正常不过。自己已经四十多岁,离职业生涯的巅峰已经近了,往前还能走多远,心中有数。年轻时也不乏机遇,不乏好运,却没遇到捷径可走。一步步下苦工拼出来,多耗费了若干时间,去日不可追。

看看身边的安澜,徐瑛不得不承认心头偶或涌出的那一丝涩味,是嫉妒。

嫉妒她的年轻,也嫉妒她有更平坦的路可走。

不能说是捷径,那对安澜并不公平,她的才干与敬业谁都看在眼里。

风言风语早有耳闻,被破格委以重任的年轻女下属,与单身又富有魅力的男上司,自然什么样的八卦都会有人揣测。徐瑛并不相信那些传言,她敬重纪远尧的睿智,也了解安澜的品性。

可作为女人,徐瑛并不迟钝。

若说眼前这两个人仅仅只有工作交情,实在没有说服力。

这是个各显神通的世道,谁又有资格审判别人的高尚与卑劣,徐瑛在心底叹了一声,收回审视的目光,脸上笑容不改。

宴会结束已近午夜。

逐一送走嘉宾,纪远尧与徐瑛也先后走了。

安澜留下来亲自监督撤场。

表面风光落幕之后,仍要巨细靡遗,善始善终——这是她的习惯,从某人身上一脉相承而来。

全部检点完毕,让同事都先走了,整晚的神采奕奕在这一刻弃她而去,疲倦压垮两肩。

坐在后排角落的座位,悄悄脱下高跟鞋,安澜弯身揉着酸痛的脚腕,手机顺势从包里滑出来,摔在地毯上。她捡起来,看了眼屏幕,深夜已没有来电,也没有短信。

高跟鞋蹬掉在椅下,仪态已不重要,安澜靠着椅子,出神了好一阵,手机还捏在手里。

恍惚间觉察到什么,转头看去,原来还有一个人没离开,静静坐在斜后方座位,陪着她发呆。

安澜怔住,忘了穿回鞋子。

看到她发现他,纪远尧没说话,只是微笑。

“你怎么回来了?”安澜太意外,看见他与徐瑛一起离开,还以为他先走了。

“今晚还没机会和你聊聊天。”他看上去有点疲倦,语气却是愉快的。

“明早你又不急着走。”

“下午不就走了。”

“那也还有一整天呢。”

“哎。”纪远尧叹气,“人走茶凉,岂有此理,连敷衍都不肯了。”

“什么话!”安澜笑出声,瞪他一眼,“要凉也不用凉三年。”

她现在是完全不怕他了,时不时还揶揄几句,损上几句。

他无奈,想想这话也小有些沧桑,“三年,居然过得这么快。”

她只是笑,拿起外套走到他身边,隔一个座位坐下,仰脸问,“有没有表扬?”

“十分漂亮。”他慷慨开口,四个字既认可了工作,也赞美了人。

“谢谢。”她大方收下,笑弯了眼睛。

他看着她,久违的默契轻松,像旧时光又回来。

于是问,“最近都好吗?”

她明白他想问谁,爽快回答,“他嘛,还是当他的空中飞人,工作狂,又出差了。”

纪远尧点头,“那你呢?”

安澜笑笑,“他忙他的,我忙我的,不用整天黏黏腻腻,挺好的。”

“好来好去,就是不肯安定。”他摇头笑,“等喝喜酒的人,等得脖子也长了。”

“又来了。”她不满地哼了声,“自己不结婚,还到处催人结婚。”

“孤家寡人,就看看别人美满,也算过瘾。”

他笑得无所谓的样子。

她的笑容却因这句话而淡去。

“没想过要停下来吗?”他突然转了话头,这样问她。

安澜听得一怔,“停下来,为什么要停下来?”

纪远尧看着她,“我对你说过,一段很长的路,如果决定走下去,中途不停,一早就要做好走很远的准备。”

“当然,我记得。”

安澜仰起脸,眼里有幽深光彩,仿佛是他当日这一句话丢下的火星,从未熄灭。

他眼里也有了不同寻常的郑重,甚至是严厉,像要一直盯到她心里去。

她太了解他,当这种目光出现,就代表他的身份又切换回去,又成了那个六亲不认的“船长”。当他接下来的话,说出口时,她便不那么惊讶了。

“我这次来,是为两件事,一是这个晚宴,二是因为周竞明。”纪远尧平缓地说,同时审视着她的反应,“周竞明一周前已向公司提出辞呈。”

毕竟是她的顶头上司,周竞明有了去意,安澜是第一个觉察到的,只是没想到他去向坚决,决定做得这样快,还是让她有些措手不及。不能说周的离开是她期盼的结果,但这一天迟早到来,她成竹在胸。

“竞明在这个团队也有不短的时间,现在他要离开,我很惋惜,也尊重他的选择。” 纪远尧目光复杂地看着安澜,看着自己一手浇灌起来的细小花朵,已有了尖刺,已能在丛林里开拓她自己的地盘,压倒老藤,独占一枝风光。

周竞明只比她多占几年资历的优势,论才干是不如的,论潜力更处下风,论人脉则不必说。他有自知之明,也有成人之美,是个清醒明白人,与其和后辈争个头破血流,不如趁姿态还够漂亮的时候转身,去处也不会差。

纪远尧缓缓说,“在继任人选上,本来考虑从总部抽人,但有三个人同时向我推荐了你。”

安澜一时意外——三个人?

“徐瑛、amanda,以及周竞明。”

纪远尧看着她愕然又恍然的表情,笑了,“谁比较令你意外?”

安澜低下目光,沉默片刻,“你。”

纪远尧抬眉。

“为什么你没考虑我?”她直视他。

“理由,在我刚才问你的话里。”他早准备好了答案。

她眉宇间神色一闪,念动如电,似乎是明白了,却又欲言又止。

纪远尧深深注视她,“你的能力我毫不怀疑,但是我不确定,这次要不要再推你一把,推你走得更远,不确定那是不是对你更好的方向。”

她抬起头,不出声地望着他。

他将脸侧了过去。

这样感情用事,于他,是值得脸红的错误。

“当初让你过来,是我的主张,这次与我无关,完全是你自己靠这三年的表现赢得机会。你能得到这三位的一致推荐,我很高兴,也为你骄傲,你是我的成就之一。”纪远尧没有看她,目光投在别处,语声和缓低沉,“营销总监这个岗位,你能胜任,但不会很轻松地胜任,你和我一样清楚这个位置的压力。从前穆彦是这公司最年轻的营销总监,你比他当年更年轻一些,并且是个女性。你需要付出比他更多的努力才能做好。假如现在你生活的二分之一已经被工作占据,那么以后会是三分之二,甚至更多……站在私人立场,我认为这对一个女孩子是残酷的事;抛开私人立场,你是接手这职位最理想的人选。”

终究他还是把这道困难的“选择题”抛到她自己手里。

这一次,不想再以自己的力量左右她的轨迹,不想再每每看着她成长壮大,暗自五味杂陈。

—————(未完,续在番外二,小穆篇)—————————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在寂与寞的川流上 > 番外(一)老纪篇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沉香如屑作者:苏寞 2香寒作者:匪我思存 3致我们暖暖的小时光作者:赵乾乾 4小女花不弃作者:桩桩 5第四部 光芒纪·星芒作者:侧侧轻寒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