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在寂与寞的川流上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在寂与寞的川流上 > 番外(二)小穆篇

番外(二)小穆篇

所属书籍: 在寂与寞的川流上

安澜将车停在酒店门前。

互道再见, 相视微笑。

然后纪远尧推门下车,走入酒店, 直入大堂,没有回头。

安澜从车中看着那离去的背影, 目光相随,直至视线被电梯门缓缓截断。

电梯往上升去,离地面越来越远,纪远尧木无表情地解开领带,肩背线条因此刻的松懈,显出了人前掩饰得很好的疲态。

深夜酒店,走廊寂静, 走在柔软地毯上连自己的脚步声也听不见。

房间门打开, 陌生崭新的空气从房里卷出来,扑到脸上,气味像是冷藏过久。

灯光全部打开,总算有些回暖。

纪远尧倒了杯酒, 将自己沉入宽大绵厚的沙发, 按下窗帘遥控。

落地窗外是灯火寥落的城市,路灯勾勒的延长线向四面伸展,不知哪边是她回家的方向。

盛着冰块的酒杯,在掌心里转动,纪远尧看着窗外,心中有浓稠失落,如化开在酒中的冰。

那朵曾经令他怦然心动过, 想要呵取在掌心的花,也终于长出锋锐的刺了。

她不负所望成为又一个骁勇女战将,再不是他的小女孩。

他也收回了最后的□□。

于一个男人最隐秘的私心里,他再一次希望她选择退后,即便如今再退也退不到他身边。

不想看着她往前走,没人比他更知道前方有什么。只因他已从同样的路途走过,没有退路,没有选择。如今她却可以退,退回现成的避风港,又有什么不好。

可她却执意走上来。

迫得他收起私心,回到上司的位置,换一副坚硬心肠来待她。

既然是她自己要的,就让她到风浪里去,这一次他给的,不只是风光,不再是看上去那么春风得意,底下的湍急暗流,他知道,她也知道。

周竞明才干平平,当初看中他的圆融,避免再来一个悍将,斗得烽烟四起。面对峥嵘渐露的安澜,他这个上司当得渐渐力不从心。

身为总经理的徐瑛冷眼旁观,乐见今天这局面——周竞明被安澜挤走,空出的位置,未必就是安澜的。中高层重要位置多是嫡系人马,徐瑛没有机会培植自己的力量。周竞明虽然也是本地人,却是纪远尧亲自招进来的。他这一走,再派空降兵来难免又要大打出手,从本地招人,徐瑛则求之不得,正好在自己的圈子里物色得力助手。

可是,要不要直接晋升安澜,却是令她头痛的问题。

安澜有潜力,无资历,经验不足是致命伤。起用一个年轻女性承担这样重要的职务,是有风险的举措,更有任人唯亲之嫌。以纪远尧的谨慎,徐瑛希望他不会起用安澜。

然而纪远尧一直在后任人选上不表露明确态度。

徐瑛明白,他是在观察她这个总经理怎样用人,会不会倾向于自己私利。

这让徐瑛重新掂量了自己在顶头上司眼里的分量和位置。

掂量之后,她推荐了安澜,以此试探纪远尧的态度,把难题推回给他——安澜做好了自不必说,假如不能胜任,也是纪远尧自己的人,到时他无话可说,再换人便轮到徐瑛来选了。

纪远尧对徐瑛的算盘心知肚明。

徐瑛是个得力的下属,却不是个听话的下属。

他不会给她这个机会。

安澜必须扛下来,不管她吃不吃力,不论他忍不忍心。

纪远尧转动手中酒杯,微微叹了口气。

车子平缓地行驶在夜色里,前方夜幕仿佛被路灯照得半透明。

安澜集中注意力,专注开车,努力驱散留在眼底的那个身影。

夜风吹着鬓发脸颊,脸上发凉。

“为什么你没考虑我?”

她懂他的心意却明知故问,不是担心得到的信任不够,也不是故作天真,到底出于什么心态多此一问,自己也说不清了……有些话谁都不会说破,也不需要说破。

他给她温情体谅,给她谆谆叮嘱。

他的心思,从前她似是而非地懂得。

如今似是而非的一切,已彼此心照不宣,已各自缄口不言。

无论如何,这个要求是他给的,这个位置是她要的,哪怕铺着万千荆棘。

徐瑛以什么态度看待她并不重要,资历够不够也不重要,安澜对目标、对自己毫不怀疑。

想得太出神,手机在包里响了第二遍,安澜才听见。

包扔在后座,看了眼时间,这个钟点还会打来的,一定是穆彦。

叮叮咚咚的铃声不依不饶,安澜开着车,抽不出空,只得任它吵闹。

每晚穆彦都要对她道一声晚安,无论在不在身边。

此刻他应该身在千里之外,总那么忙忙碌碌,飞来飞去。

想着那个永远风风火火的身影,手机又响起来,他总是这么不依不饶,安澜笑着将车靠了边,取出包里手机。

却不是穆彦,是方云晓来电。

这个时间紧急来电,安澜的心一下子悬起,急忙回拨。

只响了一声,方云晓爽朗的声音就传来。

“大忙人,你终于肯回电话了!”

“干什么这样十万火急?”安澜听她声音无恙,放下心来。

“当然有大事,第一时间向你禀告。”

“多大的事,要嫁人吗?”安澜没好气,几乎被她深夜夺命call惊了魂。

电话里一串长笑。

方云晓叫道,“你这个外星人,居然未卜先知!”

安澜一惊,疲倦困意被这重磅炸弹瞬间轰走,“你——”

方方得意笑声里,传来康杰的声音,他在一旁大喊,“喂,伴娘,不好意思我们抢先啦!”

早就约定好的,谁先出嫁,另一人就做伴娘,果然还是方方抢先一步。

康杰将他蓄谋已久的求婚安排在今天。

因为,今天是七夕。

“七夕?”

安澜恍然,记起,原来是金风玉露一相逢,有情人相聚的日子。

千里万里,银汉迢迢,都要在一起。

电话那边的两个人,报喜完毕,急着共度良宵兼庆祝去了,丢下被喜讯炸弹炸晕的安澜,孤零零一个,还没回过味来。

一个人下班,一个人开车,一个人回家。

另一个人不在身边,只在心上。

七夕有什么关系,只是个自得其乐的节日名目,安澜在心里这样对自己说。

还是忍不住想,他现在在做什么,也忙得和她一样忘记了什么七夕吧。

家里有一个工作狂就够头疼了,他们却是两个工作狂凑在了一起。

真是一对不太合格的情侣——两个人并不约束对方,也不时常腻在一起,从不打探对方的私人空间,从不追问“在哪里、做什么、还有谁”这种问题……有时针锋相对,有时如胶似漆,有时我行我素。他不计较她的独立,她也不在乎他的自我。

幸好是他遇见他,她遇见他,两个同类的相遇,像史莱克遇到菲奥娜。

彼此都有一个自己的小世界,既交会又独立,同样的倔强坚持,免不得也磕磕绊绊,吵吵闹闹,转眼一千个日夜相伴而过。竟有那么久,在她最好的时间里,有他一直在,永远在。

深夜街上已没有行人,车里静悄悄,安澜拨出熟悉的电话号码,这一刻很想听到穆彦的声音,想把好消息第一时间分享给他。

“你所拨打的用户已关机。”

安澜怔怔低头看手机。

他是从来没有关机习惯的,偏偏今天,这个时间,他关机。

每晚睡前的晚安电话也没有打来,恰好今天忘了。

心情沉下去,有些失落。

又拨了两次,仍是关机。

烦躁莫名而至,安澜再一次拨出,听到“你所拨……”时,啪地将手机重重丢回包里。

朝夕相对,习惯有一人总在身边,恋爱时的患得患失心情,好久没有过了。

几乎总是他打来电话说晚安,她却常常忙得忘记回他电话。

不知几时飘起了雨丝,挡风玻璃上星星点点闪动水光。

安澜开了雨刮,集中视线注意力,眼前却掠过那双再熟悉不过的眼睛,像他在看着她,流露隐隐失望,如同那天,那个眼神……一直记着那个眼神,记得那天他的求婚。

是过端午节那天,特意一起飞回他父母家中过节。

穆彦的母亲喜欢做菜,亲手包粽子,端一篮碧绿的粽叶,笑眯眯地教她。

安澜手不巧,做饭天赋欠缺,包的粽子总是露馅。

穆彦过来瞥一眼,“笨死了。”

安澜还没呛声,老头子已挺身维护,“你聪明,你捆一个来看看!”

穆彦摆出一副弱势群体的脸来,实则看父亲宠着安澜,真正得意的是他。

老头子继续教训,“找媳妇又不是找保姆!”

老太太接话,“多学学就好了,安澜做饭做得少,学着点没错……”

老头子皱眉,“家里又不缺做饭的,你老爱操心,早叫你歇着,忙一天又嚷嚷腰疼。”

老太太反诘,“我做的饭,和保姆做的,能一样?”

“你没人家做的好吃嘛。”穆彦欠揍地插嘴,令老太太恼了。

安澜笑着打圆场,“阿姨亲手做的爱心粽子,当然不一样。”

穆彦拿起她手里包得十分艰难的那枚粽子,打量着,“那你给我的爱心,就这歪瓜裂枣样?”

老头子哈哈笑,撺掇安澜,“别给这小子吃了,不识好歹。”

打从第一次上门,老头子就认可了这个未来的媳妇。

相处久了,老头子越来越宠她,对儿子没机会表现的慈祥,全都爱屋及乌给了安澜。只是老太太私下却对安澜有些微词,总觉得女人还是该以家庭为重,别整天忙来忙去。

“不说相夫教子,起码每天有人做晚饭,才像个家。”

老太太不止一次地这样说过,很明确地暗示安澜,作为女友和未来媳妇,她做得不够好。

安澜无言以对。

老太太要求的确不高,每天做一餐晚饭,是一个妻子一个主妇,最简单的工作。

只是从早搏杀到晚的职业女性,走出写字楼,已经心力透支,一身疲惫,回家走进厨房,早没有洗手作羹汤的温柔闲情。何况各自加班、出差、应酬都已应接不暇,天天回家吃饭,实在是奢侈愿望。

安澜不想再由粽子引发这个问题,借着与穆彦斗嘴,避开了。

她去洗手,穆彦跟进来,不声不响从身后捉了她的手,伸到水流下,替她抹洗手液,替她搓洗双手。安澜抬眼从镜子里看穆彦,他低垂着眼,“别理她说什么,我们过我们的。”

他紧贴着她后背,臂弯收紧,将她圈住。

体温透过来,令她身体不由发软。

他埋头嗅她发丝,嘴唇搜寻着发丝下的柔软耳廓。

她咬唇笑,小心听着外面的动静,像在家做坏事的小孩怕被父母发觉。

脚下传来一声“呜汪——”

安澜低头,裙角被穆小狗叼住。

睁着亮晶晶一双狗眼的穆小悦不知俩人这是在玩什么,强烈要求加入。

穆彦试图推它出去,它扭来扭去的哼哼撒赖不走,叫声引来了家里的大狼犬,穆彦父亲的宝贝。大狗急不可耐地挤进来,怕有好事漏掉了它,也哼哼呜呜闹起来。

“闹什么呢,要玩把狗牵出去玩,今天还没遛过胖子,穆彦你去遛遛它!”

老头子的声音从外面传来。

穆彦与安澜无奈对视,那一点缠绵还弥漫未散,可缠绵机会已变成遛狗命令。

两人各牵一条狗,说说笑笑沿着花园外围墙遛弯,算着饭点儿遛回来,刚到门口,穆小悦和胖子同时发现了草丛里路过的一只猫。两只狗兴奋得耳朵立起,拽着扑着要去追猫。安澜拽住穆小悦,穆彦和那只血统纯正的魁梧狼犬较劲。等到猫逃远,安澜脚下一闪,差点被穆小悦拽得滑倒。

“笨,狗都牵不好。”穆彦伸手抓过穆小狗的牵引绳,“给我,你遛好你自己就行了。”

“不用了,你遛它们,我遛你吧。”

“我不需要遛,只要享受威震天的待遇,被好好伺候着就行。”

“伺候不来,我会当饲养员,不会当服务员,刚刚是谁说的——找媳妇又不是找保姆。”

安澜学着老头子的语气,重复这句话。

穆彦停下脚步,拽住两只狗,若有所思转头看她,“也对,你又不是小保姆……”

这表情意味着还有不怀好意的下文,安澜挑眉等着。

“那你打算什么时候做媳妇?”他轻描淡写地问。

安澜愣了。

这似乎,听上去,是在求婚。

他一手拽一只傻狗,像问“晚上吃菠菜还是莴笋”一样的口吻,向她求了婚。

然后盯着她的眼睛,等她回答。

只有在他紧张的时候,才会这样盯着人看。

以施加给对方的压力,来掩饰自己的紧张。

一时措手不及,安澜怔怔望着穆彦,彼此都在探寻对方眼里的情绪。

他看出她的欣喜,也看到了她的迷茫。

沉默横亘在两人中间。

他笑起来,若无其事地揶揄,“有那么难回答吗?”

她也笑笑,垂下眼睫,“难度好大。”

“这对你很难?”他的声音低下去。

很难吗,安澜心中也问自己,答案浮出——是的,很难,婚姻会给生活带来什么冲击,给自己带来什么变化,都令她困惑。喜欢一个人,就要在一起,在一起就必须要结婚,结婚了就需要取舍妥协,是不是再没有别的可能?安澜对此毫无把握,觉得自己越来越像个焦虑的完美主义者,假如有所困惑,假如不够信心,绝不肯草率尝试。

呜呜抱怨的穆小悦不满意被拽着,想要挣脱。

穆彦松了手,任它们自己奔向家门。

他只望着她,伸手抚过她头发,眼神里欲言又止,“安澜,我没想给你压力……”

这眼神落在安澜眼里,令她无法直视。

安澜低了头,将下巴抵在他肩上,心中知道他是不同的,和那些只要求妻子每晚亮着一盏灯等待自己回家的男人不同。可是也没有不同到超然地步,他也是个知冷知暖的常人。一直心安理得享受着做女友的自由甜蜜,可是做为妻子或母亲的责任呢,一想起来,就沉甸甸压在心头。

“走吧,该回家吃饭了。”

他伸臂揽住她,微笑,毫无芥蒂的样子。

安澜也笑,靠进他臂弯。

穆小悦坐在前面的路中间,吐着舌头,讨好地等着。

胖子已经闻到了饭菜的香味,急不可耐想要回家。

“好香,有糖醋鱼……”

穆彦抽抽鼻子,和胖子的动作一样,神情陶醉,“这就是家的味道。”

而她,给不了他这样的味道。

安澜想起这句话,想起他的那个眼神,心中滋味杂陈。

车已到了家门。

家里的穆小悦和威震天,这时候已经百无聊赖睡着了吧,没人在家的时候,这两个懒家伙总算呼呼大睡。

走到门前,钥匙转了转,门没反锁。

早晨出门时忘了,还是……安澜心里一跳,伸手推开门。

温暖灯光扑入眼帘。

客厅里一盏橘色灯照着黑色长沙发,几只白色靠垫,围绕着中间一个人。

他裹着睡衣,懒懒斜躺,手垂下,一本书落在地上。

头顶蜷着胖成一团毛球的威震天。

沙发前,拖鞋上趴着酣睡的穆小狗。

一人一狗一猫都睡着了。

放轻脚步走到沙发前,安澜摇摇手指,示意醒来的穆小狗不要叫,不要动。

穆小狗拼命晃尾巴,看看女主人,又看看还在睡梦中的男主人,疑惑为什么不准它扑上去撒欢。威震天懒懒睁开一半眼帘,瞥她一眼,蜷起身子继续睡。

安澜俯下身,伸出指尖,拨了拨他的眼睫毛。

他动动眉头,没有醒,睡得很沉。

安澜借用威震天的尾巴,把尾巴尖伸到他鼻头扫了扫。

他把脸侧向内,不耐烦地皱眉,还是不醒。

威震天郁闷地抽回尾巴,斜眼看这两个无聊的人类到底要做什么。

安澜爬上沙发,挨在他身旁躺下,手臂环住他脖子。

“唔。”

他终于睁开眼。

“你回来了。”

“你回来了。”

两个人,异口同声。

又一起望着对方笑起来。

“提前回来,手机也关掉,鬼鬼祟祟想干什么?”安澜兴师问罪。

“手机……哦,下飞机忘记开了,困得要死。”穆彦挠挠头,“为了腾出时间今天回来,昨天通宵没睡。”

“怎么非要今天回来?”安澜眨眨眼睛。

“不为什么,就想今天回来。”穆彦一向鄙夷凑热闹的节日名目,矢口否认动机。

“嗯,今天是个好日子。”安澜笑嘻嘻,趴在他胸前,推开碍手碍脚的威震天,指穆彦看向窗外的夜空,“天上好像有两个人在约会噢。”

“别人约会关我们什么事。”穆彦哼了声。

安澜大笑。

笑声未歇,被他翻身摁住,不客气地衔住了唇。

他恣意品尝她的味道,不放过她的鼻尖眉梢眼角。

“嗯……等等……”她试图抵挡他双手不费吹灰的进攻,“还有好消息告诉你。”

“我知道,等下再说恭喜。”现在他只专心于她最后一粒未解开的衣扣。

“这两个家伙,好事居然先告诉你!”安澜吃醋地嘟哝。

“没人告诉我,周竞国走人的风声传出来,猎头都在蠢蠢欲动,我还猜不到吗。”穆彦哼了声,很不满意她对自己消息灵敏程度的看低,“虽然徐瑛可能不那么乐意,但是他,一定会用你。”

安澜怔住,本想说康杰和方方的喜讯,却没想到,他抢先猜到了另一个消息。

“我还知道,老纪今天来了。”

他看着她,似笑非笑。

安澜叹气,果然是低估了,人家是人脉深广的前辈,早该想到他的耳眼通达。

“好吧,我是孙悟空,您是如来佛,您有五指山。”安澜举手表示降伏。

“小猴子挺有出息。”穆彦顺势作慈爱状,摸了摸她头顶,满意点头。

安澜拿起靠垫往他脸上拍去。

他大笑,张臂连人带靠垫一起笑纳。

威震天被挤下了沙发,发出抗议的喵呜。

穆小悦歪着头考虑,要不要蹦上沙发,加入这个看起来很好玩的游戏。

威震天鄙夷地看这笨狗一眼,扭着尾巴离开客厅。

现在是儿童不宜时段,请捂眼。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在寂与寞的川流上 > 番外(二)小穆篇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千山暮雪作者:匪我思存 2我在回忆里等你作者:辛夷坞 3香寒作者:匪我思存 4挪威的森林作者:村上春树 5和你的世界谈谈作者:桃桃一轮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