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在寂与寞的川流上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在寂与寞的川流上 > 第三十一章(上)

第三十一章(上)

所属书籍: 在寂与寞的川流上

邱景国乘次日中午的航班, 与amanda等返回香港。

与来时一样,还是我同纪远尧、程奕一起送他们到机场, 礼数周全。走时邱景国愉悦地与我们一一握手道别。amanda给了我一个轻轻的礼节性拥抱,低声说, “辛苦了。”

她语气很淡,就这平淡的三个字,是唯一的暖。

比起上午邱景国在全体员工出席的会议上那番热忱煽情的致谢,amanda真诚得太多。

紧跟着昨天展示会上精彩表现之后,邱景国又在晚上答谢团队的餐会上大方收买人心,宣布给研发、企划部门发放丰厚的团队奖金,其他部门也不会只剩眼红, 同时得到他许诺的奖励——公司员工无论职别, 每人增加三天带薪假期,由自己灵活安排,年内休完既可。

当时欢呼一片。

加薪、升职、休假,没什么能比这三样好处更实际了, 想想我们这些人, 每天朝九晚五,衣冠楚楚,把精力和时间谋杀在狭窄在格子间里,加个五百块的薪就高兴不已,打破头升上半个职位就洋洋得意,平白捡了三天假期竟像皇恩大赦——这是多容易满足的一群人,需求的也不过这么一点点。

自相争斗起来都是狼, 在老板面前就成了羊。

邱景国对我们是如此慷慨大方,对纪远尧与穆彦却是另一回事。

从机场回来的路上,老范开车,我在副驾,纪远尧与程奕偶尔在后面低声交谈,不像来时一样谈笑风生,我与老范都是一路沉默。我们都已知道了接下来的变故,实在没有心情谈笑,也无法像他们一样不露声色。

我的心情已经坏透了。

连老范问了句,“都过12点了,回去员工餐厅也赶不上趟,是不是找个地方先吃饭?”

我都莫名其妙地觉得心烦。

纪远尧说好,程奕便提议某处餐厅,两人语气神色平和得像什么事也没发生。

将脸转向车窗外,我感觉快要透不过气,有什么东西闷在胸口,像一把鬼火灼烤着神经。听着纪远尧与程奕不时交谈一两句,我沉默着,就算理智不停告诉我——没错,他应该平静,应该以处变不惊的态度应对一切,尤其在程奕这人面前——可感情冲动下,我还是很想看到纪远尧会表露一点情绪,一点愤怒,哪怕是一点点。

作为有血有肉的人,怎么能够这样“波澜不惊”。

我想看到他真实的情绪,那样起码能触摸到一点点他的真实。

也许那能使我增添一些力量,更抗衡突如其来的冰冷。

是的,冰冷。

一天之内,发生了太多难以接受的事。

就在离开前最后一次会议上,邱景国收起笑脸,终于亮出了他的刀子。

再三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只是没想到,事实远比我预料的更坏。

邱景国有备而来,给纪远尧准备的刀子不是一把,是两把。

他首先发难的,不是企划部挪用资金的问题,而是我以为早已经尘埃落定的br报告事件。

那份错误评估了市场风险,以至于带来后续连串影响的报告,责任已经早被归咎到br头上,对方也被撤销了合作,然而现在旧事重提,邱景国提出质疑——认为是我们内部有人授意br做出了削弱市场风险的报告。而授意的目的是蒙蔽总部,提早启动项目,以使前期启动资金更早划拨下来。

至于划下来做什么,只怕就是,往好处想毫无问题,往坏处想百口莫辩的事了。

随同前来的财务官查过公司账目,虽然我们的账面做得全无漏洞,但从几宗资金支出项的异常,还是能看出填补痕迹,瞒不过真正的内行。那几项大多出在营销经费,顺着疑点摸下去,问号落在企划部头上。

江磊那一闹,火上浇油,使邱景国多了一条追究的理由。

但比起邱景国手里的质疑依据,这都不是真正让我骇怕的。

前市场部主管冯海峰因在br事件中失职被突然解雇,甚至没有机会为自己申辩,我还记得他走时木然无措的样子,却不知道那天离开后,他还是写了长长一封邮件给穆彦,表达自己的委屈和质疑,仍希望公司收回对他的误解。

这种邮件,不该回,只该当做没有收到。

可是穆彦回了。

那次裁员,穆彦本就难过内疚,以他重情义的脾气,做不到那样绝情。

在他回复冯海峰的时候,也绝对想不到,经自己之手发出的是一枚定时炸弹,会在日后给他带来灾难性后果——这邮件内容,都转到了邱景国手里。

尽管穆彦在邮件中措辞谨慎,还是透露出要命的一个讯息——冯海峰见过br之前准确无误的报告初稿,之后收到正式报告,数据却被更改,他就此提出质疑,穆彦却肯定了修改后的报告,将他的质疑压下。

这段尴尬的邮件内容暂时没有公开,邱景国也没有亲自责问穆彦,只把这块烧红的炭块丢给了纪远尧,让纪远尧来追究此事,再给他,给董事会一个交代。

交代是穆彦有严重的渎职行为,纪远尧本人管理失误,还是干脆全部责任由纪远尧来担——无论哪一种,邱景国都能开心大笑。

谁又能想到,br事件已经过去那么久,却在现在爆发出最大的破坏力。就像一个看起来早已治好的创口,再次被挑开了,原来底下藏着从未见光的病患。而挑开的人,心怀叵测,根本不是为了治愈,是为了进一步撕裂。

我从未有过真正的战栗。

但在知道这一切的时候,冷意侵入骨头,我战栗了。

如果穆彦没有蠢到自己把这种邮件发给公司总裁,就只能是冯海峰所为。

冯海峰已离开公司,又不可能给邱景国发私人邮件,邮件怎能转到他手里。

车已停下。

程奕率先下车,替我拉开车门。

薄雾弥漫了一早晨,现在总算雾气散开,露出几丝阳光,照在程奕微笑的脸上,健康的浅棕肤色被阳光一镀,明朗照人。

我转过脸,不想看见他的表情。

谁是最有可能接触到冯海峰与邱景国两头的人、介入调查bp事件令他发现过什么、这么长时间以来的温和诚恳是不是伪装——我不知道,只被本能驱使着,以鸵鸟姿态避开。

不愿再想,也想不下去。

餐厅里环境清雅,菜色也好,四人坐在屏风后临窗的角落,一顿饭吃得前所未有的安静。

不说话的饭总是吃得特别快,看他们都吃完,我起身要去结账。

“我来。”程奕站起来,是要私人埋单的意思。

纪远尧默许了。

我也没有话说。

老范跟着离开去洗手间,桌旁就剩我和纪远尧。

“你吃得很少。”他打破沉默,看着桌上碗碟,“菜不好吃?”

“还好啊。”我敷衍地笑笑。

“竹荪汤可以多喝一点。”他语声温和。

我摇头。

他也不理会,拿过我的碗,亲手盛上汤,稳稳放到我面前。

我无奈看他一眼,苦笑,真是没有胃口,也不喜欢竹荪这味道。

他微笑侧首,耐心地说,“不要挑食。”

我拿起汤匙低头一小口一小口开始喝,喝得缓慢而专心。

薄瓷汤匙碰到碗壁的声音轻盈,传人耳中,却清晰得近乎锐利。

我搁下汤勺,“不喝了行吗?”

他的声音很低,“为什么?”

这低柔语声碰倒了我用理智堆起的沙砾大堤。

我转过头,看着他的眼睛,说了实话,“我很难过。”

静默。

他没有表情。

眼睛像黑色深渊。

然后他将脸转了过去,转向我看不到的方向,用依然波澜不兴的语气说,“我也是。”

我说不出话了。

直到他再转回脸,我都说不出一句话,呆着,只是呆着。

承受压力最多的人怎么会不难过,再难过又怎么能把情绪写在脸上。

“总有解决的办法,不会那么坏。”

他说得很慢,带着一种说不出的力量,令人不得不倾听。

“而且……”他顿了顿,露出一点笑容,眼里有锐利光芒,“现在还没到下结论的时候。”

我怔怔看他,傻了一样问,“真的?”

他就笑了。

我像游戏中资质奇蠢的小怪,好不容易修出一点小道行,遇到纪远尧这法力高深的大妖怪,立刻忘了自己原该撑着职业化的画皮,一不小心就退化回去,露出幼稚原型。

看到我很窘的样子,他笑得很开心。

我想把他这一刻温柔开朗的笑容从脸上摘下来,夹进书页里保存。

有了这句话,不必深究,没有理由,心就安了。

我想他一定会有办法,一定会保全穆彦与他的团队,并保全好自己。

这山雨欲来的一切,整个公司并没几个人知道。

大家还都沉浸在亢奋中,士气高昂,十分鼓舞。

对正信的反击之战旗开得胜,但离完胜还要等待一段时间的验证。

只要我们不犯太蠢的错,正信要想翻身怕是难了。

当他们剽窃到手时,就没给今天留下退路,这时施展百般手段来撇清,大造声势来遮掩,哪里还来得及——怎么办,已经大量上市,召回自然输不起,不召回就只有硬扛。

正信落在这个境地,不仅要感谢我们,还得感谢闻风而动的媒体。

穆彦养着的那些记者,派上了用场,该推波助澜的时候他们一点不手软,纷纷学习鲁迅先生“痛打落水狗”,舆论一边倒。正信事到临头再来抱佛脚,搞危机公关,怎么搞得过穆彦用糖衣炮弹的长期渗透。钱到用时方恨少,想用还用不到。

要说穆彦的手段光明吗,未必。

有效吗,当然。

从公司角度来说,穆彦是当之无愧的功臣,而邱景国却想来个卸磨杀驴、借刀杀人,刚打败对手就来对付自己人。这一切,还不能让公司同事知道,尤其不能让营销部门知道。

邱景国让纪远尧调查处理,还留下了一个程奕在他身边。

穆彦现在是什么感受,什么心情,我是真的不敢想了。

上午在公司匆匆打了个照面,到现在还没见到他的影子,听说他给整个营销团队放了半天假,组织他们出去打篮球比赛了。

居然还有这个心情。

我坐在办公室,看着外面难得的好阳光,心神恍惚。

手里有份文件需要程奕的意见,我由心底里抗拒看见这人,想打电话问一声算了……拿起电话,犹豫片刻,还是把情绪化的冲动死摁下去。

拿了文件,走到他办公室门口,却见孟绮在里面。

他们在愉快交谈着什么,程奕边说边带着手势,孟绮笑得春风满面。

看着这两个得志的人,我无论如何心情好不起来。

程奕看见我了,笑着招呼,“安澜,找我吗?”

我微笑,进去将文件递给他,询问他对某事的意见。

孟绮站在一旁看着我们说话,没有回避的意思。

说完我准备离开,对她颔首一笑,却听程奕叫住我。

“孟绮的任命下来了,下周一向全公司发布,刚刚正在说,这周末大家聚会庆祝一下。”程奕笑着转向孟绮说,“安澜一定要参加,我自作主张帮你邀请了。”

“我还担心邀请不到安大小姐呢,有程总这句话再好不过了。”孟绮笑吟吟瞧着我。

除了恭喜,我还能说什么。

回到自己座位,这里没有众目睽睽,嘴角扯出的笑立时瓦解。

我不嫉妒凭自己努力走得更快更高的人,但我还是生气,不知是对孟绮洋洋自得的态度,还是对程奕急于培植自己势力的做法。

对程奕终于还是失望了。

我苦笑,将文件啪的扔到桌上。

就在这时,纪远尧一边接手机一边从走廊过来,刚走过我座位,听见摔文件的声响,伫足看过来。

我尴尬地笑。

他挂了电话,走到我桌前低头打量,“忙完了吗?”

“差不多。”

“那好。”他抬腕看了看时间,“今天提前下班。”

“下班?”

“对。”他笑,稍稍欠身,神秘地放低声音,“然后去打篮球。”

我一愣,反应过来,“和营销部打篮球?”

“刚给穆彦打电话,听见他们玩得热闹,我也好久没上场了,干脆杀过去跟他们打一场。”纪远尧说着就解开领带,走回自己办公室,在门口回头说,“对了,把程奕也叫上。”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在寂与寞的川流上 > 第三十一章(上)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佳期如梦之海上繁花作者:匪我思存 2春闺梦里人作者:白鹭成双 3小清欢作者:云拿月 4十二年,故人戏作者:墨宝非宝 5轻易放火作者:墨宝非宝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