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在寂与寞的川流上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在寂与寞的川流上 > 第三十三(中)

第三十三(中)

所属书籍: 在寂与寞的川流上

一年中的最后一个月, 繁重琐碎工作压得人喘不过气。

穆彦的归来,给人心浮动的营销部门打了一强心针, 对整个公司也像是兴奋剂。

他旋风横扫式的工作效率再次让人叹服——自周一回来,他让部门全体加班, 持续三天高速运转,将堆积未决的工作逐一清理解决,从一年下来的逐笔款项,到全年总结报告与来年资金计划,都得以顺畅推进。

只有他能够说一不二,让这支团队随时开启全速运转。

相信这一点,旁观的程奕也看在眼里, 离开了穆彦, 要驱策这支团队并不容易。

每天看他风风火火地忙碌着,像要将自己离开这段时间,所有没做的事,全部补上。

在他家渡过的那个午后, 连同其间的记忆, 过去了也就过去了。

穆彦再没对我表露过一丝逾越工作关系的情绪,除了必要工作往来,见面也只点头一笑。

既然不能说,不能爱,办公室里的情愫,像慢慢挥发在空气的酒,到最后也就这样了吧。

上午的会议中, 程奕当众赞赏营销部门的工作效率,半开玩笑说,“照这样下去,恐怕明年的任务都要提前完成了,工作全都被你们做完了。”

大家都笑。

穆彦却语气平平地说,“能做完就好了。”

程奕笑说,“要是人人都赶上纪总的工作狂程度,这公司就太可怕了。”

穆彦抬了抬眉,一笑不言。

明天纪远尧就回来了。

我安排好老范去接机,临下班前拨了纪远尧的电话,想对航班号和时间再确认一下。

电话没有拨通,我想他大概是在忙吧。

晚上有一个生日派对要参加,我匆匆收拾下班,到洗手间补妆。

派对妆容不好太简慢,我也懒得专门去打理,就扫了层亮粉在眉骨眼睑,描上眼线,补上眼影膏和口红,将长卷发弄得凌乱,看上去也还凑合。

回到办公室,遇见穆彦。

他刚从程奕办公室出来,目光一定,打量我的脸。

“晚上有约?”他像不经意地问。

“朋友的生日派对。”我笑着回答。

“哦。”穆彦点头一笑,“去吧,玩得开心。”

看他的神色,似乎不只想说这句话。

我迟疑了下,“有事吗?”

“没事。”他笑笑,转身走了。

看着他的背影,隐隐不安,觉得他有什么事想说……也许我该叫住他,可是和他说什么好呢。

手机响了,朋友来电催促。

心里一丝犹豫,微弱挣扎。

穆彦的背影却越去越远,走廊上巴西木的绿植终于隔断了我的目光。

这是个难忘的生日派对,我见证了一幕浪漫的求婚。

朋友在她二十五岁生日这天,被一个认识刚刚三周的男士求婚——她答应了。

果然是传说中的闪婚。

在场友人的尖叫几乎掀翻屋顶。

气氛实在太热烈了,不停歇的笑闹声,盖过了我的手机铃声。

近半小时后,拿起手机我才看到,是纪远尧的号码。

匆忙走到外面回拨,估计是打来确认明天接机的航班号。

听着等待音,等待电话里低沉的一声“喂”传来,心情暗暗雀跃。

接通电话,不等他开口,我赶紧解释刚才没接电话的原因,问明天是否还是预订的航班回来。

纪远尧的语声,听得出微微笑意,“我已经回来了。”

我错愕,“已经到了?”

“是的,晚上刚到。”他语声愉悦,“你在家吗?”

我定一定神,“没有,正要回去。”

他问,“现在方便出来吗?”

我怔住,“到公司吗?”

他笑,“接到我的电话就只能是加班?”

我反应过来,有些窘迫,有些局促。

纪远尧问了我所在的地方,叫我等他过来。

这里离他家不远,开车十来分钟就到了。

我穿上大衣,站在醒目的路灯下,手插进口袋,脸颊被夜风吹得冰凉,耳后却潮热,心里有一小簇火苗,忽明忽闪。

熟悉的车滑到面前停下,纪远尧探身推开车门,带着微笑。

我坐进车里,从衣袋里取出手来搓了搓,“外面真冷。”

“傻姑娘,谁要你站在路边等。”

“我怕你找不到地方。”

“有那么笨吗?”

“……”

我的失语让纪远尧笑得更加愉悦。

他不告诉我为什么提前回来,也不说出来干什么,只说要领我去一个好地方。

我还在刚刚目睹现场求婚的激动里,兴冲冲讲给他听。

他摇头笑,“你们八零后的爱情方式,比老男人的瞻前顾后厉害多了。”

我心一跳。

“也不是所有八零后都这么义无反顾,也有人在瞻前顾后拿捏着要不要恋爱。”

“是吗。”纪远尧微笑,“那是自己太贪心。”

“贪心?”我反问。

“是人都贪,想要的太多,爱情、事业、自由……”纪远尧看了我一眼,笑笑打住话,没有继续说下去,减速将车驶入了一处停车坪。

已经到了他说的“好地方”,下车一看,原来是个酒庄。

这里环境很雅,品酒轩里有三面落地玻璃的观景台,面对波光粼粼的一池水景。

我们在观景台落坐,点上一盏琉璃烛台,烛光从中空的琉璃盏里透出,映得人脸上手上都是莹莹流转的光华。

我对酒的了解远远及不上纪远尧,只看着他将酒慢慢倾入玻璃杯中,握住瓶身的手很稳定,指节修长,袖扣的金属光微略闪动。

酒的馥郁香气像魔术师的咒语,开启的一瞬,空气中似有音符奏响,叫人心驰神迷。

纪远尧娓娓笑谈,从酒的渊源说起,又讲酒杯,什么酒该用怎样的杯子来喝。

手中的奥地利水晶玻璃杯,迎着光线看去,剔透得脆弱。

我敲了敲杯壁,听听好材质到底好在哪里。

“不是那样。”

纪远尧笑着拿过只空杯来示范,指尖在杯沿一弹,叮一声清越悠长的回响,宛如音乐。

他擎着酒杯,侧首微笑,整个人就是风度二字的完美诠释。

这个男人的光亮,照得我微微迷了眼。

要怎样的女人才可与之匹配。

也许应一个皮肤吹弹可破,纤手不沾阳春水的淑女,从不用奔波在清晨上班的人潮中,从不用挤在傍晚蜂拥的地铁里,绝不贪吃街头的麻辣烫,更不会上网打游戏,只在家中捧一本厚书,闲来弹弹琴,品品酒,能与他谈论中世纪诗篇,也会一手无可挑剔的厨艺。

在超出我视野范围之外的地方,大概,真有这样的人存在吧。

“你在想什么?”

纪远尧的声音像从遥远地方传来。

我发现我已走神得太远。

“在听你说话。”

我掩饰着自己的黯然与恍惚。

他注视我,沉默来得令人尴尬。

我岔开话,“对了,穆总休假回来了。”

纪远尧点头,笑容里隔着层疏淡。“回来就好。”

这表情表示什么呢,我又开始猜他的心思,在八小时之外也忘不了这惯性。

纪远尧转动手中酒杯,淡淡问,“和我喝酒,是不是很闷?”

我想了想,“也不是太闷。”

他沉下脸,“真不会说话。”

我眨眼,“本来就没说话,都听你在说。”

他恍然,“哦,这是嫌我隆!

我们相顾而笑。

瞎子也看得出来,他心情好得不同寻常。

“今天很奔波,精神倒特别好。”他顿了顿,“到了家,一个人突然很有喝酒的兴致。”

男人的心思真有趣,有时候明明很想告诉你一件事,却忍着不说,非要等你去问。

原来高深莫测的纪远尧,也有这样子的时候。

忍不住想笑,于是满足他,我睁大眼睛问,“这么开心,是有好消息要分享吗?”

他抬了抬眉,“对公司来说,是好消息;对你来说,不知道是不是好消息。”

我错愕,静等下文。

他深深笑,一向平和的目光,流露踌躇满志味道,“总部决定,从明年起全力进军内地市场。”

“这么说,我们的努力被总部认可了?”

“是的,非常认可。” 纪远尧点头。

我忍住欢呼地冲动,“那为什么,对我未必是好消息?”

纪远尧笑了,“因为接下来,你会很忙,会被压榨得没有假期,没有时间逛街约会,没有办法偷懒,要跟着我当空中飞人,过一段马不停蹄的苦日子。”

“干嘛?”我有点惴惴。

“总部计划明年之内,进入五个重要城市,第一步要在南部与东部,增设两地分公司。”纪远尧目光灼灼,焕发夺人神采,“筹建新公司,不是件轻松事。高速扩张需要大量人才,我们现在的团队就是今后的管理基础,要由你们去把新的团队带起来,也就是说,你们每个人都会得到更大空间,也必须尽快成长,才能成为以后的中坚力量。”

我深呼吸,心都快要飘起来。

这岂止对公司是个好消息。

对我们的团队,对每一个人,都意味着难以想象的机遇,意味着更多可能。

他把一个宽广的职业平台搭建起来,并把我们推到了这个平台跟前。

能不能站上去,就看每个人的造化。

与此同时,董事会决定将内地各新公司的筹建,交由纪远尧全权负责,未来重要团队的核心,都将从他手中带起——换句话说,纪远尧已被选定为执掌内地市场的舵手。

真正的赢家,此刻坐在对面,含笑不语地看着我。

他眼里的神采,几乎耀疼我的眼睛。

新项目大获成功,意义不仅在于为公司获取多少利润,更在于为公司找到新的发展方向,突破了长久以来的保守困局,

在精明的大佬们眼里,庞大的内地市场,是一块悬在空中的巨大馅饼,无时无刻不在散发诱人香气,却苦于迟迟找不到靠近的途径。这是一个令邱景国和高层们屡屡碰壁,以往经验全都施展不开的新江湖,这里景色诱人却又遍布壁垒,新游戏规则令他们无所适从。

也许邱景国将纪远尧空投过来的时候,也没抱太高期望。

然而这次他们找对了人。

纪远尧带领孤军深入的团队,历时数年,挖开层层荆棘丛,将一条黄金铺设的大路呈现在他们眼前。他以事实说话,向对内地市场垂涎三尺,却心存疑虑的董事们,证明了我们可以驾驭新的游戏规则。邱景国一定没有想到,纪远尧不但远远高过他原本的期望,也高过了董事会对这个人最初的价值定位——

随着内地市场的金脉被打通,公司发展战略与重心也随之调整,纪远尧的价值应势上涨。

而身为总裁,却局限在保守经验中,不谙新游戏规则——即使是多年元老,深受董事会信任的邱景国,也终于感受到真正的威胁。

从程奕空降,到资金链处处受制,邱景国一直不动声色压制着我们,压制着纪远尧一朝崛起的机会。新项目几经周折才得以启动,如期而至的成功,让邱景国最终撕下脸来。

纪远尧飞赴总部,不只是去受勋,更是去应战。

小说里高手决战,一招见分晓。

仅仅三天,千里之外就已格局大变。

而我相信真正的战役,早在三天之前就已打完。

二十一世纪的权力屠场上,没有冷兵器,没有嘶吼,没有流血……写字间里的男女们,温文尔雅,不动声色,凭直觉辨嗅着空气里的算计和心机,凭本能趋利避害,水泥丛林动物也同亚马逊丛林动物遵循一样的生存法则。

于无声处听惊雷,那些惊心动魄的交锋,从来不会发生在人前。

我看不到最残酷的那一幕发生,只看见尘埃落定之后,纪远尧平和地坐在面前,酒在手,笑藏锋,不用像古代角斗士那么狼狈浴血,一切依然文雅美好。

我想起孟绮,想起和她一样离开的那些人,那些权力角逐的牺牲品。

古罗马人献祭战争之神,喜欢用鲜艳美好的女人,和她们的血。

孟绮是这场战争里最后一个祭品吧,但愿以后不会再有人被牺牲。

“还有一件事。”

纪远尧低声开口,却又顿住,拿起酒瓶往我杯中缓缓斟酒。

我的心被悬起来,唯恐一个好消息后面,跟着会有一个坏消息。

他悠然斟酒,语声和缓,“我们有个老朋友要离开了。”

杯里的酒,在我手中一荡,“谁?”

“目前只是职位变动。”纪远尧淡淡回答。

“是谁?”我心紧。

“邱先生。”

总裁邱景国。

我倒抽口凉气,被这名字震得回不过神。

纪远尧像在欣赏我震惊的表情,不紧不慢说,“今天董事会上决定,由行政副总裁接任他的位置,邱先生将改任特别顾问。”

所谓特别顾问,就是让老臣子被踢下台后,有一个缓冲位置,公司依然保持温情脉脉的面目,等你自己识趣,安排好去向,主动提出辞职。

猜测过任何人可能会离开,也没有想到是邱景国。

我目瞪口呆。

纪远尧的目光,谜一样幽深。

不为人知的前因后果,所有答案都藏在他这双平静的眼睛里。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在寂与寞的川流上 > 第三十三(中)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夏梦狂诗曲II作者:君子以泽 2轻易放火作者:墨宝非宝 3司宫令作者:米兰Lady 4匆匆那年作者:九夜茴 5我的花园作者:藤萍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