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在寂与寞的川流上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在寂与寞的川流上 > 第三十四(上)

第三十四(上)

所属书籍: 在寂与寞的川流上

纪远尧喝了不少酒, 虽然以他的酒量不至于影响驾车,我还是提议换我来开。

纪远尧没有拒绝, 笑得很愉快,“这是破天荒第一次, 让女士为我开车。”

“以后把老范的工也兼下。”我发动车子,笑说,“就可以做个万能秘书了。”

“秘书不是万能的,你的眼光得再放远些。”

心里咯噔了下,有个念头晃过去。

刚才他说,要我跟着他做空中飞人,全力应付新公司的筹建。

那这之后呢, 既然他开始全面负责内地市场的拓展, 那他的职位迟早要发生相应变化?那时我会有什么去向?新的公司筹建起来,会从现在团队中调哪些人去做开荒牛?

这念头像泥潭里的泡沫咕嘟翻滚着冒上来,令人不安。

计划得再好,也总有意想不到的变化。

身在海中, 被一个接一个浪头推向未知方向, 由不得自己。

纪远尧的话,分明意有所指。

他叫我把眼光再放长远,可是站在一旁,仰视高处的那些人,职场的金字塔尖那么遥远,无数人你踩我踏,一时间心里生出深深惧意。

我叹了口气, “要多远才算远,多好才算好呢。”

纪远尧没有回答,沉默里笑了笑,有种无言感喟。

“一直走下去,很累吧?”我轻声问。

“是。”他平静回答,静了片刻,“男人没有选择,女人不一样。”

没想到会有这样一句转折。

我转头向他看去。

纪远尧一笑,提示我,“专心开车。”

车窗外路灯昏黄,道路笔直,深夜的城市街景像梦中模糊影像般刷刷掠向后方。

我问,“为什么这样说,女性和男性,到了职场上还有本质差别吗?”

静等他回答,好一阵没有等到,想要换个话题时,他平缓开口:

“女性的优秀有很多种方式去实现,如果我有一个妹妹,像你这样的年纪,这样的善良,我不会建议她学习amanda,那样付出的代价不是每个女孩子都能承担,像amanda这样的女性不需要太多。”

我愣住,心头被刺了一下。

今夜所有的消息,都不比他此刻的话更令我错愕。

从这个侧面,只能看见他一半的面孔,另一半藏在暗处。

也许每个人都是一个矛盾体,但矛盾到他这样的地步,把对立的两面分割管理得如此界限分明,不知要有多强大的一颗心,才能统率这样复杂的个性。

他把自己的欣赏都一分为二,划得这么清楚,作为上司的时候,激励下属勇往直前,目标远大;作为男人的时候,他说女人不用都去成为amanda;当他作为纪远尧本人的时候,保守温文,像个典型的理想主义者;作为公司领导者的时候,圆滑世故,却是一个中国式的实用主义者。

在他斯文清癯的侧脸上,薄削唇角勾出克制的纹路。

“你有很好的资质,如果愿意,可以走得很远,远得超出你现在所能设想的距离。” 纪远尧低沉地问,“安澜,你做好准备走那么远吗?”

我咬唇沉默。

在他的语气里,没有听出多少激励和期许。

也许他眼里永远不乏勇猛的女战士,叶静、苏雯、任亚丽……即使一个被淘汰,总有下一个接班顶上来。现在他问我,是否做好准备,愿意披甲上阵,做又一个金刚女战将;是否想到为职业理想全付出的代价,会是我难以承担的……似乎连纪远尧也认为,事业成就属于男性,女性付出再多努力,最终也要退出战场,回到父系社会圈定给我们的领地。

我笑了笑,“能走多远就走多远,我想,这不用退缩也不用勉强。”

到了楼下,纪远尧下车替我开了车门,风度翩翩地站在门旁等我下车。

我仰头看他,留恋这一刻,迟迟目不转睛。

他搭了车门,目光神色已经恢复到一个上司应有的样子,温和而有分寸地对我说,“晚安。”

“晚安。”我拿起手袋下车,站在路边看他上车离去,一直看到尾灯消失在道路转弯处。

寒风吹得周身冰冷,我竖起大衣领子,低头慢慢朝家门走。

斜前方一道车灯刺过来。

不知是谁的车停在这里,半夜还这么讨厌。

我转头望过去,眯起眼睛,似乎是一辆熟悉的车。

车灯闪了闪,雪亮刺目,我抬手遮挡。

那车离开道旁林荫阴影,笔直朝我驶来,驶到近处,车窗徐徐落下。

我僵住。

“你在等我?”

车上的穆彦点了点头,脸浸在暗影中,看不出表情。

不知哪来的心慌,我竟脸上发烫。

“怎么不打电话?”

“你关了机。”

“关机?”

这才想起,在接纪远尧电话的时候手机已出现低电量提醒,我没有在意,听到纪远尧提前回来,哪里还有心思去管手机有电没电。

“手机好像是没电了……”我忙解释,“对不起,不知道你在找我。”

穆彦没容我再说什么,语气很淡,“我打给小方,她说你也没回家,我就过来看看。”

他说得轻描淡写,等着这里也不知有多久了。

我轻声说,“纪总提前回来了。”

“我看到了。”穆彦笑了笑。

刚刚和纪远尧下车道别的一幕,他看到了,也看到我下班时补妆打扮,说去朋友的生日会,半夜却与纪远尧一起回来——这要我怎么说,说什么,不说也罢。

穆彦在车里,没有要下车的意思,而我站在路边,被风吹得瑟瑟,隔着车门与他相对无话。

我实在太冷了,“可以上车再说吗?”

他沉默片刻,“没什么事,很晚了,你回去吧。”

“别说你半夜等在这里,只是看我几点回家。”隔着车窗,我望住他,不想再这么猜谜一样绕来绕去,“下午你就有事要说,干嘛现在还吞吞吐吐?”

“谁和你吞吞吐吐。”穆彦横了我一眼,不耐烦的样子,“我现在要去吃晚饭,你不想回去就上车。”

我惊讶,“你还没吃晚饭?”

他嗯了声,“没空,九点过才从公司出来。”

——然后找不到我,一直在这里等着?

这个时间已经找不到还没打烊的餐厅,唯一的选择是24小时营业的麦当劳。

坐在静悄悄的m记餐厅角落,看他大口咬着汉堡的样子,我的内疚呈几何级数翻倍,想问他到底要说什么事,也不好意思打断他吃东西。

总算等他吃完,我态度良好地赔笑,“可以说了吧?”

他心情看起来好了一点,看我一眼,懒洋洋地说,“邱景国不再是总裁了,老大已经告诉你了吧。”

“你早知道了?”

“昨晚接到老大电话的。”穆彦的语气平板,“你大概是这里第三个知道的。”

难道第二个是……我诧异,“程总也知道?”

虽然知道程奕现在算是和纪远尧站在同一战壕,但还是意外,不知什么时候,纪远尧居然这样信任他了。

“他比我更早知道。”穆彦笑了笑。

“他?”

我像被人敲了一记,愣愣醒过神来——难怪邱景国输得这么干脆,拿到穆彦的把柄也没能扳倒纪远尧,这背后总也少不了“自己人”的一份功劳。

意外接踵而来,似乎要把各种消息全都集中在今天丢下来,考验人的神经和定力。

我吁了口气,脑筋已快纠成一团。

“这算不上什么,趋利避害而已,换你也会做。”

穆彦不以为然地笑笑

想来的确如此。

程奕被空降过来,夹在上下之间,与顶头上司作对,做的是两头不讨好的事。

这个夹心饼干当着,谁也说不定哪天邱景国一翻脸,什么好处也捞不到。

纪远尧则不一样,这边是水涨船高,一荣俱荣。

职场上没有什么忠臣烈士,程奕也没理由给邱景国尽忠。

穆彦说起程奕,神色平和,没有以往的敌意。

在我印象里,他是瞧不起程奕的。

他是真刀真枪在一线拼出来的铁血悍将;程奕却还没有受过硬仗的洗礼,没有业绩的加封,只有空降兵的资历和细密心机;还有那些针锋相对,硝烟横飞——许久以来,我都是这样以为,难道连这都错了,连他们都是盟友?

我掉进一团雾里,越想越觉得不对。

程奕查他,孟绮告他,这些总不会都是做来敷衍邱景国的。

我问,“那孟绮呢,不是程奕在背后利用她吗?”

穆彦哂然一笑,“程奕那么聪明,怎么会让这个女人乱插一脚,她自己要添乱,人蠢起来拦也拦不住……别再问这些不相干的人,这些破事我不感兴趣,你自己去问程奕。”

我语塞,僵了一阵,转开目光问,“是吗,市场部被裁、冯海峰离开,也是破事?”

穆彦的脸色变了变,抿着嘴,露出疲惫笑容,“你想知道这个?”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在寂与寞的川流上 > 第三十四(上)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芙蓉簟(裂锦)作者:匪我思存 2陌上人如玉(古代小清新)作者:御井烹香 3长相思:第一部作者:桐华 4终此一生,我只爱你作者:满城烟火 5轻狂作者:巫哲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